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道南行 > 红尘客
序章 老道士
作者:南城四顾  |  字数:2848  |  更新时间:2021-02-22 21:14:47 全文阅读

“吱~~~”

  位于人间某个不知名山腰处的道观,一个头发花白,行将就木的老道士,轻轻推开大门,抬头望了一眼满天星河,幽幽叹了口气。

  “唉,老了老了,睡个觉都不踏实。”

  老道士站在门前长吁短叹,将双手笼在袖中,瞧着天边的星辰渐渐淡去,瞧着天边一缕缕晨曦,悄无声息洒向人间。

  人间很美,哪怕对于一个即将回归自然的老人来说,依然很美。回首昔日,再眺望远方,大道何方?大道可期否?

  老道士随即摇了摇头,若是真有大道,真有仙神,他哪会如今日这般,一人守一观呢?。

  只是不知道,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了,要过去多久才会有人发现那个枯守道观半生的老道士,再也没有提着木桶下山打水,浇灌在那株再也没有绿色的老柳树呢?又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将他埋入泥土之中,哪怕只是随意挖个土坑,也是极好极好呢!

  老道士又摇了摇头。

  果然老了,念头都这样斑驳不堪了,那一天可能明日就来,甚至今天也说不定,所以还是不要乱跑了。

  最近不知为何,梦中眼前这株年初便不再抽出嫩芽的柳树,总是站着一个沐浴着神光的伟岸男子,站在树下望着老道士微笑不语,而那株柳树,通体金黄,吞吐着云雾,霞光异彩。可能这也是一种预兆吧,念念叨叨数十年的神明,它在接引自己

  该去找神了,有些问题得当面问问清楚。

  太阳渐渐从山巅抬起头颅,老道士回头,朝着观中踉跄走去,打算将今日的头香插上,最后诵一遍经,最后入一次定。

  老道士忽然止住脚步。

  转头的瞬间,他好似看见了今年春天不曾如约抽出绿芽的老树,却在一夜之间,爬满了金黄色的嫩芽,老道士惊疑。

  “莫不是老眼昏花?”

  他缓缓回头,定睛一看,老泪纵横。

  那株自道观建成之初便已经存在的柳树。那株年年春天风起,都会抽出绿芽的柳树,那株连他都一度认为以及死去的老柳树,却在秋风将临之际,又一次抽出嫩芽。

  老道士喃喃自语:“原来,你没有失约,只是迟到了啊!”

  “能再见你一眼,真好!”

  昔日慕名来访的香客,都说这株满腹传奇的柳树,终于扛不住岁月的冲刷,它还是和这个守护多年的人间,不告而别了,于是来往的香客渐渐少了下去。如今这样一个大乱的年代,若不是因为老人们口中不断唠叨着,站着柳树下许下的愿望,不管多难,最后都会实现的话语,几人又愿去求那些个高高在上的神明呢?

  若是真有神明,天下何至于尸骸遍地?

  但是老道士的水不曾断过,老道士心中的希望也不曾灭过,他坚信,它一定会回来的,它只是累了,想要休息休息,它会在某个清晨,温柔看待这个世界的。

  迟早。

  如今已经入秋了。

  它回来了,抽出了嫩芽,还是金黄色了,好似一个个用金子浇灌而成的嫩芽,镶嵌在通体散发着淡淡光晕的柳树之上,嘿,你瞧瞧那芽头,竟然就这样,眨个眼便长做一片片柳叶了?

  “老东西成精了,比贫道还快啊!”

  老道士咧咧嘴,苦笑道:“这奔波劳累的命咯,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唉,对了,老道的剑呢?剑去哪儿了?”老道士一边苦着苍老的脸,一边使劲回想,他的剑呢?那柄随着他走遍整整一个人间的铁剑呢?

  剑去哪儿了?

  老道士年纪大了,那里还记得,正是他自己,亲手裹着一块烂布,埋在了泥土之中,只得连连呼唤:“老伙计,快出来,该我们了!”

  过了好一会,老柳树上挂满了片片金黄的柳叶,光芒大作,整个山头微微摇晃了起来,像是要将整个山头撕开,要将埋在泥土深处的根,抽出来晒晒太阳。

老道士着急大喊:“兄弟,快点出来,再不来就来不及了!”

  “锵——”

  那柄埋在泥土之中锈迹斑斑的铁剑,震开剑身之上烂做泥土布匹,摇摇晃晃飞向老道士。

  好似睡得时间有些久,也像是昨晚饮下一壶甘甜,宿醉,随时都有可能从空中坠落。

  老道士探手一抓,铁剑随之一声轻鸣,锈迹斑斑的铁剑,瞬间掠到老道士身边,一手握下,紧紧抓住剑柄。

  就如当年一般。

他将剑竖在身前,一手捏住剑诀,从剑柄处朝着剑尖向上轻轻一抹,剑和人同时一震,干枯的身躯里,绽放出零零散散的光华。

  “嗡——”

  一道剑光直冲云霄,天地间忽起雷鸣,自九天之上落下一道弧形光芒,将大山严严实实圈禁其中,山内山外,便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而老柳树,此刻通体金黄,金光将老道士灰蒙蒙的脸,照得璀璨。

  “轰——”

  紧接着,突然响起一声爆鸣,金色的柳树随即拔地而起,向着天空掠去,迎风暴涨,仅是数息时间,便成了一株好似能够将漫天星辰托起的通天大树,万千枝条自然下垂,笔直而又轻柔。

  柳树上垂下的万千金黄柳条,突然齐刷刷朝着空中某个点刺去,随即绽放出无以伦比光芒,照得老道士不得不伸手挡住光芒,以免将眼睛刺瞎。

  老道士这才发现,他身前不远之处,依旧还有一株光秃秃的大柳树,死气沉沉,气象全无。老道士猛然抬头,不顾刺眼光芒,死死盯着巍峨的柳树,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想必,这就是法天象地了吧!”

  老道士心神往之,突然便不想就这样死去,就连膝盖上躺着的失去所有光泽与锋芒的铁剑,也微微挣扎了一下,竭力回应着老主人的心念。

  这时,柳树却好似面对着一个难以刺穿的墙壁,不得不将肢体散去,化作一片片柳叶,朝着白光飞去。不多时,树根没了,树干也没了,最后完全没有半片柳叶留下,整珠柳树的法相,悉数钻入白光之中,不知去向。

  “咚——”

  突然,一声钟鸣自白光中传来,白光随即炸开,只见空中凭空出现了一个忽隐忽现的洞口,消失的柳树就正处于洞口之中,树干之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蛛网。

  老道士皱了皱眉头。

虽然他不知道,洞口之内有什么,但是他清晰的明白,它快撑不下去了。

  他老了,很多事情已经不能像从前一般,咬咬牙便能撑住。他没办法,哪怕咬碎为数不多的牙齿,咬碎舌头,都没办法爆发出力量了。

  但,即使如此,他依然还有一口气,一口天下诸事,皆抵不过贫道一剑之事的豪气。

  将死的老道士,心中豪气万丈,无神的双眼,刹那间神采奕奕。他深深吸了口气,以剑杵地,身躯中再次绽放出微弱的光芒,那是他以燃烧三魂七魄换来的最后一口气,他看着手中毫无灵气的铁剑微笑道:“你我相伴甲子,出剑无数,荡平过天下诸多难平之事,如今老朋友有难,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当然是,干他娘的!”

  铁剑一声轻吟,一股股气流自山中、林间、香炉混着老道士的魂光,纷纷涌入铁剑之中。

  “贫道借这满山灵气,无量念力,助你一臂之力!”

  话毕,一道让天下人胆寒的剑光,从柳树下升起,朝着迟迟不破的壁垒刺去。

  老道士闭上了眼,跌坐在地,铁剑刹那间崩碎,满山碧色也随即暗淡了下去,天门徐徐转动。一个头戴木质发簪,一袭白衣纤尘不染,腰间挂着一块青翠欲滴的玉佩别着一卷书,身材高瘦的男子,凭空出现,脸色满是倦意。

  他望了一眼脚下瘫坐的老道士,轻声说道:“有劳道长!”

  老道士茫然。

  怎么回事,怎么感觉有人在喊他?萧瑟的秋风几时温暖如春了?贫道这是成仙了吗?

  他缓缓睁开眼,热泪盈眶。

  那天上悬停的人,不是仙人是什么?老道没有错,天地之间果真有巍峨大道藏匿在滚滚红尘之中,老道没有错!没有错啊!

  他连忙挣扎站起身,风轻云淡的朝着天空呵呵一笑:“不碍事不碍事,顺手而为顺手而为,都是老朋友了,多见外!”

  被道长冠以仙人二字的男人,闻言微笑着点了点头,便迈开脚步消失不见。老道士目送仙人离开,心中诸多放不下之事,也随着仙人的离去,落了一地。

  老道士闭上了眼。

  空中,飘落下三片如金似玉的柳叶。

南城四顾
作者的话

初次写书,请多多指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