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消失的钥匙 > 正文
第十三章 文安禧二
作者:愈然  |  字数:3400  |  更新时间:2021-03-03 13:11:48 全文阅读

“这里是学校哦,你们在这鬼鬼祟祟干什么呢?”

“啊......就随便走走,我们是在等陈泽岚老师。”

孟寒和赵静雪受到惊吓猛地回过头去。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位着装时髦的年轻女子,她面容姣好,身段也苗条,但和昨天遇见的红衣女不同的是,面前这位女子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

“你们是陈老师的朋友吗?”

“是的。”孟寒继续说。

“那真是失礼了。我是这儿的音乐老师,平时也教孩子们舞蹈,这间教室一般都是我教他们唱歌跳舞的地方,所以刚才见到你们在这里观察里边我有些谨慎,不好意思啦。”这位女子解释到。

赵静雪悄悄地打量了她一番:“没有啦,我们在这里乱窜本来也不对。麻烦问一下你们开会结束了吗?”

“哎呀,刚开完。大家都出来了。你们看,陈老师不就在那边吗?”说着她指了指另一栋教学楼的入口。

赵静雪和孟寒望了过去,果真看见陈泽岚正在那里。

“岚姐!”

两人大声招呼了陈泽岚并朝她跑了过去。

“你们久等了吧?”陈泽岚微笑着寒暄。

“没有,就是刚才遇见了你的一个同事。”与陈泽岚汇合的赵静雪看向了那位音乐老师。

陈泽岚和那位音乐老师相视一笑挥了挥手。

“王老师是我们学校的音乐老师。不过实际上她能歌善舞,艺体方面都很厉害的。”陈泽岚简绍。“话说回来,这也到饭点了,我带你们到这不远的地方去吃个饭吧。”

“嗯,走吧!”赵静雪点头道。

三人走出了学校,沿着大路向临海区中心方向走去。在路上,陈泽岚向孟寒和赵静雪说起了文安禧:

六年前,陈泽岚和文安禧是合租的室友。同她们一起合租的还有另外两个女孩。四个人都大学刚毕业,计划着在燕沽市能够立足发展。

文安禧和她的男朋友庞永志很顺利地进入了光明发展建设公司,而陈泽岚当时正努力地在考教师资格证,立志要成为一名教师。对于他们而言,刚刚踏入社会的日子虽然艰难但也充满希望。

2014年12月份,那天是周末。那时,文安禧已经在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了。虽然当天文安禧休息,但是在项目上的庞永志需要一直上班。两人为了见面,文安禧只好去当时庞永志工作的锦阳小区找他。

当天遇到寒潮降温,燕沽市白天一直刮很大的风。刚刚通过教师资格证笔试考试的陈泽岚一天都待在合租的房子里准备面试。陈泽岚对那天印象很深刻,因为那天文安禧下午离开合租屋以后直到很晚才回来。

“因为知道她去和她男朋友去约会嘛,所以她那么晚回来我本想调侃她几句的。”陈泽岚对孟寒他们讲到。“可她回来的时候相当慌张。她当时情绪十分不稳定,我只好坐在沙发上好好安慰她。但是即便安禧的情绪平静下来以后她也并没有向我讲述了当天晚上在锦阳小区项目的所见所闻。”

“这是为什么?岚姐。”孟寒迫不及待想知道。

陈泽岚不紧不慢地继续说:“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她当时只是说她没事,并没有告诉我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后来,安禧她就对锦阳小区项目的事情相当上心。安禧之后曾多次在我面前提到不希望她对象再在那个项目上工作了。”

“她果然是知道了一些秘密啊。”赵静雪说。

“她知道的。她还向我讲过她发现锦阳小区项目的财务有问题。在安禧给我说了这事情以后不久,我就到了滨海小学教书,再后来她就出事了。”说到这里陈泽岚叹了口气。

“财务问题?”赵静雪表情严肃起来。

难道那天晚上我捡到的那些台账里边就隐藏着这所谓的财务问题吗?孟寒与赵静雪对视了一眼,默不作声暗自想到。

“我不是说过吗她后来对锦阳这个项目很重视,安禧不止一次向我提起过她在处理这个项目的各种账单时发现了财务上的问题,她怀疑该项目的领导有在中饱私囊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陈泽岚解释。

“岚姐,这些事情你向警方说过吗?”孟寒问。

“当时我也接受了问询。我向警方提到了文安禧怀疑锦阳小区的项目有问题这件事情,希望他们能调查一下。遗憾的是,他们没有查到什么问题,而锦阳小区项目的领导在调查过程中还排除了作案嫌疑。这让我意识到或许她的死背后还隐藏其他秘密。”

对于孟寒和赵静雪来说,这一路上听到的关于文安禧的事情让他们产生了更多的疑惑。不过还好,调查似乎有了方向。

和陈泽岚共进午餐之后,两人短暂的旅途也就告一段落了。

回程的的公交车在沿着海边铺开的公路上行驶,从车里望向窗外能看到成群结队的海鸥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嬉戏。虽然这次短途旅行带着疑问来,终究又带着疑问走,但海风的自然气息也让两人念念不忘。

孟寒平静的看着窗外,眼前似乎还浮现着海滩月夜的场景。

“你是不是还在想昨天晚上遇到的事情啊?”做在一旁的赵静雪瞧了一眼孟寒。

“我在想我是不是真的被女鬼诅咒了。”孟寒一本正经地说。

赵静雪被孟寒这一脸严肃的表情给逗笑了。

“你假正经什么,对于昨天的事情你肯定也有一点想法吧。”赵静雪笑着说。

“是啊,你也肯定在怀疑吧,这所谓的闹鬼是和滨海小学的老师有关的。”孟寒看着窗外揉了揉眼睛。

赵静雪转过头来平静地说:“我们来的时候听了很多关于这里的灵异传说不是吗?博物馆的那些事情被传的神乎其神。”

“但人们总是倾向于将这种灵异事件添油加醋后再广为传播,而事件真正的原貌实际上早已不可考。”孟寒点了点头说。

赵静雪继续说道:“没错。关于临海区的不少灵异事件不一定就真实发生过,或许过去发生过一些怪事,而人们一传十十传百,逐渐就杜撰出了不少早已与原本事件相距甚远的所谓灵异事件出来。”

“不过我查过了,那个小孩子晚上摔死在博物馆里边的事情是真的。”孟寒说。

“我认为这个孩子的意外死亡或许是接下来各灵异事件的导火索。”赵静雪继续分析:“我们昨天晚上已经听博物馆的两位保安提过,过去在晚上的时候有不少孩子都会偷偷到博物馆里边去玩耍。”

“是啊,毕竟听说临海区这边很多小孩由于家里人在外打工长期都缺少大人看管嘛。”

“正是这个原因,由于这些孩子长期缺少看管,长此以往发生那样的悲剧并不奇怪。而奇怪的是,后来就有了诸如女人的哭声,婴儿的哭声以及什么女鬼这样的传说。接下来的事我们也听说了,过去晚上爱出来玩的小孩们就不再出来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些怪事其实就是为了达到让他们不再晚上乱跑这样的目的吗?”孟寒若有所思地说。

“我认为目的或许不仅如此。”赵静雪接着说。“临海区这里人口流失严重,不少人都选择去其他地方打工挣钱,而这些灵异事件传来了以后,情况就开始不一样了。到博物馆以及瞭望塔周边来打卡的年轻人逐渐多了起来。来旅游的人多了临海区面临的困境就有了转机。所以这些怪诞的故事的流行或许是一个深谋远虑地策划。”

“这倒确实有可能。”

“话说回来,孟寒。你有眉目吗?关于你追的那位红衣女子。”

“今天我们在舞蹈教室看见了吧,那件血红色的的连衣裙。”孟寒回答。

“嗯,我也看到了。”

“按道理,我们首先应当怀疑的应该就是一直使用这间教室的老师。”

“你是说王老师吗?”赵静雪问。

“我是说一般来讲。可是,你不也看到了吗,昨天晚上我们看到的红衣女子皮肤惨白,然而今天见到的王老师皮肤却是小麦色。我总觉得不是一个人。”孟寒说。

“我也这么想。”赵静雪认同孟寒的看法。“另外,我也仔细听了昨晚从瞭望塔那边传到耳边的哭声,虽然大家当时都有一些慌张,不过我觉得那声音本身的杂音相当重,虽然那种杂音能更让氛围显得可怕,但我隐约能听出那是从收录机里播放出来的声音。”

“收录机?”

“我们不是去瞭望塔的顶层看了吗?在靠博物馆一侧的角落有摆放过类似箱体状物体的痕迹。综合对于那种嘈杂音质的分析,我认为那些声音就是从收录机里播放出来的。这样的推断也让我们的红衣女是滨海小学老师的结论显得更合理了。”

“你说的没错,在偏远的学校的话还能有收录机这样的东西也不奇怪,真么说来王老师的嫌疑就更大了吧,毕竟她是教音乐嘛。”孟寒推测起来。

赵静雪再次看向了窗外,目光似乎望向了天边。她随后不仅不慢地讲到:“我其实在想,我们去探究红衣女子是谁并没有什么必要。那些传言以及策划的灵异事件恐怕绝非一个人独自能办到的。说不定滨海小学里有人负责在散步传说,有人提供那件血红色的连衣裙还有的人在扮女鬼。他们的目的就像刚才我们讨论的那样,他们希望这里能恢复往日的人气的同时又希望能以特别的方式保护那些年幼却又缺少照顾的孩子们。”

孟寒看着放松下来的赵静雪,自己也戴上耳机听起歌来:“是啊,我也不想追究这些事情了。我觉得偶尔到这种风景优美的地方来一趟也挺好的。”

海岸边的海鸥仍然在嬉戏。

“我其实见到过收录机哦。”赵静雪闭上了双眼准备休息一会儿。

“啥?你说什么来着?”听着歌的孟寒一时没听清赵静雪的话。

“以前见到过,在岚姐的卧室里。”

此时的汽车仍在沿海公路上行驶,海鸥的叫声此起彼伏从海边传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