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章阴与阳的序幕
作者:车鸣羊  |  字数:2778  |  更新时间:2020-11-20 11:58:55 全文阅读

乌胧的夜半时分,黑云压城,大地沉闷,压抑,暗含怒意。

  今日龙王不作美,有雷雨欲至。但,人间热情难却!

  天朝南都,有十里胭花河,自古就是风流娱乐之所。河面百步宽,红灯绿火艳两岸!

  五楼高的大花船炫耀舞风!载着富人权贵,声色犬马,狂乐糜烂。

  船下最底层,满是杂物的不起眼窄房内,一锦装少年和一寒衣女奴,互视正坐。

  女奴肤黑矮个,皮黄发枯。也曾绝代风华,如今已被摧残得人鬼不识。

  以人鬼不识四字形容一个女人,虽不妥,却恰当。

  她的一足已折,需拐杖行走。左手的无名和小指皆被砍断,用粗布简单包裹。

  灰垢蒙尘的容颜,一半脸上有英坚气,嘴角骄翘如刀。但另一半,秀目已永远闭上,脸蛋因焚烧而恐怖,故平时必须遮住。

  “咳,咳……”

  女奴不仅身残,更患重病,剧咳的气液多带血丝。

  “……”对面端坐的少年目有心疼,拿出绣绢默默为她轻拭。

  女人示意无事,冷笑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这百万天兵,盛世繁华的日月天朝,开创者不过是个吃不饱饭的贱民!他能打下两百年基业,咱们也能!

  想那名山大川,坐落一百正派,紧握江湖道统。将一切不可控之力,均斥为邪道异端。

  哈!大道天地,岂是一派能括的?”

  极尽轻蔑一笑:“四大异端,妖、魔、鬼、怪。

  妖异,乃非人之灵所炼。人若习得,可加持肉身各力。

  魔异,乃人之邪道。抛却道德,全从兽性。是坠入黑暗所产生的无穷凶力。

  鬼异,乃亡魂之力。炼野鬼孤魂,通灵阴阳,诡异玄妙。

  怪异,包含火器,机关,遗传,变异等等难以理解,遭正道排斥之象。”

  她对少年挑衅说:“你习异端,他日必为天朝不容!”

  “跟你一样吗?那再好不过!”

  少年语带嘲弄:“天朝若容我,我还学异端做甚?”

  女人露出愚弄天下的笑容:“子时夜半,送旧迎新,交替阴阳之点。

  妖星现,天象乱!今日,吾虽大限。然明日,吾必重生!”

  少年突说:“我……不舍你!”

  “履行契约,我们必会相聚!”

  女人双手捧他脸颊:“到那时,我二人共享天朝!”

  一黑一白,巨大的阴阳鱼结成圆阵。特殊的仪式,在特殊的天象下,无声而起。

  女人解带宽衣,露出伤残却遍布符文的肉体。仅剩三指的左掌,异光大闪,蓝色多棱的短刺神兵,自掌心探出。

  少年面有贪婪。双手握住,颤抖……仿佛握住了天下。

  “看呀,大凤枭喙在你手中变黑了!”

  望着变色的神兵,女人虚弱说:“你心中的黑暗……比我更强啊!

  最后一问,你……会负我吗?”

  “不会!”

  黑刺划过黑暗,贯穿了女人的心脏。两人四目相对,皆无悲伤之痛。

  “再见!”

  “再见!”

  少年女奴同时告别。

  噗——

  血喷如瀑,随着年轻生命的消散,轮回的宿命,已经开启!

  飚——

  黑云中,一颗妖星甩着长尾刺天而过!

  与此同时,东南某个小村,临山沿海。侠客和书生正在饮酒。

  “一朝天下,三大武城,中原五绝,汉地七侠,九大反行。这江湖的格局已多年未变。好事啊,说明天下太平。”

  书生健谈,可侠客只顾吃喝,显然无意交流。

  书生自顾说:“但和平的坏处,便是武道不兴!

  这几年的正派子弟,好多芝麻关都没过,就急匆匆往红尘大帮里丟,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他愈发激动,拍案扬声:“小真你说!

  证道六境没过三,拳爆九星未爆五,技术象法道不到象,这些渣渣怎么有脸闯江湖?”

  “司马记,你要求忒高!”侠客终于回答。

  书生顿喜:“大侠!您老人家终于搭理小的啦?”

  “记公,我不是七侠,担不起大侠称号!”

  “你想当立马就当了。反正七侠更替如流水,白天上任晚上挂,比九大反行还送命!”

  “……”侠客再次沉默。

  书生怒骂:“姓王的,你比七侠架子还大?这是轻视风媒龙头醉翁亭?信不信我用笔黑你?”

  侠客默然表示:“随你,好走不送!”

  “你……走就走,别后悔!”

  哗啦——暴雨瓢泼!

  “呜呼,天要留客!”

  书生顺势坐下:“话说……你师父还没来?”

  “谁说我在等师父?”

  “为兄还不知你?除了诛邪圣尼你还能等谁?”

  书生瞬间抽出纸笔,变脸媚笑:“左右无聊,跟哥哥我说说,你师徒最近的事迹、修为、神兵什么的撒?”

  侠客直接无视。

  “小真啊,你刚来天朝我就认识你!十年了我可把你当亲弟弟看。”

  书生动之以情:“你说,拜师你拜谁不好?非拜诛邪圣尼那个怪女人?这尼姑收男徒,礼教大防啊!

  不过没事!你把此中详情跟我聊聊。我以官方风媒的名义,分分钟把恶劣影响消除!否则天打五雷轰!”

  噼啪——阴电阳雷大震,司马书生筷子惊地。

  “皇天厚土不可欺,原谅司马记唐突……”

  书生正祷告,忽然侠客急身站起。捏着胸口快速变红的玉佩,面露慌色。

  “预示主人有血光之灾的血珏?莫非圣尼……”

  书生侠客,同有感应。暴雨下,对面山腰,有刀光剑影!

  侠客“唰”得冲入雨幕,奋尽全力狂奔。

  “喂喂,搭车吗?”

  扑哧一声,有灵兽张开大翼,驮着书生在头顶滑翔。那是一只大鹤!

  只是天气恶劣,这位鸟骑士毫无仙气,满是狼狈。

  侠客大呼:“它载不了两个人。”

  “是啊,所以你上去我下来!”

  书生跳下,朝侠客一指爱宠,笑说:“不用谢!此事过后,你我好友,多聊聊吧!”

  半山之腰,天上风雨雷电,地下万物皆寂。

  一人举剑端详,仰天狂笑。

  此剑非铁非钢,乃是一柄光剑!

  在倾盆暴雨中,它闪烁的光辉依然照亮天地。

  “据说天朝有三十神兵,七十利器。我今得了这神兵双翎凤。无论东瀛还是唐国,谁能敌我?”

  这人口音腔调,证明是沿海倭寇。他的六个同伙围成一圈,皆有悲愤。

  此战他们十五人,设计围攻一个尼姑。虽成功击杀,但也损失惨重。

  都是家乡优秀的武士。被放逐故国,亡于他乡,何其悲凉。

  举剑大笑的武士,是唯一一个穿戴铠甲的。东瀛夸张而独具特色的甲胄,在暴雨中宛如地狱的魔神。

  察觉手部下心思,他将脚下踩着的遗体一踩:“这贱人害我们好苦,给我剥光,剁碎了扔山下村庄,让天朝的唐人,都见见这光头婊子!”

  他豪气挥剑:“诸君勿悲,死去的挚友皆乃豪杰。让我们用村中唐人的血,祭奠武士的英魂!”

  倭寇们闻言振奋,就要动手玷污。

  突然,天空一暗,侠客在遗体旁落地。身上爆出的杀气,让众贼一惊。

  铠甲武士正在兴头,反喜道:“天朝的武士?来的好,正好试试刚到手的神兵!”

  侠客无视周围,只跪身注视着恩师遗容。

  倭寇们并不打扰,他们得意地欣赏这生死离别。

  侠客终于起身,暴雨万滴,看不出表情。

  七人已将他团团围住。侠客却只看铠甲武士:“你不配用它,一起上吧!”

  “好大的口……”

  武士正待叫骂。忽见侠客所站一圈内,落入的雨滴,瞬间化作寒冰!滴滴答答掉落在地。

  侠客依旧看他。双瞳中,先是点燃墨息,紧接着升成巨浪。化作黑光,透过眼眶上冲!眉发炸竖,面目狰狞。

  最后,灵元和谐,神色遍体。

  玄光凝而不发,沉寂于瞳。

  额心正中,阴阳二气交融,形成一个竖眼符象。

  一袭玄蓝而携带寒意的长袍,散布着充盈的真气。仿佛……自游侠经脉穴道幻化,很自然地穿佩在身。

  “这……超越技与术的象,你是坚禅境的炼神士?”

  武士有些忌惮,仔细打量一下,定神说:“不对,看来还不稳定,伪境而已!神兵在手,我有何惧?”

  整整面具,紧握手中光剑。一身甲胄,与一身真袍成鲜明对比。大吼:“一起上!”

  轰隆——

  暴雨雷霆,誓要淹没世间一切污浊!

  飚——

  妖星长尾,划暴而过!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