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烽火秦末 > 正文
第12章 血战阳周(新书求收藏)
作者:老师不老  |  字数:3085  |  更新时间:2020-12-04 12:18:40 全文阅读

抗争,如果不是通过杀戮,那将变得毫无意义。——黄良

一个人,一柄剑,犹如狂风过境,没有悲喜,没有怜悯,没有犹豫,脸上神情没有半分更改。

剑过,血溅,半盏茶后,留下一地的尸体。

黄良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匆匆赶到大牢的最里端,一眼便看见了那个歪靠在潮湿牢房里的熟悉身影。

当看到蒙恬脚边的酒壶,手中从未脱手的佩剑,‘铿锵’一声掉在了地上。

当日在九原郡外跟杨成分开后,黄良便率一千骑兵轻装疾行,南向包头西,然后渡河水,再向东而行,一路辗转,且行且战,又且战且行。

其中九死一生亦未言退,万幸,终于探听到蒙恬被关押在阳周的消息。

傍晚时分终于赶到了阳周,来不及休息,连夜便攻进了城,想不到却还是来迟了一步。

“你终究还是来了。”蒙恬的声音带着几分虚弱,还有几分意味不明的东西蕴含在里面。

对于黄良这段时间把西北搅成一锅粥的行为,蒙恬虽身在牢中,却依然一清二楚。

噗通——

黄良的两个膝盖重重落了地,在地面上砸出两个浅坑,溅起一小股淡淡的尘土。

黄良跪下了,跪在这个阴暗的牢房里,一直笔直的背弯了下去,嘴角极不自然的抽动着,声音里带着微微的颤抖:“末…...末将,来晚了。”

蒙恬抬手擦去自己嘴角暗红的鲜血,用尽全身力气试图坐直,看向一脸颓废的黄良,轻叹道;“何苦呢?”

何苦为了所谓的真相再回大秦,何苦为了自己而背负叛将之名,何苦为了报恩千里奔袭最终身陷囹圄。

“将军抚育之恩,末将不敢忘怀,唯有死报。”没有一丝犹豫,声音异常坚定,对着蒙恬重重一叩头。

“征伐大漠可有斩获?”由始至终,蒙恬都没想过黄良会折损在那片贫瘠的草原,毕竟是他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人,对黄良的本事他再清楚不过了。

在这弥留之际,这个一生都为大秦守护国门的人,依然想知道这次虎头豹尾般北伐的结果。

黄良依旧低着头,恭恭敬敬答道:“末将败头曼单于于稽落山,定叫他三载之内不敢来犯。”

“好....好....”蒙恬的气息已经开始紊乱,不过听了这个消息后高声呼好。

“如今,末将屯兵阴山山脉近两万兵马,迁百姓无数。只等将军…..只等将军…..” 说到后面,声音已经哽咽,再也说不下去。

只等将军登高一呼,便可为王。

蒙恬闻言摇了摇头:“我蒙家.....世代深受皇恩,虽肝脑涂地,无以为报,自当在边关外御强敌。今生也当以帝国兵卒之名,立于天地之间,不可给祖上蒙羞,唯有以死守节尔。”

努力抬手,试了两次,才终于拍到黄良的肩膀,“你我虽无血缘关系,却情同父子,其实我更想听你喊我一声义父。”

“义父。”

“好,好啊。”蒙恬嘴角暗红的血液流得更猛烈了些,不过兴致却很高。

“义父,今后,良当如何自处?”黄良以子侄之语相询。

“但凭....尔心。”蒙恬断续说出这四个极具分量的字。

久居高位,通过如今大秦发生的事,蒙恬所看到的东西远比常人要多得多。

说完,再也坐不住了,改为半躺在潮湿的地面上,转头看向遥不可及的窗外,思绪早已不知飘往何方,声音更加轻了几分;“我蒙恬这一生对得起大秦,却唯独对不起妻儿。”

黄良依然不敢抬头,不忍看这个抚养自己长大的人就这么死去,更不忍让他带着遗憾离去。

“黄良在此立誓:从今往后,誓死守护蒙家,甘愿......粉身碎骨。”

蒙恬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对黄良微微点了下头,一滴虎泪,从蒙恬的眼角划出,滴在地上,随即全身瘫软,彻底的失去了声息。

黄良对着蒙恬的尸体重重扣了三个响头,才站起身来。

“将军,我带你回家。”

黄良背着蒙恬一步一步走出地牢,走得很慢,却也走得很坚定,就像背负了整个世界。

牢外,一干骑兵都默默的聚集在了这里,难得的停止了杀戮,要不是外围被秦兵重重围困住,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就如:他,还是大秦勇猛善战的先锋,蒙恬,仍是执掌中军的大将。

而如今,物是人非。

已经有士兵找来了一辆马车,把蒙恬小心的放进去,细心整理好他的衣摆,掸开衣角沾上的草屑,再垫上个枕头才罢休。

恭敬的退出马车,翻身上马,右手重新握住虎头乌金枪,把周围的一切尽收眼中,继而眼神冷冽的看向远处满脸胡子的守城将领。

“黄良,束手就擒吧,你逃不掉了。”守城将领站在远处城垛上瓮声瓮气道。

黄良出其不意攻进城中,简直就是他的耻辱。

“凭你,也配?”嗤之以鼻的语气,实在叫人喜欢不起来。

“尔等助纣为虐,颠倒黑白,致使将军蒙难,此仇,焉能不报?”

“今日,本将就用尔等性命祭奠将军的在天之灵。”黄良的声音不大,却充满戾气。

“杀。”手中长枪一指,命令简单了结,没有丝毫废话,下令后一马当先杀上前去,其一人之势,犹如万马奔腾,势不可挡,让人望而生畏。

“盾牌手上前。”守城将领冷静的下令,只要挡住黄良首次冲锋,便能大大削减黄良骑兵的杀伤力,毕竟城中并不适合骑兵冲锋。

依靠两边街道,盾牌手一层层叠好,长矛顺着盾牌的缝隙插出,俨然是个吃人的刺猬,撞上必死无疑。

黄良眼看就要撞上,猛的一拍马背,飞身而起,人尚在空中时,右手手腕一转,手中的虎头乌金枪转了个圈,用力向盾牌手中掷去。

盾牌手们不愧训练得当,稳稳当当的挡住了黄良的枪,不过还没来得及庆幸,一股巨力传来,咔嚓一声盾牌直接碎裂开来,那个盾牌手则直接被虎头乌金枪钉死在地,周围的几名盾牌手也纷纷受伤倒地。

一枪之威,竟若如此。

其他盾牌手连忙回防想把这个突然破开的窟窿堵上,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动作,黄良已经飞身而入,拔出腰间佩剑,宛若狼入羊群,大杀四方,无人能挡,不过须臾,组成的盾牌手已经被黄良杀了个七零八落,根本对骑兵造成不了威胁。

这一切事情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盾牌手们倒下后,坐骑黑风也才堪堪抵达,黄良足尖一点,再次飞身上马,左手佩剑归鞘,同时右手挥舞虎头乌金枪继续向前杀去。

“挡住,给我挡住他们。”守城将领双目赤红,咆哮道。

黄良骑兵就像是黑夜中突然划过的一道闪电,又像是一把直刺而出的利剑,就那样在死神的镰刀下,硬是正面相撞,又冲锋而出!

拦截的秦兵死伤无数,哪怕是人潮涌动,也没有办法阻止黄良骑兵的出击。 而黄良骑兵的队形依旧保持完整,冲锋速度仍然未减。

“怎么可能?”守城将领失声叫道,他的双眼死死瞪着,眼球都凸了出来,上面爬着一缕缕血丝。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

没有什么不可能,黄良就是这么带着骑兵正面冲锋,迎面而入,最后又嚣张跋扈的冲杀而出。

这就是黄良的骑兵,他们是弓箭,一旦拉开放出去,断然没有回头之说。

昔日是对匈奴,今日是对大秦。

一人领头的冲锋直接把秦兵守军撕开一道口子离去,看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追、追、追——”守城将领暴跳起来发出嘶吼声:“不能让他们跑了,不能让他们跑了,给我追,给我追——”

话音刚落地,命令刚下达,守城将领仿佛见鬼一般,双手撑住垛口,用布满血丝的眼球盯着东侧面。

只见黄良带着骑兵压根就没跑远,在冲出来之后,利用距离完成甩尾,再度拐了个弯冲锋而来。

“笃笃笃……”一阵阵马蹄声敲击在大秦士兵的心头。

冲锋不停,秦兵一个接一个躺倒在地,然后黄良骑兵又一次冲进敌群之中。

冲锋,杀戮;杀戮,冲锋。用绝对极限的速度向前冲,冲进去了,又冲出来了。

“拦住他们……拦住他们……”守城将领发出有气无力的声音,眼睁睁的看着黄良骑兵再次完成甩尾,对秦兵实施第三次冲锋。

厮杀再起,黄良骑兵再度冲进去,再度冲出来,然后再度完成甩尾,继续进行第四次冲锋。

一次冲锋、两次冲锋、三次冲锋、四次冲锋、……黄良带着骑兵硬生生的把数倍于己的秦兵冲得七零八落。

街道上到处都是秦兵的尸体,完全计算不出到底死了多少,有些甚至被踩成了肉泥。

剩下的不多了,但是——让六国闻风丧胆的秦兵跑了,他们仿佛见到地狱里冲出来的恶魔,扔掉手中的武器转身就跑。

他们害怕了,恐惧了,他们认为这就是一支死神附体的骑兵,根本杀不死。

有人开始跑,就有人开始跟着跑,一旦跑起来,马上变成了溃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