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书生笑 > 第一卷 在人间
第一章 :离家
作者:妄言鱼  |  字数:3147  |  更新时间:2021-01-02 15:49:29 全文阅读

第一章 离家

这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元生天地,天地生万物,万物生诸般美丑,此中以人最为复杂多变,何谓鬼?何谓神?人类之勾心斗角,犹比鬼神可惧,万万年前,混沌初开,宇宙之间神、人、魔三界生物本是和平共处,可是,有限的宇宙如何能满足这么多种族永无限制的发展,于是,传闻以争夺天地间的灵宝及灵兽为开端,神、魔二族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这场如史诗般惨烈雄壮的战争持续了三千年之久,各族顶尖的战将相继陨落,那是三界腥风血雨的三千年,万物不苏,生灵涂炭,最后,这场战争是如何平息的,无人知晓,自此之后,各族残余均在各自的领域中休养生息,再无人试图主宰三界。

战争平息后,在宇宙强大的修复系统下,万物复苏,人类成为了人界大陆的主宰,然而,人类的出现并没有带来永久的和平,相反,风穹大陆一直硝烟不断,各个势力犬牙交错,皆有征得万物之心,故人人皆以身修,有习阴阳,有习武学,有习风水之术,有习炼器之门。彼时,乃是坤元王朝统治大陆,到了坤景帝一代,朝纲不稳,百业皆废,上有贪官,下有匪帮,一时哀声遍野,民不聊生,起义征讨之声一时四起,直至当时盘踞一方的武德将军占领了坤元的国都,一改国号,大陆这才进入一段相对稳定的时期。然而,是真的稳定吗?波澜不惊的水面之下,一个个世人无法闻及的故事,正悄然酝酿着,而今天这个故事,便要从风穹大陆东部的萧家说起。

风穹大陆东部乃是人族聚集之地,除了皇帝的统治秩序之下,还存在着另一种秩序,人类当中不乏修仙之人门派林立,组成了一个联盟,联盟之下有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与妖、魔二族分庭抗礼;俗世之中,自神武太祖武德皇帝领兵造反,推翻了坤景帝对大陆东部人族领域的统治以来,大肆废除景帝旧制,破旧革新,大力发展贸易,全国上下,一时出现了“武德盛世”时期,而这其中,又以沿巨流江一代尤其兴盛,丝绸、香料等贸易远销海外,兴起了一大批的商人,其中最负盛名的,乃是萧、欧阳二家。

这萧家是如何起家成为一方巨甲的?,无人知晓,这萧老爷子大刀阔斧,打造了巨大的商业版图,控制了风穹大陆东部大部分商家的命脉,无论是水路还是陆路,他的商队皆是顺风顺水,前行无阻,黑白两道,上下通顺,这是人们看在眼里的,至于萧老爷子的父亲是何人?家族来历如何?便无人知晓了。

萧家生有一子,取名萧何,何字乃是其母何氏的姓氏。萧员外人脉甚广,萧家常年宾朋满座,经常有人对这萧家独子指点一二,因着如此这般得天独厚的条件,萧何自幼便习得一身武艺,各家浅显道法,也皆是略知一二。而这萧公子本人,却是生来一股温柔气质,虽是身怀武艺却也是举止优雅,书生意气,平时又喜习文浓墨,实乃文武双全。话说这年,萧公子年方一十八岁,萧员外偏要其进京赶考,取得功名,他也不反抗,果真前去。怎知这萧公子速去速归,交了白卷,功名一事,也作笑谈。

这天,萧家比往常要热闹许多,门槛都快被前来拜访的人们踢破了。这些人并不是前来合作的商客,全部都是媒婆。怎么会这样?因为今天萧家唯一的公子考取功名落榜而归,这些媒婆便活分起来了。虽然这萧家大少爷功名没有考上,可是却家财万贯,实力在那摆着呢,谁不想来攀一攀高枝呢?光凭着有钱这一点,就有大把大把的姑娘想嫁了,再者说萧何生得一副俊俏面孔,又因这萧员外经商多年,广交好友,他也自幼习得了百家武艺,难怪这些姑娘小姐安奈不住春心了呢!

萧何一回家,便被这热闹的场景给吓坏了,“喂喂喂,这是媒婆都来我家开会了么!”,他这大声一喊,便把媒婆们的目光给吸过来了,呼的一声,便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萧大公子,这城南的张家请我来提亲的,要说这张家姑娘,自小就是个美人坯子,方圆百里,也是无人能比的!”一个媒婆说到。

“大公子可别听她瞎说”另一个媒婆又凑过来了,腮红涂得像个猴屁股,挤眉弄眼的,下巴的痣都随着说话颤抖了,“我可是听说这张小姐从小就是个病秧子,娶到家里可真是百无一用呢!不是我背后叫人家舌头,不怕她早早去世,还怕她不能给萧家留下一后呢!”

“李媒婆!我招你惹你了,在我这说三道四的!是想毁了我的生意么!”

“这话可就不是这么说了,这份钱是谁有本事谁赚,再说了,那张小姐打小生病,这全城谁不知道,你还敢来这骗人!”

“你们要吵一边吵去,可别挡着我”一个媒婆边说边往里挤“哎哎哎,别挤我,让我进去,”她膀大腰圆,硬是挤了进来,“萧大公子呀,我可是早就听说您的大名,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呐!,哎,别走啊,听我说!”

萧何被这些人吓的连连后退,“你们都快走吧,这哪是来说亲,我看你们是来吃人的!”

“萧哥哥!”

萧何回头一看,一个胖姑娘正站在他的身后,一脸害羞,两只手不安的摆弄着腰绳。

“贵姓啊你!这么年轻也来当媒婆!”萧何睁大眼睛说。

“我不是媒婆”胖姑娘一脸憨厚,“我想嫁给你,你看看行不?”

“救命啊!”萧何大喊一声,轻点脚尖跃上屋顶,又是连着三点屋檐,便躲到后院去了,这群打架的媒婆也停止了争吵,继续向里挤着,家丁都快招架不住了。

放下这群媒婆不谈,再说萧何,他两步走进了后院房厅,萧员外和萧夫人正在饮茶。

“父母大人好兴致啊,咱家门前都快炸开锅了,你们还真能坐得住呀!”

“人家也是好心,由她们去就是,等她们没了兴致,便自行去了”萧夫人一脸和蔼,轻轻的说到。

“她们哪有那么容易死心,都等着赚咱家的钱呢!”萧何转身坐下,手里拿起一个茶杯把玩着,“您说是吧,爹。”

萧老爷这才出声,“就如你娘说的,由她们去吧,虽是市井小民,我们又能拿她们怎样,大户人家自然该有大户人家的气度”萧老爷抬手拈虚,正色道“不过,这倒也提醒我了,你也到了年纪,功名没能考成便留家经商吧,何况你早有亲事在身,正好你欧阳伯伯前两天还跟我提起过当年两家约定结好之事,明日我就……”

“爹你别说了啊”萧何打断父亲的话,“这一嘛,考不成功名我也不一定就要在家经商嘛,功名我是不想考,是我实在不会写那所谓的道德文章!二嘛,我还不想这么早成家,欧阳妹妹我始终把她当成妹妹看待,并无男女之情,我这个年纪,正应该到江湖闯荡呢!”

“胡闹!”萧夫人眉头微皱,“江湖险恶,又岂是你一个小娃娃闯的了得!何况我和你爹早与欧阳家定下婚约,岂是你说的一句不想就能改的吗!”

“娘,我也该出去锻炼锻炼了,总不能让我直接接受父亲的家业吧,我可不想吃爹嚼好的饭,再说咱家家业如此之大,我不须努力便可享用终生,这样的生活可不是我想要的!”萧何说完,便转身回房间了。

“你回来!”萧夫人又说了一句,萧何却早没了踪影。

“算了,孩子大了便由他吧!”萧老爷说。

“可是……”萧夫人欲言又止。

是夜,萧何盘坐于床运功打坐,体内的混元真气由丹田散至全身,一股暖意袭来,身体仿佛又轻盈了一分,此时,梆子已响了三声,萧何起身下床,推门向外走去。他这夜迟迟不睡,便是已做好了离家出走的打算。就像他自己所说,年纪轻轻的,怎可在家里颐养天年呢?他来到正厅,摊开宣纸,接着窗外的月光写下两行小诗。

“满腔热血白日梦,提笼架鸟非少年。”

落笔之后,萧何并未收拾行囊,只于身上带些散碎银两,便一身简装,准备离家而去。萧何步至前院,回头看了一眼这从小长大的地方,轻轻叹了一口气,抬起左手放到唇边,轻轻的吻了吻自己无名指上的家传戒指,这是他从小便有的癖好。做好了这一切,萧何双足运功,正欲离开,而听得父亲的声音。

“何儿!”

萧何回头,循声望去,萧员外一身锦装走了过来。

“父亲还没有睡”萧何说。

“这就要走了么?有没有想好去哪里?”

“还没有想好,不过这大千世界,想来可闯荡的地方有很多罢!”萧何回道。

“也罢!”萧员外叹了口气,“为父并不拦你,只是你要记得,如今正是年轻气盛,实力不足之时,为人处事,可要带上三分小心,不可骄躁!”

“孩儿谨遵父命便是!”

“孩子,去吧!”萧员外说完,便转身回屋,不再看萧何。

萧何虽是一头雾水,便也没有多问,脚尖轻点,离开了萧家大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