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凡尘道诀 > 王朝
第六十六章陈惜月的嘿嘿嘿
作者:会啄人的大鹅  |  字数:2630  |  更新时间:2021-02-18 23:08:36 全文阅读

“二姐,你这是?”陈惜云不解道。

陈惜月神秘一笑,对陈惜云小声说道,“放心吧,你姐夫他很强的。”

陈惜云见陈惜月这么说,半信半疑的让出空间。

陈锦北立即走上前,“我听惜云说过你,一剑就杀掉了一头三角黑水兽,原以为是个高人,原来毛头小子一个,还想当我姐夫?”

“那是你演的一出戏吧,目的就是混入我陈家,说你是哪家派来的,秦家还是刘家?”

“如果你有击杀三角黑水兽的实力,为何不敢应战?”

陆衍不出来应战,陈锦北越发认为陆衍是其他势力派来的奸细,心中暗道,“这陆衍一定有问题。”

听到陈锦北的话后,陆衍有些哭笑不得,“我说都不是,你信吗?”

同时看向陈惜月,瞥了瞥眼睛,意思道你弟弟脑子真没问题?陈惜月作了个无奈的鬼脸。

“哼,还不如实招来,今天我非得让你自己承认不可。”陈锦北说完就准备动起手来。

“慢着,混账东西,这像什么话,怎么能对小陆动手呢,来者即是客,滚一边去。”

陈元劲的声音响起,陈元劲也是压根就不信陈锦北的话,半个月来被陈锦北扒出来的“奸细”,但凡明眼人都知道无稽之谈,但陈锦北就是肯定自己的猜忌,陈家,陈元劲也很无奈。

“看来找个时间带锦北去玄医门找常真大师看看脑子。”陈元劲心中暗下决定。

“爹,他肯定是其他家族派来的间隙!”陈锦北急道。

“住口。”

“陈叔,不要紧的,跟惜月的弟弟比划没问题。”就在陈元劲一口否定的时候,陆衍走上前开口说道。

“嗯?”陈元劲转过头看向陆衍,有些意外陆衍的决定。

刚才陈锦北一直咄咄逼人,而陆衍一句话都没说,所以陈元劲以为陆衍对于自身实力没有信心战胜儿子陈锦北。

所以为了避免陆衍难堪,陈元劲主动站出来制止陈锦北的动作,但陈元劲心中对于陆衍的好感不免下降了不少,虽然对于陆衍的家室很满意,但如果这陆衍连迎战的勇气都没有的话,自己如何放心将女儿托付终身给他。

就在陈元劲本以为事情会一这个结果结尾时,意想不到的是陆衍站出来,还提出主动应战。

陈元劲见陆衍站出来,很是满意,不过同样陈元劲不希望被儿子打伤,所以开口制止。

陆衍朝着陈惜月做出无奈的样子,是的,就是陈惜月挑唆自己与陈锦北比试的,陈惜月眼中满是坏笑,看来想揍弟弟陈锦北已经很久了,本来陆衍是不想出手的,奈何陈锦北用一枚金饼作为筹码,盛情之下,于是陆衍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爹,你看,他都同意了。”陈锦北露出惊喜神色冲陈元劲说道,但陈元劲还是目无颜色的拒绝了。

可陈惜月怎么可能放过制裁弟弟陈锦北的机会,于是上前提出自己的想法。“爹,你放心吧,没事的,你要相信陆衍的实力。”

陈元劲看着热情高涨,自信慢慢的两人,迟疑不决,最后说道,“记住点到为止!”

“就在这里比试?”陆衍朝着陈锦北问道。

“当然不是,咱们去武台吧。”虽然陈锦北也有些诧异着陆衍态度的转变,竟然应战了,但这同样不影响自己的打算,这样更好,如果陆衍拥有斩杀三角黑水兽的实力,应该不会被自己轻易击败,可以进一步调查,如果被自己轻易击败的话,是奸细就无疑了。

反正陈锦北就是这么想的,在陈锦北心中陆衍的形象一直就是其他势力安排到细作(奸细),所以不亏是你啊,陈锦北。

对于陈锦北提出去武台,陆衍没有任何问题,反正陈锦北输定了,没办法他老姐出一块金饼买他输,而且要让他输的很惨,桀桀......

武台的方向位于陈家的另一方向,所以陈锦北在前面引路,五人朝着陈家武台位置走去,一路上五人引起了许多陈家人的注意,都挺好奇家主为什么突然来到武台,不过随即路上的陈家人脸色大变,纷纷低下头颅不敢看家主旁边的那个青年。

这几天陈锦北就像一个梦魇般游离在陈家,闹得陈家人心慌慌,生怕自己被怀疑成其他势力派来的奸细,有些在陈家做事的老人,害怕老年不幸,纷纷躲到外面,哪怕陈元劲尽力挽留,还是有许多人自称自己这几天心力交瘁,需要到外面修养修养,陈元劲被此事搞得焦头烂额,可偏偏陈锦北还依然说道,“爹,看吧,我就说我的猜测没有错吧,他们果然有问题。”那天,陈元劲差点没把陈锦北打死,那一夜陈锦北惨叫声传得很远很远......

陈家武台位于陈家大院的中间地段,类似擂台,由青石砌成,分为许多区域,陈家小辈在上面锻炼着,见到陈元劲来了,都礼貌的大招呼,但看到陈锦北之后,小辈们都没有上前,只是脸色怪怪的,站在远远的打招呼。大概是他们的父母叮嘱过,凡是见到陈锦北之后,远远看见就主动避开,陈锦北俨然成为了陈家的瘟神,陈锦北这小子不止怀疑外人,狠起来连自家人都怀疑。

当陆衍一行人到达武台时,武台上就聚着许多人,陆衍一行人的出现,场地上的人赶快散开,远远站在一侧,陈元劲当即脸色一黑,看见一旁的陈锦北,恨不得一脚将其踹飞出去。

“家主怎么到这里来了?”有人惊讶道,平常陈元劲都是在处理族中大大小小事物,很少有时间来这里。

“你就别管家主不家主了,没看见瘟神在这吗?赶快躲到一边去,省的被盯上,那就麻烦了。”那人旁边的人劝说道,并且人已经退到很远。

既然武台上的人尽皆退去,也省来众人组织空出一片空地来,在武台上划出一个区域,陆衍与陈锦北分别踏入其中,战斗一触即发。

“这是要干什么,瘟神只是跟谁比试,怎么不认识?”远处的“看客们”纷纷好奇眼前这一幕。

“我好像见过他,可是怎么想不起来呢?”有人看见陆衍的样子感觉眼熟的。

“唉呀,我说你这记性,这不就是二小姐带回来的男子吗!”也有人很快就认出了陆衍。

“对对对就是他。”

“这是要闹哪一出啊!”围观的人一头雾水。

另一边看着将要比试的两人,陈惜月快速走到陈元劲身边,对陈元劲说道,“爹,你说他们俩到底谁会赢。”

陈元劲淡淡开口道,“你弟弟锦北比起陆衍大上几岁,实力无需置疑要强些,锦北会赢。”

“爹爹,你当真认为锦北会赢?”陈惜月问道。

陈元劲说道,“嗯?对你的弟弟没信心?”

陈惜月对其眨了眨眼睛,“当然。”

“唉,真是嫁出去的女儿就像泼出去的水,不对,还没嫁出去就开始维护夫家了。”陈元劲打趣道。

听到陈元劲说将自己嫁出去,陈惜月瞬间脸色通红,调整情绪之后对陈元劲说道,“爹,我们打个小赌如何?”

陈元劲眼中流露出一丝兴趣,不由问道,“赌什么?”

“您的玄光剑,如果我赢了,您就将那柄玄光剑送给我,如果我输了的话就为您免费打理半年的陈记。”

“我们就赌他们两人输赢如何?陆衍胜了,算我的,锦北赢了,算你的,怎么样?”陈惜月提出想法。

陈元劲顿时双眼发光,盯着陈惜月说道,“这可是你说的!输了别赖我。”

“那您这是同意了?”陈惜月眼中透露出兴奋之色。

“当然,我说话从来都是一言九......”陈元劲口中的话还未说完,一道身影倒飞着跌出武台。

“砰!”

陈元劲眼睛瞪得快要撑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