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三十八章 毕凡不讲武德
作者:古言风  |  字数:3216  |  更新时间:2021-01-04 22:52:25 全文阅读

旌旗招展,红色旗帜上的武道两个字极其的亮眼。

  巨大的斗武场中,今天异常的热闹,几乎聚集了所有的新弟子,一些往届的老弟子都是前来观战。

  这是一场备受瞩目的斗武,自从毕凡发出挑战令后,消息如同惊雷般炸响,迅速的蔓延。

  很多人只是觉得这是一场毕凡无辜挑起的战斗,只是为了宣扬自身的实力,耀武扬威罢了。

  无论是擒龙院的祝才还是古道院的顾文,单打独斗都不是他的对手,悬念并不大,之所以招来许多的人前来观看,更重要的是这一场最终的战斗,会决出一个绝对的优势,初武院而今已然拿到了初考的第一名,若是能够在单打独斗上赢得祝才,也就意味着除了那位天之骄女,毕凡将再无对手,也会坐稳新弟子中第一的作为,而初武院的位置也将无人撼动。

  但相反,若是毕凡而败,那只能说明考核只不过是他初武院运气好,毕竟在两场考核中几乎没怎么用大家公认的比武的方式决出第一。

  对于毕凡来说,这的确是一场证明自己的战斗,但他也绝不只是为了耀武扬威,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有人已经开始踩自己的底线了。

  这场比武,自从当晚的事情发生时,已经无可避免,如果他再一味的忍让,他们会更加的变本加厉,对清雅的出手,就是一个很强的信号。

  有时候,需要适当的展现自己的手段,让他人敬而畏之,这也是他一直所想的,仁善有度,仁善并不是任人欺辱。

  在巨大的比武台上,一身紫色衣袍的毕凡缓缓走上台。

  而周围却是一阵虚声,以毕凡炼气六脉的实力挑战祝才两人显然是有点不太体面,这是有着实力的压制的。

  坐在观看台的郝安几人,还是一脸的茫然,他们根本不知道毕凡为什么突然要挑战祝才和顾文,祝才之前一直有欺负他们可以理解,但是顾文师兄是好人啊,平日里对他们挺好的,为人又特别善意,毕凡凭什么要挑战顾文师兄。

  他们想不通,对于毕凡和顾文两人的第一次比试,反而是担心顾文多一些,他们知道,毕凡不会输,正因如此,对于毕凡这种不做解释的挑战心中很是不满。

  另一名弟子同样缓缓走上比试台,顾文依旧是一副书生打扮,显得温文尔雅。

  周围的众人在顾文上台时,明显是一阵骚~动,加油呐喊声不断,与毕凡的唏嘘声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效果。

  在他们看来,顾文明知会输,还要上台比试,就是勇气可嘉,而反观毕凡,明知胜之不武,却依然发出挑战,就是明显的以强欺弱。

  “如果你们两位准备好了,比试就开始吧”比较年轻的导师依然上台,冷漠而道,对于这样的比武,他已经主持了许多,早已默然了。

  “等一下”顾文看着导师,却是突然而道,“我还有一个请求,我记得在比武之中,是可以签生死令的,一旦双方上了比试台,生死不论,今天我要求签生死令”。

  毕凡柳叶眉一皱。

  而那默然的陆导师神色一变,上下打量着顾文,从私下他也听说了两人的大概实力,差距很大,而这顾文却是突然提出这样一个要求。

  “签订生死令需要双方同意,如果你们两人皆是愿意自是可以签的”陆导师缓缓而道,不过心中还是有些迟疑,签订生死令,这场比试对于他来说已经没什么他在场的必要了,但对两人来说,这却是一场拼上性命的比试。

  但是,他们两人的恩怨已经到了决定生死的时候了吗?

  观看台上一片寂静,悄然而立,有甚者呆如木鸡。

  如果顾文没有疯,那他们肯定是听错了。

  “毕凡,你敢不敢?”顾文看向毕凡。

  在陆导师的诧异中,毕凡点了点头,他的确是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顾文想要做什么,既然对方想要赌上性命,他自然是发出挑战令的人,不可能不接。

  生死令上签下名字的一瞬,那坐在最靠近的祝才终于知晓了,顾文到底在做什么,他想要毕凡死,而且死的理所当然。

  “我知道你的实力,我也不怕你以强欺弱,但是我们弱者也不是生来被人欺负的,我实力虽然不如你,可我会拼尽全力”顾文正色而道。

  毕凡露出一个笑容,“当然,以我六脉的实力挑战你显得太不公平了”。

  “难道你不觉得该压低一点实力吗?”顺着台阶顾文当即笑道,“对付我这样一个炼体境的人,你都要用尽全力,怕是有辱师兄名声吧”。

  他的目的就是让毕凡自动压低实力,这样他的胜率会更高,当然所谓的胜率并不是指的这一场,而是和祝才的比试。

  一旦毕凡压低实力,也不需要压到炼体境,只要压到炼气境一脉的状态,祝才拥有两大杀器,胜率是成倍增长的,这是他的第二个想法。

  “我不介意,既然顾文师弟要全力以赴,我自是不敢有所怠慢,若是我压低实力怕是在他人看来真的是瞧不起师弟你了,而且我也相信师弟有与我一较高下的实力”毕凡不紧不慢的道。

  “臭不要脸,这话都说的出口”站在一侧的一名古道院弟子当即喊道。

  这毕凡还要不要脸了,这不明摆着没有羞耻之心啊,以炼气六脉的实力竟然真的要打他们顾师兄。

  这是君子所为?

  还能再不要脸点吗?

  随着毕凡的话,顾文原本正色的脸也是有些飘忽不定。

  对,这毕凡有点出乎意料,剧本没有这样写,以他对毕凡平日所言所语的举动来推测,其人甚爱君子之风,定然会为示公平,主动选择压低实力与他论武。

  可,现在有点偏离自己的想法了。

  这家伙,什么时候开始不讲武德了的。

  要是他不压低实力,对上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可是祝才手握两件玄兵,一旦出招,若是不能取其性命,后患无穷啊。

  毕凡见得顾文变换的神色,心中有些肯定自己的想法了。

  的确如顾文所算计的一般,他准备压力实力不占他实力上的便宜对决,然而,以他少言语的性格使得没有来得及出口,这顾文突然提出了要签生死令。

  一向谨慎的他,心中当即有了计较,正常比试是不需要签生死令的,而顾文说出这种要求,让他当即有些疑惑,除非这顾文想要让他死。

  很显然,顾文能够在古道院这种传承的初级学院获得第一并不是个没有脑子的人,他不可能主动送死,那剩下唯一的解释就是此人别有其他算计。

  生死令,可不是一张废纸,签了之后,生死不论,压上的是性命。

  毕凡虽然明知实力超过此人很多,但是让他压上性命,他可一点都不愿意马虎,他还没有失智到为了一时的名声而送了性命,特别是对顾文这样的人。

  在短短时间,使得他们初武院的几人对顾文甚是看好,就觉得此人不凡,这一系列的举动让他更加的谨慎小心。

  这武界,稍有不慎就会~阴沟里翻船,这类的例子数不胜数。

  强大的背景、资源会让得越级作战变成了可能,实力在战斗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但是随着他踏入武气境,使得他更加名了,与其他武气境的弟子相比,自己虽说资质不错,但是在资源上真是太弱了,直到现在,他连一本拿得出手的武技都没有,这就是差距。

  踏入武气境,便意味着可以接触武技,而他深深的知晓了武者的路是多么宽广,又多么的狭窄,这不是病话,而是有道理的。

  条条大路通武道,可想要成为强者,必须要拥有手段,这其中,强大的武技就是手段之一,拥有绝杀武技就多了一份保障。

  越加的向着武道之路前进,就让他更加谨慎几分。

  进入武气境,就宣布着公平论武的年代的逝去,他必须处处小心。

  现在他知道哪些强者为什么不随便出手了,越是强大,就会越加谨慎。

  可以说,是顾文这个签生死令暴露了问题所在。

  “师弟若是认输也是可以的”毕凡见得顾文不言,缓缓而道。

  “自是签了生死令,当一战到底,你无缘无故,欺我古道院,挑战于我,实在欺人太甚,简直不将我古道院放在眼里”。

“师弟何处此言,我只不过是挑战于你,凡是入院弟子,皆是可以发出挑战令,当初我初武院弟子白易挑战祝才,纵使败了,我也无话可说,只能是我初武院技不如人,我也未曾抱怨,还望师弟能够正视之”毕凡而道。

  顾文此言,实则是给他拉仇恨,说什么欺他古道院,简直是不可理喻。

  “好了,比武开始”

  见得两人开始斗嘴,陆导师当即而道。

  眼下,顾文明显有些慌了,因为这一切不是这样开始的,毕凡炼气已经开通六脉,他一个炼体境顶峰,实力不对等啊。

  顾文恨的拳头紧握,看着站在原地的毕凡,他真的没有勇气出手。

  实力差在眼前,更重要的是,他将所有的杀招都寄托在了祝才的身上,祝才才是最后的依仗,他上来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让毕凡签生死令,这样下一场祝才就名正言顺的可以杀死毕凡了;第二个目的,就是让毕凡自动压低实力,公平对决。

  可,这毕凡的举动让他出乎意料,难道是自己的算计被看穿了?

  若是这样,他就没有什么必要了,这毕凡要是下了杀心,自己白送一手啊。

  “导师,我想认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