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十章 区别对待
作者:古言风  |  字数:3496  |  更新时间:2020-12-14 16:07:25 全文阅读

“以后别这样任性了,好吗”看着少女,毕凡半蹲下来。

  清雅不知道该说什么,刚才的一幕如同走马灯般回转,毕凡所表现的实力,让她只能用惊恐来形容。

  她从来没有见过毕凡出过手,纵使是在学院被许多弟子嘲笑时,他都是很平静。

  这也让她觉得他也许实力不会很强。

  而适才毕凡表现出的手段,有点吓到她了。

  毕凡回头看着发呆的清雅,微笑着道,“还不上来?你脚受伤了,还想跳着回去吗?”

  “你为什么来武道院也不和我说?我都以为你不会来了”清雅低着头问道,这是她自从离开初武院到武道院与之说的第一句话,不,是第三句,但这一句也是她心中的一个结。

  之前去找过他,而伯母说毕凡去了外面,要一个多月才能回来。

  而一个月后,他们也就去武道院了。

  当时在初武院的广场,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她很难过,他真的不去武道院吗?

  在那一瞬,她都想放弃去武道院的名额。

  但她不能放弃,家里的人都希望自己能去武道院修行,她不能如此的任性。

  踏上灵犀牛车的一瞬,她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可是,就在她下定决定的一刻,他却出现在了眼前。

  一切都不和她说,也从来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自己也从来都帮不上忙。

  她不是生毕凡的气,而是生自己的气,气的是她什么都做不了。

  “出发的前一夜我去找过你了,不过你已经去学院了”毕凡看着红着脸爬在后背的清雅,背着少女起身,“之前为了给父亲寻药,去了涛山,回来的有些晚,不过,幸亏赶上了”。

  他本没有打算今年来武道院。

  家里并不富裕,而且大哥寄回来的资金为了给父亲买药,花了很多,他不想再将剩下的资金用在自己的身上,这样会让家里很难。

  只是父母一再坚持,又加上父亲伤势渐渐痊愈,他倒是没有了太大的后顾之忧。

  以后在武道院找个能赚灵石的地方,也是能够补贴家用。

  两人穿梭在人群中,却是引起许多弟子的注意,用诧异的眼神看着两人,这使得清雅的脸有些更红了。

  “你放我下来吧,我能走路”。

  毕凡没有说话,更没有任何的迟疑,依旧挤过人群,好似没听到一般。

  而此刻,众人已经在向那大殿方向而去。

  此处是武道院弟子暂时的集合点,武道院在大山深处,做好相关的手续,他们也将会前往学院修行。

  “他们回来了”守候在原地的郝安四人,看着人群众的毕凡两人,便是迎了上去。

  “清雅,你怎么了?”见得毕凡背着,贾香问道,“对不起,我以为你一直在我身旁,没想到把你弄丢了”。

  “放我下来,我可以走的”清雅见得众人,急忙从毕凡的身上挣脱下来。

  “毕凡师兄,集合已经开始了”郝安上前道。

  “嗯,我们也走吧”便是带领着众人顺着宫殿的方向而去,只因他们动身的晚一些,所以也落在后面。

  贾香扶着清雅,两人不知在说些什么,有说有笑。

  毕凡走在最后,却是心思另外一事。

  唐导师临走前,让他照顾众人,而今白易带着四名弟子负气而走,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

  武道院不愧是荒龙城的大院,其宫殿之内竟有法阵存在,弟子皆是通过传送法阵直接前往荒龙城主城之外的大武道院本院。

  每个弟子在玉佩的引动下,被传送至一个远比荒龙城中还大的广场上。

  因为众人皆是来自不同的学院,为了防止不起冲突,故而将每个学院的弟子皆是安排在同一处,这也避免了很多麻烦。

  不但不会有内斗的情况出现,更重要的是相同学院的弟子待在一起,也会让他们更快的适应武道院。

  武道院与初武院想比,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是地下。

  其院浩大,山峰林立,宫殿耸立。

  “哈哈,我们不用分开了”韦昌看着大家成群结队的走向不同的山峰,高兴的道。

  其他人虽然口中不说,但对于学院的这个安排却是心里很是赞同。

  由于白易带着四名弟子离开了,所以他们只有六个人,毕凡、清雅、贾香、郝安、韦昌以及比较少言的平承颜。

  皆是一一登记过姓名、学院便是在一名弟子的带领下去了相应的宫殿。

  离开巨大宫殿,顺着一条小路而走,沿路的风景倒是不错,两边山峰伟岸。

  “你瞧,那边走上去的不是众人议论的擒龙院的弟子吗?”贾香看着十名弟子顺着白玉台阶走了上去,而他们却是向着巍峨山峰的中间峡谷中走去。

  而今,在武道院新入院的弟子中讨论比较多的有两座学院,一个是荒龙城的擒龙院,乃是武道院以往招收弟子的重点对象,因为每年武道院新弟子中第一名的产出都是擒龙院,自然而然的,很多人认为今年也不出意外。

  而另一个同样是荒龙城的学院,名为昊天学院,听说今年的昊天学院出了两名了不起的弟子。

  “这位师兄,我们的宫殿在哪里啊?这里好像没有山峰啊”郝安有些疑虑的问道。

  因为他们已经走了很久了,而一直是走的峡谷,这并不是去山峰的路啊,此地位于两处巨大的山峰的夹缝处,一边是擒龙院弟子所去的地方,而另一个通往山峰的路虽说没见到人,很显然并不是他们要去的地方。

  “到了,就是那里”那名清秀的男弟子指了指一个土山包上几座破旧的建筑道,“顺着这条路,上了山坡就到了”。

  郝安几人面面相觑,皆是看出彼此眼中的惊讶。

  不是说每个学院都会分配到宫殿吗?怎么他们就住在这里?

  光秃秃的土山包与两边那两座巍峨的山峰上的宫殿显然是区别很大,这不是摆明欺负人吗?

  “怎么?还要我带你们过去吗?”男弟子看着几人冷冷的道,显然有些不情愿再走了。

  毕凡上前,恭敬的道,“多谢师兄带路,我们自己前去便可,有劳了”。

  看着毕凡如此态度,那男弟子倒是神色有些缓和,“这是学院长老安排的,我只是奉命行~事”。

  “师兄,还有一事想请问一下,我们初武院原本有十一名弟子,只因其他五名弟子走散了,也可是住在此处?”毕凡问道。

  “此事我不知,若是你想寻他们的去处,需往登记长老出询问,学院之中所居住之处却是很多,你也不用多担心”男弟子见得毕凡言语甚是和气,故而便多说了几句,“你们几人也莫要埋怨,以后专心修炼,能够进入武道院也是极大的机缘了”。

  此中之话,也是善言,初武院每届的弟子都是垫底,武道院的许多高层已经在考虑以后要不要招收初武院弟子了,只因他们实力太低了,虽说前几年,有一名叫毕荣的弟子还算不错,但也改变不了初武院现在的现状。

  “多谢师兄指点,我等自当用心”毕凡而答,目送其离开。

  这一路来,唐导师将学院的事倒是也说了一些,而他们住在这种地方,他也猜到了几分原因。

  “毕凡师兄,他们这摆明的欺负我们初武院,为什么其他弟子住富丽堂皇的宫殿,而我们要住这般的”郝安见得那武道院弟子走了,这才不满的道。

  “郝安师弟,你现在什么实力了?”毕凡笑着问道。

  “炼体七阶”

  “那你可有听说擒龙院弟子的实力么?”毕凡带头走在前面,“不要用攀比之心去嫉妒他人,别人所拥有的,是他们用实力争取的,如果你能够在今年的新弟子考核中夺得第一名,自然会和他们住一样的。以目前我们初武院的总体实力来说,在整个新弟子所有学院中是最差的,学院能够有这般安排也是有道理的,想要住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中,与擒龙院那些弟子一般,就要学会去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

  凡事,先要去寻自己的原因,他们之所以被安排在这种地方,并不是武道院不通情理,而是他们太通情理了,他们总不会将擒龙院弟子安排在这土山包上,让他们初武院的弟子去那豪华的宫殿中

  别人有错,就要去论;自己有错,就要去受。

   郝安有些沉默的低下头,他很清楚,这届的每个弟子都很强大,他根本不可能成为第一名的,只是心中不甘,为什么同为弟子,他们就要住这样的地方。

  毕凡看着眼前的几座房舍,虽说旧一些,并不豪华,也不怎么显眼,但也宽敞,足有十多间之多,八间住房,一间主殿,一间乃是厨房,还有一间柴房,甚至还有一个宽敞的偏房。

  并未着急让众人打扫房间,毕凡先将五人召集在一处。

  “有些事情还是有必要说一下,既然唐导师将你们交由我照顾,那我以后自会尽力照顾好你们,而今白易几人不知去了哪里,我会去找到他们,毕竟我们都是初武院的弟子,我也不愿见到我们就此分为两拨”毕凡沉声道,“由于一个月后便是学院的新弟子考核,而武道院的传授会从入院的第二年开始,所以在这一年里,就由我指导大家修习,以后你们在修行之中遇到瓶颈,希望多与我交流,我会尽力为你们解决,踏入武道院,不同初武院,其中来自各地的学院众多,没有一个是弱者,所以大家平日里约束一下自己,我们是来修行的,一切也以修行为目的”。

  想要让初武院的弟子被武道院认可,就要让武道院的长老们看到他们的实力。

  而能做这一点的,只有在考核中夺得名次,这是个唯一的办法。

  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在这之前,我觉得有必要和大家确定一件事”毕凡看着众人道,“我与你们一样,都是第一次出远门,可能有些事情考虑的并不是很周到,唐导师虽说将你们交由我照顾,但我觉得有必要征询你们意见,你们觉得能够在以后的修行中做的比我好,能带领我们初武院在考核中得到一个不错的名次,现在可以说出来,我将主导权交给你。因为,接下来要说的要求,可能会有些苛刻,也许你们会心有怨言,我提前给大家说清楚,我会严格的要求你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