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铭梦楼 > 天卷 凡心风雪染 一梦问长生
第三十六章 宁海城
作者:太无清寂  |  字数:3010  |  更新时间:2021-02-15 23:14:34 全文阅读

巍峨的城墙,泛出朦朦青光。

我停下步子,在路中央伫立,并非是因为被这恢宏的气势震慑住,而是一股莫名的力量阻止着我前进。

我抬头打量着眼前雾气中的宁海城楼,极高的城墙由块块整齐的青黑色石头砌起,正中央一个巨大的城门敞开着,看不真切城内的景象,无人驻守,无人进出。

岁月似乎没有对这座城下手,可却留下了道道深深的沟壑,显然是经历过不少琢磨,不知道其中有没有师父他们说的那场与东海的大战。

城楼分两层,尽管距离并非很远,可是水气弥漫,看不清上面有什么。

我回头瞧瞧缓步跟上的师父,想问他,宁海城怎么好像不欢迎我的样子。

师父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跟在他身后。

有了师父在身前,宁海城像是找到了熟人,我身前的那股阻力也就消弱了很多。

越向前走,水气越发厚重了起来,甚至隐隐得开始看不清墙壁,只能见到散出的微弱青光。我赶忙离得师父近些,不然总是有种要迷路的错觉。

复行数百步,雾气又渐渐转淡。

又一瞬,我真切地看清了师父那件青衣上的泥土。

环顾四周,荒芜的景色竟还不如城外十中之一的秀丽,我回头看了一眼,城门淹没在雾中,消失不见。

我这时貌似理解了师父说的,到了宁海城之后是另一番天地了,莫非就是如此荒凉不堪的修真界?

想到这儿,我还真有点打退堂鼓,看这里的样子,应该是连包子都吃不到咯。

我戳了戳师父的腰,在师父嫌弃的眼神下,我提出了心中的疑问,“啥子情况啊这是?这就是你说的不一样的世界啊,也太不一样啦!”

师父撇着嘴,“这只是宁海外城,自然无人打理,看上去荒凉了些。宁海城都是修士,哪有工夫顾及这个,城中的聚灵阵没让这些草木凋零就已经很不错了,跟上别掉队。”

师父心事重重的样子,就连之前流云城外的事都没让他有如此神情,也不知道这里到底藏着什么妖怪。

零星的草木懒洋洋地晒着太阳,让我想起了北山的老人们,几个月离乡的日子还是有些想家的。

宁海城仿佛有一种神力,勾起了我的情绪,试图摆在我的眼前让我直面它。

一段段的记忆片段徐徐地来,不断累积,让我的小脑袋隐隐胀痛,我使劲敲了敲太阳穴,它们又如同潮水一般退去。

我看着身前师父的背影,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有些茫然。

师父的脚步不紧不慢,没有停歇,我跟着师父继续走向这片荒凉外城的深处。

宁静的外城无风,有的只是我与师父的脚步声。

不知名的草木拔节,又被压弯了头,几朵傲然地小花开放,接着枯萎,种子洒到身下,消失不见。

走着走着,我心中原本的跃跃欲试渐渐出现了一丝对于未知的恐惧,我快走了几步离着师父近了些。

师父回头看看我,竟露出了一个很正经的笑容,拍拍我的肩膀继续赶路。

空旷,萧条,无迹。

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我的后背已经湿透,从城外走向宁海内城的过程其实并没有太远,却恍惚间过了数日数年。

窸窸窣窣的摩擦声,金石碰撞的咔咔作响,我渐渐能够感觉到周围的气息流动,破碎的石阶稀稀疏疏散布四周,我轻嗅了一下,青草气传到了我的口鼻中。

没过多久,如同宁海外城一般的青黑城墙映入了眼中,几名手持长矛,身着暗青色铠甲的修士伫立在城门外,他们的修为内敛,看不出到底是什么境界,身上充满了压迫感,比起撼山派的一帮弟子有过之而无不及,面具内的眼眸冷冷地看着即将到来的我和师父。

师父顿了顿步子,理了下衣冠,大步向前走去。

到了城门口,青甲修士并未阻拦,也并未言语。

我弓着身子,小心地拉着师父一角长袍,紧张地打量着二人,生怕这两个看起来高大威猛的壮汉突然发难。

师父没好气地扯过衣襟,昂首挺胸地对两个人含笑掉头,不满地回头看了我一眼,示意我跟上。

初来乍到,我心中难免有些紧张,咽了口唾沫,努力直起身子,不去看他们,一步步可谓如履薄冰。

直至迈入内城,我稍稍松了口气,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师父,您是也欠了他们的灵玉么,为什么他俩看咱们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你这臭小子胡说八道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大反应,师父的胡子一翘一翘的,怒气冲冲地瞪着我,“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小子别老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你要时刻记住,你乃是我太清宫灵秀山大长老弈明子的首席大弟子,你代表的是灵秀山!是太清宫!不要委屈了自己的身份!”

师父大声嚷嚷着,好像生怕这宁海城的众人不知道他是谁一样。

附近的修士数量不算太少,内城虽然不比流云城,也称得上是繁华。

往来的修者要么身负长剑,要么手持枪矛,很多骑着稀奇古怪的乘骑。兵戈坐骑,好不威风凛凛。

他们不似流云那般绸缎华贵,大都短衫束发,男女修者皆是如此,零星几个看着阔气的公子哥,也跟周朱那种大户人家的暴发气没得比。

这内城俨然也是修建在一座山上,纵横极远,层层阶梯向云端伸去,两旁的都是些看起来稀奇古怪的小店,酒庄、商铺类的建筑也不在少数。

高大的树木,妖艳的小花,虫鸣鸟叫声惬意非凡,些许地面上还披着层层绿油油的植被,让宁海城的大街增添出各样生气。

能看到的最远处,四尊巨大的天青色柱子伸向天顶,上面白云簇簇翻滚,偶尔露出的淡金色的屋瓦射出白光,似星辰闪耀。

我看向头顶的天空,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我问师父,“咱们是要在这里多住上几日,还是说这里也有好果子、好饭菜吃呀!”

师父砸了咂嘴,对我的不知修行也没有任何办法,“这……这宁海城之后的路不难走,很多人族城中有御空大阵,我们可以凭借它省去很多脚程,今天为师先带你到处转转。

回中州的路有千万里,练功是修行,炼心更是重中之重。你想要的获得一些东西的时候,自然要有相对应的能力守住它,甚至要放下很多东西,唉,我这说什么呢,一切慢慢来。”

师父这莫名其妙的一出又让我觉得云里雾里,整个路上,从开始修行到现在,就不知道师父到底要做什么,有什么事儿是不能明明白白地告诉我这个亲徒弟的呢?

修行不就是炼气入门、寻真、明悟、传法、得道吗?好像也没什么难的,怎么搞得跟赶肥猪上架一样。

修行,重要的就是开心。

我哼着小曲儿,背着手优哉游哉地跟在师父身后。

要说这尽是修行者的城池就是不一样,连空中飞的鸟兽的乐园都被占领,一会会儿就有御风而行的修士掠过,看过几次,也就适应了这种嗖嗖唰唰的环境,都见怪不怪了。

这里的商铺没有一家在叫卖,修者的目的都很干脆直接,各取所取、公平交易。

听师父说这宁海城曾是某海族的封地,后与各族共生,构建出了繁华的宁海城。只是后来海族作乱,被平定后逐出宁海州,人族也就顺势接管了宁海城。

看着往来的各样修士,还是人族好看一点,各族修士、奇奇怪怪的族群,确实三两句话说不清楚,直立的牛、三个头的狗,竟然还有修士长得兽的身子、人样儿的脸。

我时而对这个露出好奇,时而对那个带着震惊,没过多久,我跟师父就被一群长相各异的修士围了起来,为首的是一名人身鹿首,手持竹杖的老者。

我如今仍然能够回忆起它的声音,苍老浑厚,又有点牙牙学语般,总归跟正常的人族还是有很大不同。

面对一帮面带不善的修士的“围攻”,师父大袖一挥,神色傲然,挑着眉毛呵斥道,“贫道中州太清宫灵秀大长老弈明子,各位道友阻我师徒二人去路,有何贵干!”

听闻师父的话,不少人已经萌生退意,可为首的老年修者仍不肯善罢甘休,“弈明子道友,我等都是着山海修者,你的徒弟对我等数次挑衅,是否太过不懂礼数?”

鹿首修者的话也没错,让我心中顿时生出愧疚之情,正要拱手道歉,师父却一反常态,怒斥道,“不懂礼数?老夫的徒弟是尔等能狂言斥责的?退!”

随着师父一声令下,身旁的无形气场绽放开来,师父脚下顿时现出多道金光,一股大力将围在我们身边的修者震飞了出去。

我想去扶起他们,毕竟是因我的冒失才让他们感到不快。可正要行动,我就被师父一把拉住,头也不回地向着台阶上走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