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仙王奶爸在都市 > 正文
第一章 野狗
作者:乱玉  |  字数:6473  |  更新时间:2021-04-12 10:23:24 全文阅读

八月的江陵,天气热的仿佛蒸笼一般。

海州第一人民医院外。

一个穿着棉衣棉裤的憨厚青年,背着一个破旧的尿素袋子站在门外。

“又是这傻子,晦气!”

门卫看了一眼,就厌恶的唾了一声。

另一个保安则是调笑道:“哟,这不林大傻子吗?”

“怎么今天保温桶换成尿素袋子了?这是要准备给你女儿施施肥?”

“看来周家看不上你啊,都招了上门女婿,结果就发个破袋子?”

往日青年面对嘲讽,都是不住的傻笑,但今天,他只是呆呆的道:

“不是,哥,我……去杀人呢。”

保安哈哈大笑,像听到了什么笑话。

“就你,还杀人?”

现在整个海州,谁不知道曾经的林家大少,在家族破落后变成了傻子。

别说杀人了,就是当众扇他一耳光,他都只知道笑呵呵的点头。

现在说自己要杀人?

这傻子是忘了自己连屎尿都分不清了吗?

你也配杀人?

哈哈!

“行了,赶紧滚吧!”

两个保安滑稽的笑了笑,也懒得逗傻子了,挥挥手直接放他进去了。

傻子感激的点了点头,朝着医院大厅走去,但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

他背着的尿素袋子里……装的是一把刀!

……

与此同时,会诊室内。

一个穿着黑色职业套裙的年轻女子坐在椅子上,心急如焚的等待着。

良久,她终于有些忍不住了,道:“医生,怎么样?”

女子容貌姣好,哪怕脸上未施粉黛,却仍给人一种清水芙蓉之感,一袭长发披在肩上,乌黑亮丽,更增三分颜色。

但女子婉转若百灵鸟一般的声音中,此刻却带着些许嘶哑和阵阵哀求:“这次的药,有效果吗?”

没错,她就是众人口中嫁给傻子的周家千金,周心怡。

而她现在询问的,就是她和傻子林云的女儿,林莜儿的病情。

对于丈夫,周心怡是没有太多埋怨,因为她和林云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即便林家后来家道中落,落难蒙尘,她也并不在意。

因为从小云哥哥就保护她,现在,换她来保护云哥哥又能怎么样?

云哥哥智商低,那就由她来守护他,云哥哥不能挣钱,那就由她去努力。

又能怎么样?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嫁给云哥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一切都变了。

家里最支持她的老太爷溘然仙逝!长房发难,夺走了三房所有财产!

如果仅仅是这样,她依然可以承受,因为没钱的日子依然可以过呀。

而且……自己和云哥哥可是有了小宝宝啊!

她甚至苦中作乐,幻想着等宝宝出生的美好。

到时候自己负责在外面工作,云哥哥在家带专门囡囡,生活一样可以很美好的!

可就在她小家伙叫什么名字好听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丫头……被检查出了先天心脏病!

无药可医!

一瞬间,所有的幻想,就像是被戳破的彩色气泡一般!彻底消散!

宝宝来到自己身边,才一天都不到,甚至没有叫过自己一声妈妈,就……就要离开了吗?

她瞬间从天堂坠入地狱。

从来坚强的她,一下子慌了,拿出所有积蓄,带着襁褓中的丫头走遍大江南北求医,甚至借了网络贷款,只为能让宝宝能活下来。

而最终等来的,却是医院一次又一次的病危通知书!

今天,距离幼儿五岁的生日,还有两周,可医生却打了电话过来说……

想到这,周心怡忍不住闭上眼睛,眼泪却的再次划过脸颊。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当初真的是我错了,不该嫁给云哥哥吗?’

周心怡清泪两行。

而坐在她边上的中年妇女,眼底却掩藏着一抹遮掩不住的喜色。

‘五年了,这个小贱种,终于要死了啊!’

自己天仙般的女儿嫁给那个傻子,已经整整五年了!这下终于可以解脱了!

她就是周心怡的母亲钱丽,当初就不同意女儿嫁给林云那个傻子,更不用说现在了,所以现在心里别提多兴奋了。

毕竟那个小贱种一死,女儿就再也没有理由拒绝赵公子了,到那时候,自己也能再次享受一把阔太太的滋味了!

当然,这话钱丽是绝不会说出来,毕竟马上尘埃就要落地了,可别再惹出什么变故来。

闻言,医生放下了手中的核磁共振片子,叹了口气,刚要开口。

却听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激烈的吵闹声。

“快救人!”

“艹!都还愣着干什么?快把这傻子拉开!”

听到傻子二字,周心怡楞了一下,然后俏脸上浮现出一抹苦涩。

是云哥哥吗?

他……又惹出什么事了吗?

自从几年前,林家落败,伯父伯母不知所踪,云哥哥就变的有些痴傻起来。

也正因此,不管是父母还是家族的人,都坚持不同意这门婚事。

周心怡却一力坚持。

因为她觉得,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云哥哥,绝不会就此沉沦!

所以,明知道大伯让她嫁给林云不怀好意,她依然不顾所有人的反对答应了。

而现在……已经过去五年了,云哥哥的病非但没有好,反而越来越严重了!

他的智商,有时……甚至不如五六岁的孩子!

周心怡强忍着泪水,朝着医生致歉,匆忙出门。

而甫一出门,就看到一道熟悉身影扑在赵振的身上撕打,嘴里还不断的低吼。

“林云!你在干什么?快住手!”

周心怡难以置信。

云哥哥只是傻,不是疯啊,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赵振可是家里的恩人,要不是他愿意伸手,莜儿早在几年前就离开了!

可往常只要周心怡一开口就会停止胡闹的林云,这次却不依不饶的骑在赵振身上,死命的用拳头砸赵振,甚至想去拿不远处的水果刀。

周心怡彻底惊呆了,云哥哥到底要干什么?

“林云!”

周心怡冲过去,将林云拉了起来。

本来疯狂的林云,在看到妻子面容的一瞬间,动作终于停了下来,眼泪却是不住的流淌,傻傻的面容上全是绝望,颤声道:“怡儿,他……他要害莜儿!我……我不许!我杀……杀了他!”

“你个臭傻子,说什么胡话呢?”

中年妇女这时也从会诊室走了出来,见到赵振浑身是伤,顿时尖叫起来:“你个狗废物!你怎么不去死啊?你看赵公子被你打成什么样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脚死命的踹着林云。

“赵振要害莜儿?”

周心怡楞了一下,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盯着林云有些痴傻的脸看了一会,眼底慢慢浸润了一层失望。

她明白了。

林云一定是知道了赵振在追求自己的事。

她当然不愿意了。

可……可又能怎么办呢?

这是莜儿的命啊!

如果自己不和赵振虚与委蛇,莜儿去年就离开我们了呀!云哥哥,怎么可以拿这个开玩笑!

我难道……真的喜欢他吗?

周心怡望着林云,忽然咬了咬下唇,似乎下了什么决心,轻声道:“云哥哥,别闹了,等这件事过去,咱们就……离婚吧。”

“什……什么?”

林云呆呆的脸上出现了一抹茫然。

以他的智商,还不能理解什么叫‘离婚’,但他能看出,怡儿好像……不要自己了。

“不,不离婚!怡儿,不……不赶我走……我打……打工挣钱,给莜儿看病!”

林云结结巴巴的说着,脸上满是焦急,还伸出满是汗水的手去牵妻子。

听到林云的话,周心怡瞬间泣不成声。

云哥哥,你曾经可是海州的天之骄子啊!

现在这么变成这样了?

你快回来好不好!

五岁的时候,你就说一辈子会保护我,让我此生都不会受委屈。

八岁的时候,你说以后一定会娶我,然后我们生一个可爱的女儿。

现在我嫁给你了呀,也生了一个可爱的宝宝!

可……你的承诺呢?

哥哥,你到底去哪里了啊?

“云哥,我们……以后不要在一起了好不好?”

周心怡流着泪说。

林云僵立原地。

周心怡说完,脸色也是一片苍白,娇躯不住的颤抖,仿佛什么生命中很重要的东西丢了一样。

“怡儿,赶紧走了,为这傻子哭什么。”

钱丽却是心中大喜,急忙拉着周心怡道:“医生可是在里面等着呢,快进去吧。”

她怎么可能帮林云说话?

让赵振这样家里资产上亿的公子哥当女婿,不比林云这傻子强一万倍吗?

林云却依然傻傻的伸着手,期待着周心怡会回过头来抓住自己。

就像二十年前一样。

可周心怡却是流着泪转身。

直到快要看不见周心怡了,林云似乎终于接受了现实,嗫嚅道:“你……你要嫁给赵振了吗?”

“那、那可以……把囡囡给我吗?”

他似乎觉得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不敢抬头,再次低声嗫嚅道:“不……不唱歌,囡囡晚上睡不着的。”

闻言,周心怡脚步忽然一顿,娇躯猛地颤抖起来。

‘云哥,其实哪怕你是个傻子,我其实也愿意和你在一起的啊!!’

‘可为了给莜儿治病,家里已经欠了上百万,没有赵振的话,莜儿……”

周心怡咬着牙没有回头,最终一句话也没说,擦着眼泪进了会诊室。

而她一走,一直伪装成受害者的赵振就变了脸色,狞声道:“艹你吗的臭沙比,给你脸了是吧,竟然敢来动老子?都给老子打!”

两个保镖得令,上前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林云当场滚倒在地,不多时,整个人就瘫倒在地上,抱着肚子抽搐起来。

看着地上挣扎着想要起来,可已经没有一点力气,只能流着泪看着自己的林云,赵振哈哈大笑起来,“臭傻逼,老子家里上亿资产,是你一条狗也能来拼命的?不知死活的东西,电视剧看多了吗?”

其实狗都比现在的林云干净。

他现在浑身上下沾满了灰尘,鼻子被打断了,血流的到处都是,棉袄里还散发着阵阵令人作呕的味道。

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在哄笑声中,地上的林云停止了呻吟,忍着痛苦爬到赵振面前,第一次抬起头,露出一双无限哀求的眼睛,道:“赵……赵振,求……求你放……放莜儿好吗?我……我可以给你磕头!”

说罢,他竟然真的碰碰碰的磕了几个响头,连脑门都有些发青了。

这是他生存的手段,因为只要磕头,许多欺负他的人就会觉得不忍,从而放过他。

他觉得,自己都这样做了,赵振肯定会放过囡囡了。

他又觉得不保险,一边磕头,一边从破棉袄里面掏出一大把钱。

“对,对了,我……我有钱!我给你钱!”

“我攒了两年,给囡囡买……买书包的钱,都给你!给你!你放过莜儿!”

不少路人见到这一幕,心中都是一阵悲凉,就算是个傻子,也不能这么欺负吧?

可再义愤填膺的人,看了看赵振身边两个黑西装的保镖,都默默退缩了。

这世界上,谁活着又容易呢?

既然是傻子……被欺负,也就被人欺负了吧。

而赵振看着跪地求饶的林云,却是丝毫不为所动,甚至冷笑一声,厌恶的一脚踢开了林云,这臭烘烘的傻子,在他么的搞笑吗?

老子身上这套衣服的干洗费,都比地上这些的钱多,你也好意思拿出来?

而且最关键的是,你家的小贱种不死……周心怡,又怎么可能死心塌地跟我?

看着林云哀求的模样,赵振眼珠转了转,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病态的笑容,凑到林云耳边,轻声道:

“林云,真是没想到,竟然是你这样的傻子,最终发现老子的计划,没错,我就是要对你女儿下手,不过你恐怕不知道……”

“你女儿,其实本来什么病也没有!”

“什……什么意思?”

林云满脸呆滞。

就在赵振以为这傻子无法理解的时候,林云双眼血红一片,只感觉胸膛撕碎一般的痛苦,狂吼一声道:“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对付父亲而言,女儿是他要守护一生的人,而傻子,也是父亲!也是有逆鳞的啊!

林云像是疯了一样扑到赵振的身边,这一次他连拳头都没有用,直接用牙开始咬赵振的肉,他要生吃了眼前这个恶魔!

这下,连两个保镖都始料未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振哀嚎起来。

“啊!我的胳膊!”

“快拉开他!艹尼玛,快啊!”

赵振凄厉的大叫,一边狠狠的砸林云的头,想让他能够吃痛松口。

可林云却是什么也不管,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赵振!

而就在这时,身后一阵尖锐的叫声传出。

“你疯了吗?!”

是听到声音跑出来的钱丽。

见到发狂的林云,钱丽吓的脸都白了,上来就是一脚,高跟鞋直接踹在了林云的头上。

可林云依然不为所动,死死的咬着赵振,直到一个有些颤抖的声音传出。

“林云,你到底想干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林云终于松开了口,他的眼角裂开了,头上一撮头发也被赵振撕破,满脸是血,浑身不住的颤抖,哀声道:“怡儿,莜……莜儿没有病,是他!都是他干的啊!”

闻言,周心怡眼中仅剩下的一丝的温柔,此时,彻底化作了虚无。

云哥哥,你真的疯了。

如果不是赵振,两年前莜儿急性肺炎的时候,就不行了啊!

你怀疑谁也不能怀疑他啊?

“林云,莜儿现在危在旦夕,我不求你帮忙,但请你不要再惹事了,好吗?”

周心怡满是绝望的哀求。

她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结婚的时候,她一直期待林云能够恢复,等有了孩子,她又一直祈祷上苍让莜儿恢复。

可期待,总归是有极限的,超过了那个极限,就会变成绝望了啊。

“真……真的是他!”

林云见周心怡不相信,红着眼睛大声道:“我不要囡囡在这里看病了!”

“我要带囡囡回家!”

“啪!”

一个耳光。

林云大喊的声音戛然而止,捂着脸定定的看着周心怡,眼里满是委屈和难以置信。

怡儿……打我了?

周心怡收回手,强忍着泪水。

这是她第一次打林云,以前,哪怕是他做菜放了一袋盐,像是三岁小孩一样,穿着新衣服在楼下玩泥巴,她都没有打过林云一次。

可今天,她再也忍不住了。

这是囡囡的命啊!

“滚!”

“你滚啊!”

……

半个小时之后。

靠近医院外的湖边,林云被狠狠的仍在了地上,一条腿已经弯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但两个保镖却丝毫不在乎,对他们而言,哪怕是杀了林云,也只是小麻烦罢了。

毕竟一个傻子,自己走丢了,或者自己淹死自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所以,打断一条腿,还是看在赵公子还没有拿下周心怡的份上了。

而林云整个人已经被钻心的疼痛折磨的不成样子了,最后甚至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二人,在自己身上吐了口痰,这才冷笑着离去。

但林云并不在意,因为这些年,他受过的屈辱,有比这还要狠的。

他在意的,是怡儿和自己的小囡囡。

其实他原本也不在乎的,因为傻子的智商,不足以支撑他考虑太多。

可是在一次又一次别人欺负他,他浑身恶臭,甚至遍体鳞伤之后,周心怡毫无怨言的给他洗澡、换衣服、上药,甚至不顾脸面,去和人家争吵的时候,他心中第一次有了温暖的感觉。

他不知道叫爱,但他知道,自己会豁出性命去,保护这个女人!

等囡囡出生以后,她是第二个不嫌弃林云的人,这让林云更加开心了。

作为一个傻子,他甚至知道,要去到处捡垃圾卖钱,给丫头买新书包。

所以,哪怕小腿传来刺骨的痛苦,甚至连站都站不稳,他依然坚定地朝着医院爬去。

这是一个父亲最朴素的价值观——哪怕我死了,也要保护妻子女儿!

一寸,

两寸,

三寸,

……

可惜的是,污血横流的蠕动,最终在六寸的位置,完全停止了动弹。

再无一点动弹,只剩悲切的哭泣。

林云,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

而哪个普通人,能在断了腿,浑身淤青的情况下,爬出几百米外?

“动,动啊!”

林云看着丝毫不动的左腿,焦急的锤了好几下。

他一直以为,人和玩具是一样的,只要有电池就可以跑了,而以前怡儿给他买的玩具,有时候不动了,砸一砸就又可以用了。

他想给自己回回电。

可结果却是令人绝望的,而就在这时,他想到了囡囡曾经和自己说过的话。

‘粑粑,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哦,妈妈说,我其实是坠落人间的小天使哟。”

“等到这辈子过完,囡囡的胸口就不会痛了,还可以有翅膀可以在天上飞哦!’

‘真……真的吗?’

‘那囡囡一定记得……带上爸爸呀,到时候你在天上飞,爸……爸爸在地上保护你。’

“不要,爸爸和囡囡一起飞!我带着爸爸一起飞!”

“好……好!”

回忆着两年前抱着自己的莜儿说的话,林云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他自言自语道:“既然囡囡下辈子变成小天使,那不如我提前去那里看看吧。”

“万一那里下雨,还可以提醒囡囡别忘了带伞。”

……

与此同时,湖边别墅群众。

一个不怒自威的老者带着一个面容高傲的女孩缓步走出别墅,身后还跟着个彪悍的保镖,看样子是去河边晨练。

女孩一边走着,一边不满的道:

“爷爷,你别再找那些什么国术大师了,连我一拳都接不了,也配叫大师?”

“要我说,华夏武道,完全就是花架子吹出来的,狗屁都不是!”

“放肆!”

老者闻言有些愠怒:“华夏武功博大精深,再敢胡言乱语,就给我滚回去闭门思过!”

老者一袭复古唐装,神色不怒自威,说话的语气自带着一股威严。

他一开口,别说是少女了,就是跟在不远处的保镖,都低下了头。

‘小姐,你可赶紧别说了,要是真惹怒了老爷子,怕是二爷都救不了你。’

不过要说起华夏武功,男子也是不以为然,认为老爷子有些顽固了。

什么狗屁练气,化劲,都他么扯淡玩意。

他连战场都上过,可一个牛逼的人物都没有见过,这也叫博大精深?

现在是新时代了,真本事还得看格斗,自由搏击,以前那一套,落伍了!

而就在男子这么想的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噗通一声,青沧江泛起了一个小小的水泡。

他是特种兵出身,警觉异常,视力更是远超凡人,可刚要提醒老爷子的时候,就摇头失笑起来,原来是一个跳河自杀的废物。

少女也听到了那一声响动,随后也是满眼不屑,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老者则是默然一叹。

他位居高位,经历的人生百态也比常人多几百倍,明白有些时候,死,或许才是真正的解脱。

“走吧。”

老者最终没有下令去救人,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少女和保镖也随之跟随离开,根本没有多看一眼不远处的水泡。

然而就在下一秒,汩汩而流的青沧江,忽然剧烈波动起来了。

旋即,

巨浪冲天,轰鸣炸响!

就似乎像是有一尊神祗,正在江底下搅动风云,马上就要出世了一般!

随后,

在老者难以置信的目光中。

雷霆滚滚,乌云滚滚,苍穹变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