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日月重辉 > 正文
第210章 决胜千里之外
作者:慕云剑声  |  字数:3088  |  更新时间:2021-07-26 13:16:42 全文阅读

这几天,张归荑在家中表现好,老妈赏了她十两银子,她以和江家小姐郊游为借口,再次偷偷跑了出来。

江小姐早就定了亲事,张夫人不反对女儿和江小姐交往,她倒是希望江小姐能帮着劝劝自家女儿。张夫人哪里想到江家小姐常常看戏看话本,什么西厢记、紫钗记、牡丹亭、长生殿……她也渴望剧中那些感人的爱情。江小姐没胆量反抗家长,但替张归荑做幌子的胆量还是有的。

好不容易等到中午,松山暂时休市,方辉抽空来到酒楼。

待方辉坐下后,张归荑先问道:“上午,我看见我师叔去找你了。他都和你说了什么?”

方辉有些不平道:“为啥他每次对我说话的口气都像是我长辈?”

张归荑道:“他是我师叔,不就是你长辈么?”

方辉更不满了:“他今年才多大?”

张归荑道:“听我爹说,他今年好像是十八。”

方辉道:“十八?我家和他又没亲戚关系,凭啥用那种口气教训我?还有北市守备鲁祥、松山城守备杨青松,也都比我大不了几岁。我父子奋血厮杀,这些人只需要靠着家里的关系就能爬到我们头上。那姓鲁的昨晚还把我们训了一顿。他平日不这样,你师叔一来,他就变了个样子……”

张归荑打断道:“我爹说,我师叔是全凭他本事走到今天。有好多事,你不知道……”

方辉也打断了张归荑的话,说道:“全凭自己本事?他才十八岁,全靠他自己,能让松山市令锦衣卫经历跟随他犹如仆从,靠他自己,十八岁能和毛伯爷、杜兵宪称兄道弟?”

张归荑握住方辉的手,说道:“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师叔到底和你说些什么?”

方辉回想了一下,说道:“他跟我说什么恪尽职守、谨守赤诚两年,就替我向你爹提亲。”

方辉没把陆挽的话当回事,是因为他对陆挽不熟悉。

张归荑可是很清楚陆挽的分量,她既惊喜又激动的握着方辉的手摇起来了,说道:“那你就老老实实在松山市营尽职两年,到时候我们就可以……”

女孩家不好意思把婚姻说出口,张归荑已羞得脸都红了。

眼中是绝世容颜,手中是玉脂滑 润,方辉的心神也不禁荡漾起来。同僚总是和他开玩笑说他和张归荑没希望,总是说东外城的酒娘滋味如何美妙,他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能克制到今天已经不容易了。方辉顺着张归荑的玉手就抚摸上去。

张归荑吓了一条,赶忙打开方辉不规矩的手,说道:“别闹,给我爹知道,砍了你的手。”

方辉假装生气道:“哼,一天到晚就知道拿你爹吓我。”

张归荑是大家闺秀,知道有些尺度不能逾越。就算方辉真生气,她也不会退让的。

一对小儿女终究会言归于好。

徐巡按心里的恨意就没那么容易抹平了。被迫向一个蒙古蛮夷磕头认错,今天可能是他此生以来受到的最大耻辱了。

一切都是因为见鬼的松山市。朝廷马上就要重开大市了,这些人为什么要搞这么多花样?既然你们想搞花样,那我身为巡按就不能视而不见。徐阳量愤笔写下奏疏,快马传入京中。

朝廷言官多是越党、楚党、鲁党一脉。承庆四十年历经事故,吴党势力有所衰减。在年底,皇帝便命总督仓场尚书孙炜兼左都御史掌督察院。

孙炜是陕西渭南人,被任命时还兼署了兵部。督察院、兵部、总督仓场三职实在太重,身兼三职孙炜压力山大。

这位大佬心力憔悴之余就想推荐几个人分担他身上的担子。然而他推举的名单中带上了邹梦白、赵 南皋、冯仲吾三位吴党大佬

皇帝让孙炜执掌督察院是想让他清理一下督察院的风气,不是让他推荐吴党上位的。这封奏折上了后,孙炜的处境就变得更加尴尬。

孙炜刚刚熬到了二月,又赶上了宣城生员姦案爆发,由此案引出了南畿巡抚与巡按相讦,直至演变成诸党官员大乱斗。孙炜御下无力,反被督察院内其他言官弹劾,最后只能自疏请辞。督察院掌控权再次回到越党手里。

徐阳量是湖广应城人,他的一封奏疏抵达京城后,随之而来的是督察院一大波监察御史们的弹劾奏章。

松山城的什一税成了他们的攻击重点。什么率虎食人、蚕食百姓、剥肤吸髓的话都写上了奏章。另一个攻击重点就是松山城允许蒙古牧民自由进出,对国防是个大隐患;对于陛下派驻税监进驻松山城一事,有位言官老兄直接在奏章里问皇帝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从挨骂程度上来推测,当今万岁应该是有史以来脾气最好的皇帝了。

幸好杜石、卢盈的奏章,以及各犯人的口供卷宗很快也送到了京城。皇帝陛下当即召见了几位骂的最狠的言官,把来自西北的奏章和证词甩到了他们脸上。

这次可解气了!事实俱在,松山市展现的作用无可诋毁。不废一兵一卒一文一钱就把甘肃以北的蒙古部落捏的服服帖帖,陛下表示,你们谁能谋划出这种策略,可以立刻超擢左都御史。

唯一怀有不臣之心的鄂尔多斯部竟敢勾结怂恿大明官吏,刺杀国之重臣,今年重开大市将被踢出封贡名单。

对于陛下的决定,这次没有反对声音了。徐巡按这次的行为几乎已经是一只脚垮在叛国的边缘,对方没有穷追猛打,陛下也没有惩罚、牵连,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再无理取闹那真是老寿星上吊。

京城和庄浪之间路途遥遥,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陆挽也在雉乡驿休息了一个晚上,在五月二十四日中午返回了镇羌堡。

镇羌堡内安安稳稳,没什么大事,就是出了一件小事,大家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这事说来满好笑的。堡内有个人名叫唐毅,他家是世袭的带俸百户。唐毅父亲病故后,就袭了百户的职位。这位百户从小就好逸恶劳,还嘴馋贪吃,在堡内非常被人不齿。

镇羌堡说是穷乡僻壤都算过誉了,经常还有小股蒙古人从附近的山口入侵,生存环境在整个大明朝可能找不到几个更艰难的地方。

这么艰难的地方,还能出现好吃懒做的人,确实算是奇事。带俸百户因为不管事,所以发到手的粮饷又要打个折扣。唐毅家里还有老母、弟弟要养活,因为贪吃这个毛病,经常要老母到别人家去借粮,堡里人怎么可能看得起他。

更令人不齿的是,唐毅有时候馋的没办法了还会到别人家去偷摸点东西,搞得堡内谁家晒点咸肉都得盯紧他。

堡内彼此都是亲戚,唐毅偷摸点小东西也没人会把他怎么样。但唐毅这次偷的不是地方,他偷偷摘去甘薯地里面摘秧苗叶子吃。

陆挽一直把从外面引进的这三种作物当宝贝看,只要一有空就去亲自观察长势,堡内除了这个唐毅馋货谁有胆子去毁坏秧苗。

这几天陆挽不在堡内,出了这事,大家不知道陆挽会怎么惩罚唐毅,也不知道陆挽会不会迁怒他人。

看着韦千户小心翼翼的汇报,陆挽不禁想笑。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事情啊,何必那么小题大做。

甘薯田和花生田,陆挽经常去看顾,两种作物的叶茎都挺繁茂,摘点叶子对作物应该造不成什么伤害。

韦千户汇报完情况后,问陆挽道:“公子,此人该怎么处置?”按大明律,盗窃财物最轻的处罚是杖六十。陆挽在学堂里面讲的最多的是大明律,日常也喜欢依大明律行事。要是这次还按大明律,唐毅就要有苦头吃了。

陆挽说道:“此人并非第一次盗窃吧?”

韦千户汗都下来了,按大明律犯三次盗窃罪者绞!唐毅是韦千户看着长大的,论亲戚的话,唐毅要喊他表舅,唐毅人虽然不肖,但罪不至死啊。韦千户带着哭腔道:“公子饶命啊,就算毁了几根秧苗,也罪不至死啊。公子要是生气,打他个一百大板,秧苗的钱小老儿来赔偿,你看怎么样?”

陆挽忍不住笑道:“韦大叔,你误会了!我是问他以前在堡内偷东西的时候,你们怎么处置?”

韦千户抹着额头的汗道:“公子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绞了这个馋货。历来都是民不举官不究,他偷摸拿点小东西,大家都是亲戚,谁忍心让他因此吃杖子?”

陆挽道:“我就是这个意思。都是堡内的乡亲,又没犯什么大过,我难道还要写状纸告他么?”

韦千户拍马屁道:“公子就是大度,我早就跟堡内乡亲说了,公子不会怎么重责他的。”

陆挽不是刻薄之人,他不会询问韦千户为什么刚才汗都下来了。他说道:“他现在人呢?”

韦千户答道:“人还关在所衙的大牢里面,我等着公子回来决定怎么处置他呢。”

陆挽道:“我陪你一起去把他放出来吧,顺便有点问题想问他。”

韦千户一边带路一边问道:“公子想问他什么问题。”

陆挽道:“我想问问他是怎么发现红薯叶子能吃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