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头号通缉 > 正文
第六章 小孩子才用鞭炮炸屎,真男人用手雷
作者:缚骨斋  |  字数:3061  |  更新时间:2020-11-26 16:21:52 全文阅读

席瓦把头发重新绑好,喘了口粗气,微微皱起眉毛,撕下法官服,给自己腰间的伤口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她咬紧牙关,强行压抑住了痛呼,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样,半响后松开了手,瘫软在地,汗水像是喷泉一样突然涌出,打湿了她的白色衬衫。

“大法官,你看,不如放了我呗……”旁边被拘束衣捆住的金发男脸上的笑容带着嘲讽,“说不定你放了我这些小可爱就会退去呢?”

席瓦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嘲笑的表情:“你做梦。”

说着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摇摇欲坠的法院大门,席瓦知道外面的守卫大概已经全部牺牲了,不由捏紧拳头,给了金发男一拳。

“牙!我的牙!贱人!你这个贱人!”被一拳捶掉半排牙齿的金发男整个人都暴跳起来,不负刚才的阴阳怪气和惺惺作态。席瓦冷笑一声,一脚踹在金发男的裆部,快狠准,金发男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两腿内八,张嘴想要惨叫,可是剧痛之下声音断断续续。

一手拖着金发男的脚,右手从怀里摸出一支薄荷香烟,大量失血让她有些晕眩起来。

刺激了一下大脑,席瓦站直身体,对着天花板吐了口烟气,拖拽着跟爬虫一样扭动着的金发男,向着法院里面的职员住所而去,那里的澡堂的下水道可以逃出去,但是钥匙不知道在哪里,想要暴力打开,也不知道自己的体力还够不够。

走了两步,席瓦干脆蹬掉了高跟鞋,赤着脚走在地板上。

一路上碰到门都锁上了,能争取一点时间就争取一点时间。

“呕霍……”路过更衣室的门槛时,金发男再次受到了不可描述的痛击,眼泪鼻涕混着血糊了满脸。

掐灭烟头,席瓦走到澡堂的角落,那边的下水道可以出去,只是没有钥匙,两厘米厚的合金板根本打不开。

“见鬼……”席瓦泄气了,自己现在的体力根本打不开这块出口,当初是哪个混蛋设计的?

听着外面一层层破碎的障碍,席瓦闭上了眼睛,叹了口气。

“哈哈哈!贱人,等死吧!不不不,我要把你带回去,做成……等等,你要干什么?”操着一口太监音的金发男刚刚嚣张了没几秒,看着顶着自己脑门的黑洞洞的枪口,顿时傻眼了。

“因为我可不想被你做成热·兵器,那可真是生不如死呢~”席瓦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漂亮的脸蛋上挂着玩味的笑容,“所以同归于尽把,贵族少爷。”她对着惊恐的金发男吐了吐舌头,就像是个想要恶作剧的小女孩。

“不不不……我……”

枪声吞没了金发男奇怪的遗言,席瓦嗤笑一声,在尸体上吐了口唾沫。

“都把我裁员了,还这么尽心尽力,真是犯贱。”席瓦自嘲似的咕哝了两句,听着最后一扇门也在鳄尸的攻势下支离破碎,她举起了枪,对准了自己的鹅头。

“爆头什么的……感觉死相好难看……不过连全尸都留不下来什么的,好像也无所谓了。”席瓦捏了捏自己的脸蛋,摇摇头,准备扣下扳机,忽然屁股底下的合金钢板猛地震动了一下。

“嘶……”席瓦感觉尾椎骨都要碎了,一个翻身躲开,用枪指着下水道微微变形的钢板,“什么情况?”

“擦,这钢板怎么这么厚,玛德,腿差点断了!”男人的咕哝声从地下传来。

有救了?还是这贵族少爷的援兵?

席瓦警惕起来,换上了一个弹夹,严阵以待。

一把黑色长刀刺穿了合金板的缝隙,刷刷几刀,下水道的盖子破碎了,席瓦眼角抽搐,这是刀?开什么玩笑?

一个金属面具探出脑袋,转了转,看向席瓦:“对,就是你,愣着干嘛,走了!”

说完就缩头了。

席瓦有点搞不清楚,可是看着已经出现在澡堂帘子外的鳄尸,咬牙跟着跳下了下水道。

不远处那个黑衣男人的背影快要消失了,席瓦连忙跟上:“你是谁?夜部的人吗?”

来的当然不是夜部的人,是庄陌,他花了老半天从市政府的那边搞到了下水道分布图,然后一路摸过来的,有一说一,这地方是真恶心,尤其是在席瓦赤着脚踩到某种长条状物体后,这作风强硬的姑娘脸都绿了。

“不是,我是赏金猎人,有人出钱让我救你。”庄陌用了一个玩家中的万金油身份,没毛病,玩家性质和赏金猎人真没多大区别。

“你可以叫我傀儡师,或者迷雾,随便。”庄陌回到了自己下来的地方,然后看见了四个黑洞洞的枪口。

庄陌慢慢举起手来,看到庄陌的动作,席瓦立刻不动了,然后一点点向后缩去。

庄陌舔了舔嘴唇:“你们是夜部的人?看着不太像。”他现在可扛不住子弹。

围住下水道的四人脸上都带着面罩和战术头盔,身上的枪械也是制式军用战术步枪,但是身上没有军人特有的气质,反而更像是……没有生命的傀儡。

庄陌和四具傀儡陷入了僵持,片刻后,一具傀儡忽然开口了:“上来吧,老实点。”

声音十分机械,更加让庄陌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这四个都不是人。

庄陌顺着扶梯爬上去,刚上来就被铁箍一样的四只手分别锁死了双臂,就在确定了对方的力量不过在LV10左右后,庄陌瞬间暴起,并不是直接脱身,而是利用对方的胳膊猛力拖拽,五人撞作一团,没等傀儡有什么反应,庄陌的手已经在混乱中扭断了它们的脖子,为了保险,还拔刀把它们的四肢给卸了。

“机器人?”庄陌看着四肢切口处的金属骨架,说实话,这些机器人单论身体素质每一个都接近美国队长,就是战斗水平太拉胯,智商是硬伤,如果上来之后它们选择拉开距离用枪械锁死庄陌的行动,庄陌还真不容易脱身,怎么也得付出一定的代价。

确定没有其他威胁后,庄陌对着下水道中被鳄尸追的到处跑的席瓦拍了拍手,席瓦顿时松了口气,她刚后退就发现不少鳄尸顺着他们下来的路线追过来了,又不确定庄陌那边是否安全,只能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跑。

爬上来后,庄陌从机器人腰上抓下几个手雷,丢进下水道,顺便把盖子盖上了。

“吃屎吧你。”庄陌双手插兜,向着不远处的宾馆走去,他需要洗个澡,不然总感觉身上徘徊着一股奥利给的味道。

没走多远,几声巨响传来,紧接着是连环不断的爆炸声,地面疯狂晃动,水泥地面隐隐开裂,整条街道上的下水道都依次冲天而起,看上颇为壮观,一瞬间,支线一就完成了。

“这……”席瓦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

“呵,小孩子才用鞭炮炸屎,成熟男人都用手雷。”庄陌冷笑一声,推开了宾馆大门,在空无一人的柜台自己拿了钥匙,想了想又先去隔壁商店拿衣服,席瓦此时满肚子疑惑,而且这种情况还洗澡是不是不太……低头看了看踩过某长条物的脚,席瓦忽然觉得没什么不合适的。

清洗完,庄陌换了一身风衣长裤,原来那套是不可能再用了。

戴好面具,庄陌走出房间,敲了敲门,正在擦头发的席瓦打开了门,她洗澡速度不比庄陌慢多少,没有普通女生的那些坏毛病。

“现在可以谈谈了吗?”席瓦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到底是谁要救自己,对于这位神秘的傀儡师先生有太多的疑惑。

“不着急,边走边说,你知道这里的地下黑市在哪里吗?我需要一些超凡材料。”庄陌费劲巴拉救人可不仅仅是为了支线增加的那点任务评价,也是为了这座城市积累的超凡材料,炼金术不是只有精神炼成,传统炼金术庄陌也会,虽然不涉及精神力的都是比较低级的,但是也在20级左右的样子,对自己有些帮助,能搞到纯净的灵魂源质更好,调配出药剂可以促进精神世界的修复。

“……”席瓦忍着打爆庄陌狗头的想法,她确定自己打不过,这个家伙一脚能给两厘米厚的合金板踹的微微变形,简直像是一只人形暴龙,自己哪怕没有受伤力量没有枯竭,也打不过。

“你要这么多超凡材料干嘛?卖钱吗?”席瓦在前面带路,庄陌在后面跟着。

庄陌随口回道:“制作傀儡啊。”

席瓦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来你还真是傀儡师吗?可是法师应该没这么能打才对……对于对方那怪物一样的身体素质,作为武道家的席瓦忽然感觉十分羞愧……个屁,你丫是怪物吧!

相比纳鲁,斯坦西斯的超凡力量更弱一些,不过科技水准似乎还是不错的,至少如果那些机器人可以量产……等等,庄陌记得前世没有听说过斯坦西斯还有机器人这种黑科技啊?这机器人咋回事?

而且也没有听说过斯坦西斯有什么城市发生巨大变故的事情,这种灾难级的事件根本压不下去吧?

庄陌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或者说……隐藏任务的气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