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这该死的羁绊 > 正文
第五章 出逃1
作者:点点灰YU  |  字数:2194  |  更新时间:2020-12-20 01:52:49 全文阅读

李安乐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病床上。吊着盐水。她警惕的望着四周又是一个陌生的环境。看到全纪才没在才松了一口气。房间里另一张桌子上一个身着医生服饰的男人在摆弄着手里的仪器。“请问这是哪里?”李安乐微弱的声音在房间响起。男人回头额下眉角如棱,鼻梁立峰,架一幅乌金边眼镜,双目炯炯却不逼视.嘴角微扬,似挂着一种亲切的笑容“这里是医务室,别担心你现在没什么危险,也都是一些皮外伤,休息几天就没事了”他的声音声音低沉浑厚,很有磁性,显得很稳重,给人一种安全感,感觉很踏实。“不过这两天还是要吊些生理盐水,避免发炎”

“是你救了我吗?”李安乐小心翼翼的问,她当时晕过去了。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算是吧,我过去的时候你昏迷不醒了”他不急不慢语调平和

李安乐:“谢谢,该怎么称呼你?”

童远:“我姓童 叫我童医生就好”他继续低头摆弄手里的仪器

“童医生,那我这几天都是要住医务室吗?”李安乐心里后怕不想回宿舍,此时医务室应该安全一些。

“不用,没那么严重,不是下不了床,晚上还是要回宿舍的,就是这几天准时过来挂盐水按时吃药就好了”他回头再次望着那个小心翼翼的小女孩。。。眼神复杂。。。

李安乐安静的没在说话。。。。只是痴痴的看着窗外。。。。心里盘算着这个地方有坏人,我得想办法离开。。。

办公室里全纪才悠闲的半躺在沙发上,左手叼着一根黄鹤楼吐云吐雾,一幅我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好像那边童景喋喋不休骂的不是他。童景骂了半天,看到他这幅样子越发生气,丢下一句话:“全纪才,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黑着脸摔门而去。。。

回到自己办公室童景坐下来喝了几口茶,心气烦躁。本来这个星期六就可以把李安乐送给老韩的,结果现在被全纪才搞的一身伤,只能找借口在往后拖。因此她又是给老韩送礼赔笑还要被老韩喷头骂的跟骂狗一样。韩建国这个老色魔一个无才无德的混混,前些年因为搭上了一条大船,后面就变得目中无人。但是由于出手阔绰只要给的货够的上他的眼钱都不是问题,而且他黑道上也混了这么久现在也算是杭城混混里数一数二的人物。童景还惹不起。只能顶着骂声陪着笑脸。心气平和下来后童景感觉很累。。心身疲惫。 妈妈早逝。那年她才13岁初中二年级。家里父亲肾癌晚期肾衰竭一直要靠血透维持生命,家里一贫如洗,穷的耗子都不愿意住都要搬家。弟弟还小。所以她只能辍学去打工。先是在饭店后厨洗碗洗菜什么的,工资只是正常员工的一半。那点工资根本不够维持父亲的医药费,后来为了赚钱被带进了夜店做小姐,小小年纪就要穿插在各种灯红酒绿之间。在后来认识了一个大老板,帮她解决了家里钱的问题,也给他找了孤儿院的工作。

她本以为自己算是那个人包养的小情人,可后来才知道情人都算不上。而她上了这个贼船也就在也下不去了。只能与之同流合污。。。 在后来便遇到了全纪才,以前还天真的想过和全纪才远走高飞,离开这个鬼地方。只是她又一次看错了男人。现在她感觉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没一个靠得住她只能靠自己。神情恍惚之间。。算算日子。那个人二年多没来孤儿院了。她两年多没见到他了。虽然那个人带她走进了黑暗。但在那之前她的生活本就没有阳光。。。。。。

经过三天的修养,李安乐身体好了很多,今天是最后一天来医务室挂盐水了。童远温柔的帮她解开手上的医用胶布拔掉针头,淡黄的棉签轻轻压在针口处。李安乐抬头看着他长长睫毛下明亮的眼睛。她觉得童远和院里其他的大人是不一样的。几天相处下来童远给她的感觉就像个邻家哥哥温暖亲切。

“童远叔叔,你可以带我走吗?带我离开这里”李安乐圆圆的大眼睛凝视着童远恳请道

童远放下手上棉签示意李安乐自己按着转过身背对着她。半晌。他才不咸不淡平静的说道“对不起我帮不了你,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你们受伤的时候帮你减轻一点痛处。让你们尽快回复。至于其他的。爱莫能助。”他缓缓回过身手放到李安乐头顶抚摸了两下:“还有刚才的话不要随便对人说。知道吗?幸好是我,如换了别人你现在可能又是皮开肉绽了。刚才的话我就当什么都没听过你什么都没说。” 李安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谢谢”

接下来的两天都还算平静。李安乐每天没事就拉着甜甜到处带她逛逛。这些天她对院里的环境了解的差不多。这个孤儿院不大,自带教学体系。有两栋楼一栋是宿舍,一栋是教学楼。中间隔着一个小小的操场。周围全是高墙和绿树。就一个大铁门,每天门口都有保安值班。除了外出办事职工,里面的儿童不允许出去。除非是职工带着出去。如果她想出去这里的职工肯定没人会带她出去的。自己出去的机会只能等夜黑风高的时候偷偷爬墙出去。只是墙面太高他们这种小孩子根本不可能翻过去。今天特地去绿化带里面逛了一圈。发现西侧有一颗靠墙的树树枝比较低,沿着树干攀爬到树枝上用绳子绑着树枝跳到墙上在往外下滑 还是可以爬出去的。李安乐计划着去那里弄绳子。她侧身看着正在熟睡的杨甜甜。,圆圆的苹果脸上,半开半合的小嘴儿像一颗含苞欲放的花蕾,嘴角挂着弯弯的笑容,她正睡得又香又甜。 李安乐带不走谁自己都不一定可以出去,就算逃出去了弄养活自己吗?之前妈妈生病她小小年纪捡过垃圾街边做过乞丐。但是那种日子也并不好过。外面也有坏人。如果遇到坏人她也保护不了杨甜甜。至少在这里她现在还有饭吃有床睡。 只是一想到上次那个场景李安乐就浑身发抖。想想阿丽身上那触目惊心各种新伤旧伤。在摸摸自己身上还未完全平复的鞭痕。她还是决定要逃。。在这里只有无穷尽的折磨。出去。。出去也许会有不一样的天空。。。也许不用挨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