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锦衣长安 > 第一卷 故人归
第四十六回 美色
作者:沐华五色  |  字数:3023  |  更新时间:2021-01-28 10:30:43 全文阅读

天色渐晚,起了风,风越来越大,卷着地上的黄沙,落在穹顶彩瓦上,扑啦啦的响个不停。

风里有些凉意,刮的彩幡飞卷飘动。

敦煌素来少雨,但这样的风过之后,往往都会下上一场难得的秋雨。

胡姬临街当垆的声音在风里飘摇,引得行色匆匆的路人停下脚步,买了一壶酒带着。

将军府开了侧门,一辆不起眼的紫檀木夹纱清油车驶了出来,车辙声咕噜噜的,往城北去了。

不多时,离着将军府不远的刺史府也开了侧门,同样是一辆不起眼的紫檀木夹纱清油车驶出来,往城北方向驶去。

城北一角整个被高墙圈起,高墙内是一处极尽奢靡的去处,如何的金碧辉煌自不必说,单是那五步一哨,十步一暗卫的护卫,便不是一般人家养得起的。

车进了大门,一路掩着花香过去,停在二门前。

还未等沐春掀帘子,便有新罗婢上前,扶着他下车。

他眼前一亮,却又有些不安,甩开新罗婢的手,大大咧咧道:“老子又没瘸,不用人扶。”

新罗婢噗通跪下,吓了沐春一跳。

王聪赶忙上前打了个哈哈:“都尉,这是万府的待客之道,这些新罗婢可都是世间罕有的。”

沐春倒是不信,新罗婢虽说不常见,但也不是见不到,只要有钱,总能买的来,怎么还会世间罕有。

王聪笑着拉起跪在地上的新罗婢,把她的手送到沐春面前,神秘兮兮的笑了起来:“您闻闻。”

沐春好奇的轻轻一嗅,果然是芳香入鼻,仔细分辨,竟是茶花香。

王聪把新罗婢的手塞到沐春手里,笑了起来:“这些新罗婢,都是选的资质上好的,个个自带异香,油皮儿都没破过一点,她们伺候起来,自然与旁的新罗婢不一样了。”

那只手入手柔弱无骨,滑腻似水,当真酥到了骨头里。

沐春更加好奇了,攥着新罗婢的手不放,慢慢往前走,笑道:“你说这个婢子是茶花香的,那,还有没有别的香。”

王聪哈哈大笑:“自然是有了,有茶花香,杏花香,梅花香,还有什么,我不记得了,一会儿,让万老爷都叫出来,给都尉您尝尝。”

正说着话,阁子里走出个人来,横着竖着都是一样的尺寸,正是那大腹便便的万亨,他哈哈笑道:“招呼不周,招呼不周啊,沐都尉,我这里,可还能入眼。”

沐春慌忙放开了新罗婢的手,一脸持重的点点头:“万老爷果然是会享乐之人。”

万亨愣了一下,笑的更加开怀了。

王聪接过话头,笑道:“刚才都尉还在问呢,你这新罗婢都有什么香味的。”

万亨得意笑道:“什么香味的都有,不知道都尉想尝尝什么香味的。”

不待沐春说话,王聪便笑了:“既然花样多,不如都叫上来,让都尉慢慢挑选。”

灯火正好照在沐春身上,而王聪和万亨走到了暗影里,相视一笑。

万亨点头:“既然都尉有此意,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他转头吩咐了管家一声,让他安排去了。

引着沐春和王聪两人进了楼,迎面便是耀目的一堵墙,墙上嵌满了随珠,没有燃灯,却照的满室璀璨。

地上铺了厚厚的雪白氍毹,竟是无数块白狐皮织在一起,奢靡至极。

早有新罗婢伺候着更衣脱鞋,只着了足衣,踩在厚厚的狐皮氍毹上,格外香软。

室内更为豪奢精致,整块金丝楠雕的食案,赤金酒具食具,金灿灿的晃得人眼晕。

王聪是见惯了这副耀眼夺目的豪气,可沐春却是头一回来,他不动声色的微微侧目,只见沐春微张着嘴,震惊之色难以掩饰的流淌出来。

他笑了笑,道:“都尉,请上座。”

沐春这才回过神来,任由两个新罗婢一左一右的扶着他坐下。

拇指大的南珠串成的帘幕轻轻一动,叮铃轻响,舞姬乐姬鱼贯而出,乐姬怀抱琵琶跪坐在地,伸手调弦慢拢,清音悠长。

艳丽的舞姬腰肢轻盈纤细,扭动着在食案间盘旋。

沐春只觉得眼睛都不够使了,看了这儿,漏了那,边上还有新罗婢侍奉着喝酒用饭,他暗自感慨,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

王聪瞥了一眼沐春,想笑,但生生忍住了,见沐春没有抵触这些靡靡之音,他也放松了下来,斜斜倚在食案后头,支着腿,一手撑着额头,一只手垂在新罗婢的肩头。

新罗婢已经衣裳半解,露出光洁幽香的肩头。

王聪的手落在新罗婢的肩头,随着曲调节拍轻轻敲打,每打一下,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上,便留下一道红痕。

沐春原本有些局促,几盏酒下肚,他也进入了享乐的状态中,靠在一个极尽媚态的新罗婢身上,任由她将酒杯,饭菜依次递到唇边。

气氛渐至旖旎,万亨笑着,又引了一个身量不高的白脸男子进来。

沐春和王聪见了,忙起身行礼。

沐春诧异道:“袁大人怎么过来了。”

来人正是沙州刺史袁峥容,他不足四十便做到一州刺史,不算太高也绝不算低了。

他生的面白无须,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但实实在在的半点也不文弱,他笑着回礼,亦是诧异:“沐都尉怎么也来了。”

沐春有些不好意思,笑道:“早就听闻万老爷这里不凡,这才过来看看,果然不凡。”

袁峥容不以为意的哈哈大笑:“宵金窟温柔乡,哪个男人不喜欢,沐都尉实在不必如此,我也对万老爷这里爱不释手啊。”

说着,袁峥容轻车熟路的坐下,搂过经常伺候他的新罗婢,神情如常的饮酒听曲,并不多看沐春一眼,像极了个偶遇的寻欢客。

沐春这才彻底放松心神,毕竟他一个军中之人,跑来此地寻欢作乐,说出去的确对名声有碍。

酒过三巡,酒意半酣,沐春已经脸颊绯红,双眸微眯,搂着怀中柔弱无骨的新罗婢不肯撒手了。

万亨与袁峥容,王聪二人对视一眼,轻轻击掌,唤了管家进来。

管家身后,跟了一串儿衣衫轻薄的新罗婢,刚走进室内,便是馥郁幽香,盈鼻不绝。

沐春心神一震,忙举目望去。

一望便是心驰荡漾,沉溺无尽头了。

万亨见惯了陷在温柔乡里的郎君,只是笑了笑,也不再说让沐春挑拣的话了,索性让这些如云美婢拥着沐春,一起往后头客房里去了。

眼见沐春走远,万亨忙给王聪斟了一盏酒,笑道:“王贤弟,此番事成,还得多谢你啊。”

王聪笑着摆摆手:“也是歪打正着了,都尉喜欢这个。”

袁峥容饮了一口酒,挥手让所有的新罗婢都退下了,才压低了声音道:“王副尉,今日可收到消息了。”

王聪敛了笑意,凝重着点头:“收到了,汉王擅自离京,圣人大怒。”

万亨抓了抓原本就所剩无几的头发,百思不得其解道:“刺史大人,王副尉,您说汉王千里迢迢,来咱们这不毛之地做什么。”

“做什么。”袁峥容高深莫测的一笑:“总不能是来吃苦受罪的。”

王聪想到沐春怒极时的一句胡说八道,脑中灵光一闪,蓦然低语:“前些日子京城传信,汉王被胡姬刺杀,我想着,或许是汉王好色,那一回没能尽兴,这才想着来西域,亲自挑选几个姿色绝艳的胡姬回去享用。”

袁峥容眯了眯眼,突然就笑了:“还是王副尉脑子转得快,看那位纨绔的素来作风,这种事,他干得出来。”

万亨低语:“只要汉王要去西域,就一定要过玉门关,咱们借机除掉他,不久一劳永逸了。”

王聪瞥了万亨一眼,到底是个经商之人,眼界就是太窄,他沉沉道:“杀了倒是省事,可要如何善后,才不牵连到京里,才是最麻烦的,这位汉王既然要闹腾,咱们就陪着他闹腾好了,他要什么,就给他什么,给他最多最好的,由着他闯出泼天大祸,才是一劳永逸的。”

袁峥容亦是点头:“不错,圣人还不够老,可汉王已经太大了,只有叫圣人忌惮,失望,才能彻底断绝了他的太子之路,杀了,哼。”他冷冷一笑:“太简单粗暴了。”

王聪笑道:“万老爷,今日你的商队不是回来了吗,据说带了不少貌美胡姬,可以先行挑选几个好的,等汉王来了,献给他,搭上汉王,还愁你的生意以后做不大吗。”

万亨了然一笑。

袁峥容点头:“正是这话,此事一定要快,要谨慎。”

万亨道:“您放心。”

袁峥容侧过身子,凑近了王聪和万亨,压低声音道:“中书令蒋绅近日被圣人训斥,知道京里的消息是怎么说的吗。”

万亨茫然摇头。

王聪倒是笑道:“蒋绅教导太子,太子却连连闯祸,圣人训斥他,也是意料之中的。”

袁峥容神秘莫测的一笑:“太子被废,蒋绅几次求情,终于惹恼了圣人,圣人训斥他教导太子不力,结党营私,殿前失仪,罚俸半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