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阴阳纸扎师 > 正文
第1章 求孕纸扎
作者:圆元圆  |  字数:2286  |  更新时间:2020-12-02 23:21:00 全文阅读

我叫林成,是个扎纸人的手艺人。

  我师叔告诉我,民国五大诡异职业,刽子手最血腥,纸人师,却最邪。

  我师叔还告诉我,据说慈禧死后,曾出现满城纸扎人乱走,不过接着,他又说,那些都是游街混混编的故事,纯属放屁。

  纸人活过来的事情他几十年来从没见过,就算是我们这一脉所流传的阴阳纸人,也不过是主个颠生倒死,管个富贵平安而已。

  而已。

  我停下了手里的活,认真的看着师叔,问道:“阴阳纸人这么厉害,能管我的病吗?”

  师叔傲然一笑,他说轻轻松松。

  我也微微一笑,我对师叔说:“去你真的。”然后就把他赶出了店门。

  我懒得理会师叔,我知道他只是想从我这里学走师公没有传给他的阴阳纸扎。

  师叔没有生气,也没有掩盖自己的目的。

  他临走前,姿态很从容的说道。

  “我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病,但是能救你的,只有阴阳纸扎。”

  不得不说吗,这句话在我心里生根了。

  到了晚上,我拿着病历对着月光,辗转反侧。

  “胃癌初期。”

  病历上清晰的写着我的症状,医生告诉我,这病要治就趁现在,要是在拖几个月,他劝我就别浪费钱了,不如多定几个花圈给地下的自己。

  我听了一阵苦笑,连一个医生谈到死,随口提起的殡葬物都是画圈,可以见得纸人师父现在是个多么不受待见的职业了。

  开放时代养活了千千万万的新人,却偏偏要我们这些旧手艺人喝西北风。

  师父活着的时候我们还有点乡下白事的生意,而他死了之后,我一个人守着店,连温饱都是问题。

  而医生告诉我,初期的治疗费,最少也要十万起步。

  我犹记得师父临终前握着我的手说切不可用阴阳纸扎谋利,可是比起遵守师命,我更不想死。

  手机定的闹钟响了,标准的十二点,也就是古代的子时午夜。

  午夜时分,鬼门开。

  这天是满月,银光如匹练,我十分满意。

  月代表阴,月光大盛,那就是阴气如虹,贯通阴阳!

  而这,就是施展阴阳纸扎的最佳时机。

  “师父,对不起了!”

  我低低的念叨了一句一声,拿起剪刀,猛地扎进了自己的手心里,热血溅射在纸人颜料里,一片猩红。

  剪刀扎手的痛让我的嘴角一阵阵抽搐,但是我不敢怠慢,忍着痛趁着血还在热乎的时候,将这些颜料涂在了早就扎好的两个纸人身上。

  必须要人血,而且是活人的热血,这就是阴阳纸扎最重要的部分!

  我忍着痛,咬着牙,用这灌注了我鲜血的颜料飞快的给纸人上色,很快就完成了。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流血和疼痛给我带来的幻觉,在糊这两个纸人的时候,我似乎真的隐隐听到了,它们,似乎在笑。

  ......

  第二天早上,我照常起床,像是往常一样坐在店门口扎纸人。

  

  七点左右,一辆红色的帕萨特滑行停在了店门口,车门打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抬着细高跟扭动着屁股从驾驶位上走了下来。

  

  “来了?”我向她打招呼。

  

  “你怎么回事?怎么脸色难看成这个鬼样子。”

  

  女人的表情有点古怪,显然是被我的黑眼圈和发青的脸色吓了一跳。

  

  我哼了一声道:“你在酒吧通宵完了又嗑药的反应也是一样的。”

  

  “我没有嗑过药!”

  

  女人的脸色有些愠怒,不过我并不在乎,放下了手里的纸人进了里屋,她只好也跟了进来,有些犹犹豫豫的左右张望,仿佛我的房间里都是鬼一样。

  

  “啊!”她发出一声惊呼,我不耐的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指着一个架子,脸色都快比我白了。

  

  那个架子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几个纸人头的样本而已,只是这屋子的光线有些暗,他们的脸我又没上色,有些惨白而已。

  

  “几个人头而已,怎么了?”我问道。

  

  “几个人头?”她嗓音颤抖,“而已?”

  

  我不在理会她,径直进了卧室,她也有些过分的紧跟着我,身上的香气若有若无的钻进我的鼻孔,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甚至觉得她的呼吸一直吐在我的脖子上,湿湿的。

  

  到了卧室,我珍而重之的从角落的小坛子里拿出了一对小纸人,给她看了,然后装了回去。

  

  “产婆姐妹,用了说了你也听不懂的方法糊的,可以求孕,”我又拍了拍看上去不知道多少年岁的坛子,“子母坛,以前人用来装早夭母子骨灰的坛子,记得不要把产婆姐妹的纸人拿出来。”

  

  我看着她的盯着那两个小纸人皱着眉,立刻改口说那是琼霄娘娘和碧霄娘娘,她的表情立刻就舒展了。

  

  我把坛子递给她,然后一伸手,道:“交易完了,给钱吧,说好的五万,一分也不能少。”

  

  “什么?”女人的嗓音猛地拔高:“就这么几个破烂东西,你就敢跟我要五万?杨成,你想钱想疯了?”

  

  “你不要,就还我,然后继续去找医生治那个秃子的有病。”

  

  我寸步不让的瞪了回去,这句话刺中了她的软肋,女人的气势一下子就软了,手里抱着坛子的手紧了紧,骂了一句脏话,开始掏手机给我转账。

  

  看着她的反应,我的心底只有冷笑。

  

  谁能想到,曾经勾走了半个学校男人魂的校花裴雯丽,现在成了一个秃顶的老男人的女人。

  

  更讽刺的是,她现在想尽一切办法想为那个有病秃子生个孩子,只是为了从正妻那里多分一点秃子的家产。

  

  不过我也没资格笑话她罢了,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只告诉了她阴阳纸人可以求子,但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却对于这东西的副作用我却只字不提。

  

  当然,作为第一次用这种术法的我来说,副作用确实是未知的,也不算我骗她。

  

  我低下头看了一眼手机转账,眉头一皱“怎么只有两万块?”

  

  一股香风忽然灌满了我的鼻腔,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两个软乎乎的东西护在了我的胸口上,我措手不及,向后一倒,直接倒在了床上。

  

  我感到裴雯丽的手伸向我的腹部,她的呼吸湿漉漉的吐在我的脖子上,那感觉比刚才她跟在我身后刺激了好几倍。

  

  她充满诱惑的声音忽然从我耳边传来:“你以前也喜欢我对不对,我知道你以前总是看我的大腿。”

  

  “你说那东西能让我生孩子,不如我们先试试怎么样?到时候,让那个秃子男人替你养。”

  

  “这,值不值三万?”

  

  这女人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我的全身都跟燃烧了是的,理智也像是炸开了,手几乎不受控制的伸了出去.......把她一把推开。

  

  然后,在裴雯丽震惊的眼神里,我忽然一歪头,开始疯狂呕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