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锦衣长安 > 第一卷 故人归
第一回 路见不平
作者:沐华五色  |  字数:3008  |  更新时间:2021-01-28 10:31:11 全文阅读

风来沙旋移,经年草不生。

玉门关外,便是这样大片的平沙荒漠。

风停后,漫天黄沙渐渐消散。

宛如游龙的车队在平沙间行进,军士的盔甲银鳞一般,在日光下闪着寒光。

军士中间,数十辆辎重车缓慢前行,车上一层厚毡子一层厚油布,将一个个巨大的铁箱子裹得严实,而油布上撒满粗大的砂砾,灰突突的没什么光亮。

在这沙碛里行走,黄沙过膝,灌到靴筒里,每一步都艰难。

白日里烈日滚滚,晒得黄沙滚烫,而深夜里滴水成冰,冻得瑟瑟发抖。

这片沙碛无边无垠,转过戈壁还是黄沙,走过黄沙又是戈壁。

茫茫黄沙里,除了这一行车队,再没有旁的人烟,几个月下来,走了个寂寞。

深夜里的无垠沙碛上,每四辆辎重车围在一起,外头则围着四顶月白毡帐,半卷的帘子前,笼了一堆篝火。

篝火昏雾暖,晓月坠沙冷。

“叮铃,叮当......”

悠长的驼铃声在空旷的大漠间盘旋,有时候极远,远在天边,有时候又很近,像是就在耳畔。

驼铃声中夹杂着喃喃不清的歌声,那歌声雌雄莫辨,像弹久了的琴弦,时而嘶哑,时而铮铮。

空旷中多了无数个绿莹莹的幽幽光点,微微闪着,飞快的迫近毡帐。

月色闪了闪,灭了。

篝火晃了晃,灭了。

天明之后,车队,毡帐,篝火,都没了踪影。

平沙大漠里,像是从没有人来过。

长安城的秋日,烈烈如火的红叶燃透满山,姹紫嫣红的秋菊点缀其间,端的一副秋光丽景。

秋风迷人眼,刮过脸颊,别有几分肃杀之意。

此时正是用午食的时辰,醴泉坊的酒肆里坐满了食客,觥筹交错,十分热闹。

开门做生意,有赔有赚,可长安城里,只有酒肆食店稳赚不赔,连坊门口巴掌大的朝食摊子的一月流水,都抵得过一个四品官的月俸。

跑堂小子忙里偷闲,揉了揉笑到麻木的腮帮子,在食案间不断穿梭,一会上酒一会端菜,招呼食客忙的不亦乐乎。

食客多,生意好,他的老婆本才能源源不断,苦点累点不可怕,穷才最可怕。

柜台后头的貌美掌柜瞟一眼大堂,又低下头,噼里啪啦的扒拉算盘珠子,又提笔在账本儿上记着流水账目。

这几日生意不错,除掉日常开销,还有不少盈余。

她扫了一眼大堂,又扫了一眼门外曲巷,眼帘低垂遮住阴霾,动了动手腕,门口的乞儿都窝了三天的,怎么指桑骂槐都轰不走。

“掌柜的,来来来,陪爷们喝一个。”一领赭色袍子踉踉跄跄的走到柜台旁。

说话的是个四旬汉子,按着貌美掌柜的手,把酒盏凑到了貌美掌柜的脸跟前。

热腾腾的酒气喷在貌美掌柜脸上,她厌恶的躲了一下,陪着笑脸儿:“吴管家,吴管家,你喝多了,奴给你沏一碗醒酒茶。”

这位吴管家可不是寻常商贾人家的管家,单单身上的赭色浮光锦圆领袍,就值一两金,正是吏部尚书霍士奇的夫人的胞弟府上管家的标配。

长安城中尚书很多,在众多曾经当过的和正在当的尚书中,霍尚书是一朵奇葩,惧内惧的惊世骇俗。

怕夫人是如今长安城的风潮,不丢人,圣人也怕,也曾被宠冠六宫的贵妃轰出来过,可怕成霍尚书那样的,确实世所罕见。

有一回,霍尚书顶着脸上的半个巴掌印儿去上朝,惧内的名声就转瞬传遍了长安城,就连圣人在宫里赐宴,都会笑问一句,万夫人知否。

万夫人娘家无官无爵但有钱,富可敌国,唯一不如意的就是子嗣艰难了些,万夫人姐妹十三个,却老十四这一个幼弟,且还是个嫡子。

别逗了,这样的宝贝疙瘩,不拼命的宠着,还等什么,真是要星星不给摘月亮,宠得无法无天,难怪总有人说,生子当如万百万,给个皇帝都不换。

万家的老爷夫人过世后,这十辈子都花不完的家财都被老十四一个人继承了。

有钱了,还没人管了,那就,作天作地的可劲儿造呗。

不然,人死了,钱没花完,那多悲催。

主子不靠谱,管家能靠谱到哪去。

这主仆二人,凌驾于律法之上的嚣张跋扈欺男霸女,竟还没遭雷劈,可见老天也有打盹儿不开眼的时候。

吴管家攥紧了貌美掌柜的手,偏着头,笑眯眯的:“走什么走,醒酒汤哪有你管用。”

貌美掌柜抽了几下手没抽出手来,涨红了脸,气的胸脯一起一伏,却又不敢大声吵嚷:“吴管家,你,天子脚下,你,你欺压良民。”

酒壮怂人胆,更何况吴管家本就不怂,又多喝了几杯,竟撂下酒盏,伸手在貌美掌柜的脸上捏了一把:“爷们就欺负你了,怎么了,你一个卖酒的,卖卖笑,难不成还委屈你了。”

貌美掌柜窘的几乎落泪,却不敢大喊,空着的那只手动了动,两指间捻住一痕冷光。

罢了,得罪就得罪了,杀个人而已,又不是没杀过。

杀人,她是熟手。

杀人之前,她还是挣扎了一下,想给自己和别人留条活路:“吴管家,奴,奴是卖酒的,奴靠本事吃饭。”

长安城里贵人多,说不好谁跟谁就占了个转折亲,大白天挑事儿的,最后多半都是见好就收,罕有上杆子找死的,譬如,吴管家。

吴管家没有罢手,反倒得寸进尺的打算伸手在她的脸上再捏一把。

不想旁边黑影一闪,有人攥住了他的手腕,一盏酒顺势泼到了他的脸上。

“谁,谁,哪来的臭小子,敢搅和爷们的好事。”吴管家一回头,只见是个稚嫩的半大小子,清秀的脸庞上横眉立目,长得就是张没钱没势的穷酸脸。

他不屑的抖着一脸横肉,张口啐骂:“你个穷鬼,知道老子是谁吗,敢管老子的事。”

半大小子紧紧抿着嘴,绷着脸,面无表情的狠狠一拧。

咔嚓一声,紧跟着惨叫声冲破屋瓦,吴管家的膀子在身旁晃荡着,疼的他冷汗淋漓:“你,你,你是个什么来路,你等着,等着老子叫人打死你。”

话未完,斜拉里走出个让人眼前一亮的俊俏公子,二十七八岁的模样,也是白衣寒士打扮。

俊俏公子拉过一张椅子,坐的四平八稳,像是没睡醒一般半眯双眸:“某倒想听一听,你是个甚么来路。”

吴管家有点懵,茫茫然的瞧着阳光里的年轻公子,散漫中蕴着淡淡的凌厉。

他莫名的觉得寒津津的,油光锃亮的脸抽搐了一下,不对,这人来头不小。

“说。”啪的一声,大巴掌就甩到了吴管家脸上,半大小子瞪着眼道。

吴管家的脸火辣辣的烧着疼,可一条膀子被人拧脱了臼,另一条膀子被人按在身后,腾不出手来捂脸,色厉内荏的骂道:“老子,老子是万府的管家。”

年轻公子弹了弹手指,长眉一轩:“万府,这长安城里姓万的人家多了,某怎么知道你是哪个万府。”

连万府都不知道,看来是个外来的,强龙不压地头蛇,外来的,再厉害也没用。

吴管家洋洋自得的忍痛骂道:“说出来别吓尿了你,万府,就是吏部尚书夫人胞弟的那个万府。”

“哦,某还以为你是吏部尚书府的管家呢。”年轻公子抬眼,平静道:“去请霍二公子过来一趟。”

霍二公子,霍二公子,不就是吏部尚书家的二公子霍寒山么。

吴管家的心沉了一沉,瞧见了年轻公子袍子沿儿下的乌皮六合靴。

他又抖了一抖,吃官饭的,没听说过着酒肆掌柜的有甚么官府背景啊。

掌柜长得是不错,可年岁也不小了。

又或者,年轻公子就稀罕这半老徐娘,才英雄救美。

好汉不吃眼前亏,丢了面子保住性命,他还是赚了。

他跪的很快,扑通一声,结结实实的砸在青砖地上,低三下四的哀求,还撒了几滴泪:“别,别,小人说错了,小人是冒名顶替的,小人不认识什么万府。”

半大小子悲悯的看了眼吴管家。

认错很快,态度很好,可惜没啥用。

这是不了解大人啊,大人最恨软骨头,若是不服软,兴许还能死快点。

年轻公子没什么情绪的轻嗤一声,撇过头去,望向酒肆外头,洋洋洒落的日影。

薄薄的秋光落在墙角,那里有个乞儿,晒着暖融融的日头。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酒肆里再如何热闹喧天,也安静了下来。

不是所有热闹都可以看的,有些热闹看了下饭,有些热闹看了要命。

热闹天天有,可命只有一条,还是,快跑吧。

吃午食的食客们,纷纷撂下饭资,扭头就跑。

长安城里风气就是正,居然没有人趁乱不给钱。

霍寒山来的极快,墙角里的乞儿刚抓了几只虱子,他就打马掠过阳光,利落的把缰绳扔给酒肆跑堂,边走边笑:“是哪位仁兄这般好的兴致,找在下喝酒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