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十三章 草堂落工
作者:古言风  |  字数:3935  |  更新时间:2020-12-16 12:29:38 全文阅读

没有与生俱来的强者,毕凡也不例外。

  武道一途唯一的公平就是,每个人皆是可以通过无休止的修炼达到自己所仰望的高度,至少在炼体境体现着这一点,每一份的付出都会得到相应的回报。

  不停的修炼体质,会让你的身体比钢铁还坚硬;不停的修行身法,会让你的步伐无限企及武技身法的地步。

  这也是毕凡迄今为止所能达到的。

  偏殿的烛火在缓缓的灼烧,时间也在流逝,那略显消瘦的身躯一遍又一遍的锤炼。

  他没有背景,也没有修炼的资源,只能依靠目前所能得到的尽力去创造。

  皎月悬挂在半空,给整个武道院披上一层白纱。

  呼……

  毕凡将所有的用具恢复原样,吹灭灯烛,披上衣袍。

  浑身湿透的小心翼翼打开偏殿的门。

  “……”在踏出偏殿的一瞬间,却是见到身穿一身白色内衫的身影站在门外的冷月下,那出神的眼神就这样怔怔的望着他。

  依旧是自然而又温和的笑容,“你怎么在这里?”

  清秀的面庞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略有些慌乱,她可以看到那个在昏暗烛火下挥汗如雨的毕凡,而他却看不到静静站在冷风中的清雅,两人只是隔了一扇门而已。

  清澈的泪珠滑落白暂的脸颊,鬓角的秀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

  “你一直是这样修炼的,是吗?”轻柔的话中,却是有一种让毕凡无法反驳的质问。

  直到今天,她才知道修行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与初武院内的那些修行相比,他们之前是多么的幸运。

  在荒龙城内的广场上,看着他轻松的打败钱华,知道他很强,心中涌现的惊讶无以言表,然而她怎么也想不到,在那强大的背后竟然是这般的付出。

  今天的修行,也让她明白,每个人的强大都是他们应得的,那是他们付出了汗水换来的。

  没有什么天神的眷顾,有的只是武界无情的武道。

  手背在身后,在衣袍上擦了擦刚才沾染的尘土,伸出手掌。

  触碰到她脸颊的那一刻,一丝丝冰凉传入手心,小心翼翼的帮她拭去眼角的泪水。

  “今天的训练很累吧”将眼中的沧桑尽收眼底,在面对清雅时,总是一副如此柔和的姿态。

  清雅忍着泪水摇了摇头,这点累算的了什么,他们只是修炼了两个小时而已,而他不知已经修炼了多久了。

  曾经的他,被人所瞧不起,觉得他根本不适合修习武道,嘲讽他,辱骂他,还要每天坚持修行。

  “为什么不和我说?至少你不会一个人,为什么要将一切藏在心里”清雅尽量的仰起头,看着毕凡。

  如果不是一个月后的考核,如果不是唐导师那临走时的嘱托,她也许永远也不知道毕凡每天在做着什么样的修行。

  “傻丫头”毕凡伸出手,将其揽入怀中,泪水打湿~了衣袍,与那汗水相融,“一切所做的,都是值得的”。

  ……

  初阳再次照耀在土山包的宫殿上,毕凡推开偏殿的大门。

  木棍的呼啸风声响着,一道道身影却是出现在殿内。

  他们也明白,修行只能依靠自己,别人只是能交给他们方法。

  毕凡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正如唐导师临走时所说的,他们真的挺不错的。

  第二天的修行显然更加的刻苦,早上修行了两个时辰,下午再次修行了两个时辰。

  晚上毕凡依旧的给每人分发治疗瘀伤的药草,为众人打热水。

  看着他们的修行渐渐的走向正规,毕凡却是并没有闲下来,有空便是去武道院的鱼龙山,那是一处极其繁华的地方,武道院的坊市、任务殿以及一些重要的建筑都在哪里。

  他需要找个能赚取灵石的地方。

  一来,众人修行,需要草药的支持,正就需要灵石购买;二则,他本来就手头很紧。

  “以后,你们每天各自修行,我临时有事,白天便不在这边”第五日的晚上,毕凡看着有些狼吞虎咽吃着饭菜的众人道。

  因为每天的修炼时间加长,体力的消耗也是巨大。

  虽说他们这个土山包并不如其他弟子一般豪华,但是每年所需的一些吃用的东西却是能够得到许多。

  众人停下手中的饭菜,一脸诧异的看着毕凡。

  “因为临时找了个赚钱的地方,所以白天不能指导你们修行了,抱歉”毕凡有些尴尬的道,“不过晚上我都会回来,你们每天修行中遇到什么困难,倒是可以有时间交流,你们现在修行也都步入正轨,也已经不太需要我了”。

  听到毕凡这般话,几人皆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毕竟毕凡没有义务为他们做一切,他能够做的已经尽力为他们做到了,能不能在这一个月的锻炼中取得一个好的结果就看他们自己了。

  、、、、、、

  鱼龙峰地方虽小,但是五脏俱全,似什么拍卖场、草药店、兵器阁、武技楼之众皆是屹立在此。

  沿着街道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这里而来的大多是武道院修行的弟子。

  武道院不似初武院那般,规定弟子修行几年时间,只要弟子愿意,缴纳相应的资金,便是可以一直在学院修行。

  这也导致学院中除了新弟子之众的住所外皆是比较杂乱,五年弟子、十年弟子、甚至在武道院修行几十年的弟子皆是有的。

  似这些修行年岁的弟子虽说挂名武道院,但其人常年在外执行任务,回来时也只是到任务殿兑换任务而已,故而鱼龙峰非常的热闹,却也混杂。

  有些弟子因为常年在外,接触外界较多,沾染了嗜酒、斗恨等习性。

  “前辈”毕凡走进一间不是很大的药草殿。

  里面的味道有些刺鼻,一位身子佝偻的老者忙活在前堂,而殿内只有一位客人,是一位中年的妇人,前来购买一些简单的药草。

  “记得,武火熬制半个时辰,再以文火熬制一个时辰,此药性可现”将弄好的草药打包,交于妇人,这才看向走进来的毕凡。

  之前他们便是见过,而今他已上了年纪,行动多有不便,而这药草殿恰好需要人打理,正好,毕凡略微识得一些草药,倒是可以担任。

  因老者多年前,开具药方,治死了一个病人,自此以后他不再开具药方,到这里的人皆是带着药方来购买药草的,也不需要毕凡知晓药理医术之等。

  “小凡来了就好了,哎……这上了岁数,身子就是不听使唤咯,以后啊,这店里就交给你了,我这老头子不中用了”老者穿着一件紫黑色绸缎,背着手从柜前走了出来,“今天,我先带你熟悉一下~药堂,明天啊,你就代我在此守着”

  “晚辈自当尽力”毕凡额首而道。

  药堂的布置一一陈述与毕凡,其中这个药堂共有两层,这第一层所摆放的柜中皆是一些平日经常购买的药草,而第二层则是稀有的草药。

  老者在前面走着,时不时的问问毕凡药名,药性。

  而毕凡皆是一一对答如流,这里面所有草药在《灵草纲目》上皆是有记载,故而倒是没有难处。

  “小凡,你家中可是祖传草堂?”见得自己的一些问题倒是难不倒毕凡,心中好奇的问道。

  “不瞒前辈,家中之人皆是普通人户,我也只不过是闲暇时看了一些草药之书而已”毕凡恭敬的答道,但也并未将《灵草纲目》之事据实而说。

  《灵草纲目》随着他深入的品读,里面不单单讲究的是药性药理之说,前半部只是入门,后半部之中记载着一些其他之物。

  “了不起啊,小小年纪,只是读过一些草药之书便是能够知晓这些,那以后若是深入研究,且不是了不得了”老者笑着道,也是不再追问。

  “前辈谬赞了”对于老者的赞誉,他也并未多做解释。

  对于老者来说,而今武道院弟子皆是修习武道,对于其他皆是不通,故而他一直打理草堂,寻不到适合的助力。

  眼下毕凡的出现可谓是让他甚是安心,其性也温和沉稳,不似一般年纪少年浮夸,更重要的是对药草之类皆是熟悉。

  “好,带你去后堂也看看。以后啊,也不用称呼我前辈,叫我王老便好,他人皆是如此称呼”从前堂的后门而出,映入眼前的是一个不大的院子,里面种着两颗槐树,分立两旁。

  沿着石阶而走,毕凡却是看到一物。

  “王老,您会炼丹?”

  在那墙角处,一鼎锈迹斑斑的青铜炉摆在一旁,好似已经多年不用。

  “你说这个啊?”看着青铜炉,王老前辈摇了摇头,“那是祖上传下的,我王家曾经也算是炼丹一家,只是随着武道的发展,炼丹之术渐渐的没落,我王家的炼丹一门也在数百年前不曾有了,只是这青铜炉甚是结实,多少年下来风吹雨打,虽说有了锈迹,但也耐受得住”。

  王老话及此处,多有愁感,武界初开时,武道、丹术、阵法、剑诀之等皆是各有发展。

  然最终武道独起,而今武道昌隆,却少有丹术、阵法及剑诀等其他分支。

  想到曾经辉煌的王家丹脉到了他这一代,竟然是沦为在这武道院依靠卖些草药为生的人,心中不平。

  “自天地人而立,三才定位,武界而开,繁荣衰败皆是难免,王老不必过于伤怀”岁月无情,在时间的沧海横流中泯灭了无数的巅峰,虽说他们皆是修习武道,但终究难改界域气运。

  “不说了,不说了,随我去后堂”王老尽量的抬起头,向着后堂而去,皆是一一与之而述。

  有了毕凡的相助,他也不用每天操劳,倒是心中宽慰。

  毕凡也的确是很好的苗子,看着少年忙碌的身影,口中多有赞赏。

  其为人谦和,对于药草也是一一的梳理有序,将一些经常所购买的药草尽可能的放在显眼位置。

  自毕凡第一日正式接手,老者便是不怎么前来草堂,在后院生一炉火,煮一两杯浊茶,倒是落得清闲,一连多日。

  毕凡也是白天在这草堂,晚上回去,对五人的修行略微指导。

  、、、、、、

  “这事要不要对毕凡大哥说啊”

  “自从上次白易师兄带着几人离开,怎会闹出这般事来?”

  夜里,在主殿之中,五人坐在一起,却是有些手足无措,白易闹出大事了,不知怎的,竟然对那擒龙院的祝才下了挑战令,一时之间所有的新弟子都知道了,要不是他们此次下山一趟,都根本不知道此事。

  “当日毕凡大哥好心相劝,他却是不管不顾,对唐导师临走时说的话也置之不理,现在这般,我们又何必去过问”。

  “话虽如此,但毕竟我们都是初武院出来的,若是不问不顾,怕唐导师也会心寒的”

  “毕凡大哥现在已经够忙碌了,哪里还有时间管这些,再说这事也是白易自己闹出来的,让他丢人现眼去吧”。

  咯吱

  就在五人议论之时,毕凡趁着月色而回,本来此刻众人已经修行结束,但主殿却是灯火正亮。

  “出什么事了?”毕凡进来问道,依稀在外面听到他们提到了白易。

  郝安几人你推我搡的却是没人愿意开口。

  一则,是毕凡最近回来的越来越晚,想必也是很忙碌;二来,此次之事乃是白易几人,当日白易自持实力了得,强行不与众人一同,现在却是闹出事来,他们也不愿去管。

  “白易出事了?”看着几人的神色毕凡猜测道。

  “算了,我说吧”郝安吸了一口气,尽量的平复下心情,“今天晚上我们五人去了一趟山下,恰好听到一件事,说白易师兄与擒龙院的祝才赌气,要与之比武一场,而且下了赌约,谁要是输了就要离开武道学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