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猎奇 > 天机神算
第44章 女杀神
作者:五行缺喵  |  字数:2006  |  更新时间:2021-01-24 23:04:01 全文阅读

众人对颜器的功夫毫无惧意,转身就要追来,却听得保甲大喊:“啊,圣使死了!”

闻听此言,众人重新跪到女子周围,纷纷嚎啕大哭起来。

“怎么会这样啊!”

“圣使保佑啊!”

“神王保佑啊!”

一声声哀嚎震天动地,颜器皱眉紧锁,喃喃道:“是啊,怎么会这样啊!”

玉儿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颜器无奈道:“看到骡车里的孩子了吗,是村民主动交出来的!”

“这怎么可能?”

颜器长叹一声,说道:“想来村民是被传闻吓住了吧,这些恶人假冒神灵,以保佑一方水土为名,要他们贡献孩童!”

“怎么这种谣言还有人相信!”

“唉,眼看着其它村子里的孩子死去,这些人自己心生恐惧啊。”

“为什么不报官?”

“唉!天朝的民,向来不相信天朝的官,更何况,跪在最里面的,”颜器伸手指了指,说道,“就是本地的保甲!”

“什么?怎么会这么愚蠢!”

“无知又迂腐,不明善恶又不肯听道理,唯强者是从,唯利是从,不管强者对错,不管利从何来。”

“难道这么大的村子,就没有人读书识字吗?”

“儒以文乱法,你还是放过他们吧!”

“快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若要成事,绝对不能指望读书人!他们除了能锦上添花,最擅长的就是落井下石!”

“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读书呢?”

“读书的目的不是成为‘读书人’,是为了明辨是非,如果只是为了读书识字,学习那些所谓的知识,而忽略了做人的道理,那么,读书人可就比屠狗辈聪明得太多了。”

“为什么?”

“因为史书中已经告诉他们,要如何的趋利避害,要如何的谋害他人!”

“那些内容不是要让人们引以为戒的吗?”

“是啊,可是捕快手里的刀,和山贼手里的刀,能一样吗?”

正说着,那名保甲手中寒光一闪,一把翠绿色的匕首,刺向了仍然在人群之中的大黄马!

“不好!”玉儿要冲过去,颜器拉住了她,摇头道,“别去了。”

大黄马一声哀鸣,回头看向颜器和玉儿的方向,翻身栽倒。

“大黄!”玉儿大叫了一声,“我要杀了你!”

颜器将手松开,淡淡地说道:“如果你杀了他们,那你与那个死了‘圣使’有什么区别?”

“难道我的大黄白死了,平常我可是连打一下都不舍得啊!”玉儿眼中有泪。

“你要动手,我不拦你。”颜器没有再说下去。

“我知道,他们是被愚弄了,也是受害者,也是无辜的,但是,这些不是可以免遭惩罚的理由!”玉儿双手左右一分,双剑出鞘,徐徐迈步前行,冷冷地说道,“任何人,做了错事都要受到惩罚,哪怕你是无意的,哪怕你觉得你是在做好事,何况你们杀了更加无辜的大黄马!”

女圣使死了,保甲杀了大黄马,其它村民自然会找其它生灵,他们一眼就看到了向他们走来的玉儿,呼啦啦地冲了上来,将玉儿围在了当中。

二三十人,大多数都是手无寸铁的妇孺。

玉儿想不明白,是什么,给了她们胆量,让她们敢于挑战一个手里握着两把利剑的剑士。

就在玉儿的杀意稍有迟疑的时候,一名壮丁,挥舞着女人的那柄软剑,当先一步冲了过来,口中大喝:“贱人,我杀了你!”

颜器轻叹一声,转过身子,双目微闭,接着,利剑破空的声音,血肉被刺穿的声音,骨骼折断的声音,唯独听不到人惨叫的声音,连一声都没有!

片刻之后,颜器回过身来,正看到玉儿的利剑,指在保甲的咽喉处,皮肤已经被刺破,鲜血在缓缓流下。

保甲跪在地上,浑身都在颤抖,就在他面前的地上,刚刚还是活蹦乱跳的村民,已经成了一截截的残尸,浸泡在一滩滩的鲜血之中,残尸是崭新的,尚有漫漫的鲜血流出,鲜血上似乎有热气升起,而那些残尸,还在一阵阵的抽动。

这种景象,不要说小村子里的保甲,就是颜器看了,也是有些不适,暗道一句“太惨了”。

“当啷”一声,保甲手中淬毒的匕首落地,保甲不敢低头,甚至不敢跪下,生怕玉儿手中的利剑刺穿他的喉咙。

保甲张了张嘴,是想要求饶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发不出声音。

“现在想求饶,晚了!”

如果说,在初见玉儿时,保甲觉得玉儿只是一个有些英气的小丫头,那么现在,身上满是血迹的玉儿,已经化身为嗜血的杀神。

玉儿面无表情,侧头看了一眼已经毒发身亡的大黄马,淡淡地说道:“你不用这么害怕,我不会很快杀了你,而且,我还会给你留个全尸!”

“啊!”保甲叫了一声,玉儿的利剑立刻收回,她担心保甲求死。

下一刻,玉儿出手了,他手中利剑,在保甲的上身接连刺了数剑。由于速度太快,保甲甚至没有感到一丝的疼痛。

可是,当保甲低头看的时候,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那鲜血是从他的身体里流淌出来的。

颜器过来了,看着倒在血泊里的保甲,保甲似乎想好了什么,要去够那把淬毒的匕首。颜器上前将匕首踢开,保甲绝望地看着颜器,嗓子里艰难地说出两个字:

“救我!”

颜器摇摇头,冷冷地说道:“你不配有全尸!”

说道,颜器从玉儿手里接过烈日剑,甩出一个剑花,一道血光闪过,保甲顿时哇哇惨叫起来。

颜器还剑的时候,玉儿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娇嗔道:“也就你能想出这种点子!”

颜器笑了笑,到马车上取出包袱,拉着玉儿离开了,只留下被玉儿刺破动脉放血,被颜器阉掉的保甲,在那里不停地惨叫。

只不过,在颜器和玉儿走出没多远,保甲的惨叫声就停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