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十六章 鹿鸣幽山
作者:古言风  |  字数:3188  |  更新时间:2020-12-17 22:33:07 全文阅读

  呼呼……

  感受着后背的破风声,在那脚掌距离毕凡一丈的距离,毕凡陡然间转身。

  宽大的手掌直接是硬生生的接住踢来的腿风。

  在这一瞬,卫旺眼中露出一丝惊恐。

  他这一击竟然就这样被接住了?

  毕凡的神色平静的可怕,手掌在瞬间回收,由掌变拳,挥洒而出。

  拳风呼啸,几乎是一气呵成,砸在卫旺的脚掌中心。

  在拳头落在脚掌的一瞬,卫旺惊恐的脸庞明显抽~搐了一下。

  嗖……

  众人只是看到卫旺的身子从比武场掠起,被毕凡接住,却是再次倒飞而出,摔在比武台上。

  好似一个皮球一般从比武场而起,然后毕凡一拳又回弹了回来。

  如同无事发生的毕凡,转身拍了拍手背的灰土,缓缓离去。

  卫旺脸色有些惨白,痛的呲牙咧嘴,“大哥,我的腿好像断了”。

  “要是真的断了,就没只觉了”祝才而道,目光瞪了一眼毕凡消失的方向,随即走向卫旺。

  “哦……”众人震惊的看着那个略显消瘦的背影,皆是倒吸一口凉气。

  就一拳?这也太狠了。

  他们见过祝才的嚣张,可是与这个一句话也不说,看似平淡无奇的少年想比,还是差了一些什么。

  “那是谁啊?怎么没见过?”

  “不知道,不过应该是初武院的”

  “之前怎么没有听说初武院有这么厉害的人”

  “谁知道呢,可能比较低调吧”

  “这般还低调?一拳打飞了都 ”

  “那也不能这么说,那白易也还被一拳打飞了呢”

  好奇的盯着那背影离开,众人议论纷纷。

  虽说祝才战胜了白易,这是今天的重点,但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却是在众人的心里打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这样的少年,怎么会一直寂寂无名?

  那个一直被忽视的学院弟子,今年好像来了个了不起的人,要不是卫旺出手,他们都还不知道。

  “看到了吗?祝才都是有些忌惮,不然以他的性格,早就出手了”

  见得扶着卫旺站起来的祝才,有人议论道。

  “小姐,那个少年我怎么觉得有点眼熟啊?”坐在最边缘的颦儿顾着那消失的身影,挠了挠头,感觉见过,但一时半刻想不起来了。“小姐,你过目不忘,肯定记得,我们是不是见过他?”。

  “是他?”林雪儿眉头轻皱,有些怀疑。

  “他是谁?”

  “涛山,毕凡,你的恩人”。

  林雪儿的心情有些复杂,毕凡不但来武道院了,而且是初武院的弟子。

  “呀,真的是他,他怎么也来武道院了?”被林雪儿提醒,顿时也是记起来,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林雪儿并没有回答,有些出神,她没有见过毕凡出手,但从颦儿添油加醋的描述中不难听出,实力绝对不弱,不然不会两次在关键时刻救下她。

  这不但需要胆识,更需要实力。

  “小姐,你能打过他吗?”颦儿很直接的问道,自入武道院以来,自是见了其他学院的一些第一名弟子,也算不得什么,可是这个人,她有些迟疑了,一直相信自家小姐是无人能敌,若是其他弟子,她一定绝对没有小姐厉害,但那是曾经将她从死亡边缘救回来的人啊。

  虽然不知道毕凡的具体实力,但当日在涛山两次出手相救,让她有种毕凡很强的错觉。

  眼下,直接是一拳震飞了炼体八阶的卫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毕凡几乎是被偷袭的情况下出手的。

  如果说今天比武中祝才击败白易是用一种磨人心智的戏弄手法,那刚才毕凡的出手用的就是雷霆手段。

  二者相比,毕凡所带给他们的震撼更大,一瞬间击败对手,虽说快,但同是却传递了强的信号。

  “真是的,要是知道他来武道院与小姐争第一,离开时就不说那般的话了”颦儿撇了撇嘴,当时还说让他好好修行,争取早日到武道院修行。

  谁能想到他今年就来与自家小姐争第一了。

  “是强者,终有一天会出头”林雪儿坦然道,埋的越深的金子,发出的光芒越加耀眼。

  随着毕凡一行的离场,这一场比武因为白易的惨败而落幕。

  、、、、、、、

  “毕凡大哥,白易师兄怎么样了?”

  看着躺在床~上的白易,郝安着急的问道。

  毕凡缓缓的站起身,“下颌骨破裂很严重,得好好休养”。

  而这伤势,没有半年时间是不可能恢复的,更重要的一点是,会留下后遗症,下颌处会成为他以后修行武道的薄弱点。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

  “该做的我做了,剩下的看他了”毕凡转身看着跟随着白衣的四个弟子,“你们是有骨气,有气节,有男儿气概,但就因为这些,你们……”

  话到口边,毕凡并没有说下去。

  而今说什么都晚了,事情已经发生了。

  看着四人低着头,如同犯了错的人一般。

  屋内,一下变得沉寂。

  “抱歉”良久,毕凡淡淡的说了一句,缓缓走出了屋子。

  这也全不是他们的错,自己还是有些事没有做好,如果能够尽早的寻到他们,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他愧疚,是因为答应了唐导师要照顾好他们。

  现在,他们五个人也将会被逐出武道院。

  比武是武道院正规的比试,有学院导师鉴证,故而赌约也会由导师负责执行。

  “你在生气?”看着毕凡仰视着远方的山峰,清雅缓缓的走了上来。

  毕凡挤出一个笑容,“也没什么好生气的,每个人所追求的不同,他们也只是急于证明自己罢了,在他们心里,武道院只是一个赌注,没有任何的意义”。

  他们一路都走的太顺了,也至于对于他们所拥有的都不怎么在乎。

  而毕凡不一样,他失去了很多,所以现在的他很清楚,拥有的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踏入武道院,他用了五年的时间,背负了很多,所以他比任何人都珍惜。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现在这个结局是我们每个人都不想看到的,唐导师会理解你的”清雅而道,在他们众人的心中,毕凡所做的,已经是尽善尽美了。

  但,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也没有十全十美的事。

  月满则亏,这个道理是毕凡教她的。

  清雅知道,毕凡想要完成所答应唐导师的,唐导师对毕凡来说有很大恩情,所以才想做的完美,不想让其失望。

  毕凡收回目光,看着眼前的少女,“清雅,我有一件事想要摆脱你”。

  “什么事?”毕凡的神色很严肃,也许是很重要的事,他从未用这样的口气和她说过,这也是第一次。

  “如果有一天,我也迷失在了这个世界,请你一定告诉我,让我清醒过来”曾经的自己,以为独善其身可以做的尽善尽美,不会被愤怒、嫉妒、憎恨、欲望及权力等所困。

  经过白易之事,他发现,自己开始变得愤怒了,在渐渐的失去以前的平静。

  这世上,根本没有独善其身,只要在这天地之间,就会沾染世俗、因果。

  “我相信,你不会的”清雅笑道。

  在她心里,毕凡远比她想的远,想的深,她只是在身后尽力的仰望着,有时候甚至感到无力,他的步伐很快,害怕有一天,跟着跟着就会消失掉。

  他才是照耀在前路的灯塔。

  走在前面的第一个人,永远是最艰难的一个,他需要在无数的路口选择正确的路。

  别人走错了,他可以纠正过来,而他自己走错了,就再也走不回来了。

  她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去支持他,无论对错,她会紧跟着步伐。

  是对是错,就留给以后的人去议论吧。

  、、、、、、、

  武道院山下的山门前,站在白色玉石的台阶上,却是有些冰凉。

  “平承颜”

  “郝安”

  “韦昌”

  “贾香”

  “清雅”

  五人分别一一与他们道别,眼中尽是不舍。

  “也许你是对的,但我还是坚持我所说”白易看着毕凡,他是有傲气,但他从没有服输过,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不能为初武院赢得荣誉,他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身为考核的第一名,这就是他的使命,不管方法对错,他只会以结果而看,“虽然我看不惯你,但你真的挺好的,你所做的郝安他们说了”。

  “我很抱歉”毕凡苦涩的道,赌约的事他没有办法去改变。

  从走出初武院的那一刻起,他们两个就注定不一样,白易是为了初武院的荣誉,毕凡是为了武道院。

  “你已经做的很好,至少你们六个还在,我们初武院还有希望。我也相信,在你的带领下,我们初武院一定会得到其他学院的认可的,你和我不一样,也许你更适合这个世界”白易抬头看了一眼山门牌坊上的‘武道院’,“好了,我们也该走了”。

  白易转身,带着四人缓缓的向远处走去。

  来时,法阵传送,风光无限。

  走时,踏步而行,背影凄凉。

  毕凡眼神有些迷离,看着那五道身影一直消失在小道上。

  白易几人走了,剩下的只有他们六个了。

  思绪随着那飘落的枫叶飞向半空。

  梦想还在,他们的路还得走下去。

  有人说,梦想会给每个人插上翅膀,让他们展翅飞翔。

  但他们从来不说,有的人飞在半空中会折了翅膀,从而跌落深谷,从此再无飞翔的可能。

  鹿鸣幽山独空欢,鹰翔天际影孤单。

  昨日来时意阑珊,今时归去折梦断。

  (此书已签,喜欢的朋友可以收藏下,更新稳定,还望多多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