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璃火 > 第一卷诛心
第三十九章 流民
作者:黄色狼猫  |  字数:2549  |  更新时间:2021-01-24 06:29:39 全文阅读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离人。

年长的老人都知道,大雪过后便是大寒,气温会低的吓人,因此每门每户都会在炉内添柴燃碳,保持家中温度。而跟金陵百姓相比,流民灾民则要惨烈的多,特别是那些被流民裹挟,负笈游学却又丢失文牒的寒门士子,简直是生不如死。

瞧着拐角处瑟瑟发抖的孩童,徐问道环望四周皑皑白雪,用树枝在地上写下一首先贤的《兵车行》,随后笑着点燃了自己的背囊。

“徐问道你疯了不成?”与徐问道相依为命十二年的书童辛驰,攥着前者手腕怒声道。

面对早已还清恩情的辛驰,徐问道手腕轻轻一转熄灭火折子,随后努嘴点了点辛驰身上单薄的衣物,轻笑道“那你总不能让我点燃你我身上这点衣物取暖吧?”

恨铁不成钢的辛驰差点被徐问道这话气死,甩掉对方手腕,转身便往巷子外走,背对着徐问道冷声道“昔日徐老夫子于山涧救我,让我做你伴读书童十年,如今他已过逝,相守之约我亦自增两年,因此我不在欠你师徒什么!你不愿为人鹰犬,仰人鼻息,那是你的坚持,但我还想活着,所以今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侧头望着辛驰身影消失的街角,徐问道淡然一笑,随后招来孩童,众人聚在一起烤火。

距离谈判还有一日,慕容夏狩不动,凌尘自然也不敢擅动,毕竟对他们这类人来说,破绽就等于失败,而失败必会付出惨痛代价。

想起那日跟墨穗穗的约定,凌尘将干尸案线索交给方凡两人后,跑到马棚挑出一匹骏马,喊上十名熟识的翊王府侍卫,纵马奔出翊王府。

幸好雪后街上人烟稀少,不用刻意避让行人,用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众人便抵达天香阁这座吞噬了无数豪杰英雄精气的温柔乡。

因先前大闹,而重获艳名的墨穗穗得知凌尘驾到,故作小女儿赌气姿态,撅了噘嘴,最后无奈的从心雨手中接过锦裘,柔声问道“他在门口?”

心雨挑着鬓角打趣道“咱们的凌大公子霸道惯了,妹妹估计他这是想借此警告那些对姐姐有非分之想的男人,让他们小心些。”

伸出纤手系紧裘袍, 墨穗穗苦涩道“丫头,我只能说你不了解男人。”

留下一句让心雨默然沉思的话,墨穗穗扭着纤细的腰肢,向外面走去。

一盏茶后,凌尘怀抱墨穗穗坐于马上,由十人前后护卫在长安大街纵马狂奔,墨穗穗发丝迎风飞舞,演绎了一副绝美而又生动的玉娇踏雪图。沿途膏梁纨袴遇到纷纷避其锋芒,由衷叹服凌尘的胆量。

抚摸着被青丝打疼的脸颊,凌尘笑吟吟道“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却不知穗儿的青丝嗅起来,比那梅花还醉人三分。”

墨穗穗嘴角微扬,软糯糯道“不愧是金陵纨绔之首,吟雪赞梅的诗句,居然被你用来撩拨她人心弦!”

凌尘在她耳畔嘿嘿道“先贤习惯以物喻人,我亦是如此,怎就纨绔了?再说跟高楉、沈军、王言他们相比,本公子不仅战功卓著,文武全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身体素质方面更是稳压同龄一辈。”

听着凌尘的自吹自擂,墨穗穗得意一笑。

行至城南香山,凌尘手中缰绳猛地一拉,骏马前蹄拔地而起,仰天嘶鸣。凌尘单臂搂住墨穗穗从马背一跃而起,稳落至地面。

捋顺青丝,墨穗穗仰望山顶,嘴角含笑道“云浮瑶玉色,皓首碧穹巍。如此美景在南方不常见,也不知老天爷今年是发了什么善心,替江南百姓造就这么一副景色。”

凌尘冷不丁笑道“景色是美,但你怕是不知这优美的景色在明年会给大楚百姓带来什么考验。”

墨穗穗蹙眉道“老人不常言说是瑞雪兆丰年么?难道雪大不是好事?”

凌尘哑然道“北方一年一耕,雪会滋润土地,当然会使百姓丰收。但江南一年两到三耕,夏季本就雨季繁多,使耕收减产,如今冬天大雪,百姓还怎么补耕?”

听完凌尘的解释,墨穗穗轻叹一声不在搭话,原本还算轻愉的心情,也因此变的索然无味。

临近夕阳西下,众人驱马返回金陵。

谁知刚踏入城门,便见到五城兵马司的衙差正在驱赶流民孩童。

“住手!”

心思本就善良的墨穗穗哪能见得这幅场面?挣开凌尘的怀抱,迅速下马阻拦对方。

扫过衣不蔽体,嘤嘤喏喏的流民,凌尘无奈的吸了口气,伸手招来侍卫,从怀中掏出三百两左右的银票,递给他们,吩咐道“去成衣铺购置一百套棉服,再去买些馒头肉食,把剩下银票兑换成铜板发下去,成人给五个,妇孺么...多给点,然后送他们去城外安置营。”

“喏!”

五城兵马司经过前段时间的暴乱,差役早已换了一茬。他们深知金陵水深,说不准哪里就会炸出一条大鱼,所以听到有人阻拦,紧忙放下手中绳索,目不转睛的盯着墨穗穗。

“老大...这是天仙下凡么?”

为首那人见墨穗穗身后站着一群刀剑在身的护卫,赶忙提醒道“闭嘴,赶紧低头,这等女子岂是我等可以直视的...”

“等一下!”

待衙差低头,侍卫四散,凌尘翻身下马,小跑至墨穗穗身边,牵起对方小手,微笑道“这种出风头的事还是交给我吧!”

说罢,凌尘目光转向五城兵马司的统领,很是骚包的甩开折扇,询问道“这群人你们想驱至哪里?为何不送去安置营?”

见来人似有熟悉,统领不敢强硬,低声答道“回公子的话,这都是一些没有文牒的流民,安置营不收,我们只能驱散至城外。”

没有文牒就代表着身份无法被证明,凌尘也理解五城兵马司的做法。

想了想,凌尘掏出令牌递给对方,沉吟道“本官乃天一楼镇抚使凌尘,你把人交给我吧,我一会派侍卫送去安置营!”

一听来者是凌尘,统领急忙恭敬接下令牌,连检查都没检查,直接让属下把流民聚拢好赶到一边,讨好道“凌大人吩咐,小的自当遵命。”

翊王府的侍卫办事极为迅速,不过半个时辰,棉服、吃食以及成袋子的铜板便送到凌尘脚边,按其吩咐,逐一发放下去。

“你这般全面,不拍被人议论收是买人心么?”

墨穗穗虽跌落风尘,但她生性聪慧,加上天香阁恩客近日的议论,她早就知道了翊王府的处境。

凌尘淡然道“人在做天在看,我只是秉承老头子志愿,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至于是收买人心还是为国为民,在我看来都没什么两样,因为收益的只会是百姓。”

墨穗穗默然。

忙活了一个时辰,翊王府侍卫终于将流民资料整理妥当,随后带着凌尘的令牌与流民向城外赶去。

“行了,带你玩也玩了,善心也发了,我送你回去吧。”

“嗯...”

正当两人回身向马匹走去时,一个寒酸文士,抱着膀子哆哆嗦嗦,在背后喊道“大善为国,小善为民,天一楼敛财无数,凌大人拿出这点就想博取善名,不怕百姓知道后讥讽你吝啬么?”

闻声,凌尘歪脖扭头瞥了一眼来人,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瞪大眼珠,倒指鼻子,玩味问道“你在教我做事?”

文士似乎完全忽略了凌尘眼中的杀气,镇定自若道“凌大人难道不知处事圆滑,才可安身立命么!”

凌尘笑眯眯道“不错,有点意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