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二十九章 逃命少年
作者:古言风  |  字数:2621  |  更新时间:2020-12-28 14:01:17 全文阅读

几乎所有的相遇,是命运之中的安排。

  ————

  “此次多谢师姐了”。

  看着那已经备齐的各类草药,毕凡恭恭敬敬的郑重谢道。

  幸运的是这红莲明显精通商道,对于买卖之事甚有心得,故而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之后以极低的价格而购得,临走时那启元坊的坊主还不停的赞扬红莲。

  “这下知道本小……知道你师姐我的神通咯”难得被这油盐不进的师弟感谢一番,心情自是极好的,“也没什么啦,之前误伤了你,这也算是回报咯”。

  毕凡点了点头,对于之前误伤的事,他也怎么在意,而今药草已经足够,当今日便是返回荒龙城。

  “本以为跟着你有什么好玩的事情,谁知道是做这么无聊的事来,早知道就不来了,一点都不好玩”坐在灵犀车上,看着毕凡轻车熟路的架着车往城外走,不免多有抱怨。

  “武道一途本就是枯燥无味的事,古人说,贪得两杯酌酒,喜得天赐之机,便是欢乐,从于当下,欢于奔波,乐于自得,便已知足心满,又有何求”自得红莲相助,心中也是感慨一番,不免说了几句。

  听着毕凡这几句闲谈之言,红莲用异样的眼神顾了一眼,却也不反驳。

  她自心性飘洒,多喜欢乐之愉,毕凡此言,甚是有多愁善感之意,不过瞧得年纪,比她略微小些,说出的这些话好似是活了多年的老头似的。

  自启元坊而出,途径荒龙城主干道,本欲出城,却是被一队护卫拦住,今日上古城的上宾而至,一切车辆自是避让,绕道而行。

  两人又是回转小道,饶了一个大圈,本来从南门而出便是可以直奔武道院,却是被迫绕道北城门而出,又得耗费几个时辰。

  出得城门外,但见山野平原辽阔,一道护城河流而躺,沿岸垂柳渐黄,黄叶飘飘洒洒,一番秋季之象,添微风几许,多有感触。

  落叶而飘,正直秋季,身在他乡,思亲念故。

  沿路看得那负剑的壮汉,背负长琴的君子,紧握长矛的护卫,整个荒龙城总是给人一种古老而又神秘的感觉。

  空转回池落水鸭,飘叶随风急转下。

  两人行走半路,从小道迂回通往武道院的大道。

  沿路之景匆匆而过,毕凡却是归心似箭。

  恍惚间,一道黑影从眼中闪过,急忙扯住锁链。

  “怎么了?”红莲原本悠闲的躺在草药上,突然一个激灵站起来问道。

  “好像有人”毕凡说着停住灵犀车,跃了下去,抬眼望去,果见沿路的一处低洼处有一个黑影,却是动也不动,一件黑色衣袍在身,观其身形,似是孩童。

  上前查看,却见此人头朝地,晕在一边的杂草丛中。

  “莫要多管闲事,小心惹祸上身”红莲见得,急忙提醒道。

  武界之地,处处有危机,谁知道这人是哪里来的,是否惹上了什么了不得的家伙。

  若是被卷入进去,只怕难以脱身。

  毕凡一笑,上前仔细查看,此话虽无过错,但该施的善心还是该施舍,武者之路本就艰难,怎能不报以仁慈之心,不过施善的时候小心一些便好。

  将那孩童翻过,手指搭在脖颈处,“尚有脉搏,看来是晕倒了”。

  前后仔细观察,此处乃是从北城门通往南城门的小道,故而也没有什么人,将其扶起来,拿出随行的水壶而喂之。

  红莲则是有些警惕的观察着四周,防止是他人的陷阱。

  这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脸上有着一道道浅浅的伤痕,身上的衣袍也是破碎,手臂之处有一道细微的剑伤,不过还在鲜血已经止住了。

  毕凡一边让其尽量的平躺,一边疏通胸口处,将水吞下,然后又掐了几次人中穴。

  这时,那孩童仿佛有了一丝意识,稚~嫩的眉动了动,缓缓的睁开眼,那清澈的目光中,显得几分胆怯。

  迷茫的看着对着自己微笑的脸,这个脸很清秀,又几分熟悉,“哥哥?”孩童却是低声叫了一声。

  这一下,不禁是毕凡,就是在四周警惕的红莲都是一脸诧异。

  怎么回事?他叫毕凡哥哥?他们两个认识?

  “哥哥,你没有死,我……”那孩童说着,一时之间泪水早已忍不住的流了下来,伸出手就是不敢不顾的抱住毕凡。

  被这孩童突然误会,毕凡本想解释,但是感受着那紧紧拦着自己脖子的手,还有落在肩膀上的泪水,却并没有着急解释,只是劝解道,“没事了,没事了”。

  毕凡的左肩上一丝丝血迹却是渗出,那别过头的孩童看得出现的血迹,急忙愣了一下,松开双手,“哥哥,你怎么受伤了?”

  原来昨天被红莲误伤的伤势又复发了。

  “你是不是想你哥哥了?”毕凡看着有些紧张的孩童,和善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晕倒在这里?”

  这一连串的问话,让眼前的少年有些难以回答,擦了擦眼泪,又仔细的看了看毕凡,是和他的哥哥有些不一样,不过这张脸却是有几分相似,一下子让他以为见到哥哥了。

  这少年原名叫元童,是武隆城人,是逃难到此的,一路而来,保护他的护卫都是被杀了,那些忠义的护卫拼死保护他逃走,只是逃到这里,因为太累便是晕倒在了这里。

  “哥哥,我要死了,他们杀了我的家人,他们也要杀死我,我不想死”十岁的元童擦着泪水,似是害怕极了。

  “你能说说那些杀你的人是什么人吗?他们为什么要杀你”毕凡谨慎的问道。

  “我……我不知道”元童回答道,看了看毕凡肩膀上的伤势,又顾了一眼一旁的红莲,眼中却是闪过一丝警惕,慢慢的后退两步,“你们……是不是来杀我的?”

  “放心吧,我们不是坏人”毕凡起身,将随身带的一些干粮拿给元童,又将水壶留下,“这些你拿着,等有力气了就去寻你的亲人吧”。

  转身向着灵犀车而去,萍水相逢,他也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你就这样扔他到这里?”红莲诧异的问道,显然对毕凡的这种举动并不认可,这孩子被人追杀,你既然救了他,怎么的就让他一个人呆在这里,若是仇人来了,且不是这元童早遭殃了。

  有时候觉得毕凡很有善心,但是这绝情起来,却是让她都有些无语,既不准备救人救到底,那又何必出手。

  毕凡哑言,怎么这好像是自己的不是了,他出手是因为有人晕倒,就算是遇到危险也毫无知觉,而今救了人,以后的路还得自己走,救人是对,但是也不可尽数丧失警惕之心,该帮的则帮,但这孩童以后怎么样,他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仁善之举,是有度。

  况且,武界之中处处危险这句话不是她说的吗?

  他想救人,可没有想过送佛送到西,他是有善心,但不是绝世好人,善良是有度的。

  “哥哥……”看着坐上灵犀车的毕凡,元童却是站着后面喊道,这一声也甚是悲切,话语之中满是失望,好似是绝望的叫喊。

  红莲心中不忍,走上前去。

  “你愿不愿意随着姐姐去学院?”对这身世可怜的元童甚有怜惜,眼中多有柔情。

  “我……我哥哥被那些坏人杀死了,他不是”元童却是哭着道,在他被家中护卫保护着逃走的时候,看到那些蒙面的武者手持长剑,刺入了哥哥的身体,而哥哥却是拼尽最后的力气拦住了那些追杀他们的人,最终倒在了血泊中,“我没有家了”。

  听着元童那声音,毕凡长叹一声,最终还是选择带着这个少年。

  他想绝情,但心还是太善良了,见不得悲,对于这个一个十岁的少年来说,所经历的伤痛已经太多了。

  

  (有没有催更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