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南国有剑三千尺 > 第一卷 星海夜珠
039章 变故
作者:倒金壶  |  字数:3010  |  更新时间:2021-03-05 20:28:36 全文阅读

陈轩最近很忙。

  手头一堆大大小小的杂事处理到脑壳疼,还是处理不完。

  以前当镖局公子的时候,只觉得若是有朝一日可以坐上父亲的位置,一定十分的威风。

  但是现在他才发现,威风的背后,是责任。

  想要在人前显露哪怕是一刻的风光,在人后就要承受千斤之重。

  他很累,但他也很享受。

  那是一种进步的感觉。

  那是一种从纨绔子弟渐渐地转变成为一个大家族的实际掌控者的快感。

  与痛苦相伴而生的快感。

  而伴随着这种快感而来的,就是麻烦。

  天大的麻烦。

  银库的钱财少了一半,镖局的资金周转立刻就吃紧。

  好在父亲和大通钱庄之间本身就有着长年的借贷以及还款的先例在,所以,他只是亲自跑了那前段时间着火的大通钱庄一次,问题就恰到好处地得到了解决。

  但是最让他头疼的还不是这个。

  让他头疼的是,镖局的货物,还是在丢。

  即便这些年并不受夫子的待见,但是名师出高徒,虽然只学到了夫子的一些皮毛,但是对于他来说,也已经受用不尽了。

  相比于自己那个草包弟弟,陈轩还是有一些能力的。

  他立刻就找来镖局之中管事的人,问了一下,就得知了父亲的处理方式。

  “青州三十六骑,”陈轩道:“居然连他们也没有拿下那劫镖之人么?”

  “没有。”管事道:“他们三十六个自打来到濩泽城和我们的人打过了招呼问过了地点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想来,是已经失败了。”

  “失败?”陈轩难以置信地道:“一个连无生榜前十的存在也不愿意随意招惹的组合,竟然败在了一名不知名的刀客手中?”

  “我也只是猜测!”那管事想了想,也觉得自己的说法有些不太靠谱,故而道:“也许那些人被吓走了,没有继续挡路,青州三十六计找不到他们,但是他们还是在对我们的镖队出手也是有可能的。”

  “笨蛋!”陈轩冷冷地道:“也许,也许,你张口闭口就是也许,连个事情具体的情况都打探不清楚,真不知道父亲养你这个饭桶来究竟有什么用。”

  那管事的脸色一僵,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陈舒源为人处世不怒自威,但是这么多年来,也从未骂过他一句。

  但是,这个大公子不过刚刚从自己那老迈的父亲手中短暂地接过镖局几日,就已经开始大发雷霆。

  他的心中对于自己以及整个镖局的未来,都产生了深切的怀疑。

  在江湖之上漂泊混迹这么多年,那管事自有一份容人之量,他也没指望着自己一个给人家当管家的人,能够得到主人多少的尊重。

  但是,主人的性格作风,行事手段,说话方式,对于整个大家族,对于整个镖局的存亡来说都至关重要。

  这关系到他未来的生存和发展。

  此事的管事神思飘忽,已经在盘算着,若是将来濩泽镖局没落,又或者自己在这个镖局里面待不下去的时候,究竟该去哪里寻找一个新的出路了。

  “对了,”陈轩道:“你们可查出了这劫镖之人的下落。”

  “我们的人,除了石镖头之外,没有人是那两帮人的对手,所以,至今都没有查出任何关于他们的消息来。”

  “哼,没用的东西!”陈轩道:“那你可知道,这江湖之上,还有什么人能够比那青州三十六骑更强?”

  “有是有!”那人道:“无生榜上排名前十的人,都可以,但是,这些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根本就找不到,就算能够找到,有钱也不一定能够请来。”

  陈轩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把抓住那管事的衣领,怒气冲冲地道:“难道,我们偌大一个濩泽镖局,竟会被两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搞得连濩泽城都出不去吗?”

  那管事依旧平心静气地道:“从目前来看,是这样的。”

  “混蛋!”

  陈轩一把将那管事远远地甩了出去,而他自己,则是抄起桌子上的一堆文书,就丢在了大殿之上。

  如果说有能力承担责任是一种快乐的话,那么,没有能力承担责任,就是一种痛苦。

  当痛苦与快乐并存的感觉,变成了纯粹的痛苦,陈轩渐渐地不再觉得,做这个濩泽镖局的总镖头有什么意思。

  但是,权利的欲望依旧在驱使着他打压自己的弟弟,陈濯前些天还可以带着自己弄来的二十几万两银子,打扮成自己哥哥的模样在忘忧阁之中花天酒地,但是,父亲病重的这两人,他却变得格外的乖巧。

  他仿佛一日之间从之前那种忍无可忍,奋力对抗的状态再一次脱离出来,回到了先前那种低眉顺眼的频道里面。

  陈轩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整个濩泽镖局,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都支持他继承父亲对于整个镖局的掌控权,加上他名正言顺的嫡长子身份,陈濯根本就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和自己斗。

  正如那青梅所言,当一个人被压制到了极点的时候,会想着反击一二乃是人之常情,但是当他回归平静和理性之后,他又会重新回到先前的那种状态之中。

  这些日子,陈轩都在忙着处理镖局之中的事情,自然没工夫搭理陈濯,陈濯冷静下来之后,回归原样,情理之中。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陈濯之所以表现的这么安静,并不是因为他怕了,而是因为他在等待,等待着大通钱庄的发难。

  和钱二一样,七天的时间,足足等了七天,依旧没有什么消息,他的内心也有些焦急。

  好在那二十多万两银子结结实实地拿到了手里,给自己带来了相当危机感的大哥陈轩这些日子又没有来找自己的麻烦,渐渐地,他那纨绔的本性就显露了出来。

  有钱了,又暂时没有危机感,那就偷偷地找乐子呗!

  父亲病危,不再有人管束自己,哥哥忙着处理镖局的事情,焦头烂额,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间里,虽然去忘忧阁寻欢作乐不太合适,但是找个下人偷偷地去月下来带几个姑娘趁着夜色回来总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至于宵禁,根本就不在他陈二少的考虑范围之内。

  县令那边的免禁令牌,他们濩泽镖局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这边温香暖玉,玩的不亦乐乎,那边短短的五天很快就过去了。

  钱二放出去的十只白头鸽全部都飞到了京城大通钱庄总部,一番短暂的通报审批之后,钦差大臣快马加鞭而来。

  当一大批人提枪带刀地来到了濩泽镖局的门口的时候,陈舒源依旧在昏迷之中。

  半个时辰之前,当钱二站在了赵苏杰的面前的时候,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人。

  那人眼窝深陷,一双本是精亮无比的眸子之中,尽是血丝。

  “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钱二道:“大人,濩泽镖局欺人太甚,您可要为我做主呀!”

  “你虽然只是外室,但毕竟是我皇家宗亲,一个小小镖局,也敢欺负?”赵苏杰皱眉。

  “明着来他们当然不敢!”钱二咬牙道:“但是他们的手段可是阴的很。”

  所以,当赵苏杰看到迎接自己的不是传说中濩泽镖局的总镖头陈舒源,而只是一个毛都还没有长齐的年轻人的时候,他的脸色就更加阴沉了。

  “钦差大臣?”

  陈轩第一次听说有钦差大臣来到濩泽镖局的时候,只觉得一头雾水。

  在他看来,濩泽镖局多年以来做的都是正当生意,甚至在地方上帮衬过官府许多,虽然说算是江湖势力,但是实际上几乎就是王朝在江湖上养的一条狗,不管怎么想,都没道理被钦差大臣如此大阵仗地找上门来。

  他何时见过这等场面?本能地就想要退缩。

  可是父亲病着,自己这一退,就等于把陈濯推到了台面上来,到时候,这濩泽镖局自己还能不能继承就是一个大问题了。

  所以,他硬着头皮来到了大门之外。

  “在下陈轩,忝为濩泽镖局少镖头,不知钦差大臣驾临,有失远迎,还请大人恕罪。”

  赵苏杰冷着脸道:“陈舒源呢?好大的架子,他为什么不出来见我?难道我这钦差,还不值得你家总镖头现身一见?”

  赵苏杰乃是正宗的皇室血脉,赵家男儿所生,出生就有爵位在身,更巧的是,他和这钱二打小就相识,钱二外派之前,两人之间也经常有来往。

  当然,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来往,也就是在花街柳巷里面当了那么几百回连襟而已。

  但不管怎么说,总归是个朋友。

  陈轩也不是没有见过大人物,当下还勉强算是镇定,笑着解释道:“父亲重病,昏迷在床已有数日,实在是无法出门迎接,还请大人担待一二。”

  “免了!”赵苏杰摆了摆手,道:“算了,我今天来这里,本就不是找他,而是找你,既然他病了,那你现在就跟我们走吧?”

  “什么?跟你们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