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夜半诡语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被遗忘的人
作者:发家致富  |  字数:2198  |  更新时间:2021-02-17 13:39:15 全文阅读

“扑!”易平轻巧落地,拍了拍手上的泥土,易平打量着巨大的别墅。

  和鬼域里的别墅一模一样,推开被封锁的后门,一楼的客厅里大大小小堆着很多被封条密封住的纸箱,透过缝隙扫了一眼里面都是之前别墅的杂物。

  何笙从阴影中走出,在空荡的大客厅里来回晃悠。

  客厅、厨房、卧室、书房,每一个房间的大部分东西都被规整到收纳盒里,和想象中的不一样,房间里除了有点发霉的味道,其余的没有一点异样。

  转过一楼二楼,易平走到之前堆满恐怖肢体碎片的房间里,镶着金边的房牌上烫着一只花朵,拧开房门的把手,丝丝凉风从房间的玻璃中吹来。

  斜上方的玻璃被留出了一道开口,风从那里涌了进来不断摇曳着窗帘,深色的木床上没有床垫,两侧的雕花映入眼帘。

  这个房间的角落里静静的堆着一个收纳盒,盒子上没有封条,何笙提起盖子,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贝,欢喜的举着给易平看。

  “哎,你看这是什么?”

  一座很漂亮的水晶雕像,是一个西装笔挺的半身男人像,细长的水晶雕塑被握在手里颇像一座奖杯。

  易平拿过水晶雕像,水晶雕像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七彩的光线炫目的照耀着,这个男人胸口处被光折射出另一个模样。

  是一个娴舒的女人,下面有一行小字。“纪念我们的爱情。”

  何笙看见水晶雕像有了变化,更是好奇的不得了,凑上前一起看着,最后索性捧了过来,怔怔的看着阳光下的雕像出神。

  “易平易平,这个真的特别好看哎。”

  “这里面应该是激光刻的,感觉应该不便宜,他确实的很爱他的妻子。”易平在屋里又检查了一遍,“行了,放下吧,我们该去别的屋子检查了。”

  “嗷,知道了。”何笙恋恋不舍的将水晶雕像认真摆回收纳盒,跟着易平开始检查其他的房间。

  二楼的左侧尽头的房间,易平在床边看到了一个被遗弃的玩偶熊,小巧的玩偶熊脏兮兮的。

  “这个是不是和房间里那个不一样,易平,我好像感受到了点鬼域的气息。”

  易平盯着地上的玩偶熊,那像是小孩子的玩具,只不过看着它时易平心里有点悲伤的感觉,莫名的感觉。

  易平蹲下身捡起玩偶熊,手指碰到玩具的刹那一个声音从耳边响起。

  “叔叔,求求你了,不要对着我的尸体拍照了。”

  “玩偶,你说好要帮我的,你挡住他,你快挡住他!”

  “你果然还是陪着我,你能挡在我前面了,把它吃进肚子了!把他们都吃了!”

  一种绝望的悲恸变为愤怒和疯狂,易平如过电一样,碰到玩偶的手指一下子缩了回来。

  “怎么了?”

  何笙捡起玩偶熊,扫去上面的灰尘,小巧的玩偶做的十分精致,看的出来它之前的主人很爱惜它。

  易平讲出听到的声音,何笙饶有兴趣的分析着,“你是记死官,能通过证据线索感受他们生前的情绪很正常。”

  “但是这个感觉很不好。”

  二楼的探索结束,一人一鬼走到三楼,推开一间间被封条封死的屋门,易平不放过一丝一毫的角落,紧紧检查着在鬼域未能触及的地方。

  走廊中做了一个小回廊,过道里是一间避开阳光的屋子,幽静的屋门伫立中间,屋门上的装饰尽显房子主人的雍容华贵。

  这间屋子没有封条,易平拧了一下把手,屋门被锁住了。

  一人一鬼对视一眼,何笙消失在墙角的阴影里,过了几秒,啪嗒一声房门从里门打开。

  易平进入房间,房间的门窗都密闭的严实,空气里的灰尘在阳光下翻飞着,但除了呛鼻的灰尘外,一阵暗香从房间的各个角落散发出。

  这貌似是一个女人的房间,虽然易平不懂香水,但这里的香味明显能跟大街上普通香水产生明显的区分。

  屋里的摆件还有不少在外面,何笙跑到窗边精致的梳妆镜前坐下,惊叹不已。

  洁白的大型梳妆台各种化妆品的盒子琳琅满目,更有不少没被收起的摆件盒子,漆面精雕细琢,木制瓷制应有尽有。

  易平看不懂这些东西,自顾自的检查起收纳盒里的东西,一本本珍藏的书籍,一些日用品,易平无趣的翻着,忽然在盒子的最底层发现了一个格格不入的东西。

  一小瓶药物,标签被指甲挂的模糊,里面的药品已经不在,只剩一个小瓶子。

  “地高-辛...软化...胶囊,洋地黄制剂?这都什么跟什么。”

  易平拿着手机科普了一下,貌似是针对心力衰竭的疾病。

  “看不懂。”易平把药瓶放回收纳盒里,又被即将关闭的浏览器页面吸引住,“洋地黄类药物极易发生中毒?”

  目光随着药理知识不断浏览,易平突然觉得这个药瓶有点不对劲,倒不是什么敏锐的推理能力,而是他拿起药瓶的一刻,貌似有什么欲言又止的声音从耳旁溜走,“这是线索!”易平想起鬼域里没探索到的三楼。

  因为受到阻碍,鬼域别墅根本没有进展到这里,现在自己提前看到了线索才会有刚才那种怪异的感觉。

  “难不成,黄平浩疯了以后要用药物毒死他妻子?”

  对于那个残忍至极的杀人犯,易平觉得他有这种想法丝毫不奇怪,这种完全扭曲人性和理智是疯子有什么怪诞或恶毒的计划都在故事的情理之中。

  “如果这样来说,黄平浩的行凶被他妻子撞破,然后黄平浩撕破脸皮要谋杀他的妻子。”顿了一下,“那黄平浩身边那个女鬼不会是他妻子吧!没听警察说起过这个事情,难道被封锁了?”

  一个突如其来的谜团浮现,易平看到了一点眉目,看来接下来得确认一下黄平浩妻子的情况。

  而另一旁的何笙也有了发现,“易平你看这个。”笔记本上娟秀的字体记录着房间里的女人这几天的事情。

  云市品颜美容院,地址...电话..

  某股理财...

  云市中心医院海主任,电话..

  ........

  “易平,你发现了什么。”

  一声不吭的易平把那一页递了过去,指着中间那条医院的记录。

  “你觉得以这个房间所表现出来的细心程度,她可能没察觉这么奇怪的药是用来做什么的吗?”

  “啊?”何笙被问的迷糊,没听懂易平的话。

  “我的意思是...”

  这时,安静的别墅里传来门被开启的声音,有人从楼下进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