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一剑诛心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节 为尊严而战
作者:伴卿一醉  |  字数:3309  |  更新时间:2021-07-30 21:41:26 全文阅读

大安京都,贤王刘秉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恨不能拎着金锏到处骂街。如今帝君刘轲拒绝见他,诚王与庆温侯更是躲着这位手持金锏的晚辈。更让刘秉气愤的是,连李智居然都不见了踪影。

大安京都归尘院,贤王刘秉阴沉着脸坐在中堂之上。他原本是来找芊芊说说话,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没想到芊芊去了西市坊,根本没在归尘院。岂不知芊芊是去了戚夫人那里,她也想从戚夫人口中得知一些秋水城的消息。毕竟北辛在秋水城周边设立的密站,与京都一直保持着联系。

郑成与卢继文陪着贤王刘秉,两人也是愁眉不展心事重重。如今彻底失去了秋水城的消息,谁也不清楚林奇等人是否还在坚守。虽说郑成已经派人前往秋水城打探消息,但这一来一回至少得二十多天。

大总管卢继文忍不住问道,“贤王殿下,我家府主可是大安的功臣,更是天下人心中的英雄,难道陛下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被北辛大军绞杀?”

贤王刘秉气的重重的把金锏往桌案上一摔,“你问我,我去问谁。要我说,林奇那小子就不该死守着秋水城,干脆退守阳城放弃半壁江山。”

郑成知道刘秉这是说的气话,轻声问道,“王爷,朝堂那些大人不知厉害,难道兵部那些将军们也不赞成出兵?”

刘秉瞟了郑成一眼,“这还不是林奇自己造成的恶果,他要不在虚郡杀了杨继洲的外甥,那杨继洲能这么恨他不死。”

说完之后,刘秉看着二人担心的眼神,也觉得自己可能说的有些重了,缓和了一下接着说道,“其实连本王也觉得,现在即便派兵救援恐怕也迟了。面对唐川四十万雄狮,加上手下威名显赫的众多大将,林奇那帮人能坚守这么多天已经创造了奇迹。”

卢继文面色苍白,嘴唇微微颤抖,“难道我家府主~真的要~。”

没等卢继文说完,刘秉摆了摆手,“别这么悲观,有叶十三那帮家伙在,本王相信他们一定会保着林奇逃出来。只不过能逃出来多少兵马,那就不好说了。”

郑成却摇了摇头,“贤王殿下,看来您还是不了解我家府主,我家府主看似与世无争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但他却重情重义。只要我家府主认可的兄弟,上至亲王下至平民乞丐,他绝不会抛弃,更别说是同生共死的将士们。要么我家府主带着秋水城剩余的兵马全部撤出来,要么~他会与秋水城同在。”

刘秉眉头一皱,“本王当然知道那小子的倔脾气,不是还有十三他们吗。我就不信,叶十三那帮小子眼睁睁看着林奇进入死地,他们也傻呵呵的不知道强行带走?”

卢继文与郑成对视了一眼,两人叹息着摇了摇头。郑成知道十三密训的那些人都是忠勇的死士,他们绝不会像贤王刘秉说的那样违背林奇的命令。这帮兄弟意志坚定,他们会陪着府主一同赴死,在林奇没有下令之前,郑成相信任何人都不会独自逃生。

贤王刘秉等了很久也没见陌芊回来,只能郁闷的离开了归尘院,再次前往国公府去找李智。当下的京都除了他们二人,几乎没有哪位大人赞同出兵救援。刘秉不死心,还想喊着李智一同逼宫,争取让刘轲改变心意。

此刻,秋水城之外,唐川站在一处临时搭起的高塔之上,与孟托一同观望着城内。城内还在继续作战,虽说规模远不及前几日,但唐川相信林奇等人也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孟托看了看唐川,他知道向来心思缜密深谋远虑的唐川,已经被林奇气的陷入了执着之中。战事打到现在,可以说北辛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机会。即便杀光秋水城的残兵败将,也唯有退回北辛重新休整。不然,如今疲惫的北辛大军很难再抵御大安援驰的兵马。

“主上,孟托斗胆建议,撤兵吧。既然阳城已经出兵,快则两日即可到达。虽说阳城救援的兵马不多,但我大军伤亡也很惨重,如今能出战的将军~。”孟托苦涩的摇了摇头,他不想触及唐川的痛处。

自从廖仓等人到来之后,虽说无法改变大局,却也让战事发生了变化。林奇身边有了保护的人,叶十三可以放开手脚大杀四方。城池巷战不是野战,即便北辛军卒在狭小的巷子里能够组成几人的联击,面对叶十三和廖仓这帮凶神恶煞也无济于事。每次到关键时刻,只能逼迫北辛将领下令撤出,在宽敞之处以箭阵和枪阵迫退十三这帮凶神。

最让唐川震怒的是,两日前的攻防之战,廖仓等人突然斩断了金珠的后路,闫汉冒死救援之时,却中了叶十三和百里轩的埋伏,被二人在大军之中联手击杀。不但如此,连金珠也被廖仓等人围攻,也差点惨死在廖仓的双锏之下。如今唐川手下能战的大将,唯有肖竹海与伤势不重的赤山狼主。

唐川狠狠的咬了咬牙,“孟托,派出斥候密切监视阳城方面的援兵,就算是撤,本帅也要坚持到最后一刻。”

孟托暗暗的叹息一声,无奈的点了点头。他知道铁卫闫汉的阵亡让唐川痛心疾首,恐怕现在即便是众将齐劝,也无法改变唐川的决心。

秋水城归尘院内,林奇仿佛变了个人似的,面色蜡黄胡须也长出二指多长,通红的双目,恨不能滴出血泪。自从沈剑锋离开之后,他们已经坚守了五日。城内的粮食已经断绝,就连水源和马肉,顾大超也只能定量供给。

战事空隙,林奇看着脸上脏兮兮的九儿,咧着干涩的嘴唇沙哑的说道,“九儿~听我的,赶紧走吧。现在还剩下十几匹战马,让十三他们带着你离开。”

九儿没有回答,解下腰挎上系着的水囊,“夫君,喝点水,我不渴。”

林奇把水囊推了过去,“傻丫头,再不走,那几匹马可要被杀掉了。到了这时候,不得不说~咱们已经没有救兵了。看样子沈剑锋无法调动瓜山兵马,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九儿,如果你能活着,告诉刘轲,我也不怪他绝情。要怪就怪这些年大安将士从心底畏惧北辛,朝堂中的那些人只想着自保,放弃秋水城这些兵马,也达到了他们的战略目的。”

说到这,林奇苦涩的笑了笑,“总得来说,兄弟们死的也值了。至少能让大安人看到,唐川不是神,我大安人同样可以杀的他无功而返。”

九儿仿佛没有听到这番话,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笑容,“夫君,我还从未想过能与唐川大军在战场上厮杀。或许百年之后,秋水城这块丰碑上也能刻上我的名字。多杀一个敌人,也算为我死去的几位兄长报仇了。夫君,九儿心中没有遗憾,我甚至感到自豪。”

林奇一愣,默默的点了点头,他知道劝说无望,九儿是不会离他而去。这时候,陈豪拄着一柄断枪走了过来。

林奇一看,急忙问道,“陈将军,能战的兄弟还有多少?”

陈豪嘴角颤了颤,抬起了满是鲜血的手臂,伸出了两根手指,“能战的兄弟们也就两万来人,其他的~只能为我们呐喊了。”

林奇抬头看了看天色,苍天阴沉的像是要来一场暴雨。仿佛苍天也要灭绝秋水城,这些日子乌云密布却滴水不落。

林奇不禁咒骂了一句,他知道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既然天要亡我,那就痛痛快快的拼上一场。林奇咽了一下干涩的唾液,当即下令召集所有统领以上的军官前来议事。

不大一会儿,归尘院阁楼之外汇集了四十多人。看着每个人身上残破的战甲,以及结了痂的血衣,林奇惭愧的对众人拱了拱手。

“诸位兄弟,我林奇对不住大家了,恐怕无法兑现承诺带着大家离开秋水城。跟诸位说句实话,恐怕我们也等不到援兵了。如果真有援兵的话,唐川也不会这么疯狂的与我们绞杀在一起。他敢这样做,足以说明阳城兵马未动。”

说到这,林奇实在忍不住,向九儿要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所有人的情绪非常低落,如果不是他们已经哭不出来,恐怕不少人已经落泪。这不是惧怕,而是心中的不甘与对亲人的思念。

林奇接着说道,“二十万大军,如今能战的只剩下了两万余人。赵洪将军战死,王亮和胡斐也随他而去,或许接下来就是我们这些人。兄弟们,回去告诉大家,我林奇允许所有人逃离,他们每个人都是英雄,天下没人会笑话他们。如果活着,就告诉世人,这是我林奇命令他们撤离秋水城的,他们不是逃兵。”

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林奇,陈豪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了下来。这个时候逃离,即便身为将军,他们也不想去阻止,毕竟每个人都尽力了。在这压抑的气氛中,不少人都难过的低下了头。

林奇接着说道,“兄弟们,我不走,如果还有人留下,那就与我林奇痛痛快快的拼一场。顾大超,杀光所有战马,把水源也全部分下去,今夜咱们痛痛快快吃一顿。明日~不管剩下多少人,随本军师主动出击。”

林奇通红的双目绽放出了决然之色,所有人都抬起了头,眼神之中更是透出一股坚毅。

一名手指残缺的统领抱了抱拳,“军师大人,秋水城内活下来的都不是孬种,没人会逃离。只要有一个人还活着,他唐川就休想占领秋水城!”

“说的好,接下来咱们是为尊严而战,只要有一个人还活着,大旗就不能倒下。”

林奇挺起了消瘦的身躯,九儿看着林奇憔悴却充满刚毅的面孔,鼻子一酸,眼眶湿润了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