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灯火人间 > 第一卷-人间困
第一章.年少早起
作者:陆子野  |  字数:5170  |  更新时间:2021-01-16 15:22:08 全文阅读

卷名注释:仙乡无归处,生来困人间。

天将明未明,烟雨蒙蒙,薄雾冥冥。

夜雨刚刚停歇,一个身形清瘦的少年推开祖传的老旧木门,在老门吱吱呀呀的告别声中,肩上搭着一条油黄发黑的布裹子,在泥泞中踩着步子达达地便出门去了。

少年只有姓氏,赵姓,出生那天母亲难产,生下自己以后便和久病的父亲双双撒手人寰,只留下一对姐弟,一直孤居于小镇最南边的祖宅,所以一直也没有个正经名字。

镇上的人有的叫他赵二,也有叫二娃二郎的,各种叫法五花八门,不尽相同。

六年前少年唯一的长姐也去世了,为了照顾刚过完七岁生日的孤儿,镇长将清扫北山山道的活计交给了他,每月三十枚钱,少年赖以度过那段艰难的日子活到如今。

六年来,少年扫山,寒暑不辍。

青龙大街自小镇南北纵贯而过,是小镇最堂皇的街道。

此时少年依旧像往常一样只走在大街一边,轻轻颔首,目不斜视步步向前走去,心想着这些朱门大户的人家定是在床下塞了很多的干麦草,所以都赖在床上不愿起来。

旋即又摇摇头,自家的木板床陪了自己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该如此想的,大不了今年刈麦后去田上拾些捡剩下的麦草就是了。只是,希望自己还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镇中青龙街和朱雀街相交处是一座道观,观小,一塔、一殿、一池塘而已,九尊浑朴大鼎环布四周就算是墙垣了。

塔有七层高,通体黝黑,不饰雕琢,向北而开,浑然天成。

少年每日行至,也正是第一抹晨曦照在塔顶之时,塔尖生辉,直破苍穹,瞧一眼,似乎夜夜寒雨彻骨的痛楚便消减几分。

神仙塔,难道真的有神仙住在塔里么?

还未走近,老远便听见薄雾中一个男人戏谑惹厌的声音传来:“这么早就来给你爹烧香,你爹我都还没睡醒呢!”

这些话语早已经听惯了,少年也未气恼,就只当是耳旁风刮过了,看来这个只知姓千的道士昨夜又宿在了殿檐走水下。

走上那寥寥数步台阶,少年这才慢慢说道:“晚上夜雨水气凉的很,你还是睡殿里吧,今天起就是七月了,入秋外面会越来越冷。”

男子从拆下当作床面的殿门上坐起身来,道袍松垮,青丝如瀑,观内云雾徐徐消散,天地顿时清明渐回。

看着身形清瘦,个头愈发挺拔的少年破开晨雾向大殿走来,男子指着身下的门板,神色傲然道:“看到没,好床面,夜自暖,可不是你那连草都没铺一根,四处漏风的破床可比的。”

少年面色浑无变化,毫无怒气,只是“半斤八两”四个字心念一闪而过,低头一看,那汉子眉头一皱,气势微凌,身下垫着一张半掌厚的门板,少年看着矮小大殿门框上另外一扇破了个大洞的殿门说道:“看到了,门板很厚,可惜另一扇门破了,大殿没门里面也会漏风。”

汉子怒色隐隐道:“就你这个么个较真的性子,哪家姑娘瞎了眼会看上你,估计也就我这倒香灰的丑丫头了。”汉子微微侧目殿内,长发随之散动。

话音未落,屋内一道稚嫩的声音便如猫怒乍起道:“臭牛鼻子,你才丑,你全家都丑,今天晚上你连门板都不想睡了?”

听得屋内一阵铃铛声叮叮当当响起来,一道身着红色长裙的身影走出殿来,那女子腰间一根系着铃铛的红绳归束,堪掌一握,语毕,素手伸出三炷香递给了少年。

“哎,我师傅他是就这个德行,二郎哥哥你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和他一般见识!”女子转头看了一眼地上的汉子,是那怒其不争的神色。

“哼,当不起,当不起,我可不是你师父,天底下哪有如此偏帮外人的徒弟,再说了,你可比他还大,还好意思叫他哥哥,咦……”汉子一声冷哼,语气古怪,将道袍拉过头顶又躺回门板睡觉去了。

少女被当面戳穿,羞不可耐,狠狠踢了那汉子一脚,门板上的汉子像那砧板上待宰的鱼一样翻过身去,震天的呼噜声立马响起来。

少女怒气冲冲道:“赶紧起来了,月初该炼丹了!”

“从今天起不用炼丹了,谁爱炼谁炼去!”汉子刚一说完,震天的呼噜声立马又响了起来。

伸手接过香,少年不去管那师徒二人逗趣,放好油光发黑的布裹子,走至殿前香炉,将香点燃后双手持香走至大殿中庭那尊大鼎。

先朝南拜了三拜,左手抚鼎,绕行一圈后,又双手持香向北,恭敬将香插进香炉,整个过程十分熟捻,一丝不苟,每行一步,抬手持香,其中规矩都刚刚好。

进完香后,少年长呼了一口气,若重担落肩。

整个过程那师徒二人皆是沉默注视,少女眉目闪烁,虽是天天上演的情节,可那道着宽大灰衫俞是显得清瘦的身形,此刻仿佛是与天地相融,引人入胜,让人总忍不得要去多看两眼;汉子躺在门板上,一只手掀起道袍一角,眼神幽幽盯着少年,透骨三分。

少年对着殿前师徒一拜,将布裹子搭回肩上,去往道观内那方碧潭幽幽的池塘边,水雾浓厚扑面而来,只能隐隐瞥见几朵莲花,水面清圆。

以往每次来,少年都能听到不断有鱼出水的噗通声通通作响,不知道的人定会以为是有一群鱼在啄食清晨的莲露。

每月初,玄冥街几个小家伙都来池里征战过无数次,撒网抛竿放地笼,荤素香腥的饵料使得池水涨腻,一代新娃换旧娃,也没捞出个所以然。

有几次隐隐之间,少年看见过有一条青白相间巴掌长的鲤鱼,每日晨时不停出水,并非食露,而是在不停地衔水浇荷,不知疲惫。

今天池中并无动静,想是老虎打盹了吧。

池塘是以前镇中妇女洗麻浣纱的地方,如今废弃了,再见不得”素手浣白纱,半日池水滑”的景象,只有一面风蚀日灼的巨大石碑,依稀可见“洗麻”二字,可算昔日热闹的余韵。

少年与那青花鱼是有眼缘的,每次池边缓行,难得能真正心静下来,晨听鱼跃,心生愉悦!

今日鱼停,少年经年不改的脸色难得有了一丝落寞。

“你这面瘫脸也会摆出这副脸色,真是难得,都快比得上一睹白九真颜了!不得了,了不得,看来你爹我将有一场大造化了!”

千姓汉子卧在地上,话说的调侃却难得神色认真,随手丢过来一块石子让湖水涟漪阵阵,难以平静!

少年正眼看了那汉子一眼,记起姐姐说的白先生教过的一句话“待人宜宽,”回头向少女挥手,阔步走出道观,向北去了。

再往北,青龙北街早起的人渐渐多起来,少年招呼不停,或点头致意、或作揖拜别,穿过北街,再过一片麦田,少年终是到了北山。

北山南麓有河由西向东流过,不宽不窄,和少年一样,都没个名字,就叫河。

姐姐在的时候,少年常来河里耍水捉鱼,隔三差五捉回家养在水缸里的鱼还是能凑一锅汤,却是难得的荤菜。

一座廊桥连接南北两岸,名曰“望山”。

拿出桥头木板下的扫帚,少年一路走去山道开始扫山,动作老练,经年之功下举手投足近若自然生发。

虽然山道整洁无尘,少年一阶一阶依然扫地十分认真。挥手不停,半个时辰方至山腰,少年满头大汗,抬头一望仍是望不到头,心里焦急道:“今天说什么也要看到头才行”。

晨光轻柔,偏撒山头,夜雨侵骨的寒意散去,暖意上身,虽有些疲累却浑身舒爽。

山顶有一凉亭,五色石为基,匾书“羡仙”二字,星辰勾连。

亭内三道身影,两人对坐,落子不停。

“仙尊觉得他今日能登顶么?”女子妙音清灵,一子落定。

“他若用心,随时可攀,三年前这‘三千台阶,大道三千’他已能一肩担之,只是,哎,可惜了!”

对面答话的男子身着道袍,发若霜雪,童颜不老。

“师傅你骗我咧,每次月初我都眼巴巴的,希望他自己走上来,可哪次不是我下山去领他上来,哎,估计今天我又得下去接他啰。

“这山道也没那么难呀,当初我只用了半日功夫,虽然比不得妙灵姐姐一个时辰来得快,哪像他,爬个山,六年了,连路都没认全。”

白发男子背后站着个小女娃,梳两个冲天髻,个儿矮矮,眼睛圆圆,声音尖尖。

道号妙灵的女子看着那此时在一旁摇头晃脑的小女娃,笑着摇摇头道:“小丫头,你日日眼巴巴望着怕是别有所图吧!别忘了当初你登山时怕已是洞府有灵的景象了吧,可他乃是一介凡体,命门未开,并未踏足修行之道。

“且山外日日寒雨连夜,若非白先生相劝,那人收手,仙尊相助,加之他日日登山,磨筋练骨,才堪堪保得一副完整皮囊,否则,六年前死的恐怕就也有他了。虽然看不真切,但我能感觉到他似乎随时都会死去,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是因为他一直提着一口心气不灭。”

白发道人点点头,心道:“不愧是上界圣女,‘万事过心不留痕,一片道心若空明’,”转头看自家小徒那心在梦中的精灵鬼,“一片天真也不差分毫的嘛!”

女娃坐上一旁石凳,满脸茫然,若梦中初醒,一双眼中星河璀璨很快便有灵光闪现,声音尖尖地又说道:“喔,我全听懂咧,原来他这么厉害咧!不枉姐姐我次次接他的嘛!”

对弈两人看着那装懂的丫头,古灵精怪,二人已经见怪不怪。

白发道人看看日头,侧目微怔,看来今日又得到此为止了,对那丫头轻声道:“红书,该你出场了!”

红书是其真名,小姑娘道号“道真”,二字极大极重。

“得咧!”听得师傅吩咐,红衣绣红花的丫头一个蹦跳站起身来便身形消逝,这座山头是我家,出入无忌。

妙灵站起身来,走向一片崖边,秋风浮香。

红梅数点透长裙,

白纱遮面身轻盈。

万丈红尘此最长,

几番沉沦为芳心。

正是一幅美丽的秋日景色。

见此情景,饶是亭内修道岁月悠悠,几可与天地同寿的道人,心间也是忍不住地感慨“古今绝”三字。

可几乎就在三字涌上心头的同时,男子就又立即手掐道诀,三朵金莲随即浮现,周身旋转,旋即停在肩头和头顶消失不见。

又呼一口气,将些许气机涟漪吹散,心道:“好险,这应该没有被发现吧?真是个麻烦的家伙。”

心有余悸,口中再念叨两遍“无量吾师,无量吾师。”

一处世间极高之地,寒意凛凛,罡风滚滚。

一座黑色大殿屹立绝巅,样式古朴,却是奇高,若精铁浇铸而成,色泛寒光,慑人心魄。

殿内光彩耀人,无烛自明,中堂有匾高悬 “敛锋芒”,可三字却是字字锋寒。

匾下有一块倒立的巨石,隐约瞧得见“苍穹山”三个倒书的蝇蝇小字,巨石顶部平滑如镜,光可照人,有一把剑悬于其上,直指苍天,光华内敛。

遥远某处,另一片天地中,凉亭内的白发道人心念浮动“古今绝”三字时,剑身未动,似无若有一声微鸣,几不可闻。

石面随之寒光四射,巨石震动不已,使得大殿也是颤动,而后渐渐才平息下去。

冥冥之中,仿佛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已经随之改变。

一处霞光氤氲,仙鹤长鸣的宫观之中,一道静坐千年的身影猛然睁眼,突如其来居然打了一个喷嚏,声若响雷,有那贯穿六界的气势。

看来那“出乎太无之先、起乎无极之源”的盛名是名副其实了。

虽未彻底醒来,已自知不妙。

喷嚏倒无所谓,自先天而生以来没打几个,到觉得新鲜,喷嚏把千年闭关静坐的道果给喷没了也无所谓,反正自修道以来就在绝巅,不差丁点半点。

可这意料之外的喷嚏响彻天阙,一众徒子徒孙怕是都听了个遍,不消一刻,怕是上上下下都会无人不知,那帮小崽子怕是又要坐立难安,疑有强敌来犯了。

“谁人不知,老夫平生最怕就是“事巨”二字。”

到了一定境界,一举手、一投足,都是无边因果,一注目、一回眸,都有万道兴替,境界高也有境界高的烦恼啊!

果不其然,伴着银光闪动、雷鸣阵阵之后,一道身影已经跪在宫门。

宫门那人正欲开口,心底便传来一道声音“此间无事,放心去吧!”而后宫门口的人影便即消失。

那人眼前空白,再清晰过来的时候只在瞬间,是一个身姿挺拔的男子,身之所立正是前往宫观之前议事时自己所立之地,环顾两侧一众神色,赶紧拱手向上位一拜,只得将原话转述“此间无事,放心……”,殿上殿下一片欢然。

宫观内光影轮换,那道身影非阴非阳,明灭不定,心念一段自悟的繁奥道诀,准备真正醒来,心道:“明明闭关前已经多番推演,选了黄道吉日,哪里出了变数,难道是那小罐子?”

凉亭内,男子松了口气,庆幸自己道法尚可,并未引发什么严重后果。

气机遮掩够快,以崖边那小姑娘的道行还发现不了自己这份气象,不然仙颜就丢大了。

只是另外那两个人就在眼皮底下,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虽捡回几分,可这脸总归还是丢了,一声叹息,又念了一遍“无量吾师”。

崖边烈日当空,女子看着山道那已经停止扫山的少年,心不由己地念道:“既然已经大道在望,只是一步之遥,可却为何心念难平,犹豫不决?明明徘徊在生死边缘,又能以一己凡身在黑白轮换中力挽生死,却不向生,亦不向死?你的道是什么?为何而活?又为何能活?”

女子天赋绝伦,伴道而生,自出生就被长辈视若骄阳,有朝一日定能烈日当空,照耀四方,同辈中也唯有让人生厌的某人可并肩齐行。

可当她来到小镇,确切地说,是当她遇到那个日日来扫山的身影后,她方才知道,天地太大,蝼蚁或有翻天之力。

天生崖上那方世界或许真的很大,大到高过三十三重天,但却不够大。

至少,若设身处地,自己是那少年,到如今,应是早已天地崩碎,化为孤坟一座,黄土一抔。

更别说如今的少年,在这处真正的藏龙卧虎之地,只身一人,能够让得整座“镇”都在他的规矩下运转着,镇中之人却都觉得理所应当,毫无怨言,这当是六界独一份的景象了。

屈居于凡夫俗子之下?

若换了别处,真是无法想象。

看着崖畔出落有致的女子心湖阵阵涟漪,亭内白发道人不由得心惊,就这样便寻到了破镜契机?才来镇子也没几年呀。

想当年贫道天天在师尊坐下闻经辩法、聆大道妙音,被时时敲打,那是真的敲打啊,那也花了足足三年时间才觅得契合道义的破镜良机。

虽有一片玲珑道心,便当真可破镜随心么?人比人气死人啊!

不过看这样子,这破镜的关键倒是在那气运冲天,却又一窍不通的赵小子身上,偏偏又在这个节骨眼上,这就有点棘手了呀。

陆子野
作者的话

若您喜欢,帮我点个收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