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日月重辉 > 正文
第1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作者:慕云剑声  |  字数:2846  |  更新时间:2021-01-15 19:01:10 全文阅读

清晨,天色泛青,空气中弥漫着朦胧的水气。桂河两岸犹如蒙了一层薄薄的青纱。一艘巨大的官船缓缓漂流的在河心。船上,定远将军的大旗在晨风中微微飘荡。

一个火红的身影从船舱中蹿出,跳到甲板上开始舒展躯体。船舱内跟着传来妇人的骂声:“你这野丫头,能不能有点女儿家的样子”。

“阿爹昨天不是想吃鱼羹么,我给阿爹去找鱼去。”待火红的少女舒展完曼妙的身体,才看清她还有绝色的容颜。

“荒郊野外,又没个集市,你这是准备自己下河摸鱼么。”舱帘撩起,缓缓走出一个雍容的妇人。

少女举目四望,发现河南岸边恰巧停着一条渔船,船边还隐约有一大一小两条人影。大的人影正在小船上收渔网。小的那个人影手握长刀,对着空气胡乱劈砍,看似是在练习刀法,可是动作显得非常机械和笨拙。如果是普通人见到了,顶多以为那是小孩胡乱比划,少女却发现这套刀法很眼熟,她想不起来是哪门的刀法,倒是和阿爹军营里面那些操练的士兵时有几分相似。

岸上,挥刀的少年一刀刀劈出,嘴里小声的念着:198,199,200。。。

正在船上收拾渔网的中年人嘴里不停的唠叨着:一天天的,跟着你那破秀才师傅学的是啥破烂玩意,你说他一个破秀才教你啥破刀法。。。天天早上在那里瞎比划,也不知道来帮老子搭把手。。。

少年闻言,停下练习,准备走过去帮老爹干活。还没走近,又被自家老子骂道:滚,你继续玩你的去,老子不要你帮忙。

少年摸摸脑袋,开始继续锻炼。家里的渔船小,每天早上打完鱼,整理渔网一个人就够了,两个人都在上面,反倒可能越整越乱,他会乘着这个空闲锻炼锻炼身体。老爸往往会嘴上埋怨,但你要真去帮忙,又会被无故骂一通,这样的每日必备曲目已经上演了五六年了,少年也习惯了。

父子俩正在各忙各的,突然却被悦耳的少女声打断:“喂,你这有没有鱼卖。”

河心官船上的火红少女乘着扁舟来到岸边,嘴里问着渔夫,眼睛却观察着少年。她原本好奇这内地村野之间怎会有人练军伍中的刀法。待发现,少年长相普通,肤色黢黑,手里拿着的还是木刀,少女顿时失去了好奇心。

更令人气恼的是,那少年一脸色胚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就差没流下口水了。

陆二一脚踹开自己的色胚儿子,小心翼翼的赔笑道:“有,有,都是刚刚捕捞上来的。你看,这活蹦乱跳的,多新鲜。”

“这么多种?那种最好吃?”

“这种鲈鱼,还有这种鳜鱼,都是最上等的美味!”

“怎么卖的?”

“小的二十文一条,大的四十文一条。”

“你怎么不去抢,集市上才卖二十文一斤,你这小的顶多八两,大的还不够一斤呢。”少女身边陪同来的家丁插嘴道。

“这您就外行了不是?河鲜最重要的是新鲜。只有新鲜的才能既没有腥味,又能完全保存它的鲜美。集市上那些腥臭的死鱼怎么能和我这活蹦乱跳的比!”

家丁还想反驳,红衣少女却挥挥手道:“给他钱,这里面的鲈鱼和鳜鱼都要了。”少女说完便转身上了扁舟,赶紧离开奸商渔夫和他的色胚儿子。

待绯色曼妙身影消失在渺渺烟波之上后,陆二抹了抹额头的汗珠,夺过儿子手里的木刀劈头劈脸的暴揍儿子起来,一边揍一边骂道:“你这不要命的夯货,大将军家的女眷你也敢起色心,你真是色胆包天啊。”

陆挽一边逃一边回嘴道:“你还不是多收了人家好几倍的钱。”

陆二怒喊:“老子累死累活攒两个钱,还不是为了给你娶媳妇。”

陆挽说完之后立刻鼠蹿而去:“你攒的也不够阿,我要娶她!”

陆二吓的瘫坐在地上,儿子口中的她必定是刚才的绝色红衣少女。他看看儿子滑稽的逃跑姿态,再转头惊恐的看看河心巨大的官船,他希望儿子刚才的鬼叫别传到船上。

造孽啊!

惊鸿一现,转眼变消失在烟水云天之外。田埂沟渠下的蟾蜍却只能望着空旷的天空呱呱叫。

自从遇到绝色红衣少女后,陆挽像变了一个人,整天失魂落魄。

陆挽的娘王氏正在纳鞋底,她看看坐在门槛上望着晚霞发呆的儿子后,转头问丈夫道:“挽儿是不是被妖精勾走魂魄了?”

陆二赶紧打断:“什么妖精?别瞎说,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王氏好奇的问丈夫道:“那女孩究竟有多好看?”

陆二没好气道:“好看有什么用?癞蛤蟆,天鹅,你明白么?他这是妄想!做梦!”陆二边说边用手指了指门边的儿子,然后又指了指蔚蓝的蓝天。

王氏放下手里的鞋底,去床底搬出一个陶罐,倒出里面的铜板和碎银子仔细数了一遍。全部加一起大概能折合十二两银子。

一两媒人钱,五两聘礼,五两酒席钱,再置办点家具整理一下西耳房,算下来也差不多够了。

王氏跟丈夫说道:“挽儿也快十八了,也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了,明天我就去找张媒婆,给他相门亲事,结婚以后应该就不会胡思乱想了。我看村西头董家的丫头就不错。人勤快,身子骨还壮,能干活能生孩子。”

陆二难得的和老婆意见一致,连忙点头附和。

“我不要。”陆挽气鼓鼓的打断爹娘的美梦。村尾董家那丫头腰比自己还粗,脸上的雀斑比鹌鹑蛋上的还多,陆挽一想到寒毛都竖起来了。陆挽临了又补充了一句:“我就要娶前几天那个。”

一个脏鞋底啪叽就拍到了陆挽的脸上,人未到鞋先至。陆二单脚跳起来准备打死这个孽障。

陆挽像跟木桩一样站在那里丝毫不准备躲闪。

王氏一把拉住丈夫道:“你去打死这犟种,看看他会不会改口,自己儿子什么脾气自己心里没数?”

陆二颓然,坐下忿忿道:“犟种还不是你生的。”

王氏回骂道:“我生的咋样?种还不是你老陆家的种。他这驴脾气随谁?”

“随谁?还不是随你?”

“放你娘的狗屁,老娘在十里八乡可是出了名的温柔贤惠。”

。。。。。。。

日常家庭大战瞬间爆发。陆挽不怕挨揍,就怕听见爹妈吵架。

屋里开始拍桌子摔板凳,而这场吵架的祸源却悄悄溜出门去。

吵归吵,骂归骂,吵完了还要继续在一个锅吃饭。王氏气鼓鼓的准备去做晚饭,陆二吩咐一声:“晚上加两个菜。”

王氏怒道:“你疯了?既不过年又不过节,加哪门子菜?也不看看自己一天赚几个铜板?”

陆二冷对道:“愚妇!晚上叫卫师父过来吃饭。你那宝贝儿子也只有他师父能说动。”

王氏从厨房的吊篮里拿出一团咸肉,碎碎的念叨:“也不知道那个邋遢秀才哪里好。亲生的儿子不听爹娘的话,还不如跟一个外人亲。。。天天跟屁股后面师父长师父短,也没见学过一样正经的本事。。。跟着读书不能去考科举。。。跟着学武,还经常被隔壁黄家那个二流子欺负。。。这样的废物师父也就你们父子俩当个宝贝供着。”

陆二这次没反驳,只悄悄说了声:你懂个屁。陆二虽然自己也不太懂,但是他知道那个邋遢秀才曾经是个能翻天覆地的大人物,儿子跟在老秀才后面,就算考不了科举当不了官,只要能学会识字算术,日后在镇上找个账房先生的营生,再娶个老婆生几个孩子,这一辈子不也挺好么。反正不管怎么说,儿子跟着卫夫子肯定比跟着自己夫妻俩只会打鱼种田强。

陆二准备请客,陆二的儿子被撵出来给自己师父送信,他师父住在村后半山腰的一个山洞里。

傍晚时分,漫天云霞如絮似锦。一条窄窄的土路蜿蜒通上半山,山间莺啼雀鸣不断,路边翠草红花无涯。山林的美景一扫陆挽这两天的愁绪,情窦初开的少年暂时沉醉于自然的造化神秀中。

不过走着走着,火红的山花又让少年联想起那个火红的身影。

冤孽啊!这几天陆挽见不得红色。他狂嚎一声,拔腿跑上山去。他自己也知道,他和那红衣少女的身份判若云泥,奈何感情来了就像鬼迷心窍一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