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巨蚊 > 正文
第二节 难得欢聚
作者:农村原味哥  |  字数:1350  |  更新时间:2020-11-25 14:07:09 全文阅读

今天周六,说好的妹妹今天要回来,山子起得很早,有快两个月没见妹妹了,心里有点激动。从小他和两个妹妹关系很好,两个妹妹学习成绩都很好,山子希望她们念书后就不要回到草原,去远方追逐自己的梦想。山子爹妈也起来了,准备烧水处理死去的那头牛。正好可以给回家的两个孩子补充补充营养,虽说寄宿在她弟弟家,毕竟不是自己的家,学校的伙食也不怎么样,哪个父母不希望孩子吃好些呢。平时舍不得杀牛羊,这下正好,有了昨天死去的那头牛,避免了不忍心和舍不得,反而他们都觉得很开心。

山子妈烧了一大锅水,草原上缺柴火,连木材都稀少,更不要说煤炭和天然气了,有的只是干牛粪。山子妈不停的往露天的土灶里添牛粪,牛粪也不太干燥,不怎么肯燃,所以不停的往灶里吹气,烟熏火燎,呛得连声咳嗽。

山子爹在磨刀,许久没用了,刀有些生锈,山子呢,晃来晃去,盼望着妹妹们早点回来。

好不容易把水烧开了,山子舀了一大瓢淋在牛身上,希望把牛解冻一下,否则刀都割不动。山子连续浇了好多热水,牛慢慢有点变软,他爹开始剥牛皮,手起刀落,倒是熟练。一会功夫,牛皮就剥掉了,剩下发白的牛身子,没有血色。山子爹又拿来斧头,照牛脖子就砍,咔咔几下,牛头就掉落下来,滚到了一边,奇怪的是断口处几乎没有血。接着,又换了尖刀剖开牛肚子,跟以往杀牛没有区别,唯一不同的是,牛内脏里没有血,连牛心里也没有,不要说鲜血,连血块都没有,干巴巴的,这就让山子爹很是纳闷,以前杀牛不是这样的啊,血到哪里去了呢? 管他呢,没血更好,清洗很方便,女儿们应该快回来了,山子爹加快了分割速度。他妈拿了几块牛肉到了厨房。黑狗钻来钻去,捡地上的牛肉碎渣,吃得很满足。

“嘀嘀嘀嘀……”一辆小车出现在草原远处,慢慢得向山子家方向开近,是妹妹回来了。

嘎一声,小车停在了院子,说是院子,其实就是无边的草原。开车的是山子舅舅,车门开了,两个妹妹从后排跳下车,直接跑到山子跟前,不好意思的挽了挽山子的胳膊。两个月没见,似乎两个妹妹都长高了,漂亮了,脸上完全没有高原红。山子妈也从厨房出来了,见了女儿格外高兴,搂了又楼,在脸上捏了捏。舅舅从驾驶室下来,跟山子妈寒暄起来,最后副驾驶门开了,走下一个女孩,婷婷玉立,完全没有草原上的特征,那是山子的表姐,今年在读高二了。很多年没来山子家了,这是山子第二次见她,不过完全变样了,跟记忆里不一样。

寒暄了半天,山子跟妹妹说了不少,倒是有表姐在,又感觉有点不自在。牛肉煮好了,大家围坐火炉边,桌上摆满了肉,还有一些面食。最突兀的是牛头,摆在一个大盘子里,仰望屋顶,露着牙齿,吊着舌头,似乎有点心不甘。头顶那个拇指粗的洞,像开颅手术留下的一样,里面黑黢黢,显得很神秘,到底是怎么搞的洞呢?

火很旺,大家早已没有寒意,肉很香,各自大快朵颐,说着笑着。尤其是山子爹,一个人打理牛头,用小刀一块块的片下牛头肉,吃得很是满足,最后还用一根小铁棍,顺着那个洞撬开了牛头,可惜里面什么都没有,牛脑花也不见了,略显遗憾。

幸福时光总是过得要快些,不多大会,大家都吃好了,山子和妹妹以及表姐到屋外玩耍。表姐城里人,到草原上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同,那么的神秘,山子不停给她讲草原上的趣事,偶尔表姐也给山子讲城里的新鲜玩意,两个人,仿佛来自于不同时代的不同世界。大妹和小妹依然那么调皮天真,重新回味着草原的快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