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神算赘婿 > 正文
第088章 拍马屁拍到马蹄子
作者:白露丹阳  |  字数:3211  |  更新时间:2021-01-24 17:52:08 全文阅读

马家三口真是要被呕死了。

可是这个姓孟的毫无底线,连老年人都敢打,他们再要跟姓孟的硬怼硬抗,也不过是自讨苦吃。

马婶只能仇恨地冲着孟浩点一点头。

“行,你厉害,你了不起,等炳哥来了,看你还怎么了不起!”

她跟马叔一块儿扶着儿子走去厂房外边,孟浩也跟着出去。

宋桂眼睁睁看着孟浩走出厂房,这才松了一口气,立刻回脸又跟周建勇说起了风凉话。

“锁不锁厂房门有啥用啊,别说炳哥一只手就能将锁头拧断了,就是他的那些手下,也能轻而易举把门砸开吧?真不知姓孟的咋想的,到这时候了还装大头蒜,我呸!”

他冲着厂房门口愤愤一喷。

周建勇夫妻更是心乱如麻。

“不管怎么说,还是把厂房门先锁起来吧!”孔琳说。

周建勇唉声叹气,只好让看门值班的两个工人都先回家去,他自个儿有气没力将厂房门锁上。

还没锁好,就听汽车开过来的响声。

周建勇回过头来,顺着院子口的铁栅门望出去,就看见一辆越野车、领着两辆面包车疾驶过来。

“吱扭吱扭”几声响,三辆车一字排开全都停在铁栅门外,将整个院门堵得严严实实。

周建勇夫妻浑身发凉,只恨不能找个地方躲起来。

马军却是千盼万盼,总算是盼来了救星。

禁不住浑身发烫热泪盈眶,一把推开扶着他的马叔马婶,顺着铁栅门上开着的一道小栅门钻出去,直接奔到越野车跟前,伸手拉开越野车副驾驶位的车门。

很快地,越野车里钻出一个彪形大汉。

那真是一个彪形大汉,其身高起码超过了两米,再加上一身强壮肌肉,当堂一站,真就像是一座大铁塔。

“看见没,这就是炳哥!”

宋桂马上又跟周建勇耳语两句,“你看看人家那身架,你再看看姓孟的!你觉得姓孟的能是人家的对手吗?再说了,看人家带来了多少人啊?建勇啊建勇,你今天真的是大祸临头了!”

其实不消他说,从那彪形大汉钻出车子,周建勇就已经快要晕倒了。

再见后边两辆面包车里,各自钻出七八个小年轻,而且每个人都提刀提棒,一幅准备打砸抢烧的架势,周建勇更是吓得浑身发颤。

“宋表叔,你去跟炳哥说说好话吧,我求求你了……”

“说好话?我是想去说好话,可姓孟的把马军打成这样,你还让我怎么说好话?你瞧炳哥对马军的态度,只怕是当马军心腹对待的,自个儿的心腹被人打了,而且打得这么惨,是个人都不会善罢甘休吧?”

宋桂说得没错,郑炳对马军的态度的确是有些显暧昧,居然用一只手捏住了马军的下巴,拧着眉头察看马军脸上的伤势。

不过孟浩却知道,这个郑炳并没有什么怪毛病。

他之所以对马军格外亲昵,不过是因为在他手下大部分都是东北人,少数的几个本地人里边,就数马军最机灵,也最能帮他办事情。

而他需要有一个这样的本地人来替他冲锋陷阵。

“了不起啊了不起,竟然敢将我的人打成这样,我郑炳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硬茬呀!”

郑炳说话了,也不问到底是谁打了马军,便直接抬脚踹向铁栅门。

只听“哧”的一声微响,一粒小石子破空飞出,打在郑炳膝盖上。

郑炳膝盖一麻,禁不住一个踉跄,抬起的脚没能踹到铁栅门上,反倒是整条身体撞得铁栅门“哗啦”一响。

没有人看到那颗小石子。

就连郑炳也只知道中了暗算,但究竟是谁出手,是用什么打中了他膝盖,他也茫然不知。

几个小流氓还以为老大一脚踢出没站稳,赶忙叫着“老大”,纷纷上前扶住郑炳。

郑炳心中暗暗惊诧,不由得两道眼光隔着铁栅门,阴森森地投向院子里。

宋桂赶忙从小栅门走出去,很快堆起满脸笑容,冲着郑炳点头哈腰一脸谄媚。

“炳哥,我是宋桂呀,咱们一桌吃过饭的,不知道炳哥还记不记得我!”

郑炳哪里理他,只是盯着院子里剩余的孟浩等人,一字一字慢慢问道:“马军你说,是谁打了你?”

马军能说早就说了,只能咿咿呀呀一边含混叫唤,一边用手指向孟凡。

宋桂抢着说道:“炳哥,就是这个姓孟的小子打的!这个厂子原本是我一个远房表侄的,这个姓孟的跑过来多管闲事硬要插手!炳哥你尽管拧断了姓孟的手脚,但还请炳哥对我表侄手下留情!”

他一心还想着周建勇承诺给他的报酬,所以把所有责任全都推到孟浩身上。

周建勇听到耳里,禁不住热泪盈眶,隔得老远赶忙给宋桂拱手作揖。

“没错炳哥,就是这姓孟的打了我儿子,你一定要为我儿子报仇啊!”

“是啊是啊炳哥,你瞧我儿子脸都被打肿了,牙齿也被打掉了几颗,你要不废了这个王八蛋的手脚,连我们老两口都要寒心啊!”

马叔马婶接连吆喝,马婶甚至夸张地挤出几滴眼泪来。

郑炳两道眼光落在孟浩身上,愈发显得阴森可怖。

周建勇夫妻在旁边看到,都感觉浑身发颤。

孟浩却淡然而笑,开口问道:“你叫郑炳,你师父是东北有名的武道高手熊奎,外号黑老熊是吧?”

“哦?”

郑炳眉梢一跳,“你这小子看来将老子的底细打听得很清楚啊!”

“炳哥别跟这上门女婿说废话,直接废了他给我儿子报仇!”马婶又叫。

“上门女婿?”郑炳微微一愣。

“没错!”

宋桂抢着接口,“据说他是一个叫什么……向阳电子的上门女婿,他敢这么嚣张,应该是仗着向阳电子还算是个不小的工厂吧!”

郑炳也没听说过向阳电子,不过他也毫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眼前这小子看起来清瘦文弱,难道竟是一位高手?

刚刚腿上一麻,难道是这小子动了手脚?

所以郑炳并没有马上哈哈大笑,而是从小栅门钻了进去,走进院子,一直走到孟浩跟前。

他的手下纷纷跟上,很快以半包围的姿态,将孟浩、及周建勇孔琳夫妻围在了中间。

周建勇吓得面色如土,孔琳更是浑身发颤。

周建勇突然开口,叫道:“炳哥,我是准备跟马少和平解决的,没想到……姓孟的突然插一杠子打了马少,这不关我的事,真不关我的事!”

“建勇你怎么可以这样?”孔琳呛着喉咙叫。

“命都保不住了,我只能实话实说!”

周建勇说,面皮抽抽,有惊恐,但也有羞愧。

但郑炳仍对他夫妻两个不理不看,只是盯着孟浩,阴森森地又问:“你当真是上门女婿,现在的上门女婿,都有这么牛了吗?”

“他牛啥呀,在炳哥面前,他就是一坨臭狗屎!”

宋桂又忍不住开口,并且用手指住了孟浩哈哈笑,“姓孟的,你开始不是很嚣张嘛,我老宋劝你你都不肯听,现在炳哥来了,你有本事再发个横试试!”

“你他妈的给我住口!”

郑炳陡然一喝,忽然回手,一巴掌打在宋桂脸上。

打得宋桂“啊呀”一声惨叫,向着一旁跌飞出去。

这下可好,虽然牙齿没被打断,脸颊却也迅速红肿。

“宋表叔,你你你……怎么样?”

周建勇赶忙过去扶起宋桂。

宋桂真是无地自容。

他可是一直在拍炳哥的马屁呀,怎么就莫名其妙挨了打了?

难道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

丢人啊!

这还怎么好意思跟周建勇要那五千到一万的报酬。

“建勇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就因为替你多说了几句好话,你瞧瞧,炳哥连我都一块儿打了,这个损失你得帮我补回来!”

周建勇有点发晕。

你他妈还要点脸不?

你是在帮我说好话吗,你不是一直在攻击姓孟的,这才挨了炳哥的打吗?

可是……

炳哥为什么要打宋表叔啊,难道姓孟的在炳哥面前,还能比宋表叔更有面子?

周建勇心里犯嘀咕,赶忙扭头去看孟浩。

却见孟浩依旧一脸淡然,说道:“只要我想牛,别说区区一个红山市,就算去了你们大东北,也仍然可以很牛!”

“牛你妈X呀!就你一个上门女婿,还敢在炳哥面前吹牛!炳哥,你就别跟他说废话了,直接让兄弟们砍了他呀!你看我儿子的脸,都肿得不成样子了!”

“叫你们都他妈的给我闭嘴!”

郑炳又一巴掌扇过去。

马叔“哎呦”一声,也被打得跌飞出去,“扑嗵”一声,正好跌在了宋桂旁边。

宋桂一下子心理平衡。

毕竟他不过是跟炳哥一桌吃过饭,但马叔可是炳哥手下最得力人的老爸。

既然连马叔都挨了炳哥的打,那他宋桂挨上一巴掌,就不是什么很丢人的事情了。

马叔却是连哭都哭不出来。

他都五十好几的人了,这一巴掌打得他没死也差不多了。

“老公你怎样?”

马婶扑了上去,一边哭,一边回头又向炳哥控诉,“你打我老头子干什么?你要打,也该打那个姓孟的啊!”

“你赶紧住口,别惹得炳哥不痛快起来,那就不止是挨顿打了!”

一个小流氓赶忙上来低喝一声。

他是见马军一张脸肿得说不出话,所以好心帮马军提醒一下这对蠢极了的老头儿老太。

事实上这个小流氓也不知道炳哥今天是咋的了,平时没见炳哥这么暴躁,不认人的见谁都打呀?

难道炳哥当真染上了怪毛病,看上这个瘦巴巴的小白脸了?

要不然为什么谁骂这个小白脸,兵哥就冲谁动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