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苍云途 > 正文
第八章:说书先生
作者:午阳君  |  字数:2989  |  更新时间:2020-12-30 01:35:38 全文阅读

江逸、祝宝二人出了东门后,在城外的马厩处盘了二匹马便骑着向东而去。

凤华是晋朝陪都,高祖开国便定都于此,后武帝雄才大略开疆扩土雄占九州,当时天极山掌教玉阳真人道破天机,天下气运皆在中州。

据中州者平镇八方,凤华偏西不利于居中坐视天下,武帝下令迁都平京,后改名为‘天京’从此开创大晋帝国盛世。

就这样这主仆二人踏上了东行之路,知道事情紧急特意加快了脚程,一日只睡三个时辰一连行了数日。

三百多里后,进入中州地境距凤华只余不足一百五十余里,江逸才放宽了心。

眼见天色渐晚他们连日奔波劳累,就算人受得了马也快受不了了,就决定先去前方的夏良镇好好歇息一晚上。

祝宝听后登时乐的大喜,出门时以为是和少爷出去游玩开开心心的,没想到这次与往日大有不同。

这一路上他是吃不好睡不好没日没夜的马上奔波,最可气的是他还得背着这一大堆的行李。

每次他抱怨想要分点的时候江逸总是一脸好意的笑着对他说,你人小体重轻,多拿点行李吃吃重这样才不会从马上颠下来。

来到镇上后他们找了一家客栈住下,让店伙计把马牵走多加点草料。祝宝终于把东西卸了下来,就吵着要去吃东西,江逸也是有点饿,两个人就下楼点了些东西吃。

客栈大厅倒是很是热闹,居中一桌坐着一位说书先生打扮的三十多岁男子。

只见他左手拿着一块醒木往桌案上一拍,大声道:“话说本朝元康八年先帝御驾巡视云州,百姓初受水患见到天子降临洪恩浩荡自是一片欣喜!”

他这一拍一喊顿时围过来了好多人,这说书先生又接着道:“有臣子劝圣驾到边关一看彰显帝威鼓舞军士,于是这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项城,天子登城头瞭望南山关好不威风!”

江逸听了想笑,这以往电视剧里见到的场景如今竟然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眼前了,也忍不住瞅了过去。

只听那说书先生又道:“入夜后,全城百姓一片欣喜欢呼雀跃,天子摆宴于大殿之上群臣把酒言欢载歌载舞真乃一副太平盛世!”

最后一句拔高嗓门,围观众人中有人拍手叫好。

只听“啪”的一声!那说书先生话锋一转,“怎料世道总有奸邪之人逆同谋反,齐王与那奸臣李复早已商议好当夜串通南楚借道攻关。云州大将高颌自报奋勇引兵一万前去杀敌,怎料敌军狡诈中了埋伏当夜生死未知!”

渐渐地说道精彩处,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那齐王账下有五万精骑连夜杀到项城,此时项城兵力空虚,又有奸臣李复里应外合,竟然包围了天子圣驾。大殿之上齐王持剑乱杀群臣,天子仁德同意禅位于他,只求不要再殃及无辜!”

围观的众人纷纷为这个先帝的举动点头称是,也都非常痛恨这位齐王,江逸也忍不住的凑了过来。

“可毕竟苍天不随逆臣之心,当时有梁王在殿,他手中青钢宝剑座下千里神驹,一路从大殿杀出带着传国玉玺奔往宛城求援,真乃少年英雄也!”

“好~!”围观的群众们心中长舒一口气,不禁异口同声夸赞起来。

“梁王一路跑到宛城找到韩锡绝将军。”

一听到韩锡绝的名字,众人都是“哦!”的一声惊呼,“那韩将军何许人也,乃是有万夫不当之勇,得此一将可抵得上雄兵十万也!”

江逸心中冷笑,“有那么神乎么?”

“嗯~!”所有人纷纷点头称是,“韩将军问梁王:‘敌有多少人?’梁王答:‘约有十万之众!’只听韩将军微微一笑:‘任他十万来,我只一将去’!”

“哇~!”众人听后都是一阵惊呼,江逸笑而不答,他知道这不过都是这些江湖说书添油加醋夸大其词的说法。

“士兵们不愿韩将军孤身冒险,纷纷自愿跟随。就这样韩将军带着所部五千兵马于宛城外迎击敌人数万大军。”

“双方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好在韩将军天生神勇,带着所部精骑所向无敌斩杀无数。最后敌军大将张盖被斩于马下后纷纷溃散而逃,真乃世之英雄也!”

“啪!”地一声重重的拍了下醒木,围观众人抚掌叫好,大厅内欢声雷动。

只见这说书先生神情自得地看着众人,对大家的热情反应很是得意。

“第二日那韩将军稍作整顿后便对梁王说:‘看我一日之内破城灭敌’于是引军杀到项城。敌军大将白岩望风而逃,齐王见要事败,恼怒之急威胁天子让韩锡绝撤兵。”

“天子仁德承允他只要投降,便不再追究其罪责。可惜狼子野心不可救药,恼怒之下竟然加害了天子,真是可惜了我们这一位仁德之主....”

说书先生轻轻幽叹甚为可惜,围观众人也有不少暗自垂泪,大家都痛恨这位弑君逆谋的齐王。

那说书先生又激昂地道:“所幸韩将军率军破城而入,大殿之上斥责齐王,只把他吓得跪地求饶。韩将军不予理睬,梁王赶到后一剑将其刺死,真是为天下苍生除害,大快人心矣!”

“好~!”大厅内再次山呼海啸,仿佛都要把屋顶掀开一样。这说书先生此时收起面容,带着一种让众人猜谜的语气道:“你们猜猜,这位少年英雄的梁王是何人也?”

众人一片哄堂议论,不少人已经猜出来了,那说书先生笑道:“不错!他正是当今陛下!而韩将军早已是威震天下的骠骑大将军!从此世道太平,这十年来一片昌荣。”

江逸留意到他说到最后时语气越发变弱,众人听的倒是津津乐道,对于这个结果很是满意。

不少人自发打赏了银钱,而这说书先生却也不怎么看,说完之后就怔怔的坐着。

人群慢慢的散开后,说书先生露出一脸落寞的样子,慢慢的捡起桌子上的银钱放入略显破旧的衣袋中。

这时江逸才看清楚,此人生的颇为英俊,剑眉倒竖双睛点漆,虽然不修边幅却仍透着一股飘然之气。

江逸坐到他的面前,这人抬眼看了看也不言语,又自顾的陷入一种出神的姿态。

江逸笑道:“刚才听闻先生所言很是精彩,特来讨教几句可否?”那说书先生充耳不闻也不看他,仿佛对面没有坐着人一样。

江逸又道:“我刚才见先生说完之后,却显得有几分落寞,这其中想必另有意味吧。”

说书先生嘴角轻轻一撇,还是不搭他的话。

江逸倒也不介意,仍自顾道:“我以前听过一句话,所有的欺骗中,自欺是最为严重的。”

“哼!”这书说书先生终于开口了。

“我若说云州水患天子不愿南巡,梁王侥幸趁夜逃走,如非敌将叛逃韩锡绝必有苦战,这样的话说出来有人想听么!”

江逸一怔,显然没有料到他会这样回答。

说书先生冷眼看着他,“如今的老百姓只愿意听好听的,歌舞升平天下安稳的,谁愿意天天听你在这唱衰。”

江逸倒是颇感意外,没想到此人会说出这些话。

他还没想好怎么搭话时这说书先生又道:“世态炎凉苍翼满目,又有哪个人愿意睁开眼睛好好看一看。如今的这些人都是活在梦里罢了,梦醒的时候早就晚了!”

“读书人不像读书人,军人不像军人,朝臣不像朝臣,这天下不喝酒都会醉!”

他双目空洞言辞激烈的自顾自的说着,倒不像是在说给江逸听,更不像是说给这屋子里的任何人听,也许他只是在说给自己听。

江逸越来越搞不懂面前这个人了,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这个人脑子有点不正常。算了,自己也不自讨无趣了,起身便回去。

“你觉得我像疯子么?”这一问倒是又把江逸给问回来了。

江逸笑道:“晚辈何敢!”

说书先生冷笑一声,“你刚才说我不讲实情,你此刻不也是一般不敢说出心里话。”

江逸听后又坐了回去,“那如先生所言做人就应当心中所想便所答,我心中觉得先生是疯子,那以后就叫你疯子,先生如何看我?”

说书先生道:“你若觉我是疯子便叫我是疯子就好,我若不是疯子你就是叫我一千遍一万遍我也不是疯子。”

江逸眼神一眯,眉宇间略带锋芒,“那倘若是一千人一万人都叫你疯子呢?你却说你不是疯子,还会有人信么!”

说书先生瞬间面色木然,眼中精光爆射。转而又变得黯淡无光,双目空茫透着无尽的深邃幽远。

他呆呆的坐在那里,仿佛被定格住了一般,这句话不停地在脑中闪动。

江逸见他这般样子,微微一笑后便走了回去。

这边祝宝自顾自的大吃大喝,江逸笑骂:“不怕撑死你,也不给我留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