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穿回唐朝当侯爷 > 正文
第一章 HELLO大唐
作者:燕麦糖  |  字数:2147  |  更新时间:2020-12-02 09:07:06 全文阅读

我叫罗自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亡妻的周年,我骑着我心爱的电瓶车走在去扫墓的路上,电瓶车是我亡妻留给我唯一的礼物,当年我们裸婚,双方父母不同意,但我们力排众议还是走在了一起,她只带了一辆电瓶车嫁给我了,我们挣得不多,但是生活的却非常幸福。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走了她的生命,她也只留下了这辆电瓶车,我始终都相信,人是有灵魂的,而我媳妇的灵魂就在这辆车上,我今天还特意带着大腰子,这可是我媳妇生前最喜欢的东西。

  前方,十几辆迎亲的豪车突然停下,看样子应该是婚车爆胎了,从车里走下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走近一看。

  尼玛啊,这大叔竟然是新郎,我内心感叹,能嫁给他的一定不是什么好看的主,我注视着车里,当我看到车里的人时,我整个人傻了。

  “林雅?”

  “哎?罗自强,你怎么在这啊,好巧啊。”

  “哈哈哈,是啊好巧,好巧。”

  林雅,我的高中同学兼校花,想当年我还暗恋了她很久,而且还给她写了情书,但是还没来得及给她就被我给吃了。

  “今天你结婚?”

  我开口问道,但是我立刻就觉得我问的是废话。

  “哈哈,看不出来吗?”

  林雅透过车窗尴尬一笑,我也跟着尴尬一笑。

  等一下,如果她是新娘,那,那个猪头大叔就是新郎?

  “小雅,这你朋友啊?”

  猪头大叔,不对,是新郎看到我们在闲聊就走了过来。

  “哈哈,大叔你好。”

  我下意识的开口叫了一声。

  尼玛!

  我是不是三聚氰胺吃多了,真是太不会说话了,不过心里好爽。

  只见新郎眉头一皱。

  “罗自强你说什么呢,这是我老公。”

  “哦~~哈哈,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是伯父呢。”

  我这话一出口,就看到那新郎的脸拉得更长了,不过我也更高兴了,谁让你娶我女神了。

  “哦,对了,今天是你新婚的日子吧,那什么我也没什么好送的,就给你这个吧...”

  说着,我随手从包里拿出了纸笔,在对方二人那奇怪的目光中,写下了一行字,随后交给了林雅。

  看到纸张,林雅淡淡一笑:“罗自强,你还喜欢玩这一套,欠条,今日欠林雅婚礼份子钱二百,呵呵,罗自强,我家里你的欠条都能订成笔记本了,你还是留着自己玩吧。”

  说着,林雅将纸条撕碎扔在了地上。

  “不要算了,你们慢慢玩,我先走了。”

  我刚要走,却被林雅叫住了:“罗自强,去喝杯喜酒吧,今天咱们老同学都在呢。”

  喝喜酒?拉倒吧,我可知道,他们这是准备羞辱我了,全班都知道我混得不好,哪个不想贬低我一下,我可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不去了,今天我得去给媳妇上个坟去,你说也是巧了,这好日子都感到一起了,得,回见了您那。”

  “罗自强,你个混蛋,你就缺德吧,早晚让车撞死。”

  我拧动车把潇洒离去,而身后只听到了林雅的咒骂之声,我却无所畏惧,不过心中当真难受,没想到自己的女神竟然嫁给了一只猪,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要是给我…算了。

  而就在这时,我的车子突然失控,朝着迎面而来的一辆大卡车冲了过去,不管对方怎么鸣笛,我竟然都无法停下。

  我的心中顿时一惊,难道是媳妇听到了我的内心想法,这会来惩罚我可?

  “媳妇,我错了,饶了我吧!”

  但是不管我怎么喊都没用,我还是撞上了那辆该死的货车。

  “嘭”、“啪”!

  我只感觉到了一阵头晕眼花,便摔倒在了地上,献血很快流进了我的眼睛里,我奋力的想要睁开,但是无论如何都睁不开了,眼皮很沉我的脑子也越来越沉。

  “你可真是个乌鸦嘴。”

  “行了,别说了,赶紧救人吧。”

  昏过去前我听到了林雅和大叔的争吵,她们似乎来救我了,这可真是让我难为情,刚刚我还在贬低人家呢。

  ......

  当我再次睁开眼,我发现我还在做梦,不然我家里的家具怎么都变成了中式家具,紫檀的太师椅、红木的八仙桌、紫檀的屏风,上边还镶嵌着几颗鸡蛋大小的翠玉,妈呀这些东西就是让我再挣一辈子我也拿不到啊。

  屋子当中站着两个穿着古装的人,男子长须,目光如炬,女子温柔贤良,像我媳妇。

  “媳妇?”

  “啊,夫君,你醒了,你是不是不敢相信你还活着。”

  我手掌撑着床半坐了起来,满脸惊恐的看着媳妇:“我是不敢相信你还活着啊。”

  媳妇听闻,更是害怕,满脸惊恐的看向了身后的男子:“秦大夫,您快点看看吧。”

  那个叫秦大夫的点点头,蹲下身子给我把了把脉,随后点点头道:“夫人,放心,侯爷没有问题。”

  侯爷?

  是说我吗,原来我梦里我叫侯爷啊,那这个梦不错,只希望不要这么快醒过来就好。

  “夫君,你没事就好了,真是吓死我了。”

  媳妇坐在床边,看着我哭泣了起来,那样子伤心极了,让人忍不住想要安慰一下。

  “媳妇,不要哭可,眼睛会肿的。”

  说着,我伸手去给媳妇擦眼泪,但是没想到的是,她好像身体痉挛了一样,猛的起身向后退开,眼神更加惊恐的看着我。

  我咋了?

  我变成怪物了?

  我看了看我自己,长发披肩,白衣白裤,脚上穿的什么东西,真他妈恶心,还有股子臭味,难道是袜子?

  不对啊,为什么做梦还能闻到臭味,难道不是做梦。

  “啪”

  我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很疼。

  然而我这一个举动却吓坏了媳妇和那位秦大夫,二人惊讶的看着我。

  我可没工夫去管她们怎么样,我已经彻底懵逼了,这不是梦,但这怎么可能呢,难道是因为睡得太沉了所以醒不过来了?

  “啪、啪、啪~~”

  我又狠狠的给了自己几巴掌,很疼,但还是没有醒过来,这下完蛋了,难道这真的不是做梦??

  “夫君,你不要这么伤害自己,你要打就打妾身吧,不要折磨自己啊,是妾身错了,妾身错了。”

  媳妇抱住我,嚎啕大哭起来,哭的是那么的伤心。

  我可没空去管那么多,一把推开媳妇,深情的注视着她。

  “现在米国总统是不是川普?”

  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