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渡恶师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姜家血尸
作者:暴怒唐三藏  |  字数:3281  |  更新时间:2021-01-24 11:24:26 全文阅读

“胖子!跟我一左一右上去,呼死这个老杂种!”

刘莽心里对何子清不停的默念着对不起,自己方才的行为的确是太过了。一个千金大小姐,被自己逼着脱裤子……要是换作是自己,肯定杀了这人的心都有。

“用那玩意儿呼他脸上?哈哈哈,这主意好!”乔阳虽然仍旧与那木偶一样的怨体在“对打”,可一想到那画面,整个人瞬间就来了精神!

“你们敢!”姜世龙本能的感觉到一股不妙。

诚然,他有自信能够把这三个人一个一个的杀掉,但如果他们不要命的扑过来只是为了触碰自己,那成功性可是极大的!

血晦加身事小,练气污点事大啊!姜世龙从来睚眦必报对脸面看得极重!这一点从张庭浩的师傅十多年前让他吃了亏,到现在他都耿耿于怀甚至要杀张庭浩出气便能得窥一二!

“不敢?对一个杀人犯,有什么不敢的!胖子,上!”刘莽冷然道。

“得嘞!”身子一扭,胖子直接调转方向冲向姜世龙所在之处。

那怨体如影随形,哪怕是姜世龙亲自操控,碰上这么个不怕打不怕掐脖子的滚刀肉,也只能是拖慢了一丝他的速度拦不住他继续靠近的步伐。

“老东西!看法宝!!!”刘莽纵身赶上,手中那血晦被他攥的紧紧的,这可是他们唯一赖以翻盘的物件,不容有失!

“退下!”一婴一怨在姜世龙的操控下想要拦住刘莽夺他血晦,张庭浩长棍横扫一夫当关将它们拦在半路。

而何子清则面色复杂的缓缓走出立柱阴影,眼前这一幕诡异且凶险的争斗本来应该让她大惊失色,甚至大叫救命!

可不知道怎么的,她就是感觉有点荒谬,哪怕知道这当中已经出了人命也照样心惊胆战不起来。

活了二十二年了,何子清第一次看见人用那东西打架!而且穷凶极恶的人竟然还真的很是担心一般,不停的令人去抢……

一宝在手气势如虹!尽管在片刻之间近身的两人,已经被姜世龙那强横的玄气掀翻了数次,但口鼻淌血皮糙肉厚的乔阳仍旧是第一个用他那双铁壁缠上了姜世龙。

“啪!”的一下,刘蟒眼疾手快全然不惧那四处翻涌刮得脸颊生疼的玄气,蒲扇大手狠狠的将那血晦拍在了姜世龙脸上!一招正中!

“去死!!!”姜世龙身子猛地一颤,刘蟒抓住机会狠狠的照着他的心窝子就是一拳!

“噗!”现世报来的快,姜世龙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会皮肉功夫强悍如斯,自己已然全力阻挡,但他们从冲锋到近身不过之花掉了短短一分钟不到。

也许是因为慌了神,又也许是因为有了底气的他们力量爆发....不管是因为什么,刘蟒的目的达到了!

一拳将姜世龙捶翻喷血直接栽倒在那坑洞之中,刘蟒只感觉浑身奇痛无比,猛地跪坐在地不住的喘着粗气。而乔阳更惨,他这边有张廷浩帮他挡住婴怨,反观乔阳,他可是一路被暴雨梨花一般的铁拳打过来的。

纵然有着真气傍身皮糙肉厚,可现在瘫坐在地的他仍旧是整个脑袋肿圆了一圈,连呼吸都带着丝丝的鼻血飞舞...

一切结束得太快,三个婴怨瞬息之间像是失去了电源的玩偶,就在姜世龙栽倒的一瞬出现了短暂的呆滞。

不过这停顿虽短,已然足够张廷浩甩出符箓。婴怨是强,但只是强在怨气的浓度上,在场的除了那血晦在身的何子清外,另外的两个怨体也被张廷浩快速的施展符箓之术逼出了怨气。

三道婴怨就这么轻飘飘的在空中荡漾,一时之间竟找不到半个符合它们近身的身躯。至于刘蟒他们就更不用说,虽然轮番撕斗让他们气喘如牛虚弱不少,但常年练气的他们精气神仍旧稳如磐石严丝合缝,邪气不加身!

“把他拖出来!”刘蟒喘息不止,乔阳闻言二话不说直接跳下坑洞,将那口鼻淌血的姜世龙直接拧了出来。

破防之后的法师,当真就是呛了水的土狗。看着那姜世龙岣嵝着的身子,刘蟒心中大恨,上前就是狠狠的两脚踹到肚子上。尊老爱幼?这老畜生不配!

夺人性命这姜世龙连眉毛都不抬一下,可以想得到方才要不是何子清的偶然出现,他们的下场会有多惨!

“咳咳咳...打死我,难不成你们就不怕惹上官司...咳咳咳...”刘蟒的脚力道太狠,哪怕是常年练气的姜世龙也被打得不住的咳血,话语之间已经隐隐有了讨饶的意思。

“打!打死你直接埋这坑里拉倒!”乔阳气愤的也弯着腰补了两拳。他法律意识淡薄,自然满身满脸的不在乎。

“这倒是个问题!”张廷浩走了过来沉声道:“这邪修玄气深厚,我们怕是废不了他的气门!但若是等血晦效用散去,又怕他继续逞凶!这可如何是好。”

刘蟒皱眉不语,这就是法治之下对于他们的约束。姜世龙草菅人命不假,可他们不能这么干!

“嗯?这是什么?”乔阳低头一看,只见姜世龙岣嵝着的身子下,双拳紧握像是死死的攥着什么东西!

“好清凉的灵气!”刘蟒方才没注意,伸手一抓虽然没有从他手中夺过那物件,但触手之下,一阵让人神清气爽的气感顺着指尖直冲脑门。

“难道这就是他口中的那风核气珍?”张廷浩的注意力也被他紧握的东西给吸引了。

气珍!顾名思义乃是灵气孕养出来的宝贝!就像是那电影里拍的灵芝仙草一样,这类东西对于练气之人有着不可描绘的奇效,当中最为直接的便是可以增进练气境界!

然而气本就缥缈,气珍往往又只会诞生在那众气盘踞之所,非大缘分不可得!看来这姜世龙虽然没什么人性,但人家的气道底蕴可是真的深厚,连这地流风中蕴含气珍他都能精准的找到其所在!

只是这气珍稀有,功效也大小不一,就是不晓得这姜世龙被打得吐血都不愿松手的风核气珍,到底效用几何了。

“干脆让我先掰断他的手脚!”乔阳嗡声道:“就算血晦过了,他脚不能走手不能动,难不成还能反了天不成!”

“这,是否有点过于残忍。”张廷浩有些犹豫。

“他才是真残忍!对这种人妇人之仁就是祸害!”刘蟒完全赞成胖子的提议,不直接杀了他只不过是顾忌王法,如此手段已经是对他最大的仁慈了。

“我来下手!”乔阳二话不说直接抬起姜世龙的脚狠狠的就是一折!

“啊!!!”

“啊~~~”

一声痛呼一声惊叫,何子清捂着嘴惊叫道:“你们怎么能这样对他!”

“他的恶罄竹难书,如果不这么干,我们在场所有人都会死!”刘蟒上前一把拦住跑过来的何子清,冷声道:“胖子,继续!”

“咔嚓!”

“啊!!!”姜世龙惨叫着咆哮道:“我要你们死,全都死!!!”

“够了!”何子清一巴掌打在拦住她的刘蟒脸上怒道:“我是警察!你们这么做是在犯法!!!”

“你相信我!我们这么做只是为了不让更多的人被他所害!”何子清并不知道这看似凄惨的姜世龙到底做了什么,她的激动与气愤刘蟒并不怪她。一个正常人的确无法接受一个半百老人被如此虐待。

“何小姐,刘蟒说的没错。这个人的确是恶到了极致,眼前这三个昏迷不醒的安保和外面那死去的工人,都是被他害的。”张廷浩见刘蟒的脸都被何子清打红了连忙出言解释。

“胖子!下手!”刘蟒不为所动喝道。

“你敢!!!”何子清气得双眼通红。

“何小姐!不是我残忍,要是不这么干,这老家伙还会杀人的!”乔阳被何子清怒目而视说话有些艰涩。

“无论如何,他应该交给警.....”

“哈哈哈哈~~~~~~~”

何子清正待出言怒斥,可却被满脸血污尽是狰狞的狂笑声打断!那笑声....竟来自姜世龙!

“你们以为,折断我的双腿,我就不能杀人了么?”姜世龙癫狂大笑宛若疯魔。

“难不成你还能用这双手跳起来掐死我?”乔阳讥讽道:“别担心,马上我就把这双手也给你掰折了!”

“嗬嗬嗬...”姜世龙嘴中血沫太厚,喘息中笑声仿佛与那怨气撞身一般恶心。

“不对!快!打晕他!!!”张廷浩见他那双眼睛之中闪过一丝气雾当即惊呼。

“这么快?”刘蟒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当即二话不说抬起手刀照着姜世龙的脖子就要斩下。

“呼!!!”就在这一刹那,一道霸道的劲风由远及近如闪电般袭来。刘蟒下意识的急速收手一把揽过何子清翻身就是一滚。

“轰隆隆!!!”一声巨响瞬间爆开,烟雾带着电花火弧四处飞溅!张廷浩与乔阳也是狼狈的在地面上滚了好几圈才翻身坐起。

等到他们抬眼一眼,所有人的心都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他们原本站立的位置后方,此刻已经碎片遍布满是狼藉。而造成这一切的,竟是一辆被砸的四分五裂的小轿车!!!

“什,什么情况!”乔阳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可是力禅师,三力之中力气最大的流派!功夫练好了,举起轿车自然不是不可能,可像这样直接用它当炮弹仍!!!这还是人能做出来的事么!

“桀桀...”姜世龙邪笑道:“你们莫不是忘了?我可是姓姜的....”

“丁铃铃~~~丁铃铃~~~”话音落下,一阵刺耳的铃声缓缓传来,众人转身望去,只见一个壮如铁塔般的人影缓缓从黑暗中走出。

“姜家血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