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群星为谁闪耀 > 第一卷 苍白光点
第二章 怒号
作者:千里握兵符  |  字数:2200  |  更新时间:2021-02-22 09:06:31 全文阅读

赵盘原以为要再等54分钟才能收到回信,没想到刚过了20分钟,无线电呲呲啦啦响了。

这次不是一组文字,也不是一段语音,而是一个54MB大小的视频文件。

接收文件耗费了2分钟,赵盘觉得仿佛过了一年那么漫长。

视频开头的画面让他愕然,那个油头粉面白白胖胖的家伙,赫然就是鞠东伟!

他喝了一口咖啡咂咂嘴,目测250斤重的胖大身躯,几乎把定制的名牌西装撑爆。

他欠身解开扣子,又伸手弄松金色领带,悠闲地坐在镜头前晃起咖啡杯。

那双小眼睛藏在金边眼镜后面,带着几分狡黠,肥腻的两腮鼓起,不知道在咀嚼着什么。

赵盘焦急得握紧了双拳,期盼着他开口带来好消息。

“哎呀!兄弟你这是在怪我啊?当初可是你病得快死了,求着我保命来着,我冒着坐牢的风险,还搭上五十万才给你办妥了这事儿,你这才干了几个月?也太不争气了吧!”

赵盘听他这个腔调,心思沉入低谷:“完了,没救了!”

这个视频是对他之前砸矿车发泄愤怒的回应,看鞠东伟这姿态和语气,居然没有半点搭救的意思。

果然,把半个三明治塞进嘴里,又喝了一口咖啡,鞠胖子努力咽下之后才又开口了:“要我说啊,你也别抱幻想了,你现在那境况我大概清楚,看坐标偏离主矿区那么远,没有人会冒险去救你的!要说我们公司总部吧,倒是也有能力救你,不过得从火星空间站调飞船过去,成本太高,不划算啊!”

“不!划!算!”

这三个字仿佛一柄大锤,狠狠敲击在赵盘的心头。

他知道自己命贱,可被人家说到脸上,还是非常难堪的。

他攥紧了拳头,怒气冲冲地破口大骂,可话一出口才想起来,这只是一个视频,他与鞠东伟之间相隔太远的距离,就是骂他,也得延迟27分钟之后才送到。

视频一共54秒,鞠胖子喝咖啡吃东西的时间占了至少三分之一。

他最后的话才让赵盘绝望:“我估计你也没多少时间了,留点电给你媳妇发个遗言吧。”

(呱唧呱唧咀嚼两下)

“对了,咱俩的债务你就不用挂念了,嫂子要是还不清,我就给她也拿一份捐献协议,金星基地那边环境恶劣,工资也更高!”

(再喝一口咖啡)

“哦对了,你还有儿子呢,我们公司准备新上个研究婴儿在太空生长的项目,六个月以下的都符合条件。少了孩子拖累,嫂子再嫁也容易一些……”

赵盘彻底被激怒了,他不想再听这个混蛋胡扯,一把扯掉了数据线,掐断了电源,还将面前的屏幕砸个稀碎。

探矿车驾驶室被他砸得一片狼藉,红色警示灯在他左眼屏幕上闪烁,左右手各损坏40%、70%,维生电量剩余10%。

智能辅助系统给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建议尽快充电和维修,我将进入休眠,无法再提供服务。”

赵盘抱着头蜷缩在驾驶室里,尽管他的躯体只有触觉传感,可他还是觉得冷,发自灵魂的冰冷。

其实他早已发现了鞠东伟的不厚道。

按照借款欠条上的说法,赵盘在火星卖命的第一年,全部薪酬都要打入鞠东伟的账户还债。火星公转周期长,一个火星年相当于地球的687天,接近23个月,薪酬合计约230万。

原本他对鞠东伟心存感激,觉得230万换自己一条命,也是值得的,心甘情愿接受了。

可刚才鞠东伟不经意间说漏了嘴,行贿只用了50万,却让赵盘打了个90万的欠条,最终偿还近五倍的金额!

他一下子想不明白,鞠东伟与自己同岁,自幼在一个小区长大,读同一个小学、初中、高中。两家从爷爷那一辈就有着深厚的交情,他怎会如此处心积虑害自己?

要知道,自己父亲还曾在湖中救过鞠东伟的命呢……

一想到鞠胖子会拿着借条去威胁自己的娇妻幼子,还可能去故意打击自己年迈的父母,他就恨不得将这胖子碎尸万段,可抬头看看星空,地球和火星一亿三千万公里的距离,让他充满了痛苦和无助。

鞠胖子至少有一句话说得对,他最后这点能源,只够用来说遗言了。

他沮丧地抬起头,重新检查了无线电设备。

刚才冲动之下,无线电终端屏已经被他打坏了,但是天线和收发器还是完好的,应该还能用。

他整理了一下思绪,把数据线重新接入脑部接口,借助自己这副躯体的处理器,他要控诉Genesis(起源)公司的见死不救,控诉鞠东伟邪恶的罪行。

一段带着无尽的伤感和遗憾的电波,从通过矿车天线发射出来:

我叫赵盘,中国公民,卖身给Genesis公司成了一名火星矿工。今天是公元2165年12月12日,我被困在火星盖尔陨石坑,伊奥利亚山脚。

7个小时过去了,我没有获得任何救助,能源所剩无几,无奈发出此遗言控诉。

我已先后两次与Genesis公司地球总部取得联系,他们明明可以调遣火星七号基地的人员车辆、空间站的飞船为我提供帮助,但负责人鞠东伟,却以花费太大、不值得为理由,拒绝提供任何帮助!

其实我距离基地只有61公里远,那里有174个和我一样的矿工,还有3辆核动力探矿车以及其他交通工具。

不知道是高耸的伊奥利亚山挡住了地面通信传输,还是大家故意假装没有听到求救信号,到目前为止,基地没有任何回应。

我的维生电量只剩下4%,我用最后的力气发出生命的呼号,我们都来自地球,在那个蒙昧初开的大航海时代,前辈们敢凭一条舢板出海,敢拉起三角帆闯荡未知大洋,除了勇气还有信念,因为他们知道,在广袤的海洋上,只要收到求救信号,过路船只都会破浪驰援,绝不袖手旁观!

我还记得,大约两百年前制定签署的《外空条约》,也继承了这个优良传统,要求为外空宇航员提供一切可能的援助。

可惜,我们的科技在进步,我们的文明在发展,我们已经从波澜壮阔的大海,转向浩瀚无垠的星空,可是我却没能等到61公里之外的救援。

现在,我被迫发出生命最后的呼号:

愿以我之命唤醒良知!

愿以我的死换后人的生!

愿漫漫星河中,我是被抛弃的最后一个……

千里握兵符
作者的话

火星知识2:无线电信号的传输是每秒18.64万英里,和光速相同。火星和地球的绕日轨道曲率不同,所以火星和地球的距离是不断改变的,最近的时候五六千万公里,最远的时候4亿公里,所以通信延迟时间也有变化,平均20多分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