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龙与血脉 > 正文
力、火、刀锋
作者:窝窝跑得快  |  字数:3490  |  更新时间:2020-11-25 12:25:33 全文阅读

临近午夜的臧皇街,三辆排成一列的高档汽车在路面上驶着。

中间的那辆档次最高的车里,一个胖子瘫坐在后排,搂着身边的靓丽女子,手指不断在她的大腿上打着圈。他打量着这条街,两边楼的破破烂烂,两排路灯好用的还没灯杆的零头多,道边还有个老太太蹲着烧纸钱。

“这垃圾住的地方就是垃圾。”

副驾驶的跟班连连点头:“这街上住的,大多都在咱矿上干活,您心肠好,愿意给他们一口吃的,搁别的地儿,他们还烧纸钱,死街上都没人埋。”

“呵呵。”胖子闻言一乐,指着跟班说“你特么天生就是当狗的货色。”

“哎,能给您当狗,都是上辈子修来的,咱奉阳百万人,多少人抢着给您当狗都排不上号。”跟班誓将狗腿发挥到极致,他觉得能给后面这胖子当狗也真是天大的福气

“就在给您当狗这点上,我爹我妈跟我抢,我都得给他们踹开。”

“得了。”

狗主人连连摆手,催促道:“赶紧开。”他可不能被这地的秽气沾身上。

这条街很长,这一大片是奉阳所谓的底层人聚集区,周围几个街道巷子统称万民区。

“滋…滋…”

拐过弯,前面两侧都是空置的大片老楼,而本不怎么亮的路灯晃了两下又灭了,如果观察仔细,能看到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有个人影也随之消失了。

“嗤~呀~”

汽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

“***,不会开,明儿个你也滚矿上。”胖子的脑袋被晃的砸在了沙发背上,粗声骂道。

“老板,张辉他们突然停了。”司机解释道。

“老板,前面突然冒出个人,好像是在烧纸?”对讲机有人说话。

“烧纸,都特么烧纸!这一片是家里人今天都死光了吗!”胖子愤怒的砸着座垫,随即吼着:“撞死他,让他们底下团聚吧!我让他们烧。”

“额…”对讲机那头听到这个指令有些犹豫。

“老板,我去弄走他。”跟班赶紧请战,利索的冲下车,并从前车里叫下了两个人,一起走了过去。

烧纸的还是个老太太,面容本就苍老枯黄,在火盆的映射下显的十分惊悚。

“大娘,上里面烧,挡着车了。”跟班语气还很和蔼。

“不…不行阿…”老太太咳嗽一声,抬头想解释但被刺眼的车灯晃了一下,只能伸手遮住眼睛。

“赶紧滚。”身后跟着的手下见她不识相,上前给要老太太拽走。

“别…别…小伙子,你们看呀。”老太太指了一下身旁的黄纸。三人借着光看去,纸上写着几个红字,天兴…单耀祖收…

“单…单耀祖…!”跟班怒了,因为后排的那胖子就叫单耀祖,天兴商贸的大老板。

“他么的,我整死你这个老不死的。”跟班从腰间拽出枪,但从树后闪出一道银光,手下扭头看去,只见跟班的脖子有一道血丝,紧接着鲜血喷出。

两名手下惊了,看着捂着脖子瘫下的跟班,掏枪冲大树方向一阵爆射。

“这…别急阿。”被踹倒在一旁的老太太突然变了个清脆的少女声,抓起一地的黄纸,如豹子一般蹿起。

“都有份,给你们一起烧了吧。”老太太手中突现两把盖着烈焰的短刃,身形鬼魅的在枪弹中扭动着,这么近距离的子弹,几乎都是擦着她过去,两道午夜焰火舞起,配着怒吼和满天纸钱,这是一首悲歌。

带火的短刃插进二人胸膛,然后胸腔被烧焦成一个脸盆大的洞,透过这个洞看到,头车剩下的两个人和后车上的人都下来了,给中间车围的严严实实。

“没事,掉头。”胖子神色不慌不忙,冲着司机命令道。但两侧的空荡矮楼里钻出几个人影,车旁的手下们开枪掩护着车辆。瓢泼的子弹打碎了人影。

“纸…纸人?” 手下们有些慌乱,今晚是闹鬼了?

“下面的朋友你们好吗?”最近的楼顶上站着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男子,众人转头集火输出,子弹穿过他的身体却依旧不影响他的行动,仔细看去被击中的地方除了衣物是破损的,身体竟然恢复如初。

“龙子…”手下中有一人惊呼道。

“朋友再见!”楼顶的男子一声怒吼,落石一般的砸了下来,重重的压碎两个人的头颅。

“咦,真恶心。”不远处刚给三个人进行火葬的老太太看着那面的景象吐了吐舌头,看着一地的烧干净的骨头渣子拍了拍手:“还是我这环保,是吧,小九。”

树下靠着的清瘦青年翻了个白眼“奶奶,你这次是是七八十岁的装扮,能不能别弄出这种表情。”

“切。”

黑衣男子,没有任何武器,简单的一击就能洞穿一个人的身体,八九个人就这么眨眼间的功夫没了。

“出来。”男子拦在车前,一拳打碎了车头,车门猛的打开,后排女子拽着裙子冲了下来,男子没有管他,车上只剩司机和胖子单耀祖。

“我就查仨数哈。”男子伸出手指要开始倒数。

“磨蹭什么。”少女音老太太健步如飞的走了过来,身后跟着清瘦青年。

“多少也是个人物,给他个遗言机会。”男子大大咧咧的说道。

“啪。”老太太跳起来,一巴掌呼在了男子头上然后冲着车里喊道:“给个屁,滚下来。”

司机先走了下来,后排的单胖子也扭着肥胖的身躯滚了出来。

“没想到这偏远的奉阳,能让三名这种实力的龙子大驾光临。”单胖子眼神阴霾“提前准备好了,来这个警备无法及时支援的垃圾窟里埋伏我。”

“埋伏你?太高看你自己了,一走一过的事。”老太太背着手,瘦小的身躯却有极强的气场。

“呵呵。”单胖子一笑,眼神一凛,只一步,竟然灵巧的向后掠去数米远,黑衣男子兴奋的舔舔嘴唇扔下了同伴追了过去。

这时司机动了,挥出一直在身后背着的手,一个小巧的飞行机械洒下满天的晶莹液体,扔出机械后司机头也不回的跑了。

注意到司机抬手的清瘦青年反应极快,双手扬起,顿时银光乍现。

几十柄刀子组成密网,死死的拦住了喷洒的液体,不少刀子上裹着的银光均被液体侵蚀消散,只有两柄黑色的形状怪异的飞刀不受影响,依旧生龙活虎,青年愣神的功夫,几柄银刀被熔断,液体要喷了进来。

“云岚,别看了,这是什么东西阿。”青年怒吼一声,双手死撑着,断掉的刀子落到地上,但其他的刀子立即部位,但这防御范围缩的越来越小。

“哦。”老太太呆愣的点点头“还好本小姐跟来了吧,要不你就玩完了。”随即抽出双刃,银网里绽放出耀眼的火光。

“你要烧死我了。”青年又喊了一声。

“别吵,姐有数。”云岚手持两条火蟒,冲青年吩咐道“收了。”

几十把飞刀风一样的浮在青年身后,银笼消失,巨大的火蟒冲天而起,一股脑连带着喷洒液体的机械都被吞噬。

老太太喘着粗气,挑眉看着青年。

青年掷出飞刀,长长的银尾穿出街道,不一会又飞了回来。

“呵,有机会不走,还趴墙看热闹。”青年解决了司机后摇了摇头。随后不好意思的冲着云岚说:“没当回事,就带了两把黑鸢出来,谢谢啦老姐。”

老太太又俏皮的眨眨眼,看的青年一阵恶寒,二人朝着黑衣男的方向追去。

“下次谁再让我装老太太,我就炼了谁!”

单耀祖的速度快到令人无法相信,那肥胖的身躯如同猪形导弹一样,身后的黑衣男紧紧跟着,二人脚前脚后落在一片空地。

“怎么称呼啊,小哥”单耀祖喘着粗气眯着眼睛。

“方攸。”黑衣男想了想现在这身面容装扮,还是告诉了他,他觉得只要别没事托梦来骚扰他就行。

“杀我,赏金是多少?”单耀祖面无惧色。

“都跟你说了,一走一过的事。”黑衣男方攸一脚踏出,地面落了个深坑,浑身气势骤变,如山岳一般。

“你们天兴做的太过了,上个月开个新矿,又埋了近百人吧。”

“哟,义士。”单耀祖嘲讽的笑了笑:“发展必然有牺牲,我也给他们钱了,这些垃圾不来我矿上,明天不就是饿死么。”

“杀了我,天兴还有我儿子,灭了天兴还有地兴,杀的完么?”单胖子收起笑容,径直冲了过来,随即高高跃起,在下面看就像一轮满月挂在半空。

“都为了利益,装什么高尚仁义?”他的手臂猛的隆起,拳头攥的吱吱响,带着破风声锤了下去。

方攸心念一动,右脚轻轻踩了下地面,沙石像触手一样从四面八方缠上了他的右腿,然后他半个身子都被石头包裹住了,也没有别的动作,硬生生的挨了一下,但单胖子的拳头只崩碎了一些石子

“轰”的一声,地面下陷。

方攸皱着眉:“就这两下子?”他身上的沙石崩开,抓住了单胖子的手臂,240多斤的单胖子被他轻松举了起来,然后使劲砸进了地面。

单胖子面色狰狞的反向扭着身子,呈着一个怪异的角度,那条让方攸抓住的手臂“叭”的一下被折断,一声痛苦的嘶吼,单胖子单手撑起了身体,回身一脚踹了过去。

“再见。”方攸侧身躲过,一记手刀砍断了单胖子的腿,还没等惨叫声发出,就被方攸摁进了地里,正巧旁边的一块大石头滚了过来,方攸起身,一拳击碎了石头,血肉混着碎石淌了一地。

“看在同类的份上…我们是为了利益,但只踩着强者上位。”方攸用石子掩埋了了单胖子的尸体。

随后一个起落跳出深坑,眼神淡漠的瞟了下后追上的云岚二人,摆摆头,率先走了出去,一举一动极具王者之气。

“哎哎,你装什么呀。”老太太扮相的云岚追了过来,然后一个加速蓄力,干瘪的腿踹在方攸屁股上,狠狠扭着方石的耳朵“你跟谁俩呢?嗯?”

“呀,我错了,奶奶别打我了。”

街区的枪声喊叫声,还有时不时跳跃着的穿天火光,没有人出来看热闹,被吵醒的人紧紧锁上了门窗,然后赶紧钻回被窝,食不果腹的年代,就是议长死了也无所谓,有的是人去顶着,但他们休息不好,明天可能就得饿着肚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