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璃火 > 第一卷诛心
第一章 棋局胜负
作者:黄色狼猫  |  字数:3716  |  更新时间:2021-02-05 16:59:59 全文阅读

夕阳之下,金陵城内余烟袅袅,人声鼎沸。盘踞在中城的巍峨皇宫,桂殿兰宫,金顶红墙,琉璃瓦在太阳余晖的映耀下,闪闪生辉。宫外森甲林立,肃穆狰狞,替这座建立不过二十载的大楚皇宫增添了几许王者之辉。

奉天殿,地处前后两宫中间,乃是大楚两任皇帝处理政务的居所,纵观朝廷上下,能踏进此地的文武官员屈指可数。

站在二楼宫廊中,勤勤恳恳,日夜操劳十几年的大楚皇帝萧康,终究没抵过深秋的寒风,转过头笑着让侍奉在此的大太监王一铭帮他把皇裘披上。

“夕下黄叶树,风中白头人,朕老了!”

闻声,侍奉在此的太监宫女紧忙跪倒在地,眸中尽是惶恐不安之色。

作为皇朝仅有的亲王,翊王萧轲缓步上前,伸手轻轻地替萧康紧了紧裘袍,温声劝笑道“陛下此乃忧心所致,非年龄之绊,待两淮战事结束,臣弟还望与皇兄一起策马东郊,狩猎峪山呢!”

嗤笑一声,萧康抬头挑眉笑道“东郊狩猎?那你可要跟你皇嫂好好商量商量,否则你我兄弟二人,这以后怕是再也吃不好团圆饭喽。”

想起虞皇后少有的怒容,萧轲不合时宜的咧了咧嘴,挥手斥退一旁的王一铭,附耳低声道“皇兄放心,皇嫂那边臣弟自有妙计。”

眼角余光扫过躬身后退的王一铭,萧康微微一笑,好像猜到萧轲心中所想似的,把目光眺向北方,摇头苦笑道“这一次我看够呛喽!虽说是雪芯拒婚在前,可那小子不声不响跑出金陵,致使谣言四起。清儿在这两年间内,更是下了四道石沉大海的懿旨,现在昭仁宫是闻尘色变,拒不提尘,你用什么办法解决?”

对此,萧轲好像十分有把握一样,继续低声笑道“皇兄安心,臣弟自然有办法让她们姑婿一如既往。”

斜了一眼成竹在胸的翊王,萧康双手插袖,脸上挂着一幅与我无关表情,打趣道“那朕就拭目以待了!”

萧康脸露笑容,廊道内的气氛终于缓和下来,除去老神常在的王一铭,其他宫女太监心中暗舒一口长气,对萧轲铭感五内,心底纷纷竖起大拇手指,暗赞一声厉害。

其实也不是楚帝萧康为君暴戾,实在是此次战况焦灼尤过以往,四国联手伐楚,大楚东北两境皆进入防守阶段,每日送到奉天殿的军报奏章高达一丈,使得萧康夙夜未眠。要知自大楚立国以来,从未有过如此严峻的情况。

“皇兄若是不信,不妨与臣弟打个赌如何?”

古往今来,敢与皇帝打赌的人是有不少,但敢赢皇帝的人那可是凤毛麟角,寥寥无几。特别是亲王,因为敢如此为之的亲王,其心中目地不言而喻。

而对于翊王,萧康自衬这天下没有谁比他更了解前者,倘若萧轲想坐上那个位置,当年也就不会在先皇病重之际离京游历,导致他至今还在士林中背负着不孝的骂名,朝中翊王党更是无一文臣。

于是,萧康摇头笑骂道“天子与当朝亲王打赌,你也不怕传出去让群臣笑话。”

谁知萧轲好像非要赢自己这位皇兄点什么似的,继续笑道“既然陛下觉得此局不可,那不如与臣弟另开一局如何?”

察觉萧轲话里有话,萧康眉头紧锁,瞥了眼躬身低头的王一铭,不一会廊道之上就仅剩萧康、萧轲兄弟二人。

“说吧,发生什么事了!”萧康一脸正容的问道。

轻叹口气,萧轲从袖口掏出一份带血奏章,双手呈递给萧康,无奈道“不知皇兄可还记得曾康宸这个名字!”

听见曾康宸这个名字,萧康直眉怒目,眸底凶光尽显,接过奏章,边翻边冷笑道“你觉得朕会忘了这个数典忘祖不忠不孝的畜生么?若不是凌尘有办法让他活的生不如死,朕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把其尸骨挂在淮南城头,曝晒三年,以祭奠嘉儿跟无忌我侄...”

忽然,萧康双目血红,怒合奏章,冲廊道拐角厉声喊道“来人,集合御林军将....”

见萧康怒上眉梢,萧轲紧忙躬身作揖,低声喊道“请陛下暂熄雷霆之怒,听臣弟一言!”

一直在拐角恭候的王一铭,耳尖嘴快答道“喏!”

不紧不慢的看了一眼萧轲,萧康竖起左手血折,面无表情道“等一下!”

见状,萧轲心中长叹,认命似的咂了咂嘴,沉声劝道“陛下,虽说奏章是凌尘送来的,但事情原委咱们还未得知,臣弟刚刚提及曾康宸,并非是想让陛下立即严查,而是想借此提醒陛下,内忧犹在,我们应早做防患,未雨绸缪,待凌尘返京,在彻底剜掉这块腐肉。”

萧康闻言,心潮起伏,深深地看了前者一眼,目光幽远,不怒自威,皮笑肉不笑道“江暗雨欲来,浪白风初起,我还真小瞧了你们师徒的能耐,国难当头,居然也能别出机杼,乘间抵隙,用一份浸血的奏章重燃朕心中那一点点余烬。”

深知萧康此番言行,皆因他们师徒先斩后奏,于是萧轲站直身体,坦然道“陛下明鉴,臣弟一府虽有僭越之举,但绝未有过僭越之心。只是这顽疾毒疮蚀骨腐髓,不除国体难安。”

转了转拇指上的扳指,萧康冷静下来,几做呼吸,霎时虎目一眯,冷声警告道“朕希望你能明白,我不仅是你的皇兄,更是大楚的帝王,假若你心中所想不能奏效,到时可休要怪朕拿你们翊王府师徒开刀立威。”

“臣弟谨记!”

“好自为之吧!”

作揖送走态度急转直下的萧康,萧轲双手插袖,深褐色的眸子望向北方,冷厉如霜。

残阳似血,冷风如刀。

十日后,淮河以北三十里处,凌尘策马疾驰,身后跟着此番与他一起前往北燕的下属,浩荡疾行,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加快速度,在太阳落山之前必须抵达淮水。”

“喏!”

嗖嗖嗖。

正当众人提速之际,三支羽箭如星夜的鬼魅一样,穿过人群,射向凌尘后背。

叮叮叮。

落在凌尘身后的杜厉快速打出三颗骰子击落来袭羽箭。

“公子小心。”

“吁!!!”

反应过来的众人齐齐勒紧缰绳,策马转身,目光凶狠的盯着后方一骑。

余光扫过被杜厉打落的羽箭,凌尘抬头望向那名让他如此狼狈的女人,平静道“岳统领若有心随凌某一同前往金陵再续旧情,大可书信一封,到时本镇抚使一定备上八抬大轿亲自迎你入帐。”

自鹰峡谷一战以来,岳胜男跟凌尘斗了整整三年,其中败多胜少,但却从未有一次像今日这般,不仅想把对方的嘴抽烂,灌上滚油,更想把他阉了送进燕王宫当太监。

将落日弓挂回得胜勾,岳胜男掀开覆面,明眸皓齿,笑意不掩,随后脱下头盔,露出三千青丝随风飘荡,嗤笑道“泱泱楚国,赫赫翊王,居然教出你这么一个牙尖嘴利,行事作风不着四六的混账...怪不得天一楼近几年发展迅速,有的时候,本官不得不承认,无耻果然最契合咱们这类人的作风!”

剑眉凤目,琼鼻桃唇,娇媚中带着英气,英气中蕴含着固执。略带挫败的话音,听的天一楼众人一阵心疼,甚至有些人都忘了此女是谁,心底悄悄埋怨起凌尘,为何要为难这么一个大美人。

哭笑不得的蹭了蹭嘴唇,凌尘咧嘴笑道“无耻?呵呵...细说起来,我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毕竟跟你们北燕的战神相比,凌某只不过是鲁班门前耍大斧!”

“呵呵!”岳胜男淡然一笑,随后目光转向凌尘周围的九鬼,继续道“临行之前丞相让吾谨慎行事,吾一开始还没当回事,如今看来,丞相估算的确实没错,天一楼九鬼尽出,南楚掳劫我大燕景王,绝非一时兴起。”

“北燕掀起战乱,利用大楚跟西蜀间隙,打着吊民伐罪的旗号,驱动其余三国兴兵进犯,我大楚难道只得忍气吞声,任人宰割?”

“萧氏伪楚,人人得而诛之,十九年前林氏吴国是何其兴盛,天下是何其安乐?萧氏趁北方荒族进犯之际谋朝篡位,致使江南这二十年以来人心惶惶风雨飘摇!我大燕兴义兵讨伪逆有何不妥?当今天下皆言江南各地以无吴音,许多人都忘却了林氏仁德之恩,凌大人这等孺子更是不知过往的南北之情!试问凌大人,若非萧氏心怀忐忑,又何故闭关锁国,拒六国于江河之外?”

望着义正言辞拖延时间的岳胜男,凌尘不屑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岳统领这番话还是回去给你们的将士灌输吧!不过北燕既然心怀吴音,那待此役过后,凌某会亲自带三皇子去吴郡学习学习,等来日我大楚军队北上燕京时,也好减少城中伤亡。”

“....”

见对方哑口,凌尘举起右手向后一挥,冷然笑道“我们走!”

闻声,天一楼众人拨转马头迅速向南跑去,留下岳胜男一骑孤零零的驻在那里,随风轻笑。

路上。

凌尘俊秀的脸上多了几分凝重,心中对朝廷的怀疑又不免增添了几分,岳胜男并非寻常女子,否则也不会一骑追来,但对方现在不仅放弃了追击,甚至连先前联军撒出来的斥候都撤了回去,这明显不对。

呼出一口浊气,凌尘转头对身后的九鬼吩咐道“抵达淮水以后,你们九人立即带着布囊散去,搅乱敌人视线,执行第二计划,若我估算失败,你们即刻回京,面见老师。”

“喏!”

并非九鬼不忠,没有为主死战的决心,而是他们都清楚凌尘手段,除非他想死,否则北燕根本没有可能留住这位纵横七国的“暗夜死神”。

经过不断的提速,众人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抵达淮水,而此刻九鬼也早已背着自己的布囊消失在茫茫山野之中。

“启禀镇抚使,兄弟们已准备就绪!”

听到属下的禀报,凌尘的丹凤眼徐徐睁开,瞄向被属下团团围住的北燕三皇子,挑眉打趣道“听闻景王殿下平日里喜欢观看宫中棋师对弈,作壁上观,不喜亲自下场,那不知景王殿下觉得我跟岳胜男这一局是谁胜谁负?”

身为北燕三皇子,仪容不可丢,即便此刻蓬头垢面,慕容秋瑟也未忽视仪态风度,整理一下衣衫,他凝视对方,微笑道“凌大人出自翊王府,乃是翊王高徒,这一局到底是谁赢谁输,何需本宫多言!”

提腿靠坐在大石之上,凌尘歪头咧嘴道“不好说,说不好,因为家师曾言,棋局对弈,多有后手,不到最后,谁也不知哪边能胜!”

“呵呵...不愧是翊王...”

等不到慕容秋瑟后续,凌尘也不在意,耸肩转过头吩咐道“我已经答应岳统领要请三皇子去吴郡研习吴音,你们可要替本官照顾好三皇子,切勿怠慢,知道么?”

“喏,我等定不负大人所托!”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