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渡恶师 > 正文
第一章 满门忠烈
作者:暴怒唐三藏  |  字数:3618  |  更新时间:2020-12-31 09:43:21 全文阅读

大年三十夜,阴雨!

与连江县城的灯火通明爆竹声声相比,与之一河之隔,相邻不过两里多地的一处河湾老宅就显得很是冷清。这里灯火零星,虽距离县城不远,但河水清幽夜色朦胧,俨然一幅乡水风光。

灯草四组66号院,半熟的鸡鸭鱼摆在桌面当中,七个碗中各一勺糯米饭分的均匀,酒杯满斟以示尊敬。

“故先考陈昌河,祖父张大柱,曾祖余海生,高祖梁文烈,天祖......”

“又是年三十儿了,孝子贤孙给老辈们上了酒菜!诸先人慢用!”阴雨带风孤灯一盏,刘蟒跪在堂屋四方桌前呼唤先人用饭。

唱罢先人七祖名讳,刘蟒缓缓又在桌前添了一注香。这是以前的规矩,头一注香是请先人,二注香则是请先人慢用。当然,现在人没这么多讲究,随便烧一把也没啥不可以的...

“冷冷戚戚又一年呐....”忙完这一切,刘蟒端起酒杯打开电视,就着花生米开始看起了迎新晚会。至于年夜饭,等先人们吃完了自己再加工下,过了十二点再吃,全当年头餐了。

刘家这独门小院代代相传,虽说这晚上看起来冷冷清清的而且面朝河湾更是凉风飕飕,可到了白天却是风景宜人清风雅静。

这房子离县城近,位置好,不知多少有钱人曾经上门表示过想要买下这宅子的意向,可刘蟒从来都不为所动。为只为一个念想,一个目标....一个这宅子这么多代主人为其终身奋斗的目标!

当然,这目标到现在还没人实现过。这一点从那先人名单上一人一个姓就能够看得出来。

众家家训:凡进众家门,必成先人遗愿,破孤星命,娶妻生子!

在外人看来,这写在家谱第一页如此肃穆庄严的一句话根本就不是个事儿,条件差点儿99宾馆一夜,辛苦点儿大事即成!

然而,就为这!别说往上七代,就是十八代...这家人也从来没人达标,让先人含笑九泉...

如果要说可怜,估计没人能跟这家人比。一时倒霉不过时运不济,几年悲苦也只能说是磨炼。而这家人,代代户主都是路边捡的,可谓是祖宗十八代全是凄凉中人。

论惨,当世无一户口本能出其右!

刘蟒少时被弃心思早成,小时候听闻自己更是身负如此魔咒时,曾一度暗叹自己命运多舛!

可当他十六岁喝成人酒的时候,那‘慈爱’的先父陈昌河趁着酒意,终于告诉了他一个消息。

“儿啊!你也不用太过在意,这凡是吧讲究个平衡。想当初,你爸我这诅咒还不是你爷爷给我的。咱也不是健健康康活到现在了嘛!”

啥玩意儿?合着这劳什子诅咒根本不是我自带的?我还以为是同命相连,你找到我的,我特么....已经记不清当时自己做了什么,他只记得那时只有一个念头,大义灭亲!

众家!是刘蟒家以前混迹江湖时的家门自号。别问为啥,问就是姓多,如果单号一姓,等那一代嗝儿屁了换起来影响知名度...

众家从‘老祖宗’开始,走的便是气术一道。

族谱有云:世间万物莫非量气之流,得其气种断气平气,以之为业!取其能明断百气之意,自称断气师!

当然,早在刘蟒之前的好多代他们家就不这么自称了,这鬼迷日眼的匪号着实晦气得很。

众家人终生奋斗目标只有一个,那便是有后传宗!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故此,众家人行走江湖便有了一个崭新的自称----大师父!以此警醒自己人生方向!

总而言之,也就是老一辈传下来的东西,外界所谓的旁门左道。不过身在众家的刘蟒却深深的知道,有的东西不触不信,身在其中便知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传说(慈父陈昌河说的),众家之所以能修这玄而又玄的气术,就是因为第一代“先祖”在那兵荒马乱青黄不接的年代埋下的种子。

说的是那老祖都快饿死了,有个神秘人说可传他一门仙法,得了这仙法自然就能以之谋生。不过这代价嘛,就是终身不得失了阳气,否则必然暴毙当场!

因为这气种着实特殊,一旦传承,非童子之身不可控!

那老祖为了填饱肚子哪儿还能管得了这些,本来他已经准备去做太监,这不都快饿死在去皇城的路上了。阳气能比命重要?爱谁谁!

自此,众家诞生!以至于从第二代至今无数年,一代代老光棍开始了漫长的‘求子’路.....

别问为什么这些孽障会一代代将这“邪术”传下来,答案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第二代老祖跟那缺心眼儿的“父亲”发过毒誓,不传到破解之日自己便永世不得超生!

如此往返,发毒誓已经成了众家传统,逢年过节来一遍那种!反正,貌似下一代跟你发过这种毒誓之后就能抹平你这心中残缺伤口似的,当真是代代含笑九泉呐....

不过在众家传承中,有一点还算是“有情有义”的!那便是从来都找那种孤苦无依的孤儿,反正你都惨成这德行了,来我众家还能惨到哪儿去?

刘蟒自认能够打破诅咒(代代自信),这家传气种不是得阳盛则刚么?为了拥有一个好的身体对抗这诅咒,他特意的到部队练了几年。

在部队时那叫一个玩儿命,侦察兵锻炼人?我去!特种集训更苦?那更必须去!

这一通练下来,愣是把原本俊秀的他直接练成了一个跟他名字极其衬的模样。反正就是加上胸肌正面十块肌肉的钢铁...男!用他自己的话说,那就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简称天魔男子。

遥想当初陈昌河送刘蟒参军时曾说:“你且安心去,等为父时机成熟一定要拼命去尝试破解这魔咒!若是自己成功,那儿子你自然就能高枕无忧!”

刘蟒怀抱着不舍与感动踏上征程,在部队中苦苦锻炼自己的他时常与父亲联系,而陈昌河也告诉他,自己现在正日夜苦修气术,破咒之日指日可待!

然而就在第三年,噩耗传来!刘蟒正在侦查集训时收到了家乡传来的消息,陈昌河死了!

怀着追思的悲伤与对那诅咒的怨恨,身着军装回归的他迎接了第二道晴天霹雳!父亲陈昌河死的地方就在离家不远的县城宾馆,死因竟是:P娼猝死!!!

感情,他不分日夜苦练三年,为的就是这个!!!刘蟒的眼泪直接被雷干在了眼角。

陈昌河走了,走得很不清白。而诅咒呢?原封不动的仍旧给最爱的儿子刘蟒留下了。正式荣升“家主”的他看着那笑得诡异的黑白照片欲哭无泪。

翻遍众家族谱,若论守身如玉,这遍寻满满一本众家人可谓真正的满门忠烈!

唯独就出了这么一个另辟蹊径的逃兵---陈昌河!

不过他老人家也不是走得一无是处,至少他给后人留下了又一条戒律:除咒之道,“蛮力”破之不可取....

退伍之后这一年,刘蟒传承祖业,也就没有再外出做事什么的。从不知多少年前,他们众家这个院子就是每代人的饭碗,总有人会慕名而来给他们家送生活费。

这气之一道,老实说其实总能跟那些外人眼中的怪力乱神联系在一起。而对此众家从来也没做过什么解释,说也说不清,反正本来就差不多是一回事儿。

也就是因为解释不清楚,祖父张大柱与曾祖余海生,差点在那个疯狂的年代戴着高帽子被活活斗死。

而每每想到此,刘蟒都会气愤难当!这特么为什么就没把他们斗死???不怪他忤逆不孝,估计每一代众家人在某一个时期都会忍不住这么想上一想“缅怀”先祖。

岁月更替小院依旧!放心吧我的满门忠烈,孝子贤孙刘蟒一定会破掉这诅咒。如果破不掉,那我是怎么也不会再将这气种传下去的。

摸了一把眉心的冰凉,刘蟒对着先人饭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永世不得超生?随便吧!鬼知道不得超生是不是真的这么痛苦。反正我又没死过,死了再说。

.......

年初一,晴!

气是天地馈赠与万物最好的礼物,而往往因为生活所累,又或是因其太过虚无缥缈。人们不知、不懂,自然也就很少有人会去在意它。

辰时,天地中的气最为活跃清灵的时候。这时的气没有月夜的冰凉,更不掺杂白日的浮躁,刘蟒每日都会选择辰时的前半段盘膝静坐练气。而后半段时间则留下来保持那十块肌肉的稳定。

众家传承的气种,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植入作弊器。毕竟气这东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修的,感受不到它的存在说什么都是白瞎。

而众家第一代老祖鬼知道是个什么歪瓜裂枣,反正都说是快饿得要去做太监的人了,估计也不是个什么高大上的“中年才俊”!

有了这气种做引子,直接造就了众家在气术江湖中的特殊存在。你能练气?牛!可你看看人家众家,代代都能,你家行不?

而且气分真气与玄气两种!虽然同样是以气为根基,但走的路数却天差地别。

真气又名力气!顾名思义是以气化力,俗称气功!无论走阴柔亦或是刚猛方向,这种修气的流派传承千百年来从来都被外界接受。虽然到现在同样没落了,但至少能明目张胆的扛起那块招牌。

而玄气则不然,类似于众家这般的存在,终其一生都被世人所怀疑的怪力乱神打着叫着。而这名头嘛,自然也只能是口口相传,谁敢打广告?收拾你一户口本....

日升气弱,冬日清晨的刘蟒锻炼完身体赤裸着上身,线条分明的肌肉,那周身腾腾冒起的热气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犹如真气师一般龙精虎猛。

“请问,刘蟒在家么?”一个弱弱的女声从门口传来。

“嗯?”刘蟒有些疑惑的转身看去,这大初一的谁来触我霉头?周遭四邻谁不知道我最恼火跟女人打交道么?

“哎呀!你,你为什么不穿衣服!”门口那女人一见刘蟒那赤着的上身连忙捂着眼叫道。

切!女人就是这般虚伪....刘蟒无语。他明显能从那女人的指缝中看到她那双放光的眼珠子。

想看就看呗!反正你们都是红粉骷髅。当然,这也只是刘蟒自我安慰式的麻醉方法。必须第一时间否定异性,动心,可是会出人命的!而且只是他的命....

“说吧!啥事儿。哦对了,新年好哈!”随意套上衣服,刘蟒自顾自的开始洗脸。

“我,我家有脏东西!”那女子貌似有些意犹未尽的放下手低声道。

  

  

  

  

暴怒唐三藏
作者的话

阔别许久,诸位道友可还安好?阿弥陀佛,贫僧回来了。 新书开启,有什么建议或者意见欢迎留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