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凡尘道诀 > 王朝
第七十四章猥琐发育
作者:会啄人的大鹅  |  字数:3576  |  更新时间:2021-03-08 09:53:48 全文阅读

看着刘恬手中的橘红色火焰越来越炙热,陆衍也终于想起来了在哪里见过。

前几天一个叫刘广的人曾经使用过,同样姓刘,也许两者间存在着什么渊源。

“刘广是你什么人?”陆衍对刘恬问道。

刘恬诧异的看了陆衍一眼,开口说道 “刘广?我刘家没这个人。”

“现在想与我攀关系,如果平时我还可能放过你,但这次你就安心下地狱吧,只有这样陈家人就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秘密。”

“我会对陈家的人说你们都是被那头五角黑水兽杀死的,哈哈。”

说话间刘恬已经对陆衍发起了攻击,橘红色火焰萦绕双拳间,一阵阵热浪席卷树洞,空气变得滚烫。

陆衍虽然修炼到元罡境,但拿到出手的秘籍根本没有,攻击方式只是单纯的对灵气,元罡之气的运用。

面对扑面而来的滚烫焦炎,也不知如何应对。

刘恬已然逼近,而秦真蠢蠢欲动,一旦陆衍忙于应对刘恬的攻击时,就肯定会抓住时机,从后面进行偷袭。

陆衍知道不能再拖了,朝着刘恬的方向猛地挥动拳头,主动展开攻击,欺身而上。

拳劲之下,狂暴的灵气冲天而起,形成一张大手,朝着刘恬碾压过去。

正在朝着陆衍冲去,展开攻击的刘恬瞬间察觉到这股强烈的灵气波动,布满火焰的拳头重重击出,与前面的灵气大手撞击在了一起。

刘恬本以为自己的炎焱拳能够轻易湮灭面前的灵气拳头,可是很快就察觉到不对劲。

前方的灵气仿佛没有极限,在自己的炎焱拳的火焰下灵气大手依旧没有破裂的迹象。

陆衍察觉的这一现象,看着刘恬在自己的灵气大手下节节败退,不禁露出疑惑,“莫非他在故意示弱,故意引我过去。”

“想引我过去,然后偷袭我,没门。”

陆衍再次加大灵气的输出,灵气大手立即膨胀,阵阵摄人的威压出现,朝着刘恬镇压过去。

而站在一边的秦真听到陆衍的话后,也觉得刘恬不可能那么容易被击败,八成是故意的,“可惜这小子机灵不上钩啊。”

强大的力量瞬间传达刘恬全身,压迫着他身体动弹不得,狂暴的灵气钻入其体内,肆虐着刘恬浑身筋脉。

触不及防下刘恬一下子收到了重伤,鲜血大口大口喷出,像是不要钱一样。

陆衍有些意外,这刘恬为了引自己上钩,还假装吐血,吐出那么多鲜血,不知道身体吃得消不。

“你就算吐再多的血,我也不会过去的,故意示弱然后再偷袭我?不得不说你表演的很像。”陆衍对着刘恬说道。

刘恬听到后瞬间楞住了,劳资在演戏?给劳资看清楚,这是真的吐血啊,衣服都染湿透了。

陆衍的下一句话,使得刘恬再次吐血两大口,身体佝偻的更厉害了。

“您老演的还真像,衣服都染红了。”

“噗......”

“啧啧,又吐上了。

刘恬终于承受不住,开始喊人了。

“秦真!快给劳资帮忙啊!”

秦真露出疑惑的表情,问道,“不等那小子上钩?”

“上什么钩?”

秦真有些发懵随即问道,“你不是在演戏,骗那小子上钩吗?”

刘恬的脸色更黑了,咆哮道,“你哪只眼睛看到劳资在演戏了?”

刘恬还想再加一句,劳资吐得百分百纯天然,纯人工制造,不加任何添加剂,无污染的鲜血。

秦真的加入使得刘恬轻松了不少,起码不用再被压迫的吐血了。

秦真双手间,火焰拳再次施展,火焰拳上燃起的火舌,刹那照耀陆衍脸庞。

陆衍急忙在自己面前施展出一道灵气墙,秦真火焰拳上的火焰有些怪异,除非使用元罡之气,不然难以熄灭,但陆衍体内只有两缕元罡之气,直接使用元罡之气去熄灭火焰,陆衍有些肉疼。

“秘籍还真是厉害,这有点棘手啊。”

秦真与刘恬两人施展的秘籍让陆衍有些束手束脚,但真正让陆衍“肾虚”的原因还是元罡气不多了。

为啥?与四头黑水兽时用掉了!

所以说现在的陆衍也就体内灵气比两者雄厚,身体素质更强一些,其余并占使用优势。

当然有元罡之气时,元罡境修士又是一回事,元罡之气杀伤力极强,从四角黑水兽的鳞甲都被轻易破开,就可以知道。

当气海境突破到元罡境时,体内气海就会扩增到原来的两倍,按理说一位元罡境修士在没有元罡之气时,对于两位气海境巅峰不是很大,是的,的确不困难,那为什么陆衍会如此狼狈呢,还不是穷,都是贫穷惹的祸,卖不起秘籍,只能徒手搏斗。

就像一个成年人同时对付两位持刀的青少年,力气再大,也不敢跟刀子硬碰硬。

不过既然没有拿的出手的秘籍,那么陆衍就决定用雄厚的灵气去碾压两人,所以陆衍果断的躲在了灵气护罩后面。

拖住两人的同时,体内元罡之气正在慢慢恢复着,一缕元罡之气缓慢成型凝聚当中。

虽然陆衍体内的两缕元罡之气已经完全消耗了,但毕竟是元罡境修为,体内的灵气被元罡之气夹带着在一起淬炼,慢慢间也有了一些元罡之气的特性,强度比起以前来要强上许些。

“嗤嗤……”

秦真打出的火焰拳撞击在陆衍的灵气护盾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躲在护盾的后面,陆衍都感觉热浪扑面而来。

“还好,没硬碰硬。”陆衍庆幸没有悍然出手。

秦真见陆衍不敢应战,更加奋起,攻击到更加卖力了。

火焰拳重重砸在陆衍的护盾上,狂暴的攻击如同雨点落下,陆衍赶紧加快灵气的输出。

另一边刘恬终于将灵气大手压制住,摧毁点灵气大手之后,立即就把榔头对准陆衍。

只是吐了许多口鲜血过后,刘恬脸色有些苍白,有点类似索命的白无常。

此时他对陆衍充满了恨意,恨不得立刻杀死陆衍,双手上凝聚熊熊烈火,不断的轰击着陆衍身前的护盾。

“咔嚓。”

陆衍身前的护盾再次裂开,火舌直接通过裂缝钻了进来。

刘恬披头散发,眼睛里布满血丝,充满着仇恨的目光,恨不得将陆衍生吃。

云洛灵宗。

一处富丽堂皇,金碧辉煌的大殿,大殿围绕着许多巨大柱子,这些金色木柱支撑着大殿顶部,每个柱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金龙,分外壮观,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

各种华丽,散发着荧光的宝石镶嵌在大殿的金龙柱上,给大殿带来明亮的光芒。

此时大殿上,有些许多人在场,每一位都身着高贵衣袍,浑身上下散发出摄人心魂的神威。

每位客人的桌子上都是琼浆玉液,美味佳酿,散发着奇异香气的灵果。

殿堂的高座上,是一位面容普通的中年男子,羽扇纶巾,平凡却说不出逍遥自在。

高座上的中年男子站起身来,主动举起酒杯,招呼对面的客人。

“本座今天在这里,敬齐钺候一杯酒,替齐钺候接风洗尘。”

对面的俨然就是身着金袍,衣袍之上绣有蟒纹,威严魁梧的男子,上次陆衍曾经擦肩而过,见过一面的齐钺候。

齐钺候当初受命,寻找太吏观天命寻龙脉发现的至宝,一种传说中的天才地宝,金龙髓。

传闻中金龙髓能够洗髓伐骨,洗去人体杂质,提升使用者的资质,天赋,造就最强根基。

齐钺候受命来到禹州,最后通过田长吏手中宝物指引,发现在离河城附近,最后确认在那座赤金石矿洞中。

眼看金龙髓即将到手,但齐钺候万万没想到的是,金龙髓的离奇消失。

田长吏通过此行带来的宝物,欲定位金龙髓的位置,但仍然没有成功,金龙髓就像是从这个世界消失一样。

田长吏手中的宝物,再也没有了反应。

齐钺候将这个消息传至王城后,太吏大发雷霆,命令齐钺候无人如何都要找到金龙髓,不然就别回去了。

想他齐钺候一生征战沙场,镇压无数魔人,妖人,竟然被如此对待,可齐钺候对于此事如何不忿,也仍就无可奈何,谁叫他是自己的老师。

朝廷之上有二老,太师,太傅,两人手握重权,朝廷中都是两者的人脉,可谓千里之外,运筹帷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除了圣上之外,几乎就没有人能够制裁他们,甚至是当今圣上也需要看两者几分薄面

但云洛王朝中其实还有一人能够与两人分庭抗礼,那人就是太吏,皇派学院的院长,当今圣上的老师。

从皇派学院走出来的学员,可谓都是他的学生,齐钺候就是他第三亲传弟子。

没有找到金龙髓,太吏老爷子就不许齐钺候回去,没办法齐钺候只能四处调查线索。

于是齐钺候开始调查金龙髓消失的时候,当时到底有哪些人在附近,这些人都是怀疑的目标。

经过这阵子的仔细调查,已经排除了许多人,而今天齐钺候达到云洛灵宗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

他记得当时云洛灵宗也参与了赤金矿洞事件,虽然云洛灵宗地位不凡,但为了造成任何,齐钺候还是硬着头皮过来了。

齐钺候对面的中年男子,就是如今云洛灵宗的宗主,李在山。

李在山虽然衣着简单的站在齐钺候面前,但齐钺候不敢丝毫大意,在齐钺候的感观中,李在山就像一柄入鞘的利剑,深不可测,高深莫测。

如同一团迷雾,令人不知深浅,整个人给人带来的第一感觉是,清净。

但齐钺候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看似客气祥和的男子,在二十面前被世人称之为杀神。

面对李在山的举杯,齐钺候客气的站起来,微笑饮下杯中琼浆。

然后客气的将此行的目的,全部说了出来,并且提到了自己的老师,太吏。

“哦,原来是太吏大人的命令,我云洛灵宗定当全力配合。”李在山配合说道。

听到李在山的话后,齐钺候终于松了口气,早年老师曾对李在山有恩,现在云洛灵宗如此配合,自己无疑是占了老师的面子。

不过齐钺候还是非常感激,对李在山客气的道了声谢谢。

树洞中。

陆衍仍猥琐在灵气护罩后,任凭两人如何攻击叫骂,陆衍就是没有还手。

“刘兄,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秦真喘息道。

秦真的话令刘恬眼中血红变浅,恢复理智。

恢复理智后,刘恬也感觉这样有些不妥,在攻击无果之后,果断放弃。

朝着刘家那边的人,招了招手开口说道。

“把陈惜月与陈伟光带过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