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谪天三尺 > 正文
第四十五章:江月儿
作者:子初成枫  |  字数:2017  |  更新时间:2021-01-16 20:00:58 全文阅读

“哼……”关子楠嘟囔着油嘴,白了一眼苏弈秋:“如果她真的被杀了,我会跟你没完,让你不救她。”

“随便……”苏弈秋并没有在乎,而是不以为然的再次扯下一条兔腿示意的递给关子楠。

关子楠这次倒也没说什么,大方的接过兔腿,大口朵颐起来了。

“明天就可以到宁远城了,到时候找到平一柳,治好你的右手,我就送你回云溪洞。”看着吃食的关子楠,苏弈秋突兀开口。

“不带我去楚国了?”关子楠怔愣的放下自己手中咬掉一半的兔腿,迟疑的看向苏弈秋。

“我去楚国就不回来了,你一起去做甚。”

“小爷求你回来啊!小爷又不是不会回来。”关子楠努了努嘴气结道。

“小爷去楚国要你管啊!”

“……”苏弈秋一阵哑然:“到了宁远城到时候再说。”苏弈秋也没有答应,而是回了一句到时候再说!

“哼……”关子楠小声冷哼的同时,不忘偷瞄苏弈秋的面部表情,在揣摩他答应没答应……

复一日,宁远城东,紫竹林:

穿过悠长的曲径,苏弈秋牵着关子楠马的缰绳,出现在紫竹林深处,几处竹舍映入眼帘。

“这是哪里啊!跟我们云溪洞竹舍挺像的。”看着幽静的竹舍,关子楠有点亲切的感觉。

“难不成平一柳他出游了!”然而看着这幽静的竹舍,苏弈秋却有点担心。

平一柳的医术在赵国可是享誉盛名的,尽管说他有救一人需杀一人,杀人名医的怪称,但是基本上都是门庭若市,登门者更是络绎不绝。

紫竹林虽属宁远城东郊,但也时常是车水马龙的,然而如今僻静,俨然不同于当年苏弈秋所见之景。

“出游了?那里有个人,我们问问。”关子楠也是顿了顿,突兀看着一间竹舍旁打扫卫生的童子说道。

苏弈秋也是觉察到了,目光所及,慢慢朝他走了过去,关子楠也是缓缓翻身下马跟了过去。

“这位……”

“两位若是求医,我家先生不在竹舍,只怕两位白走这一遭了。”那个童子看着苏弈秋两人临近,不待苏弈秋话说完,而是杵着竹帚笑道。

“啊!不在家!啥时候回来?”关子楠有点着急的问道。

“楚子落马卧床,特请我家先生前去,已有月余了,宁远城内宾客皆已悉知,两位依旧拜访,恐怕不是这宁远城之人吧!”

“我们是汜水关之人,闻名前来求医的?只是先生他真的南下月余了?”苏弈秋有点狐疑问道。

以平一柳的医术,没有能够让他调息月余之人,所以对于这个月余还是很狐疑的。

“伤筋动骨一百天,莫说月余,百日之内,我家先生都不会回来,二位请回吧!”童子笑了笑后扛起竹帚朝另外一间竹舍走去。

“这……”苏弈秋哑然的看着他,对于他的话半信半疑。

“怎么办!百日之内不会回来,大爷说,小爷的手,必须月内治好,否则再也没机会了,小爷的手不会废了吧!”关子楠有点哭腔的看着自己绑着纱布的右手。

“唯今之计,只有带你南下寻那平一柳了。”思索了片刻后,苏弈秋安抚道,虽然说他对童子的话有点怀疑,不过唯今之计也就这样了。

毕竟关子楠的手,他还是要去接好的,小小年纪,就这样被废了,苏弈秋也是于心不忍。

“真的吗?这么说,你是愿意带小爷我南下了?太好了。”然而仿若关子楠就是在等苏弈秋这句话一般,有点激动的喊到。

“……”苏弈秋一脸黑线的看着关子楠,感觉这个小妮子玩都比她自己手重要,自己还在担心她的手的事情,然而她居然只想着玩。

“走吧!南下楚都,赵境还有正阳门和下门唐二关,楚境有清北三城,我们时间不多,需要加紧赶路。”苏弈秋并没有回话,而是径直朝那马匹走去。

按照童子的意思,这个平一柳应该是在楚都,虽然说还有五城,月内赶路是足够的,但是毕竟是寻人,所以还是要抓紧一下时间。

“好嘞,等等我……”关子楠一喜,如同一只小鹿,蹦蹦跳跳的跟了过去……

“走嘞……”

又复一日,正阳门北三十里官道处:

一个华服男子在官道上一骑绝尘,而在马背上却手脚并绑着个小人。

官道上烟尘四起,直到一处关隘的山形前,伴随着吁的一声,那男子紧拽着缰绳,这才停了下来。

他一手提起马背上的小人,朝地下扔了过去:“就这里了。”嘴角微微上翘,露出邪魅的笑容。

同时一个翻身下马,啪的一声,一把折扇打开,轻拂几下,耳旁的发丝飞舞。

而被他丢在地上的小人,此时衣衫褴褛,摔倒在地上的左臂更是沁出鲜血来,发丝凌乱,眼角更是一阵哭啼,泪痕依稀。

如果苏弈秋和关子楠两个人在这里的话,定能认出这个小人,正是池九州跟他对赌的小女孩。

只是与之不同的,她现在不在宁远城汜水关界的江家庄了,而是在正阳门北三十里了。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看着哭啼的小女孩,折扇男子慢慢的蹲了下来,用扇子托起她的下巴笑了笑道。

“江……江月儿。”小女孩抽泣了几声,不敢抬头。

“江月儿,月儿,多么好听的名字,只是可惜了。”折扇男子缓缓收回扇子,轻轻的摇头有点叹息道。

“这么小,我本并不想杀你,只是……”折扇男缓缓起身走到马旁。

“大人,大人求求你,放了月儿,放了月儿,月儿愿意给大人做牛做马,大人,求求你,放了月儿。”

折扇男的话音一出,小女孩吓得一个哆嗦,连忙的爬了过去抱住折扇男的腿祈求说道。

“我也想你活着。”折扇从马鞍旁取出一根绳套:“只是你死了才更有价值。”

突兀,不待那小女孩反应过来,折扇男子突兀的将套子套在她的脖颈之间,猛地一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