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二十七章 没办法打
作者:古言风  |  字数:3250  |  更新时间:2020-12-27 01:13:15 全文阅读

次日的清晨,第一缕的阳光从山涧缺口处映照在鱼龙峰的这片土地上。

  一个身穿灰色短袍,头戴斗笠的人影牵着一辆灵犀车从药堂后门出发,向着山下而去。

  不得不说,毕凡这身打扮倒是挺普通的,又加上七尺身躯,倒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人也只道是哪个坊市楼馆的小厮下山采购。

  正直凉爽季节,微风萧瑟,走在通往荒龙城的大道上,两边山峰耸立,山松挺拔,草木渐黄,时有几颗稀少的枫叶,在那山涧挺立。

  黄色的、红色的、翠绿的叶子相互映衬,偶然听到山间鸟兽之鸣,一片入秋的美景。

  赶路的匆匆行人,还有五人一队结伴外出执行任务的弟子。

  说不上繁华,却也不寂冷。

  武道院乃是荒龙城的一大院,深处大山之中,据此有上百里之遥,相隔数十座大山,却阻挡不了那些论武修行的武者。

  学院并无阵法护持,故而倒也不难寻见。

  “纵观整个荒龙城,能拿得出手的阵法师却是万里无一”坐在灵犀车,凉风而过,毕凡感慨一声。

  自闻数万年前,曾出过一位阵法大家,被武界尊为圣人,一时之间,阵法兴起,而今却是没落不及。

  灵犀车的速度算不上很快,这上百里却是要走整整一日,他也难得出来一番,倒是并不着急。

  观赏着四周景色,看着匆匆而过的武者。

  身在武界之中,此一生,修行为上,博圣为道,却是少有雅兴游览山河,虽说江山多娇,难顾其一眼。

  “看在同门师兄弟的情谊上,你们两人交出雪狐内丹,我和师妹就不为难你们,不然休怪我们无情”。

  “呵呵,笑话,雪狐是我和柳师妹所杀,内丹自然归我两人,此刻你却有脸提及,若不是我和柳师妹出手,你们两人此刻还在雪山被人追杀呢,不道谢也就罢了,竟然大言不惭出口要内丹”。

  大道的正中央,四名弟子,二对二的对视站立,周围的行人却是绕道而行。

  毕凡正架着灵犀车而行,刚转过一个急转弯,却是迎面看到这四人占着整个大道,急忙的掠起,一把扯住了束缚灵犀兽的铁索。

  吼……

  被一股大力所拉扯,灵犀兽四只脚在地上擦过两丈场的划痕。

  险些就冲在四人脸上。

  “你这小厮,怎么走的路,瞎了你的狗眼了,没看见我们吗?”一个身形较为壮实的青年呵斥,将怒火直接是发泄到这突然杀到的人影身上,怒气冲冲,好似要随时爆发一般。

  毕凡扫了四人一眼,两名男弟子穿着紫色长袍,两名女弟子上身紫色短袍,下~身长裙,明显的武道院弟子打扮。

  “这四个弟子又在这里丢人现眼,我们快走”恰巧五个同样的武道院弟子从一旁走过,好似见了鬼一般,直接是绕道而去,头也不回。

  显然这四人好似是凶名在外,很难惹的样子。

  “第一,此处道路危险,转角处看不到你们;第二,我没有瞎,而且看得很明白,是你们挡道在先;第三,明明是你们失礼在前,却率先责问起我来。这好像有些不讲道理了吧”毕凡却是毫无畏惧的道,自恃问心无愧。

  “这位道兄,不要和这般粗陋之人计较,他就是脑子不好使,惹了他,就要倒大霉了”而那一边的另一位比较瘦弱的男弟子走上前来,在毕凡耳畔小声说道,生怕他人听见一般。

  “你刚才是不是骂我了?”壮实的弟子也是走上来叱问道。

  “你哪个耳朵听见我骂你了”

  “我明明听见了,看得我左耳朵没,现在滚烫滚烫的,男左女右,在场也就你在骂我了”。

  “懒得和你计较”看着凑过来指着右耳朵的壮实男子,赵泽实在是不敢说他们竟然是同一个队的弟子,到现在都左右不分,一直以来他都怀疑这家伙怎么没有被人骗到犄角旮旯里杀了。

  “赵师哥,别和他们计较了,我们走吧”扎着马尾辫的柳师妹上前,扯了扯赵泽的衣袖,两人相视,却是眼中含情,看得出来,两人是修行伴侣。

  “嗯”赵泽点了点头,本欲转身,却被那壮实的熊运出口拦住,“不许走,今天谁要是走,就是狗怂”。

  毕凡听到这里,有些明白了那些行人为何要躲避着他们了。

  对不起,他想收回刚才说的话。

  他是个讲道理的人,可好像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对于这位熊弟子来说,道理两个字在他的人生中没有出现过。

  “不好意思,多有打扰,我有要事,先行一步,还请让一让”毕凡诚恳的道歉,俗话说,秀才遇到兵,道理没人听,要和这位熊弟子讲道理讲通了才怪,不过是多费口舌罢了,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不许走,你走就是狗怂”。

  碰瓷专业户,熊运直接张开双臂挡在灵犀车面前,“你走一个试试,今天我看谁敢过去”。

  心头刃。

  我忍。

  毕凡尽量的克制,告诉自己不能发脾气,这家伙就是白~痴,和白~痴一般见识自己也会变成白~痴的。

  “这位师兄,其实我也是武道院弟子,出院办点事情,还请让一让”毕凡正色道。

  很显然,这两名男弟子性格截然不同,在同一个队伍里不出事才怪呢。

  唰……

  突然一道破风声在毕凡话语而落之际,陡然间袭来,正是头顶处。

  砰

  毕凡右手伸出,紧握着那即将触及斗笠之人的手腕。

  一直未曾开口的另一名女弟子云莲直接动手了,其臂力之强,乃是少见。

  “师弟真是好俊的身手,怎么之前未曾听说过”云莲嘴角划过一丝妩媚的笑容,却是突然手中一紧,一股强大的力道毫无征兆的爆发,挣脱毕凡紧握的手,双指挑起斗笠,“既然是师弟,就该让师姐悄悄有几分姿色?”

  好强的力道!

  毕凡暗叹一声,这实力恐怕已经踏入了武气境了。

  不然,纵使是炼气境的弟子,也不可能从自己的手中轻易的挣脱。

  看着原本藏在斗笠中的墨黑短发在这一刻披洒下来,露出真面目来,云莲却是会心一笑,“师弟看着好陌生啊,你真是我们武道院弟子?”

  其退后两步,握着斗笠,防止毕凡出手。

  “师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就是武道院对待新弟子的礼数吗?”毕凡双眉微微一皱。

  如果说熊运是动口,这位云莲就已经是动手了。

  “师姐我没什么意思,不过遮盖容貌的师弟,总是能带起我的好奇心,的确是不错的脸”那云莲一副异样的神色打量着毕凡,嘴角划过妖~媚的笑容,就是毕凡平日不怎么注意他人容貌的人都不禁一惊。

  这笑容绝对不一般。

  “既然看到了,就请还回来”毕凡正色道,虽然说了请字,但却压的很重,谁都听得出来,他有些怒了。

  云莲再后退两步,莞尔一笑,戏觑的看着毕凡,“如果我说不呢?”

  “哼”毕凡嘴角划过一个弧度,一字一顿道,“那你可能要倒霉了”。

  话语而出,身形直接是掠出,在冲向云莲的直线上流下一道道残影,整个人如同离弦的箭袭向云莲。

  眨眼间出现在云莲的面前,单手成抓,直接是向着斗笠抓去。

  云莲急忙右脚一扯,身子轻~盈的向右边侧移,手中的斗笠随之而动。

  就在抓空的一瞬,毕凡单手一变,其一招水中捞月,向着云莲的脖颈而袭去。

  抢夺斗笠是假,实则是想给这位不知礼数的她一个教训,不要随便出手抢夺别人的东西。

  “好快的速度”云莲柳眉一皱,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右手快速掠出,用手肘挡住了毕凡的左手。

  啪

  在两人手臂相撞的瞬间,一声轻响,而毕凡则是丝毫不给机会,右手同时成掌,向着其胸前拍去。

  见此,云莲一惊。

  发现即将袭向胸口的手掌,身子想要向后退去,却是来不及了。

  不过,就在毕凡手掌就在要触及那挺拔的胸口的一瞬,手却是停顿了下来。

  如此无礼之事,且非君子所为。

  啪

  就是这停顿的瞬间,红莲的手掌拍在毕凡的胸口处,一声脆响,被震得身子倒退一步。

  毕凡忌讳,但她可不忌讳,看来这位师弟还真是有些羞涩啊。

  站在原地,这一掌却也不重,他不出手,是实在没地方下手。

  一向注重攻击的他却是犹豫了,只因从未对女弟子出过手,这是第一次。

  又不能打她脸,打胸却太过尴尬,若是攻下三路,这招式对一名女弟子而言,也不合适。

  好吧,他输了,从出手的瞬间就输了。

  “师弟,你没事吧,我可没有下狠手哦”见得毕凡停手,云莲却是话语轻佻的道。

  毕凡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显然被这位女弟子弄得很气。

  很气,又不能出手,还被戏弄。

  果断转身,头也不回,直接跳上灵犀车。

  好男不跟女斗,真理啊,斗不过还走不掉,谁挡他试试。

  唰

  灵犀车擦着熊运的衣角而过,速度极快,毫不在意。

  原本扬言谁走谁是狗怂的他,此刻是眨了眨眼,这位弟子好像很生气,不好惹,这脾气也太有个性了,打不过,就这样走了吗?

  踏踏

  云莲看着而过的灵犀车,却是身子冲出,双脚一踏,直接掠起站在灵犀车后面准备拉药草的车身上。

  “莲师妹?”这下可让三人有些目瞪口呆了,这是怎么回事?

  “告诉任务殿的老头,我晚点回去报到”身子再次一闪,直接是坐在毕凡身侧,一副有趣的打量着他,“师弟,你这是要去哪里啊?带我去玩啊”。

  “……”毕凡气得身子都在颤抖。

  

(有没有催更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