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十五章 无情践踏
作者:古言风  |  字数:3778  |  更新时间:2020-12-17 13:05:04 全文阅读

塞武峰,旌旗招展。

  圆形的比武场,汇聚了此次武道院的所有新弟子,甚至还有一些老弟子。

  这是新弟子入院的第一场比武,白易挑战祝才,也就意味着初武院挑战擒龙院。

  虽是弟子之间的切磋,但他们并不只代表个人,更代表着身后的学院。

  此次比武的结果其他学院的弟子并不在意,很多新弟子只是纯粹的为了收集信息,擒龙院作为荒龙城初级学院之首,从其中走出的弟子每年都是武道院着重培养的对象,这是一场比武,更是一场了解擒龙院实力的机会。

  虽说有点遗憾的不是那擒龙院的天之骄女亲自出手,但是能够见到擒龙院第二名的祝才出手也不错了。

  比武台上以阴阳两极为界,两人分站一边。

  白易身后的比武台下,站着的正是当日带走的四名弟子,此刻正是默然而立。

  同样,祝才身后几名擒龙院的弟子眼神戏觑的看着白易,对于他们来说,白易就是在自取其辱。

  一个每年垫底的学院竟然挑战他们实力最强的擒龙院弟子,要么是白易脑子出问题了,要么他脑子真的出问题了。

  “擒龙院”

  “擒龙院……”

  祝才身后的卫旺几人一声叫喊,擒龙院的众人一起助威。

  而随之,荒龙城六大学院的弟子皆是为擒龙院助威。

  再接着,整个场面都被带动起来,几乎所有的弟子皆是为擒龙院呐喊起来 。

  其声音,一浪接过一浪。

  站在白易身后的四人呆若木鸡,见得这般声势,有些羞愧的低下头。

  在这一刻,他们好似成为了众矢之的,甚至连开口助威的机会都没有。

  听着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从来没有见到这般的阵势。

  白易站在台上,紧握着拳头。

  曾经身为初武院的第一人,在初武院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弟子仰望他。

  而现在,每个弟子皆是给他的对手喝彩,他被冷落在了场上,好像一个人在与天下人为敌,放眼望去,皆是为祝才呐喊的人。

  “可笑,真是可笑”白易自讽道,“没有想到我白易也有被人忽视的一天”。

  一位年轻的导师,身穿紫色长袍,走上比武台。

  “白易挑战祝才,比武开始”。

  一声话语而落,那位导师身子后退至一旁,不再干扰两人。

  这般的挑战除了有弟子下死手外,导师都不会出手,其他并无规定,这就意味着不管用明的还是暗的都是认同的,只要打倒对方,就是胜利。

  诡计也好,策略也罢,皆是每个人的手段,他们都不会干涉。

  导师宣布考核开始,祝才的神色并未有什么变化,与白易交手,根本不用怎么在意。

  “喂,你要是害怕了,就现在认输,滚出武道院,免得我动手”,看着紧握拳头的白易,祝才故意激将道。

  “敢小瞧我,找死”白易冷哼一声,身躯暴涌而出。

  以他炼体八阶的实力,祝才纵使再强,也有一战之力。

  两道身影交错在一起,出乎众人意料的是,一开始,白易占据了主动性,拳风呼啸,逼得祝才节节后退。

  “看来,那祝才也不强嘛”在观看台上,郝安有些欣喜的道。

  他们六人皆是到了,无论这次比武结果如何,身为初武院一同走出来的伙伴,他们都应该到。

  毕凡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盯着比武台,眼中有着一丝丝金芒显现,犹如盛开在黑夜中的一朵朵郁金香一般。

  结果他已经猜到了,只是来看过程。

  白易胜不了,也不可能胜。

  祝才节节后退是他根本还没有出手,一直在躲避白易的攻击。

  这是赤~裸裸的戏弄,白易的每次攻击就是差一个拳头的距离,每一拳、每一腿都是差了一些。

  炼体境相差一个阶段,就是一个质的提升,祝才不弱,他在演。

  他根本没有将这当做一场比武,而是看做是一场表演,想要给白易一个可以击败他的错觉,然后狠狠的击败他。

  祝才很享受那种先让别人希望,然后泯灭希望的感觉。

  作为强者,无论何时何地,都会立在不败之地,掌握着胜败的结果。

  “哼,难道你只会做个缩头乌龟吗?”见得祝才一直避而不攻,白易更是恼怒。

  “连打到我都做不到,你也配让我出手?还是滚回你们学院再修行几年吧”祝才不但不怒,反而用反激将法。

  从始至终,正如他心中所想的,丝毫没有将白易当做一回事。

  初武院的弟子还不配让他尽心应战。

  进攻的压力的确在白易的身上,那么多弟子皆是为祝才喝彩。

  白易想要证明自己,他必须攻击,必须堂堂正正,干净利落的击败他。

  不过心中越是着急,身上的破绽就会露出很多。

  “什么嘛,祝才根本不把白易当人嘛,太气了”观看台上一个女弟子有些抱怨的道。

  “哈哈哈,在祝大哥面前,白易不配当人”一旁的擒龙院弟子听了,当即时哈哈哈大笑。

  因为场上的局面太过的无趣,倒是这一句话让众人笑了起来。

  那女弟子脸色有些难看,本来是为白易打抱不平,怎么在他们嘴里就好像自己在骂白易一样,顿时捂住嘴。

  “欺人太甚了”郝安见得众人大笑,顿时恼怒。

  “坐下”毕凡面无表情的道,话语甚是严厉。

  场上的局面非常尴尬,祝才在场上闲庭信步,白易挥拳洒汗。

  见得祝才如此,又听着场上那嘲笑声,攻击跃来越强,突显的破绽越来越多。

  因为心中的愤怒,他每一次的攻击皆是用足了劲,他想证明自己,证明他根本不比那些擒龙院的弟子弱。

  同为初级学院而来的他们,为什么要遭受不公平的待遇,他人皆是可以住在豪华的宫殿中,别人可以享受那种礼遇,而他们几人,却是住着破旧的房舍,受着他人的嘲笑、冷眼。

  生而为人,为什么看不惯他们,为什么对他们如此的冷漠,如此的无情。

  “太着急了白易师兄”平承颜也看不下去,白易越加着急对他越不利,现在露出的破绽太多了,只要祝才出手,白易完全没有防御的机会,愤怒只会让人丧失理智,从而给对手机会。

  “输了”毕凡长叹一声,从观看台站起,顺着旁边通往比武台的小道走下。

  而在此刻,白易已经毫不顾忌的出手,他已经不留后手了,所有的力量用在攻击上,在着急的进攻下,他已经放弃了防御。

  祝才既然只知道躲,那他就要全力进攻,不留余力。

  但这般的选择,显然对于一名武者来说是致命的。

  “哼”祝才嘴角划过一道冷笑,躲避了白易攻击的同时,右手探出,一记勾拳顺着下巴而去。

  力道之强,让离得近的几人都是听到了白易下巴骨骼碎裂的声音。

  一名炼体八阶的弟子,体质的强度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度,然而这一拳下去,好像打在普通人的身上。

  身子划过一道弧线,好似断了线的风筝,落下比武台。

  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从开始到结束,除了祝才格挡了几次外,几乎白易没有触碰到其身躯。

  “擒龙院……擒龙院……”四周响起呐喊声。

  祝才只是一拳,比武就这样决出了胜负。

  胜者,接受着众人的掌声。

  败者,被众人所遗忘,甚至嘲笑。

  “初武院弟子根本不配踏入武道院”

  “没有实力,也敢如此嚣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只是一个废物”

  “连碰到对手手指头的资格都没有,也敢下挑战令”

  “滚出武道院……滚出武道院……”

  急忙上前的四名弟子缓缓扶起白易,感受着四周传来的谩骂声,皆是低着头站在原地,看着重重喘息的白易,不知所措。

  一直以来白易说什么他们做什么,现在白易受伤了,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办。

  然而他们呆呆的站在原地,在他人看来好似是在接受着众人无情的谩骂。

  败者,被千夫所指。

  毕凡沿着比武台缓缓的走过,听着那些无情的叫嚣声。

  从容、淡定,略显消瘦的身影,在别人诧异的目光中走向白易,身后还跟着五人。

  “让他平躺着”毕凡从衣袖中拿出用纸包裹的药粉。

  扶着白易的两人愣了愣,又是让其平躺。

  其下巴的骨骼已经碎裂,没有办法下咽。

  将药粉倒入口中,并以水而化,随着白易喉咙的起伏,药水而入。

  自始至终,白易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毕凡。

  他想说话,但是下巴碎裂,根本没有任何开口的机会。

  就算他毕凡来救自己,他也不会领情的,毕凡他很懦弱,不顾初武院的名誉,宁可被别人欺辱,也不反抗。

  而他白易不一样,他今天纵使是死,也会站着死,既然不能守护初武院的名誉,他待在武道院有什么意义。

  身为初武院考核的第一名,他只有一个目标,为初武院赢得更多的荣耀。

  毕凡不配,他根本不配为初武院的弟子。

  “白易师兄,你怎么样了?”此时,郝安几人也是上前。

  看着关切的贾香几人,白易缓缓的闭上眼,将头偏向一处。

  他恨毕凡,但对贾香几人却是很重视,这一次他败了,辜负了他们,辜负了初武院,没有赢得比试,心中觉得对不起他们。

  “吆,怎么?现在来关心了”祝才站在比武台上,看着走来的几人戏觑的道,“看来你们初武院不但全是废物,还是一盘散沙,看到你们大师兄被我打败了,跑过来假惺惺一场,真是有趣,有趣”。

  “怎么?不服气啊,不服上来啊”见到毕凡起身将目光看向自己,脸上笑容更盛了。

  “带白易回去”毕凡将目光收回,如同没有看见那叫嚣的祝才,对着几人而道。

  “小子,你……”祝才本想激将毕凡,谁想到,这小子竟然如此的不知好歹,将他无视了。

  郝安几人扶着白易,走在前面,白易站在原地,等着几人都是跟上,这才而走。

  “记住,你们尽早的滚出武道院,别再到武道院丢人现眼了”看着毕凡的背影,祝才恶狠狠的道。

  “你们之间的赌约,不必和我说”毕凡转身看向祝才,嘴角划过一丝笑容,自信的道“如果想让我离开武道院,你还不配,没有人可以让我离开武道院”。

  嚣张,太嚣张了。

  这是赤~裸裸的瞧不起。

  凭什么,他一个初武院不入流的弟子,竟然也敢说出这般狂妄的话来?

  身为擒龙院男弟子中第一人,这小子竟然说他不配?

  “大哥,这些家伙太不识抬举了,让我去教训他”卫旺站在祝才身后,看着自家的大哥被如此的无视,怒火而升。

  新弟子中,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嚣张过。

  当日见毕凡通情达理,言语和善,而现在竟然这般的猖狂。

  祝才紧握拳头,并没有说话,毕凡给他一种看不透的感觉,他那自信的眼神,到底是怎么回事?

  卫旺低喝一声,脚掌一踏,身形掠起。

  初武院的第一名都被大哥一拳打飞了,其他弟子还有什么可厉害的,只不过是会嘴上逞强的家伙,就让他来给初武院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个教训吧。

  半空之中旋转,突然右脚提出,直指背对着而走的毕凡。

  呼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