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横江断山图 > 双龙涉世
第六十三章 缥缈孤鸿拣寒枝
作者:一页风云散  |  字数:3584  |  更新时间:2021-03-12 10:05:08 全文阅读

月的清辉洒落人间,一束青烟轻渺升起,篝火的亮芒隐藏在淡淡的夜雾中,极为的朦胧神秘。

几株大树的婆娑疏影下,武洵正闲适孤坐,目眺远方。

在他淡渺的视线中,远处的江面雾气飘拂,垂首望下,奔流不息的大江滚在足下激荡翻涌,而当眺目望去,斑斓雪色堆叠在冲起的层峦山脉上,正被风吹着。

但浓重的黑夜却仿佛压下了四周所有的喧嚣。除去这些自然的声音,周遭皆是万物静籁,寥落无声。

好美的景。

沉默的他便这般默然聆听着。

孤孑一人,纵马一路行来,有不知多少山川江流自骑下途经,他在不断地靠近西处。

那个名字——梵天。

晚间的凛冽寒风自山上呼啸吹下,算是单薄的衣袍在风的簇拥下紧紧贴敷住了他的肌肤,带来刻骨的冰冷触感。

武洵不由得裹紧了衣袍,感受着更深的寒意蔓入躯壳中,纵是身上寒凉,惹得身躯轻微颤抖,但他的心却依然很静很静。

亦或是……从未这般的宁静过。

不分昼夜的赶路,夜宿荒山,心间升起的些许孤独之感也被渐渐消磨了。

或者说……感到模糊了。

啾!

凄婉的鸣声和着翅羽飞腾之声一同响起,武洵扭头看去,尚有些呆滞的瞳孔中映出了一道飞去的流光。

孤鸿之影振翅而飞,嘹亮的鸣声响彻山谷。而耳畔则天地息声,一片静籁。

“龙。”

眺望着山巅上孤悬的明月,轻渺的低喃传荡在武洵的心间。

倚坐在稍显冰凉的石块上,他抚摸着胸口,将眼目缓缓闭合,将心魂亦是沉入了那片瑰丽的深湖中。

这一次的坠落,仿佛快了许多。

……

置身于雾气蒙蒙,寒凉沧桑的灰色世界,脚下苍凉触目的大地破碎不堪,泛动着亘古不变,厚重古老的气息。向上方看去,那深邃的星空演变着七彩辰光,宛若宝石般澄净明洁。

犹如镜面的湖水上,金色龙影在武洵的注视下缓缓浮现。

依旧是灿金锋利的龙爪,那高贵神秘的龙首正向他缓缓俯下。

只是祂的身形,仿佛又变得虚幻淡薄了些。

两道影子默默注视着对方,就这样看了许久许久……

直到星空变了色彩。

“圣器……”武洵的双掌缓缓攥紧,漆黑如墨的眼瞳被云气浸得通透:“是真的吗?”

湖面上的龙影轻微荡漾着,神秘的低语在武洵心间响起。

“呵呵呵……呵呵呵呵……”

武洵突然笑了起来,他笑的很是凄冷,却又很是嘲讽,“是我多问了。”

他轻轻掀起衣袍,小心翼翼于湖畔跪坐下,然后缓缓闭目。

“你肯定很想知道……”武洵轻轻抚摸着龙影的额头,声音却是变得愈发柔婉,“我此刻……为什么……要见你……”

龙影以沉默回应他。

 “有很多话,积在心里许久了。而我这几日……也想了很久很久……”

武洵缓缓说道:“武桓他……他杀了师傅,杀了父王。”

“而我…..当然是……恨他入骨!”青年的声音愈发颤抖,而目中的痛苦亦是再发压抑不住,尽数宣泄而出。

藏在心中的伤痛被他尽数拨开,露出了血淋淋的真貌。

昔日的他……焉能不恨!

龙影瞳中的璨色在荡漾,似是在安抚着他。

武洵喘息许久,方是渐渐定了下来。

他将手掌搭在那只探来的龙爪上,终于是颤抖地重新开了口。

“曾经的我,纵是再如何恨,都只敢将它藏在心中,丝毫不敢表露。”

“可是你知道吗?”

青年的声音变得越来越细,“如今……我竟……我竟感觉不到……曾经的怨怒了。”

他的声音愈发低沉,情绪也似是陷入幽深低谷:“都没有了……”

龙影安静的听着他的诉说,就连那庞大的影子都停止了游动。

武洵的瞳眸染上了迷蒙般的雾气:“我真的……太……太懦弱了,我真的不敢,也不愿意去相信……去接受这些事情……”

他迷迷糊糊地伸出了手,用手指衔起了湖水中的几朵花浪,凝目注视着身姿飘渺的它们于张开的掌心中跃然起舞,翩然若雪。

盛放的水花于星光下显得格外晶莹美丽,就像此时此刻他眼角滚过的泪芒。

“他……他可是父王的亲弟弟啊。”他痛苦地将头埋在那只璨金色龙爪中,浑身竟犹如筛糠般在颤抖,“就算是……就算是为了……”

这是第一次……他如此恣意,如此彻底地释放自己所有的情绪与脆弱。

这里是他的内心最深的一方净土。

又是过了许久许久……他才渐渐平息。

“我曾经想一死了之。”武洵抹去眼角的泪痕,再次闭上了眼目,胸膛上的起伏也渐渐缓了下来,“我想去逃避。”

“那一日……我弃下武室血脉,带着绝望般的死志跳下了断龙江。”当那段铭心刻骨的回忆忽然重演于心海深处,武洵眼瞳中的波澜却渐渐熄下,将刹那展露的迷茫痛苦埋入其中:“我从未想过……我还会有新的人生。”

“天意吗……?”他喃喃道,轻叹声传响在这方天地中,变得格外洪亮。

武洵的唇角重新绽开一丝微笑:“那一日多像是……一场梦啊,一场如此清晰的……梦……”

“醒来之后,我发现我还活着,”武洵依旧在徐徐地诉说,眼目中的色彩变得愈发迷离了,“这些天来,发生了很多很多,可我……却一直在想一件事。”

“可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

感受着来自心魂深处的柔音传荡,武洵的面色亦是柔若清风。

“那便是…..我还是我吗?”

“而我,又该如何面对往后的……日子。”武洵缓缓埋下了头颅。

初春之后,暖阳普照,积雪融霜,雪云化甘霖。

他冰冻许久的心魂敞开扉门,正在不断流泻着化雪般的江瀑。

武洵的嘴角勾起一抹和煦的微笑,藏有郁结与灰败的眉梢舒开柔和的弧度:“可是现在,我已然明白了。”

龙影的身躯忽然颤荡了起来。

“既然断了往日的干系,那我……便已经不是曾经的武洵了!”

“虽然如今的我我孑然一身……”武洵的眸子中戴上了感叹与爱悯。

“可至少……我还有你。”

“所以我需要活下去。”

他对自己许下的誓言……不可撼动!

“你既然赐予了我新生,那么今后的我的命,便不单单属于我自己了。”

“一切……也应该重新开始了。”

他慢慢自湖畔站了起来,凝视着波光荡漾的龙影,目中积压许久的阴郁被明亮代去,焕发了新的颜色与生机。

“武王……那就让他去完成他的大业吧……”

“你不后悔吗?”武洵抬眼望天,目视着那些涌动苍灰的淡薄云气,轻声而语。

“这是……吾的选择。”

寒冷稀薄的天空中滚过龙影的柔音。祂灿金的眼瞳中亦是染就了苍茫。

从这一刻起,青年心魂中潜藏所有的死志,都消失了。

“好。”武洵的回应很是简短。

他抚摸着祂庞大的龙躯,眼中的泪光晶莹若雪。

他们若隐若现的偎坐身影遮在梦幻的云雾之中,随着清风飘过,他们存在的痕迹亦是渐渐逝去。

……

………

武洵牵着马匹沿江而行,一路步经山川江流。

他缓缓垂首,凝目注视着流经足下,崩塌流逝的磅礴江流,那冲天的轰鸣在他的耳畔震开回响,却没有打乱他半分的思绪。

纷乱的雨丝细细绵绵,轻盈打在江面上,却没有带走他立在岩岸上的倒影。

借着月色抬首望去,四周地势奇诡,远处的山峰也在视线中愈发高耸入云。

江流的尽头,立着一座极陡的山崖。

就在那座无数巨石堆垒的山崖上,一轮明月正孤零高悬,播洒下和柔的清辉。

陡峭的石壁之上,生长着许多歪歪斜斜的枯树,其中寒枝掩映,似乎……刻着几个斑驳大字。

他扬起眼瞳,逐渐看清它的真容。

笏山崖。

武洵怔怔望着崖壁,轻渺低语道:“看来不远了……”

过了此崖,再行百里,便可至梵天边境。

此处环绕的汹涌江流,算是一处界地。

“这可未必啊。”

轻飘飘的雨点伴着江上的风浪卷来,携来了一道低沉的幽然叹息。

这道叹息声仿佛是从他的耳畔突兀响起,顷刻间令得武洵眼瞳剧烈震颤。

“何人?”

武洵厉声而喝,身子一旋。骤然凝寒的眼目猛地转去。

而他手中的长剑亦是随之迅速抬起,直直点向了漆黑夜空。

云中落下了一束皎洁的月光,月光贯穿寰宇,照在了悬崖之上。

青年循着流泻在剑刃上的华美月光,缓缓在河谷中扫视着。

终于……他看到了一道屹立高崖的漆黑人影。

四周交杂的静谧光辉将那人的身形染地通透亮然,犹如晶亮的琥珀。

“呵呵呵……”

低沉的笑声仍在崖上回响。而声音的主人却已经纵身跃下。

人影踩着翻腾的江面幽然步来,无数水花在他四周迅速绽开,与上空高悬的幽月共同铺开了一片细碎的清涟波纹。

  他黑袍下的手掌中,捧着一抹愈发明亮的白芒。

而那抹看似纯净的白芒内,却隐约藏着一枚细长的梭影。

其中所蕴的一抹幽邃寒光,在武洵逐渐放大的眼瞳中深深印刻。

黑雀。

“这里……”黑雀怀中的短梭缓缓下点,光华幽然,犹似星尘。

“大武有江名断龙,而此江,名为镇龙。”

他幽然的声音伴着江上肆虐的风浪一同涌来,他的身形亦是越来越近。

“秉承天眷的当世之龙,若能于此卧骨长眠……”

环视着四周奔流不息的江流,他声音中的缅怀之意却是愈发浓厚,仿佛在惆怅着什么。

“传了下去……也算是一代佳话了吧。”

“阁下何人?”武洵的足步缓缓后撤。

身后弥漫的江雾水汽打湿了他的衫袍,他的眉目亦是在不断压沉。

……

—————

这章着实很是难写(;_;),有关武洵心态的第一次变折,虽然屡经斟酌修改,但是效果总还是差强人意,作者着空一定会再修缮一番!

话归正题,第二卷截至本章已过半数,作者已尽心尽力地搭好本卷该有的铺垫,只为将文脉推向后续的梵天篇章。

而梵天古城将会是本卷一个小高潮所在,我们潜伏许久的风延将会重新登场,大家可不要忘了他啊(´。・v・。`)。

但首先,武洵将要面对黑雀的劫杀!而他能否渡过这一关,安然前往梵天古城呢?

还有……靖安君的下落,又会在哪里呢?

敬请期待(๑˙ー˙๑)

感谢几位收藏的书友!谢谢你们的认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