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枯井秘密
作者:真龙虎  |  字数:2016  |  更新时间:2020-12-02 10:43:31 全文阅读

火势蔓延,越来越烈。熊熊的火焰肆无忌惮地扩张着它的爪牙,企图把所用的地方全覆盖在它的统治之下。

  火苗是可以吞噬一切的舌头,这条舌头扫过之地便是一片废墟。

  “着火啦!着火啦!”一个惊慌的声音伴随着敲击大铁盆发出的巨响,划破了夏夜寂静的上空,把正沉浸在美梦中的皇太后卜答失里惊醒了……

  皇太后卜答失里睁开惺忪的眼睛,急忙穿好衣服,套上鞋子往外跑去。

  熊熊燃烧的烈火,如恶魔般狞笑着,不时发出“噼噼啪啪”的燃烧声。可怜的宫殿在烈火的包围下静默着,毫无反抗之力。

  头一次看到这么可怕的大火,皇太后的腿吓得抖个不停,一步步地挪向外面。

  哆哆嗦嗦地对旁边的太监们说:“快,不用管我,快去救火,通知“水行”。

  只见疯狂的火舌夹杂着四处飘散的黑色灰尘,在屋顶乱窜,狂妄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浓烈呛鼻的鼻的味道。

  刚开始,太监们从大殿前的铜铁缸中取水救火。

  却发现越救火势越急,原来这铜铁缸里的水,不知不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人偷换成了油。

  火上浇油,当然是越来越烈了,火势直扑皇太后卜答失里所居的宫殿。

  正应了刘伯温当日的卦象:阴遁局的阳气,负负得正,反旺则凶。

  大火肆意的飘舞着,风成了它最好的帮凶,狰狞而邪恶的目光映红了整片天空,毫不留情的吞噬着它身边的事物。”

  突然,「轰」的一声滔天巨响,一阵猛烈強光耀目。

  皇太后卜答失里立刻闭上眼。待慢慢睁开眼的时候,「呀!」她惊讶地发现:原來不远的偏殿有一道烈焰沖天而上,「轰!轰轰!」接着三道巨响震得人们耳朵也差不多聋了。

  火光熊熊,烟雾弥漫...

  元惠宗孛儿只斤·妥懽帖睦尔也似乎早有预料,早早就登上高台,远远地见火势大起,久久不下令扑救。脸上毫无紧张痛惜之色,反而谈笑风生地对左右阉人笑道:“真是一棚大烟火。

  那熊熊大火仿佛发了疯似的,随风四处乱窜,肆无忌惮地吞噬着一切,那赤红的火焰也仿佛一个狂妄的漆工,用手中的刷子,将所到之处都漆成了黑色。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平复元惠宗孛儿只斤·妥懽帖睦尔积压多年的仇恨。

  人这一辈子,不正是如此吗,把红的说成黑的,黑的描成白的。

  小太监朴不花不失时机的献媚:“皇上放心,今晚水行的领头,多喝了几碗,此时正躺着呼呼大睡呢。”

  这大火正烧的起劲。并把周围可燃物点燃。火焰、黑烟、焦糊味如肆虐的幽灵向四处蔓延开。哭声,喊声,一切嘈杂的声响在这场大火中扭曲着,人们的恐怖感,紧张感被无限放大,黑暗中燃起的红光如同死神的召唤信号。

  烟越来越多越来越浓,最后遮天蔽日。

  这天有不测之风云,也是天无绝人之路。

  渎山大玉海里的北龙似乎看不过眼了,轻轻的吐了一口唾液。

  顿时,天空中出现星星雨点。

  雨量适中,不多也不少,刚刚好把这熊熊大火熄灭。

  那道火焰,不偏不倚,停在刘伯温当日画的那条线面前止步。

  只剩下半座残破的宫殿,摇摇欲坠。

  ******

  自从发生了火灾,皇太后卜答失里的窝窝也烧的只剩下一半了。

  不过她老人家,还是不愿意离去。

  她能去哪哈。呆在宫里,好歹还是个皇太后。

  如果寄人篱下,岂不是连丧家之犬都不如吗。

  明里说的是叶落归根,老了不愿挪窝。

  可自已心里却是明白,床底下藏有八百多两黄金,那才是不愿意挪窝的理由。

  这是她一辈子的积攒。

  即便是知道有人要加害于她,那也要抱着钱财不肯撒手。

  当日火势这么猛,尚且得到老天下雨助力。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在就更加舍不得离去。

  八百两黄金啊。

  皇太后卜答失里全然忘了刘伯温最后抛下的那句:皇太后何不消灾远遁,为自已留一条活路?”

  天降神雨灭火的这种好事,有第一次,就不会有第二次啦。

  鬼门关,好像是一道接着一道接踵而来。

  这残壁断垣当中,大晚上的隐隐弱弱的传来凄侧的歌声。

  有人仿佛看见一个白影,

  又有人好像看到了狐狸。

  也有人说,那只不过是宫里的野猫子叫春了。

  只有皇太后心里明白,这歌声似曾相识,应当是她当年推进烤羊坑里的那名弟媳。

  难道时候到了,她来索命了?

  皇太后卜答失里愈加惊恐。情况似乎越来越不妙。

  后宫里养的狗,到了后半夜,有时会莫名其妙的狂吠起来。

  ******

  一天的夜里,风有点大,还下着点小雨,淅淅沥沥,淅淅沥沥。

  年轻的小丫环好像又听到了狗在吠。还伴随着隐隐弱弱凄侧的歌声。

  透过窗户,惊奇地看着有一个身影象一片落叶般飘开。又好像见到一张若现若隐的女人脸。

  一阵狂风涌过来,那个女人转过头来,长发遮住了她的脸,一丝丝象手一样向小丫环伸来,将小丫环牢牢缠住,越拉越紧,渐渐扣入小丫环的肉里,仿佛要将小丫环撕裂……

  那张脸蛋,又老又丑,说不尽的愁苦,又道不尽的冤屈。好像还有很多被烫伤的疤痕。

  只是,这种恐惧的感觉,持续一会便消失了。

  却把小丫环吓得一夜都毛骨悚然,再也不敢合上眼睛,大半夜一直睁眼到天明。

  于是连续几天晚上,年纪大的嬷嬷悄悄留了个心眼,

  往往窗外偷偷望出去。

  那个女人,又从远处那口废弃多年的枯井爬出来,晃晃悠悠,晃晃悠悠。

  天外亮的时候,又重新爬回了枯井里面。

  那张脸是那么的熟悉,分明就是当年皇太后的弟媳,元惠宗孛儿只斤·妥懽帖睦尔的养母。

  只是皇太后忌讳莫深。大家也不敢多说了,噤如寒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