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猎奇 > 血玉观音
第1章 血玉观音与最美女尸
作者:五行缺喵  |  字数:2227  |  更新时间:2020-12-04 10:49:28 全文阅读

子夜时分,县衙捕头颜器,被人从怡春院二楼的雅间里扔了出来!

颜器在空中的动作看似潇洒,却难掩落地时的狼狈,他以右手中雁翎刀作拐,借力之下,才勉强站稳身形。

刹时,一楼大厅里人群四散,凳倒桌翻,杯盘狼藉,乱作一团,片刻之后,偌大的大厅,只剩下颜器一人拄刀而立。

颜器剑眉倒竖,目光阴厉地看向二楼回廊,那里有一个如铁塔般的壮汉,正怒气冲冲地瞪着他。

众人见颜器没有立刻大打出手,登时发出了嘘声。

颜器根本不为所动,他伸手按住左腿,以缓解其上的阵阵痛楚,心里默念着刚刚听到的四个字:血玉观音!

昔年一战,颜器侥幸轻伤,然而伤口上的剧毒还是险些要了他的小命,若不是有人相救,早已毒发身亡,只不过余毒难清,不免让他惴惴不安,总有苟延残喘之感。

血玉观音,一座价值万金的三尺玉像,是颜器最后的希望!

江湖传闻,玉像不仅蕴藏着上古宝藏和绝世武学的秘密,更是会在月圆之夜泛起淡淡佛光,伴有血红色液体渗出,人服之裨益无穷,可解天下奇毒,亦能多子多孙、延年益寿,甚至返老还童、长生不老。

“屋顶上有人上吊!”人群中有人大喊。

颜器和众人下意识抬头看去:三丈高的屋顶上真的吊着一个手脚摇摆抽动的女人!

一道寒光掠过,女人脖颈上的白绫断了。

“韩奴,接住!”命令来自二楼壮汉的身后,声音雄浑有力。

“好!”铁塔般的壮汉也不回头,应了一声,身子腾跃而起,将下落的女人揽在怀里,随后“嘭”地一声落在地上。

“救人!”

“是!”韩奴将女人缓缓放下,略加查验,摇头道,“已经死了!”

“什么?”二楼的那人惊叹一声,不再说话。

颜器也非常意外:刚刚还在挣扎,至少看上去不像是要断气的样子。

颜器手拄雁翎刀,一瘸一拐地走向韩奴,韩奴立时严阵以待。

“韩奴,不得无礼,还不退下!”说话的正是刚刚发号施令的人,只不过此刻,人已经到了大厅。

韩奴狠狠地瞪了颜器一眼,退到了那人身后。

那人来到颜器身前,含笑拱手道:“在下和四,见过颜捕头,韩奴出手没轻没重,和四赔罪了,还望颜捕头见谅!”

“噢?你认识我?”颜器也不回礼,随意地问道。

和四神态自若,手捋额下黑髯,看了看颜器的左腿,哈哈笑道:“颜捕头大名在下仰慕已久,早欲登门拜望,不想今日在此偶遇,真是幸事。”

轻轻的脚步声响起,又有两人从二楼下来,一人身着白袍,薄纱遮面,另一人身披黑色斗篷,只有一双电眼可见。

颜器知道,这二人与和四、韩奴是一起的,他“误闯”四人雅间时已经见过,可惜韩奴出手太快,未及看清二人真容。

“阁下太客气了。”颜器道。

“只是不巧,在下俗事缠身,今日不能和颜捕头把酒言欢,只好改日再聚,告辞。”和四说着,带着韩奴跟上了那二人。

颜器看着四人的背影,淡淡地说道:“四位所谋者大,恐有血光之灾,还要多加小心啊!”

和四的脚步顿了一下,客气地说道:“谢颜捕头提醒。”

“四位爷慢走啊,有空儿再来玩儿啊!”怡春院的老鸨子杏妈,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极尽阿谀地送客,想来杏妈定是得了不少实惠。

颜器不理杏妈,径直来到女尸跟前,顿时瞳孔一缩:这哪里是什么尸体,分明就是一位睡美人!

但见女尸妆容完好,面色红润,双目微闭,嘴角上扬,似有丝丝笑意,乌黑的秀发散落在地,红色的礼服似火似血,粉嫩的玉足不染微尘。

看着“栩栩如生”的女尸,颜器心中暗想:一个女人,死的时候还能这么漂亮,当真是美到了极致。

“是她!怎么会是她?”杏妈回来了,站在颜器身后,一脸惊诧地说道。

“她是谁?”颜器脱口问道,“你认识她?”

“当然!”一阵嘈杂之声,打断了杏妈的话,杏妈看向正门,立时改口,“不认识!”

颜器不解之际,门口有人大喊:“闪开闪开都闪开!知县大人驾到!”

众人彻底蒙圈了,如果说有人打架还能卖呆看戏,这空降女尸,知县亲临,可就不是逛窑子的人愿意参合的了。

一名锦冠华服的中年男子,大步走向颜器,正是淮安知县苏丰,在他身后,跟着二十余名衙役、捕快。

“来的好快啊。”颜器喃喃道。

苏丰看也不看女尸,怒目斥道:“颜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颜器见礼,嬉笑着说道:“知县大人亲至怡春院,果然是勤政爱民,卑职未能远迎,望祈恕罪。”

“行了,少耍嘴皮子,竟然出了这种事,你这个好色捕头定然脱不了干系!”苏丰怒道。

“啊!”颜器故意拉了个长音,挑起拇指说道,“苏大人真真是明察秋毫,卑职佩服得五体投地!”

“哼!别来这套!”苏丰袍袖一甩,严声命令道,“来呀,封锁现场,任何人都不准离开,把尸身运回县衙,将疑犯颜器收监,待明日本县亲审!”

说完,苏丰转身就走,根本不给颜器申辩的机会。

颜器本也无意申辩,他看着来去勿勿的苏丰,摇头轻笑。

“颜捕头,多有得罪了。”一位白脸捕快拿着镣铐,尴尬地说道。

颜器认得此人,他叫齐山,年逾四旬,是县衙中资历最老的捕快了,为人忠厚,不善言辞。

颜器轻叹一声,伸出双手,说道:“没什么,苏丰早就想把我关起来了,现在终于逮着个由头,当然不会错过。”

听到“哗啦啦”的锁链声,杏妈才反应过来:封锁现场,岂不是要把怡春院封了?

杏妈一口一个“大人”地叫着,小跑着奔向门口,跟在苏丰身后一起出了怡春院。

其他的衙役、捕快们开始分工做事了。

一名妙龄少女从人群中走了过来,向齐山万福道:“官爷,奴婢自请与颜爷同去!”

“什么?”齐山怔了一下,看向颜器,说道,“这不合规矩吧。”

“官爷,怡春院封了,奴婢被关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少女哀求着说道,“如果明日苏大人要传唤奴婢,官爷直接去大牢提人,岂不更加方便。”

颜器皱眉道:“荣子,不要胡闹!”

“奴婢没有胡闹,与其被关在这里,不如跟在颜爷身边。”荣子娇羞道。

齐山憨笑道:“也罢,你就跟着一起来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