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道南行 > 红尘客
第二十二章 超度
作者:南城四顾  |  字数:3207  |  更新时间:2021-03-01 11:37:27 全文阅读

温子念对于莫真的奇怪反应,有些茫然,但还是点头道:“好啊好啊,事不宜迟,我们开始吧!”

两只被世人冠以“夜游神”名号的鬼,相视一笑,满是潇洒的味道,再望向温子念的眼中,满是欣慰和同情。

“唉?两位大哥这火,怎么不怎么暖和啊!”

“荷荷,鬼火,怎么暖和呢?小兄弟莫要挣扎,很快的!”

“鬼火?啥意思?哎哎哎,你们又不是那些姐姐,别动手动脚的啊!唉?别——”

两只鬼不由分说,便试着拉起温子念的手,温子念心中一顿恶寒,稍微一使劲便将两人挣脱,往后一退,伸手握住背后的木剑,骂道:“你们干什么,有话好好说不行吗?你们以为你是那些个看上去极养眼的姐姐,敢那啥,小莫咋说来着!”

“揩油。。。”莫真木讷道

“对,揩油,你们是想恶心死我吗?”

“小兄弟这话说的,生生死死的,多不吉利,送你永生不好吗?不要挣扎了,你越是挣扎,我们越是兴奋!荷荷荷荷荷~”

“对对对,两个换两个,一个都不吃亏!”

于是温子念将背上的长剑取下,阴沉着脸说道:“太欺负人了!我看你们是找砍啊——”

两只鬼会心一笑,对于木剑不以为意,背着木剑就以为你是天师了?更何况,天师又能如何,站在这里让你砍,你也没那个出息砍死我啊,再说,我们,本就是但求一死而已,你生,我死!

多划算!

“子念小心,他们不是人,他们是游离在戈壁之中无数年的亡魂,杀不死的,他们要用你的生命,换他们魂飞魄散,你快跑,我挡住!”

说完,莫真身前悬浮起一枚绽放着紫金光彩的符石,瞬间将身躯笼罩,朝着温子念微笑道:“虽然,我还没有悟到书生先生所说的法门,必须用以燃烧三魂的代价来合道符石,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但是想来,收拾区区两只野鬼,不再话下!”

二鬼大喜,不由得相互拥抱,泣不成声道:“好好好,符师啊,一个符师一个疑似天师,我们终于可以解脱了,苍天有眼啊!”

“哈哈哈哈哈,快快快,两位快些动手,我们站在这里让你们杀,能够杀死我们,你们就赢了,杀不死就垫背!哈哈哈哈哈哈,反正我们都是赢!”

原本打算先砍他十剑八剑的温子念,一脸的莫名其妙,这求生的生灵到处都有,但是这求死的反倒是少见,什么时候死亡都这样让人兴奋了?这得了解了解!

于是,温子念轻轻一剑,将莫真与符石分开,再将剑插在地上,说:“你先别忙,师叔不是说了嘛,君子动手......呸,君子动口不动手,咱们谈谈?”

二鬼楞了楞,狐疑无比的歪头盯着温子念,幽幽道:“你不知道我们?”

“这话说的,我怎么可能认识你们?”

“不是,我们事说,你不知道我们是谁吗?”

“你们有病啊,我为什么要认识你们?”

二鬼有些抓狂,气笑:“我看我们还是打架吧,这话没啥说的!”

温子念大怒:“给你们脸了?来来来,伸头过来,我试试看!”

二鬼欢快无比的跑了过来,弯腰将脖子伸长,不断的比划着:“你朝着里,这里比较脆弱,准头好点的话,咔嚓一声就断了!”

温子念挠头,万分茫然。

“我说,你这小兄弟怎么如此不爽快,叫你砍你就砍,怎么叽叽歪歪,像个娘们儿?你砍不砍,你不砍就乖乖站好,我们自己动手!”

小山坡下望着这一幕的莫真,有些哭笑不得,首次对于凶名远扬的“夜游神”产生了怀疑。

传说,这是一群在这戈壁中晃荡了无数年的孤魂,不死不灭。白日里全然不见踪迹,可太阳一落山,便四处游荡,找寻解脱之法。悠悠岁月以来,有无数能人异士,来此超度所谓夜游神,然而不但没有超度成功,反倒是将他们折磨了个够呛,夜游神大怒,出手杀了一波人。

这才发现,但凡死在他们手里的人,都能够将那些如跗骨之蛆的火焰分走一些,杀够一定的人,便可以脱离火焰,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彻底消散。

对于常人而言,可能那叫做死亡,可对于这些白日里隐匿尘土之中,太阳一落便开始巡游戈壁的鬼来说,那才是解脱,真正意义上的解脱。

它们这一游,便是万万年之久,树死了,山枯了,千里山河化作戈壁,它们还在巡游,甚至于巡游的目的,也不尽可知。当天边的晨曦,撒落人间,不知疲倦游历的鬼,瞬间消散,当天边将最后一缕夕阳收走,百鬼夜行!

曾有享誉天下的高僧路过,发下宏远超度众夜游神,于黑夜降临之际双手合十,高作孤山之上,霎时间佛光大作,照得千里山河亮如白昼,满地的孤魂却好似瞬间落入油锅之中,滋滋作响,凶性大发。

次日人们进戈壁之中寻找,莫说和尚,就连巍峨耸立的孤山,也不见了踪迹,人们惊骇,奔走相告,好长时间里无人敢入戈壁。

不久之后,一位道士负剑下山,径直朝着戈壁西行,剑指夜游。只是那道士生性寡淡,无人可知道士在戈壁中究竟做了什么,数月以后,有人趁着万里无云之际,壮着胆子闯入戈壁,便发现了一个极为骇人的景象。

原来孤山的位置上,一口清泉,潺潺而流,在戈壁之中画出一个玄奥的图案,图案上盘腿坐着个老态龙钟的和尚,周身燃烧着幽幽鬼火,双手合十,纵使烈日当头,也依稀可见双手之间,有微弱的金色光芒闪烁其中。

老和尚像是感应到有人烟出现,佛唱一句,说道:“阿弥陀佛,老衲道行太浅,终是敌不过这漫天夜游,若不是道长出手,老衲最终也会成为夜游之一!”

此刻站在老和尚身前的唯一生灵,虽说看见和尚身上的幽幽鬼火,心中骇人万分,但是对于老和尚前不久的神仙事迹,万分钦佩,再加上有史以来从未有夜游神现身白日之中,所以心中恐惧也是降下许多,对于老和尚口中的道长,又是极为的向往和好奇了。

“大师,那道长究竟是何人?他又做了些什么?他人呢?”

“阿弥陀佛,恍惚间好似看见,一人一剑自东方驾驭紫气而来,仅是一剑,便将贫僧自混沌中拉入人间,道人刻下一座法阵,借大地之力,将夜游与之隔开,贫僧便坐在法阵之上,只等太阳将幽冥玄火炼化,贫僧便可得以苟活!”

“道人呢?道人那里去了?”

“唉,道士一言不发,迎着众神,朝西方而去!”说道这里,老和尚有些黯然,那道人看上去不过是四十来岁的样子,一声玄法竟然如此高深,要不是自己托大,想要凭借一人之力将夜游神度化,好换来无垢金身,宣扬佛法,可最后非但没有超度,反倒是险些被超度成夜游神!这就很滑天下之大稽了。

“大师,我... ...”

“阿弥陀佛!”老和尚高声佛唱,闭口不言,唯有合十的双手绽放的圣洁佛光,在诉说着老和尚的的决心。

他要在天黑之前,将幽冥玄火炼化,尽快去与道士汇合。

西行七百里,一块荒芜的大石之上,盘膝坐着一个神情木讷的男子,青色道袍,束发盘髻,头戴一顶混元帽,顶髻别一木簪,身后背着一柄燃烧着墨绿色火焰的木剑,眼观鼻,鼻观心,双手叠放在丹田处,缓慢的呼吸着,一坐便是一天。

等到羲和西垂,东方涌来的黑暗里,鬼影茫茫,无边无际,道士缓缓睁开眼,身后的木剑竟然绽放出金铁之声,铿锵作响。道人轻轻呼出一口浊气,伸手握住剑柄,剑身上越发浓郁的墨绿火光,沿着剑柄朝道士手掌爬去,却在触碰到道士的一瞬间,滋滋作响,寸步难行。

道士浑然不觉剑身上如跗骨之蛆的幽冥玄火,只不过是毫不在意还是束手无策,便不得而知了。道士看着远方铺天盖地的点点火光,眼中毫不在意,就像是见着了一副蛮不错的风景,微微点头。

道士楞了楞,那无边的火光之中,有一抹金色的流光,以惊人的速度西来。道士定睛一看,扯了扯嘴角,颇为无奈。

不知为何,自他上山修道以来,他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山不来就我,我不去就山,一言一行如春风过境,自然而然,但是眼下这老和尚,就有些烦人了,修道二十年,见过不少的和尚,个顶个的红尘气浓,满嘴的我佛云云,看上去虔诚无比,实则虚伪得可怕!

眼下的老和尚虽然真正有几分佛的味道,但是想来还是张嘴便是诸如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这类的话语。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贫僧来晚了!”

道士扯了扯嘴角,翻了个白眼,随手甩了个剑花,淡然道:“大师既已脱困,又来此作甚?”

“阿弥陀佛,若不是道友相助,贫道怕是要见我如来了!”

道士又翻了个大白眼,没好气道:“得见如来,不是你们僧人的心愿吗?再说,凭借大师的琉璃金身,区区几只小鬼,能耐大师如何?大师莫要说笑。”

“阿弥陀佛,人间有此地狱,若是不度化,何以见如来?”

道士再次翻了个白眼,长剑嗡鸣,轻声说道:“既如此,大师退后,贫道心中逍遥剑,不斩恶鬼斩邪神!”

轰——

剑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