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黑神话天蓬 > 正文
黑神话天蓬
作者:刑仲  |  字数:2530  |  更新时间:2021-01-16 00:03:56 全文阅读

     三十三重天外天,九十九层浮屠海。

凌霄宝气盛庄严,流光万丈紫金栾。

仙廷尽头堕轮回,魔功历劫壮神魂。

他日重临凌霄境,踏碎天门不肯回。

     “天蓬,你可有悔恨之心?”

     凌霄宝殿前,玉皇大帝霞光万丈,负手而立,身前九十九条气运紫龙环绕,雷霆万丈,嘶吼低鸣。

     “哈哈哈哈,悔恨之心,我老猪如今哪还有什么心,有的只是屠你一方神庭的执念。”

      “既然如此,朕便击碎你的执念,碾碎你的神魂,将你的神尸化为齑粉,叫那红袍大公鸡啄食万年。”

      玉皇大帝挥动无上功德圣器直取天蓬命门。

      天蓬临死之前,眼中光芒流转,思绪纷飞,过去的一幕幕涌上心头。

      “那一日,自己带领十万水师抵抗域外魔神,大胜而归,有人告诉我切记低调,恐功高盖主。

      我说“我与玉皇情同手足,尔等何敢挑拨离间,若再出此言必军法处置”。

      那一日,大哥说念我出征辛苦,应褪下甲胄,洗下风尘,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忠言逆耳利于行,可是卸下兵权退居幕后又何妨,我依旧是令万仙敬仰,万万民信仰的至高神祇。

      后来我依旧是天蓬元帅,只是调不动一兵一卒。

      我安慰自己,无战事可行,调不调兵又有什么区别。

      本来半生戎马,冷落了爱人,如今时间充裕,与阿莲在天上做一对神仙眷侣,又有何妨。

      阿莲是广寒宫的一名宫女,长得不漂亮,但舞姿极美。

      又一日,大哥醉酒来找我谈心,说西方世界日益壮大,问兄弟我能否帮他一程,我说没问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大哥只是苦笑一声,便端起身边的酒,一饮而尽。

     再后来,我与阿莲在宫中欢好,却不料被无数天兵天将闯入,说我犯了天条天规,要押我到凌霄宝殿去受罚。

     我知道,这可能是大哥的计策,我与阿莲欢好之事,大哥早已知晓,只不过是借此事为借口,把我安插进西方阵营罢了。

     我安慰哭哭啼啼的阿莲,跟她说,夫君只是去走个过场,不必为我担心,好好睡几天,几天过后夫君就回来了。

      阿莲止住哭声对我笑了笑,回了声嗯。

     之后的事便是被贬凡间,投错猪胎,跟着唐僧和猴子一路通关,到达灵山,至此完成一切计划。

     再次回到天庭,我已是净坛使者。

     后来我与大哥聊至深夜,将西方佛土机构,佛兵布置,禅机原理,还有僧人笼络凡间信仰的手段,通通告知于他。

     这一日,我破了戒,喝了个酩酊大醉。

师傅当初收我做徒弟之时,取名为八戒,是让我断了红尘念想和各种欲望,断了五荤三厌,紧守八大戒律,不杀生,不偷盗,戒淫,欲,不妄语,不饮酒等,可我心有杂念永远都戒的不彻底,所以师兄弟们都成了佛,而我只是个负责享用供奉的使者罢了。

但我本就非那佛门中人,吾乃天界北极四圣之一,是天河水师总元帅,天蓬大元帅,这佛门戒律与我何干。

     我如此想着,摘掉头上禁箍去他妈的清规戒律,脑海中满是阿莲那娇弱无骨的舞姿和迷人的微笑,醉酒之后脚步虚浮,晃晃悠悠,不知多久后,终于走到了阿莲的住所,可却空无一人,窗台上都结了一层灰。

     我急了,疯了,我跑到凌霄宝殿,却被守殿神将给轰了出去。

     我问阿莲去哪里了,没人告诉我,回应我的只是一群神仙的异样眼神,或怜悯或嘲讽或叹息或暗爽。

酒醒后再见玉帝也不得门路。

     直到有一天,在凡间偶遇被贬下界的宫女,她说阿莲被玉帝纳为妃嫔,几日之后,便魂归天外。

     我根本不相信一个宫女的话,玉皇他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可是阿莲被纳为嫔妃后不久便神魂具散之事,居然连长居人间的土地都知晓。

     这一刻,我的三观和信仰完全崩塌,原来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玉皇的算计。

后来我去花果山请猴哥出山,讲述了我的事迹,本以为猴哥会与我并肩作战重上天庭,像五百年前一样,大闹一场,踏碎凌霄宝殿,可谁曾想到,一代天骄齐天大圣,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被封为斗战胜佛之后却已没了是非之辩,斗战之心,一心钻研佛法,久居水帘洞,显得暮气沉沉。

我去找师傅哭诉,师傅则是失望的让我走,说我佛法领悟不深,心境不稳,恐难成大事,研读大乘佛法,造福天下子民才是无量功德造化。

可师傅就没有深究大乘佛法是否真的有用吗?西天一路走来,长安昌盛繁荣没有妖魔鬼怪百姓安居乐业,可越是临近佛土灵山,妖怪越是猖獗厉害,这难道就是大乘佛法之威么?真的是可笑。

沙师弟和小白龙得知我的事迹之后也是避之不及,他们不同的语气却同样的一句话,即已修得正果就不要再掀风浪。

正果,原来这就是西行之路。大家都只为求得正果,只不过是为了赎罪。可是这罪又是从何而起,沙师弟摔坏琉璃盏触怒王母,小白龙火烧明珠获罪玉皇,这与我私通宫女又有何区别,都只是上位者手中的一粒棋子罢了,都只是天庭打入佛土的一步谋略罢了。

这时内心深处有一声音告诉我,只要修行他们域外魔族的最高功法,凭一己之力就能掀翻上天玉帝。

我又何尝不知道这是域外魔魂的诱惑,诱惑我堕落,可这又如何,只要能让我报得此仇,入魔又如何。”

      回忆结束,玉帝的无上功德圣器只一击就把天蓬打为齑粉。

      此次天宫大乱,惨烈程度比孙悟空的那一次犹有过之。

      踏上天庭之时,天蓬魂载万世愿力,身穿弱水三千甲,脚踏七星骸骨靴,腕有先天紫金带,身披束光广寒袍,手持上宝沁耙金,展开法相九十九丈身,伸手可摘日月星辰,使天罡三十六法,身藏外域至高魔魂,天上天下已有无敌之势。

     而他的对手,是整个东方神庭。

     对如今的天蓬而言,十万天兵,二十八星宿,九曜星官,八部正神,四值功曹……皆为蝼蚁。

     只是那三清道祖,五方揭谛,四方大圣,都未曾出面相见。

     这一日,天蓬杀上天庭如入无人之境,从东天门杀至南天门,积攒满身怨念,凡入其身五丈内,皆化为碎肉一滩。手上粘的血多了,魔性就越加强大,双目血红,煞气熏天,宛若一尊绝世魔神。

     而高居三十三重天之外的极道圣人,窥伺天蓬之后心神不宁“此天蓬非彼天蓬,万般因果皆缠于身,与其有一丝纠葛者,恐会历神魂湮灭之大劫”

    无道祖之级别的人物下场阻拦,便无人能够阻拦,直到杀入凌霄殿内。

    只是众生天下,如大棋一局,不仅亿万万凡间愚昧众生在棋盘之内,就连三十三重天内的诸位通天神仙,也只是分量稍大的棋子。

     能布如此大局的下棋之人,又该是何人。是否背后怡然自得的持子之人也在他人布置的棋盘之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