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一剑诛心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节 郑成的不安
作者:伴卿一醉  |  字数:3177  |  更新时间:2021-10-21 22:39:11 全文阅读

还没等林奇弄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就看到漫天的箭雨向他射了过来。不但如此,城墙内的投石车也高抛投射,唐川恨不能把林奇埋葬在巨石之下。

巴郎宽剑上下翻飞,以最快的速度向李智大军方向闪去。由于要保护林奇的安全,巴郎臂膀与大腿上很快就中了三箭。好在他及时躲避,三箭都是皮肉之伤,没有伤及骨骼。但最让巴郎心惊的,就是即将落下的滚石。对于他这样的武者来说,身上中几箭只要不是要害都无所谓,但是面对投石车砸下的巨大滚石,巴郎可不敢硬抗。

眼看着飞来的滚石就要落下,巴郎更是拼了命的要跑出投石落下的范围。而廖仓等人则是因祸得福,别看他们后知后觉,但城头上的敌者都是针对林奇,反而让廖仓这些人躲过第一波箭雨。不过,当廖仓等人看到城墙内飞来的巨石,他们非但没有向李智大军逃离,反而是跳下战马聚集在一起高举盾牌躲在了城墙根。这里是投石的盲区,而且他们手中有盾牌,也不惧城上的箭雨。

“大家小心,投石一落地立即回撤。”

廖仓喊着,目光却吃惊的看向了林奇的战车。赶车的赵大河可没他们这么好命,林奇被巴郎带离之后,赵大河顿时被射成了马蜂窝。

廖仓顾不得悲愤,赶紧看向了巴郎和林奇。此时巴郎已经快跑出投石的范围,眼看着几块滚石就要砸下,巴郎一提气挥动宽剑,猛然劈向一块巨石。巴郎可不是要破开这块落下的滚石,就算他能够劈开,接二连三的巨石也会砸下。

宽剑与滚石的碰撞,劈出了一串火星子。宽剑震飞,巴郎却借助巨石的反震之力,猛然把林奇抛了出去,自己也是就地一滚,勉强滚出了投石的边缘,依然被一块蹦起的滚石撞飞了出去。

林奇惊吓的大口喘息着,看着巴郎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林奇赶紧爬起来一把搀扶住。巴郎一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林奇不禁惊叫了一声。

巴郎却顾不得调息,反手一抓林奇,“快走,投石车要是调整抛射距离,这里依然很危险。”巴郎强提一口气,抓着林奇向前跑去。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巨变,李智大军之中,众人更是看的目眦欲裂。两国交兵不斩来使,李智也没想到唐川真的用这种下作的手段要击杀林奇。没等李智下令,就看到沈剑锋一催战马冲了出去。

闫吉山刚要率兵营救,就听到李智高声喝到,“不必了,他们已经脱险。”

果不其然,巴郎带着林奇率先逃出了射杀的范围,廖仓等人举着盾牌紧随其后,基本上是追着落地的滚石在逃窜。李占锡带人迎了上去,快速的把林奇等人接了回来。

林奇顾不得怒骂,看着巴郎身上的箭矢与嘴角上的血迹,惊慌的说道,“前辈,我马上帮你救治,一定要坚持住。”

巴郎深深的吸了口气,“我还死不了,只是被巨石砸中伤及了内府,调息十天半个月就好。”

一听巴郎无碍,林奇这才看向了廖仓等人,没等他询问,廖仓抢先说道,“府主,我们这边只是几个轻伤,倒是赵大河~。”廖仓难过的低下了头。

林奇咬了咬牙,当即高声喊道,“传令,投石车前行三百丈,重甲战骑压阵~。”

没等林奇说完,李智顿时阻止道,“林奇,小不忍则乱大谋,既然你们都没事,拿下余家渡还得从长计议。”

林奇着急的一指,“可是赵大河他~。”

李智面带寒意的说道,“本帅都看到了,但是为了一个车夫~。”

林奇打断道,“不光是赵大河,还有我的~拐杖。”

“什么?”李智眼睛猛然一瞪,两军交战死了一个车夫不算什么,但林奇的拐杖那可是神器,万不可落到唐川之手。

李智一狠心,咬牙说道,“传本帅之令,给我摆出攻城之势。”

方宏祁山海等人一听,心说这不是疯了吗,连个攻城计划都没有,就因为被唐川戏耍一番就要攻城?

方宏一催战马走走出了自己的战阵,抱拳说道,“元帅大人,此事万万不可,这分明是那唐川的奸计,估计激怒军师与您,好让我大军遭受巨大损失。”

没等李智解释,林奇却不悦的看着方宏,“方将军,本军师与元帅大人当然知道这是唐川的激将法。没听元帅大人下令是摆出攻城之势,难道你以为真的要攻城?”

方宏再次一抱拳,“军师大人,既然不攻城,末将以为不必劳师动众,万一局面不可收拾~。”

“什么叫不可收拾?”林奇目光威严的看着方宏,“难道我大安护国军师差点被唐川以奸计击杀,就这么连个阵势都不摆就回营?方将军,本军师不在乎自己的颜面,我这是在维护整个大安的尊严。再者说,这里不是军师会议可以商量,元帅大人刚才下达的是军令。违抗军令者~军法从事!”

方宏被说的面色一阵苍白,尴尬的说道,”末将知错,这就集结兵马遵从军令!”

看着大军开始运转,林奇这才安排随军医官赶紧去为巴郎等人疗伤。安排完之后,林奇看向了李智抱了抱拳,“岳父大人,您在此压阵,我再去会会那唐川。”

李智知道林奇不会鲁莽的真要攻城,摆出阵势,无非就是要回赵大河的尸首,顺便‘带回’拐杖。

余家渡城头之上,唐川等人看到林奇居然脱险,无不是觉得惋惜。如果巴郎再慢上一步,这二人将会被巨石砸成肉泥。甚至说换成其他人,也不会有巴郎这么出色的能力。这倒好,费了这么大力气,只是射杀了一个无足轻重的车夫。

就在唐川有些懊悔之时,柳撼却吃惊的指着对面,“主上快看,他们这是要~攻城?”

唐川早已看到对面大军的动向,但他不相信林奇会这么没有城府,竟然为了一己之怒要派兵攻城?

“传令下去,做好一切最坏的准备。本帅倒要看看,他林奇要玩什么鬼花招。”

城墙之上也做好了防御准备,唐川双手扶着箭垛,威严的目视着大安兵马缓缓的压了上来。

距离城头一箭之地,更换了新战车的林奇下令停止了前进。站在车中,林奇高声怒骂道。

“卑鄙的唐川老儿,没想到你连脸都不要了,居然动用如此下作的手段。这事要是传出去,我看你这北辛战神还怎么去面对北辛朝野。”

唐川冷笑着看着林奇,“战争没有什么规矩,也谈不上什么手段。要说卑鄙,这天下可担当此称号的莫过于你林奇。要打就打,本帅在此恭候。”

林奇气的竖起了中指,“拿下余家渡是早晚的事,你唐川老儿给我洗好了脖颈子等着。今日的血债,老子会加倍偿还也北辛。虽然我家元帅大人怒火中烧下令攻城,但本军师不会上你的当。你给我听好了,现在我就带走车夫赵大河,你胆敢下令射上一箭,那就别怪我林奇把事做绝。”

“把事做绝?”唐川嘲讽的看着林奇,“做不做绝,你又能奈我何!”

林奇目中凶光一闪,“就算暂时奈何不了你,但其它城池,老子会下令屠城!”

林奇说完,对廖仓吩咐道,“廖仓听令,前去把大河的尸首带回来。他是我的车夫,也是我林奇的兄长,必须带回去厚葬!”

“遵命!”

廖仓答应一声,抬手把盾牌扔在了一旁,迈步向林奇刚才的战车走去。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如果此时唐川下令放箭,他们不知道林奇会不会真的下令攻城。

唐川隐忍了下来,他可不会为了区区一个车夫而丧失了理智。如今余家渡还未做好妥善的全面防御,唐川也不想在没把握的情况下拼个鱼死网破。

廖仓抱起了插满箭矢的赵大河,顺手把拐杖拿在手里。廖仓知道此神器的厉害,虽然他明白林奇是为了拐杖,但廖仓依然我赵大河心痛不已。直到廖仓抱着尸首走回军阵,林奇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大安兵马来去匆匆,城外除了一架破战车与两匹射杀的死马,再次恢复了平静。唐川心中疑惑不解,但是北辛军卒们却被林奇这种视下属为手足的行为所震撼。

回到大营之后的林奇,这才伤心的流下了眼泪。赵大河跟随他出生入死,没想到自己的大意却让他命丧北辛。林奇没有被愤怒和悲伤迷失了心智,面对老狐狸一般的唐川,林奇采取了最保守的布局,那就是困住余家渡,彻底切断唐川的粮草补给。他倒要看看唐川能坚持多久,才肯出城正面应战。

此时,大安齐都郡,郑成终于发觉李九儿好像是出了意外。因为他派去秋水城迎接九儿的人,说是根本没有李九儿的消息。按说出京这么久早该到了,以李家与信王的私交,九儿必然会去拜访信王殿下。为了保险起见,郑成传令让秋水城密站的人全部出动,前往阳城方向一路寻找。但是很快,这些人就飞羽发来了信息。

郑成心中开始隐隐的不安起来,马上飞羽询问卢继文,并让他亲自前往阳城询问一番。郑成知道九儿乘坐的是誉国公府的车马,在阳城出城之时必然会有记录备案。没想到这一询问不要紧,郑成彻底坐不住了,因为李九儿根本没在阳城出现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