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二十八章 命中克星
作者:古言风  |  字数:3345  |  更新时间:2020-12-27 23:08:52 全文阅读

“你是新来的弟子吗?叫什么名字,有没有伴侣啊,或者说青梅竹马什么的,你怎么一个人独自出院?到底去做什么?”

  看着毕凡对她置之不理,红莲一连串的抛出心中的疑问。

  嗯,这个少年很有趣,应该说很有个性。

  她却是不知道,毕凡此刻的心情。

  他原本架着灵犀车自由自在的走在大道上,这突然发生的一幕算怎么回事?还有在旁边一直唠叨不完的弟子,她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一连串的事情让他的心情糟透了,根本就没心思搭理这个女弟子。

  “对了,按照学院的固定,新弟子入院不满一年可是禁止外出的,违犯学院规定可是大罪过,会被逐出武道院的”毕凡一直不开口,红莲却是一笑,就不信拿你一个新弟子没办法,“你要是不说你叫什么,那我就回院之后上报学院,而你呢,则会被逐出学院,怎么样?”

  对于许多踏入武道院的弟子来说,学院的名额太过的珍贵,一个初级学院数十上百人,每年只有十名弟子能够踏入武道院,故而,许多弟子都是多年等不到机会。

  这世上,也没有几个傻的为了保密自己的名字被逐出学院的吧。

  这般的想法自然也是毕凡所顾忌的,此次外出采购草药,乃是拿着药堂的令牌私自出的学院,若是被学院发现他外出,定然会受责罚,对于学院的规定他也是有所了解,所以这次外出特意打扮了一下,让他人尽可能的不会发现自己是名新弟子。

  这回头一想,之前碰到那个叫熊师兄的被气得说漏嘴了。

  “给你片刻的机会,我数三声,如果你再不说你叫什么,那就等着被逐出学院吧”一脸轻松的红莲,向后仰着,但是口里已经开始数数了,“三……二……”

  “你到底想怎么样?”毕凡终于是忍不住了,开口质问道。

  他只是为了外出采购药草,并没有必要拿着自己武道院的名额与这女弟子赌气,武道院弟子的名额对他人来说也许很平常,可对他来说这个名额在心里却是很重。

  红莲听到毕凡开口,嘿嘿一笑,突然坐正道,“早点配合就好了嘛,干嘛闹得非要这样呢,怎么说我都算是你的师姐,放心吧,只要你乖乖的,我保证不会泄露你的秘密”。

  毕凡瞪了她一眼,这话怎么听得这么别扭。

  “我只会回答你一个问题”长长的叹了一声,随即正色道,“如果我回答了你问题之后,你再敢拿我外出的事威胁我,你该知道什么后果,就算我被逐出学院,也会让你付出代价”。

  他不想节外生枝,更不想因为他外出的事被这红莲一直威胁,如果将他逼到绝路,那他只能做非君子之事了。

  “好”红莲一笑,既然这位师弟如此的痛快,那她就没必要这样了,“我的要求是你将我刚才问的如实回答”。

  “你?”

  “是你说回答一个问题,我刚才一口气说完算一个问题吧,你要是耍赖,我可以当做你说的话不算数,不过,武道院弟子的名额怕是保不住哦”。

  “你别太过分了”。

  “我过分吗?明明是你刚才说的回答我一个问题,你回答了吗?”

  撇了一眼红莲,怒道“我叫毕凡”。

  “还有后面的哦,小凡凡师弟”红莲见没有了下文而提醒道。

  “我刚才只承诺说回答一个问题,我所说的做到了,希望你记住你说的话”毕凡已经怒到了极致,被这红莲纠缠的不耐烦了,他在尽量的克制。

  “算了,真没趣,不逗你了”

  红莲一副失了兴趣的样子,直接是仰面躺下,将毕凡的斗笠盖在脸上,似是在休息,也没有丝毫准备下车的打算。

  毕凡见得如此,虽说落得一时清静,但是她这突然跟着自己算什么?时不时的顾一眼旁边的红莲。

  一路走来,倒是平静。

  踏入荒龙城,已经是傍晚,便是寻了一间客栈打尖。

  “两位道友,不知要几间房?”

  毕凡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红莲,突然寻思一计,答道“只要一间”。

  这一句回答,却是让红莲有些诧异,怎么有些和她想的不一样。

  “男女授受不亲,所以,还是请你另找房舍吧,我就先告辞了”毕凡拿着一枚房间的钥匙,笑着道。

  他就不信甩不开这个女弟子,明天只要他早早的出门,就不用被这红莲纠缠了。

  不过,他想的太简单。

  红莲一句话也不说,却是跟着他上了二楼,来到门前。

  “师姐,难道你要和我去一个房间吗?”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找了一个房间,不就是这样想的吗?”

  “……”毕凡整个人都不好了,我找了一个房间,难道你就不能再找一个吗,大家都是武道院的弟子,为什么你就不能放过我呢?什么叫我就这样想的,这和我想的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看着红莲那正经的神色,毕凡脸无表情的打开房门,他觉得这家伙跟在身边,时时刻刻受着气,但又发不出来,简直就是自己命中的克星。

  “虽然这地方破一点,就这样凑合一下吧”红莲完全没有将自己当做外人,当即率先一步踏入屋内,打量着环境,却是并不怎么满意。

  站在门外的毕凡最终还是没有踏入,转过身欲下楼,却是被红莲叫住,“你要干什么去?”

  他顿了顿脚步,却是没有理会的走下楼梯,“麻烦你,再找一间房,最好离刚才那一间远一点的”。

  “道友,不好意思,现在只剩下刚才那间房隔壁的一间了”木柜台前的青年男子道,看着毕凡有些难看的神色,小心的问道,“怎么?和你伴侣吵架了?”

  毕凡挤出一个笑容,没有多做解释,最后还是接过了钥匙。

  什么伴侣,简直就是难缠,可想到要解释就要多费口舌,便直接不解释了。

  后来,毕凡也是知晓,而今荒龙城中客栈紧张,乃是因为上古城与荒龙城之间的武道切磋要开始了,故而有大量的武道修者不远万里赶来荒龙城。

  城池之间的武道交流三年一次,每次的主办方交错更改,而今年则是轮到了荒龙城。

  届时,荒龙城、上古城的年轻强者将云集此处。

  上了二楼,路过红莲的房间,发现房门已经紧闭,故而也没怎么在意。

  直至夜晚,一楼的大厅却是异常的热闹,武道交流会的开始,许多常年在外的有名修者皆是来到本城,而一些常年不曾见面的亲朋好友彻夜长谈、喝酒。

  毕凡又惦记明天采购草药的事,也始终无法入眠,便是走出屋来。

  呜呜……

  不过就在踏出屋门的一刻,却是听到一声声断断续续的哽咽声,似是女子的声音,而且离得很近。

  悄悄的向前踏了几步,那声音更是清晰了。

  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门口,这不正是红莲的屋子吗?

  这个克星在干什么?在哭?

  声音虽然不大,但一向敏锐的他却是听得清晰。

  心中纠结要不要问一下,毕竟一路走来可没见克星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这突然大半夜的传来哭声也太怪异了。

  可是,住在这客栈里一般不会发生什么事,要是有什么事他在隔壁应该能够感觉到。

  “蹬蹬蹬”三声抠门声,虽说这克星很烦,但若是在客栈发生什么事,他也难辞其咎,毕竟还是同为武道院弟子,为了防止出错,他选择问一下,“你……”。

  刺啦

  话语还没落,突然寒芒闪出,一柄柔软的剑刃自门缝之中刺出。

  毕凡正站在门外,这袭击太过的突然,对方没有丝毫的留手,而他更是没有丝毫的防备,剑尖从肩膀划过,衣袍瞬间如同绽放,丝丝血迹侵染了青色衣衫,好似绽放的红色花一般。

  咯吱

  “怎么是你?”随着门打开,红莲诧异的看着受伤的毕凡,一手捂着肩膀,有着鲜血从手缝中流出。

  毕凡盯着红莲手中的剑刃,这克星突然出手是怎么回事?就在他敲完门的一瞬,就出剑了?是她一直就准备这出剑?

  这一切的一切,让他有些难以理解,纵使是他,也一时半刻难有这般的警惕性。

  红莲已经撕下自身的半截衣袍为毕凡包扎了,手法相当的熟练。

  看着眼前的红莲,如此近的距离,却是还能看到她原本留在眼角的泪痕,没错,她刚才就是在哭。

  “不用了”毕凡说着,左手衣袖一抖,一个小包包裹的药包划出,单手解开,这是他之前用草药而研磨的止血的药粉。

  红莲停下手,顾着毕凡将药粉按在肩膀上,有些自责的道,“抱歉,我不知道是你”,显然对于大半夜毕凡的敲门根本没有预知。

  这是她常年在外的本能反应,对她来说已经习惯了,就算是休息的时候,也要做好时刻面对致命威胁的准备,而且她刚才根本还没休息。

  想要在外面活着并不容易,与学院中的生活不一样,学院里只不过是弟子们之间赌气、切磋,也只有胜败而已,当你踏出学院的一刻,要面对的是生死,甚至一个打盹就会失去生命,有的人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就是武界的残酷,有好的一面就有坏的一面,这些也只有踏入这种环境才能体会,也许对于毕凡来说,他也许还不能理解吧。

  的确,毕凡根本没有丝毫的防备,也从未想到过从红莲的房间内会刺出长剑,要不是他本能性的身子后仰,只怕这柄剑刺入的是胸口。

  “常年在外面应该很危险吧?”

  毕凡并没有责怪她,反而是有些好奇的问道,他相信一切都没有天生的天赋,能够做到这样,应该是长期在外面形成的本能反应。

  红莲并没有开口,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的毕凡,这个少年真的很独特。

  不过随即妖~媚一笑,显出一副与白天一般的状态,“你这算是原谅我了?”

  

  (有没有催更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