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袁阀 > 正文
67临淄
作者:巴奀月  |  字数:4717  |  更新时间:2021-01-24 19:22:19 全文阅读

  时间到了初平四年(193)的九月下旬。

  经过半个月的整编,二十万青州黄巾军初步收编完毕。十五万家眷也编成户籍。田丰从冀州选来的一批下级官吏,也被分派到了,平原、济南两郡协助治理。

  然而平原、济南只是两郡之地,虽然无主荒地不少,但也容纳不下十五万户的人丁。经过田丰竭尽全力地安置,还剩下了九万户没有分配到田地,还驻扎在济南附近的营寨中。

  此时入秋,青州一地只能抢种冬麦。在田丰的统筹下,被安置的军户很快就从事播种冬麦,兴修水利,修葺住宅,修整官道等事宜。

  那十五万的青州预备兵,倒也没有闲着,都派出去协助播种,修路,修水利。

  五万的常备青州兵,则在张郃统帅下,参加了首次的训练,以加快磨合和整编。

  这二十万人闲着,也是消耗粮食,袁熙正在筹谋着充分利用他们的价值,开展新一轮行动。于是他召集起来一众下属。

  田丰双眼浮肿,神色憔悴,问道,“公子召集我等,所为何事?可有吩咐?”

  袁熙对于田丰的务实勤恳,还是很感叹的,关切道,“元皓先生千万保重身体,诸多政务还需要您主持呢,切莫劳神过度。”

  三国争霸毕竟不是游戏,一个人的才能是有限的,所以即便田丰能力再强,如果没有团队的配合也会累死,为何最后诸葛亮最终病死五丈原,没有后继团队而已,治政能力99+也会累垮的,何况93+的田丰呢。

  袁熙从暗卫打探来的情报知道,像国渊、邴原、管宁等名士现在正在青州北海等地。济南到北海的道途不畅,征召令也传不过去,只有拿下北海等地,才能进行征辟招揽。

  “嗯,这些天来诸位整编黄巾,也算初见成效,粮秣供应,播种冬麦等事宜,也是井然有序,然收编的黄巾兵卒,还多有空闲。所以熙想,趁未入冬之前,对盘踞齐国的田楷,发动一次攻袭。”袁熙直入主题说道。

  “等等!”田丰闻言立即站起,劝谏道,“我军新近接连大战,黄巾收编不久,人心未必归附,诸多安置问题悬而未决,此时对田楷发动攻势,实在不是时候!请公子三思啊!”

  袁熙顿时感觉被泼了一盆凉水,他体会到了父亲袁绍为何不喜欢田丰的原因了,于是不悦道,“先生先且听熙的缘由,平原、济南安置不下百万的人丁,那播种,修葺之事只是军户做即可,众多的青州兵卒也是消耗粮秣,不如在实战中练兵,以战养战。”

  “供给百万人粮秣,已是我军极限,如何能再供给军伍,攻袭齐国的粮秣。岂不胡闹。”田丰据理力争,寸步不让,说道。

  袁熙心情不悦,他有自己的考虑,齐国等地是青州的储粮地。能拿下,或者掳掠一番,不仅能缓解粮食问题,还能消弱对方。

  “齐国等正在秋收,而兵法有云:重地则掠。如此可不需太多粮秣的供给。”袁熙也坚持说道,他希望田丰知难而退。

  “先不说粮秣供给,单说青州兵新收编,其可能一战?”田丰还是反对袁熙的冒进。

  郭嘉明白袁熙的意思,于是解围道,“元皓先生所虑没错,但公子所言甚是,让青州兵徒然消耗粮食,实在是浪费,我军不必取得多大战果,只需干扰田楷秋收,消耗其实力,彼消我长之下,就是成功。”

  袁熙跟郭嘉对视一眼,感到了彼此的默契,于是接过话茬说道,“再者,父亲跟曹孟德,新败屯军发干的陶谦,而田楷现在只能龟缩齐国、乐安两地,整个态势对我军十分有利。至于青州兵能不能战,还要问俊义将军。”

  张郃倒是显得颇有自信,出列禀报道,“十五万的预备兵卒,还未能用,但五万的常备青州兵现能做到令行禁止,其本身也是经过征战的老兵,绝不会输于田楷军的,请公子安心。”

  经张郃这么一说,袁熙更加坚定了,于是拍板说道,“如此,我军当尽快抢在,田楷秋收完毕之前出兵。”

  田丰再劝了袁熙,但他态度坚决,只得作罢,这二公子袁熙,真是袁家的种,和袁绍一样的脾气,都这样刚断自我。

  魏征都劝不住太宗皇帝李世民,决心打高句丽,何况田丰劝袁二公子不要打,一个小小的青州田楷呢,怎么可能。

  郭嘉仔细算计了会,说道,“此次可出五万青州兵,由俊义,公明两位将军,各统辖一半,并上原先两营各三千步卒。文远、子龙的四千骑、公子的戍卫当然也一齐出征。如此,我军有了压倒性的数目优势,可供选择的战法就多了,至于其他当随机应变了。”

  商定完毕,袁熙等人就着手开始,调兵至于陵一线驻扎。留下新升任骑都尉的易荣协助田丰守城,还有处理一干政务。

  临淄是当世名邑大城,有人口几十万,自从战国时期就已经座落在齐地,距今已经有五百年的历史。在战国时期,做过齐国的都城,秦灭六国之后作为齐国的治所,刘邦建汉后,一直是山东重镇,地位不在邺城之下。

  齐国,田楷处

  上次与冀州军的交战中,田楷丢掉了平原、济南两郡,现在田楷军龟缩在了齐国。

  听到袁绍、曹操大败屯军发干的陶谦军,袁熙收编百万黄巾的消息后,田楷大为震惊。青州一地的局势瞬间逆转,袁熙军仿佛突然间有了压倒性的优势,起码明面上是如此的。

  客居田楷处的刘备,最近也在为形势所担忧,他带着关张两兄弟找到了田楷。

  “冀州军收降百万黄巾,声势浩荡,非我等一家之力可应对,田青州何不联结孔北海、陶徐州呢。”刘备诚恳建言道。

  田楷也苦恼,说道,“我已差人去跟陶徐州商议,共抗冀州军之事。然其新败,跟我多有推诿,态度十分暧mei,所以我也无奈。”

  “孔北海忠杰高义之士,何不跟其联盟?”刘备接着说道。

  田楷听到这事就恼火,孔融一直不理会袁绍,公孙瓒两家的争斗,只安守一方。他对田楷派的使者也不冷不热。保持中立就是不支持,田楷岂能不记恨。

  于是田楷不悦说道,“孔文举游离我军与冀州军之间,至今还未表态,观其所为,乃坐观成败,两不相帮罢了。”

  “报!”一个传令兵高声呼喝着,进到大堂。

  “讲来。”

  “发现黄巾残余,出没于乐安国,胡校尉来了求援急报。”

  刘备、田楷不住哀叹,前面虎未退,后面狼又来,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于陵,袁熙军大营

  经过五日的调度,袁熙军大都屯驻到了于陵,这里成了进攻田楷军的前进据点。

  其实张郃之言有所夸大,五万青州兵虽然初步训练完毕,但还是缺乏兵器铠甲,正真能堪当主力的步卒,还是张郃两千“大戟士”,还有徐晃营里的弓步兵,也就是后来细柳营。

  中军帐里,袁熙在做最后的动员跟筹谋。

  郝昭,郭淮一直都忙着来回冀州、青州两地押运粮秣,新收编的兵卒多而堪当大用的将官少,袁熙再次感到手下人才的缺乏。

  袁熙郭嘉私底下多次商议过,出兵齐国的细节,所以心里有了个大概。这次行动在他谋划里,不仅仅是掠夺,而是彻底将田楷驱逐。

  太宗皇帝李世民能打败并州的刘武周,自己还打不过小小的青州田楷了?

  袁熙一脸轻松淡笑,说道,“这次出征我军占据绝对优势,田楷不过冢中枯骨,我等还要在临淄过腊日节。”

  袁熙又在夸大造势振奋士气了,抗美援朝时,美国大将麦克阿瑟不也是如此,鼓励士气军心的吗,不过他们要过的是圣诞节罢了。

  作为君主必须战略上蔑视敌人,然后战术上重视敌人,故袁熙面对诸将时,才无尽蔑视田楷军,高祖刘邦对垒英布,曹操对垒吕布,石勒对垒刘燿时,不都是如此激励将士稳定军心的吗,自己做的也并无不妥吧。

  郭嘉挥了挥,袁熙特意给他准备的羽扇,缓缓说道,“诸位,我军优势明显,但粮秣后继不足,随军只带了五日口粮,故取得粮秣、攻下临淄,是制胜关键。”

  “军师,夺取粮秣不难。可如何攻下临淄,如跟田楷军,在临淄城相持不下,我军后继不足,则必败无疑,请军师示下。”张郃对能否攻下临淄城,还是存在很大疑虑的,所以问道。

  “诸位可能有所不知,黄巾余孽管亥正在寇略乐安,田楷要分兵驰援,我军四处出击,夺取齐国的粮秣,田楷岂能坐视不理?只要其一出临淄,就将其歼灭。如不出,等我军合围,临淄就是囊中之物也。”郭嘉分析道。

  袁熙还特意爆出了个内幕,说道,“临淄豪杰,多有仰慕我父亲袁车骑者,可为内应。”

  老师张纮的暗卫可不是吃干饭的,早暗中联络并控制一部分豪强了,不过还得拿父亲袁绍当虎皮大旗,不然别人还真不一定信。

  半响,看到诸将不再有异议,袁熙即刻下令道:“张文远,你率所部两千骑,奔袭齐国般阳、昌国,夺取可征收的一切粮秣。”

  “诺!”

  “张俊义,你率所部,奔袭齐国北的西安,直接威胁临淄。”

  “诺!”

  袁熙再看向徐晃赵云等人,吩咐道,“其余人等,率本部为中军,跟我直取临淄。”

  诸将拱手领命后,纷纷归去准备。

  齐国南昌国县。

  五十多岁,样貌清瘦的县丞梁荣,一面擦汗,一面指挥民夫兵士,搬运新收割的黍、豆、胡麻等作物。

  黑瘦的“力田”赶紧给他送上瓜果凉水。

  在汉代,作为推广农耕技术,监督农业生产的“力田”权力不大,但地位不低,如果有政绩,很快会升任为县丞一级的官吏。

  “大人,这已经收割装车近半,您不用亲自下地督促,在下能办好。”里田献媚道。

  “你不知,田青州下令,如果收少,轻则罢官,重则斩首。”

  “敌袭啊!敌袭!”地上传来震动,一时间号角大作,收割的队伍骚动混乱起来。

  梁荣跑上前扯住一个兵卒,匆忙问道,“怎么回事!为何惊慌。”

  “冀州,冀州骑兵啊,好多!”

  下一刻,一队队黑甲骑兵纷涌而至。

  羽箭纷飞,昌国县兵龟缩到了马车、独轮车后。一众兵卒大都没有披甲,兵器也不在手。待到冀州骑兵冲近,那些兵卒都没能组织起抵抗。

  梁荣手脚颤抖地爬到马车边上。一支羽箭从他耳边飞过,吓得他直打哆嗦。

  梁荣刚想钻进马车,突然他觉得整个人被提起。天旋地转,他被摔了个满眼金星。

  几个骑士策马围了上来,大笑道,“哈哈!这厮溜得贼滑,不过也没张将军身手快。”

  半响躺在地上的梁荣,哀嚎着睁开眼睛,看到了几个冀州骑兵,还有一个面貌俊朗的将官。

  “好地方,这临淄,果真是成就霸业的摇篮啊!”袁熙站在远处头,望着这座历史名城的风采,袁熙不由得感慨一句。

  “想当年,唐太宗皇帝李世民从太原起兵,建立了大唐盛世,万国来朝,奠定了汉人在世界上的地位。今番,我既然有机会入主,这座天下名都,也要做一番轰轰烈烈,不输李世民的霸业!将名字镌刻在史书上,方不枉穿越这一回!”

  凝视不远处波澜不惊,水流清澈的临淄河,袁熙心潮澎湃,在心中暗暗立下誓言。

  夕阳西下,策马远眺临淄,只见从城池坐北朝南,宛如一座龙椅;淄河从城池脚下蜿蜒向南,河面洒满了朝霞,酷似一条玉带,远远看去,竟然颇有王者之气。

  郭嘉略懂风水占卜之术,策马远眺临淄的美景,嘴里喃喃自语:“想不到临淄竟然出现了王气,看来袁显奕很有成就霸业的希望呐!或许,袁家真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代替刘家成为天下第一大族!”

  看过风水之后,郭嘉心里更加笃定了袁熙必有一番作为。这个年轻人,从初出茅庐时的青涩鲁莽,已经逐步的有了领袖风采,一举一动,张弛有度,像个成大事之人,跟着他混,或许不会有错!

  江东。

  “策见过舅舅,韩县尊,莫县尉。”军营之中,孙策已经卸去身上盔甲,一袭蓝色的长袍,少年英姿,面容俊朗,对着三人,有礼貌的道。

  “伯符,好小子,没想到你走了一趟雒阳,变的沉稳不少了,还有礼貌起来了。”吴景凝视着这个少年勇武却有些冲动的外甥,拍拍他的肩膀,笑道。

  “舅舅过奖了!”孙策走这一趟,的确成熟不少,特别让同龄人翘楚,显得少年老成的袁熙这么一刺激,便沉稳了不少,少了不少的冲动劲头。

  “登见过大公子!”韩登和莫从既然投于孙坚,自然不敢在孙策面前摆谱,莫从恭敬的道:“禀告大公子,吾麾下一共二千三百府兵已经集中在外,随时可接受公子的收编。”

  “韩县尊和莫县尉不必多礼!”

  孙策神色沉默了一下,看着整个三十来岁的儒雅男子,轻声的道:“你们愿意归顺我孙家,乃是我孙家之幸,策乃是先锋军,没有权利收编他们,这里还由韩县尊做主,只要再过半月我父便可领兵归来,到时候再有他做主,如何?”

  韩登莫从两人一听,双眸顿时闪亮了起来。

  投降与孙策和孙坚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待遇,孙策虽然是大公子,但是说到底孙坚才是主公。

  “诺!”

  两人赶紧点了点头。

  其实我个人感觉,孙策的个人魅力比袁熙强,孙策更阳光一些,而袁熙则有些阴狠,如果我选择主公的话,我自己更加倾向于选择孙策,他乐观阳光,而袁熙虽然自诩,太宗皇帝李世民一样的人物,可在我看来,袁熙更像隋炀帝杨广,和太宗皇帝李世民的结合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