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江湖娱乐圈 > 正文
第七十三章给人面子,给自己条路(给点支持
作者:春秋各半  |  字数:2726  |  更新时间:2021-01-22 21:09:06 全文阅读

江湖比武就是这么残酷。

输者一无所有,赢者大小通吃。

不管如何王予这次赢了李承坤,不光赢了李承坤还赢了李家积累起来的几百年的声望。

赢得人春风得意,输了的人失魂落魄。

没人去在意输者,即便是他出自苏州最大的李家。

“为什么你能接的住我这一刀?”

来来去去就是这么一句话,短短的几个刹那,李承坤就像老了十几岁。

少年的面容不在,似乎活着的本就是个老人。

“为什么不能接住你你这一刀?”

王予也是被这人逼得狠了,虽不能下杀手杀了他以绝后患,不过破了他的自信还是可以的。

众位江湖人,看着李承坤的老态,并没有可怜的意思。

那是强者对待弱者的一种怜悯,底层人物还没这种觉悟。

王予扫视了一圈围观者,都是一脸兴奋,满是见识了一场神话的崛起一般。

暗道:还是素质堪忧,看热闹是人的本性,但不需要都表现的这么明显吧。

正暗自想着一些有的没的的人性问题。

李承坤的眼前却出现了一些不可能出现的人。

他父亲严格的教导,他母亲殷切的期盼,他兄弟姐妹们都已小有名气,背后隐藏的高傲。

而他自己就是被围在中间瑟瑟发抖的小人物。

剥去了李家的一层光环,所有的荣耀和自信都离他而去,他忽然发现,活的还不如一些下人,最起码这些人还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哪怕是在伺候人。

而他自己连伺候人都不会,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回去接受家族的惩罚,被兄弟姐妹们当成笑柄?让疼爱自己的母亲失望,还是被暴怒的父亲关起来永无天日。

他想到了许多,却从没想过为何跟他没关系的一件事,到最后成了绝望的枷锁?

难道真是多管闲事的错?

体内的内力,随着心情的激荡,也跟着起伏不定。

王予自然看得出来这人已经有了走火入魔的征兆,却没有出手相救,救一个差点要了自己命的人,他还没有这么伟大。

看着就好,最多疯了,或者失去一身武功,也能绝了后患。

至于李家的报复,他都已经得罪张家了,多一个李家,似乎都一样。

底下的众多江湖人,也看得出来,却不敢上前救助,就一个李家人好处是很多,若不清楚王予的心思,贸然上前,肯定死定了。

在以后的能得的好处,和立刻就可能得罪的坏处,两相比较,显而易见都当看不到最好。

况且这人差点断了他们往前一步的路子,怎么算也是结仇了。

王予得意没多久的表情很快就凝固在了脸上。

李承坤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位老人正背对着他,浆洗的发白的粗布麻衣,简单的布鞋,简朴的如同庄稼地里务农的老农。

只有花白的头发,被打理的一丝不苟。

王予看到的,很快底下的江湖人也都看到了。

人群一阵骚动,让一些心怀不轨的,悄悄地退出了一点距离。

仿佛无声的戏曲在编排着剧情,一步步推进,都是演员,没有观众。

压抑的气氛再次在破庙上空凝结,天空的太阳,照射下来的阳光都有些暗淡。

不远处的大树上,叶子无精打采的随风摇摆,渐渐地枯黄。

另有些已经枯黄的树叶,为了追求自由,挣扎着随风飘荡,只可惜飘得再久,飞的再远,终究是要落叶归根。

老人还是转过了身体,干净红润的脸上挂着一道半尺长的长须,被修剪成了长长的三角形。

吊梢的长眉,明亮纯洁的眼睛,挺直的鼻梁,无一不在表明老人的不凡。

他还有一双干净的双手,手上的指甲修剪的很漂亮。

没错用‘漂亮’这个词形容老人的手并不为过,那是比大多数女人都好看的一双手。

王予的目光落在上面都挪不开了,可见其魅力。

“在同等境界修为上,你是第一个破了小李飞刀例不虚发神话的人。”

老人的声音也很好听,没有大多数老人应该有的暮气,虽然没有内力灌注其中,却也是很多中气不足的小伙子比不上的。

王予眼神上移,看着老人的双眼,表情认真的道:“小李飞刀例不虚发依旧是无法破解的神话,我破不了,也没人能够破的了。”

“可是你接住了这一刀。”

老人诧异于王予的回答,挡住了就是接下来了,怎么能是破不了,想不明白就问,在老人这个年纪,并不可耻。

可耻的是不懂装懂,还不懂的去请教。

“我接住的这一刀,不是小李飞刀。”

王予垂下眼帘,唏嘘的道。

他没法不唏嘘,小李的飞刀他接得住,老李的飞刀就不好说了,人在屋檐下,还是要低头。

再次内心暗道:这不是怂,是从心。

这么一想心里舒服多了。

“哦?有什么说道?”

老人来了兴趣,一种探究的兴趣,年纪到了他这个地步,人生能有的兴趣已经不多了。

“我不知道小李飞刀的创始人是活在何等破烂壮阔的年代,我只庆幸和他不是一个时代,这样的说法,你该明白吧?”

王予说的很绕口。

但老人明显听懂了他的话,任何和小李飞刀传人一个时代的武林高手,都是一场悲剧,活着是悲剧,死了更是悲剧。

例不虚发,威慑了多人的心怀不轨,更让多少人不敢哪怕做出一点出格的错事。

一个武人,有权有势的武人,一生都在小心翼翼,活着也就没多大意思了。

“我了解过小李飞刀第一代的创立者,每一次的决斗场面,所以我今天也从他的刀法中,看出了一点飞刀的精髓。

第一代的创立者,每一次出手都是在绝境之中,不管是救人,还是自救,他都是在求生。

而李承坤的飞刀则是在求名,两者的精神本就背道而驰,有能发挥出多大的威力。

所以与其说是我破了小李飞刀,例不虚发的神话,不如说是他自己放弃了这种精神,他不是输给了我,而是败给了他自己的欲-望。”

王予说的认真,再配合上唏嘘沉重的心情,似乎都是在为小李飞刀惋惜。

老人来了精神,他从没听过别人从这个方面解释过小李飞刀。

“继续。”

“小李飞刀只是凡铁所铸,却能威震江湖,自然有他的独到之处。

而他的独到之处就是他的精神。

天上地下,从来也没有人知道他的飞刀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发出来的。

刀未出手前,谁也想象不到他的速度和力量。

天上地下,你绝对找不到任何人能代替他。

若不能了解他那种伟大的精神,就绝对不能发出那足以惊天动地的一刀!

飞刀!飞刀还未出手,可刀的精神已在!那并不是杀气,但却比杀气更令人胆怯。”

王予实在想不出如何来形容,小李飞刀,只能生搬硬套的把他记得的一段话,悠然神往的被背诵出来。

老人清亮的眼睛忽然浑浊的了起来,喃喃的道:“错了,原来我们都错了,呵呵,哈哈哈,精神,原来是要精神,亏自家还自称小李飞刀的传人,还没有一个外人看的明白。”

王予眨巴眨巴眼睛,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心里却狂喊道:我这是又忽悠了一个人?不会忽悠瘸了吧?要是再疯一个,李家人是不是要把他碎尸万段?

想到深处,比自然的打了个寒颤,不敢再想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老人才清醒了过来。

再次清醒后的老人,没有了一开始的不凡,褪去了一切浮华,如同他身上穿戴一样,归于真,融于红尘。

看样子是武功又有精进。

王予暗自咂舌,这世界的练武人不得了,随时随地都能顿悟,比他开外挂都快多了。

“今日之事,全是李家后人咎由自取,怨不得少侠,小老儿在这里给你赔礼了。”

老人解开了心结,武功大进之后,整个人都活的通透了许多。

王予却不敢接这个礼,人家多塔的尊重,是对知识的尊重,他只是剽窃了一次,可不敢居功。

自家啥水平,自己最清楚,若今日之事传了出去,不是捧杀,就是捧死了。

春秋各半
作者的话

兄弟们给点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