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城市尽头 > 正文
第一章 507号病房
作者:打工猫  |  字数:2440  |  更新时间:2020-11-25 10:18:04 全文阅读

  安德森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散步,眼前是婆娑树影。

  路上没有行人,树上也没有蝉鸣,整个街道上充斥的只有燥热的空气。

  正当他准备找一个树荫乘凉时,4周却突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他停下脚步寻找这声音的来源,却发现声音竟然是从天空中传来的。

  安德森立刻抬头望向天空,只见那蔚蓝的天空中悬挂着一个巨大的钟表,黑色的钟表非常巨大,几乎笼罩了半边天空。

  而就在他发现这钟表的那一瞬间,原本嘈杂的声音立刻变成了一声比一声沉重的钟表声。

  那沉重的钟表声——咔哒,咔哒。似乎能刺穿耳膜,这让安德森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可即便是这样,那钟表声依旧一声比一声大。沉重的声音让安德森头昏脑胀,半跪到地上。

  而就在下一刻,天空中巨大的钟表消失了,不远处的树木也全都模糊扭曲了。

  安德森猛地张开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咔哒咔哒,墙上的钟表静悄悄的走着,清脆悦耳。

  他还没来得及从噩梦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就感受到了右臂传来的剧痛。看到右臂旁脱落的带着血的针管,他回想起了这是哪里。

  前些日子自己得了支气管炎,吃了很多药都没有见效。那天和在外地出差的父母打电话时,咳嗽不停,让他们很是担心,所以3号的时候到了镇里的唯一的一所医院来输液。

  刚才输着输着液却睡着了。

  安德森看着自己手臂上因为动作太大而脱落的针管,本想用纸巾擦掉从针口流出来的血,可是此时他却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头。安德森能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里,就像被人放了一个搅拌机一样,那搅拌机不停的摧残自己的大脑。而这种疼痛感和那梦中的不相上下。

  “好痛,是因为做噩梦了吗?”

  安德森不停按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觉得刚才自己明明只是眯了一小会儿,却像是一下子睡了两天一样。

  头怎么会这么痛,不会是护士给我输错药了吧。想到这里,安德森打算把护士叫过来,于是抬头观察了一下4周,想找到呼叫按钮。

  此时,屋里的光线很暗,原本打开的窗帘现在已经被拉上了,只有几缕阳光透进来。一旁几个床上的那两个病友也不见了,离安德森较远的那张床上还有一大摊暗红色的东西。

  安德森没能看到病房的门,因为它已经被一个铁皮大衣柜挡住了。还有一条又一条的黄色强力胶带,把大衣柜和墙皮粘在了一起,像是有人想把门堵上一样。

  病房里也是乱糟糟的,安德森记得自己睡着之前桌子上摆着很多零食,可现在那些零食要么不翼而飞,要么已经被开封了。

  尽管现在头痛不已,但是看到这些场景之后,安德森已经摆脱了噩梦的影响,彻底清醒过来了。

  不一会,淡淡的血腥味混合着一旁水果的味道进入了安德森的鼻子,这一刻安德森已经意识到了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

  强忍着头痛,安德森穿上了拖鞋,走到窗帘旁。

  他闭上眼睛,拉开了窗帘,刺眼的阳光照进了屋内,然而他能看到的只有近在咫尺的灰黑色墙壁。这是一家成凹字型的医院,在这西侧的窗户看到的只能是另一侧的墙壁。

  他转过身来,一点一点的将视线移到了第3张床的方向。他的手心冒汗,头更加疼了,因为他此时有了不好的预想。

  下一刻,他的预料得到了肯定。那床上的一滩黑红色,分明就是干涸了的血液。

  安德森双腿发抖,险些跌倒,向后退了两步。

  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二号床的病友伤口破裂,然后被转移了?

  安德森想了想,2号床的那个兄弟刚做完手术,侧腹的位置有一个很大的刀口,要是伤口感染或是撕裂的话,的确会流很多血。

  但他很快推翻了自己的这个猜测,因为病房的门口还堵着一个巨大的铁皮大衣柜。

  为什么床上有这么多血,却没有人清洗。

  安德森在这一刻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之中,那摊黑红色的血迹在他的眼中开始扭曲,仿佛越来越近,安德森赶紧收回目光,看向了门口。

  “很久不晕血了。”安德森心有余悸的说。

  这大衣柜是从里面把门堵上的,可屋里面只有我一个人,那么堵门的那个人是怎么出去的呢?

  诸多的疑点充斥在安德森的脑海中,可是他的头很疼,没办法集中精力去思考,只能作罢。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得出去看看。

  可是想到那个大衣柜很是沉重,挪开它肯定不轻松,安德森就暂时停下了朝门口走去的脚步。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安德森下意识的抬起了左手。在他的左手上,有一款黑色的电子手表,卡兹牌,虽然算不上精致,但是做工精良,有种粗犷的美感。安德森看了看这个陪了自己10年的老伙计——3点52分。

  。什么啊,原来才睡了10多分钟了,可是那个梦怎么感觉那么长。

  安德森又捶了捶自己的脑袋,睡这么一会,头为什么那么疼?

  李然凝视着自己的手表,突然他愣住了,因为日期显示的是3月五号。

  怎么一下子过去两天了?

  安德森的第一反应是手表出了问题,用了这么多年的老伙计还是撑不住了。

  安德森摸出了自己右边裤兜里的手机,看了看日期,可发现依旧是3月5号,而且网络信号也断了

  难道真的是一下子睡了两天?虽然他随即对自己的这个想法感觉到很可笑,人怎么可能一下子睡两天呢?

  安德森看着床上的血迹,桌子上凌乱的零食,那被大衣柜堵住的门,又想了想自己卡兹表上面的日期,突然又一次慌乱了起来。

  这一刻,不安的情绪充斥着安德森的脑海。

  那丝毫没有减轻的头痛,那右手处流着血的针孔,都在不停的提醒着安德森——你真的一下子睡了两天

  安德森不肯相信。

  他穿着蓝色拖鞋快步到门口,一下又一下的,把大衣柜上面的黄色胶带全部都撕了下来,然后打算把大衣柜挪开。

  他用双臂抓住大衣柜的左侧,然后奋力的向右边拉,可是这大衣柜却纹丝不动。他又换了一个角度,直接站在了大衣柜的左边,然后向前推。可他接连发力几次之后,大衣柜还是一动不动。

  “真沉啊”安德森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柜子里应该是装了什么东西,不然为什么会这么沉呢?要先把它们搬出去才行。

  安德森打开柜门,发现里面果然装了不少东西。原本为病人家属们准备的铁凳子被塞了进去,两大桶水也被放到了架子的第3层,里面还装着各种各样的衣服。

  安德森先把里面的衣服全部拿了出来,摆到地上。然后抓住了一桶桶装水,打算把它搬出来。

  这桶装水在架子的第3层,只有1米7高的安德森要举高双手才能抱到这桶水,因此他用的力气大了些,否则很难用这种姿势把桶抱下来。

  安德森搬这桶水的时候,水桶压在铁架子上发出了声响。

  而就在下一刻,楼道里传来了剧烈的拍打声。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