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戡乱华星 > 正文
第一章 历史学家
作者:泰兴微风  |  字数:2084  |  更新时间:2020-11-21 14:35:46 全文阅读

华星纪元1865年,时公元4365年,我奉轩辕大区执政官的委派,担任《华星戡乱史》编纂委员会的副主任。由此,“圣灵神国”的种种往事,在我的人生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

  由于近二十年来华星各大区皆战乱不停,叛乱四起,所以这些年华星政府及华星保险总公司一直致力于戡乱灭国,故而很多有关圣灵神国的史料都丢失了,或许有些事情根本没人去记录。

  编纂委员会自从开始运转后,工作十分繁重,我这个副主任居然也不能稳坐办公室,而且还要到处搜寻史料。

  在众多杂乱的信息来源中,我最中意的还是圣灵神国余孽的口述和回忆录。因为这些材料是最生动,相对而言也是最真实的。

  这天我从轩辕区最高军事法庭得到消息,首批罪大恶极的圣灵神国战犯在三个月后将被执行“甲裂”,而名单中有很多我特别看中的人物。他们都是圣灵神国发迹初期的亲历者,有着极大的史学价值。

  我决定好好利用这段时间,争取让他们多多交代一些事情,这样我们的工作也能开展的更好。我当时想,最难的应该就是让某些人开口,因为我听说他们这群死硬分子很是难缠。

  为此,我特意来到了现已被改造为军事监狱的鲸墓城钢铁城堡,这里曾经还是圣灵神国的“神都”。而如今经历了多年的战乱,鲸墓城所在的鲸墓岛都已被炸毁了一半以上,建筑物更是被毁灭殆尽。

  华星主大陆东部沿海有一处深入陆地数百公里的鲸墓湾,湾内有一座靠近大陆的鲸墓岛,鲸墓城便坐落于这座美丽的岛内。华星大洋的潮汐翻涌着海浪,十分神奇地在鲸墓湾内形成了涡流,环绕着鲸墓岛常年流动。

  也正是这个得天独厚的优势,让鲸墓城成为了轩辕区东部重要的海上发电基地和能源开采平台。在鲸墓湾内,不仅有化石能源,还能采集到几乎取之不尽的聚变元素。由于华星的海洋十分凶猛,适合开采重氢的地点并不多,鲸墓城便以此业务繁荣发达起来。

  圣灵神国叛乱以来,叛军势如破竹,先后攻占了东部沿海的各行政区,几乎占据了轩辕大区的半壁江山。而鲸墓城也被神国叛匪改名为“神都”,众多头目就是在此发号施令,拨弄风云。

  现如今整个鲸墓城除了在海边的那栋“圣灵大楼”,就仅剩下主城中心的钢铁堡垒了,它被政府军改造为专门关押神国余孽的钢铁监狱,几乎所有还活着的神国主要头目都在这座监狱里。

  黎艺文是这些余孽之中最为坦诚的人,他在知道我的来意之后,不仅没有抵触情绪,相反还很积极配合。他表示愿意向我叙述圣灵天国的发家史和发展史,既可以当面口述,也可以在狱中写下回忆录。

  不得不说黎艺文的举动是我颇为感动,我在第一次同他见面之时还很奇怪他为什么如此配合,当时的他蓬头垢面,早已没有了贼军头目的威风,他对我说:“后人应该记住神国的往事,不管是作为警戒还是教训。”

  在同他第一次交谈之中,我总是有一种失落感窝在心里。因为在我眼中,这位黎艺文先生温文尔雅,谈吐爽快,举止得体,即便身处监狱之中,也没有哀声怨气,反倒不卑不亢,很有大人物风范。真的很难想象为什么这样的一位人物会是个穷凶极恶的叛军头目。

  从小我就听人说过神灵神国的人都是青面獠牙,奇装异服,一到半夜就寻找迷路的小姑娘,先奸后杀。当然这种传说只要我稍长之后,便不再信了,不过在我30多年的人生中,确实无数次在新闻中看到神国士兵对平民的烧杀淫掠。

  很多从神国占领区出逃的公民也都见证了他们作恶的事实,在神国的统治范围内,可以说是哀鸿遍野,民不聊生。说实话,就算行政官不把戡乱史的编纂工作交给我,我也会将神国作为我的研究课题的,因为这个叛乱组织实在是太“有趣”了。

  一方面,上至华星各大区执政官,下到平民老百姓,对这个所谓的“政权”都没有好印象,圣灵神国在华星上一度成为了恶魔的代名词。它的几位重要头目,比如阳四龙,魏至正等人,皆是杀人如麻的刽子手。

  然而另一方面,圣灵神国在发迹之后短短两年时间里,居然占领了轩辕区最为富庶的炎河中下游地区。一群看似只是盗匪的狂热分子,居然能成就如此气候,不得不让人瞩目。

  典狱长得知我的来意后,又专门为我和黎艺文准备了一间宽敞的审讯室,由两名士兵看押着黎艺文供我询问。当天再次见到黎艺文时,他的精神显然好了许多,长长的头发也被修理了一番。

  但35岁的黎艺文现在看来已然像是一个中年人了,可见在监狱里,他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我微笑着给他倒了一杯水,对他说:“黎先生,首先我要感谢你,谢谢你配合我。不过有件事情我要事先说明,那就是我不希望你的口述有失偏颇。”

  黎艺文微微一笑,对我说:“放心吧,我不是个会在史料里参杂私活的人。我不会对过往的事情多家评论,只会如实叙述,我只是希望,你也能如实记录我们神国的历史。”

  我轻轻点头,回到座位上打开电脑,然后对他说:“黎先生,你准备从何说起呢?”黎艺文站起身来走到窗边,两名士兵立刻像如临大敌一样紧紧跟在他身后。

  黎艺文用手轻轻抚摸着钢化玻璃,看着窗外远处的山脉。我不由得也转过头去,窗外,小阳已经落山了,大阳还有一半留在地平线之上,四散的红光将天边的云彩染成了血色。

  黎艺文转头看着两位士兵,对他们说:“二位,我的身体里有电击蝌蚪,我是不可能逃跑的。”二位士兵拉着脸不肯后退,而黎艺文也只能无奈地回到座位上。

他笑着对我说:“我们开始吧,相信我,这段历史不会让你心情愉悦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